Actions

Work Header

盛夏的果实

Work Text:

傻乎乎的小孩把嘴唇贴在韩胜宇嘴上贴了很久,似乎是没有感受到身下韩胜宇的缓缓苏醒。
韩胜宇刚刚睡醒,就看到小孩在亲自己,吓得忙不迭往后退,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哥哥。"孙东杓从床上爬起来想去扶,被韩胜宇叫住,"没事儿,我自己可以,"说着双手撑在地上爬起来。
韩胜宇拍了拍手里的灰,"你刚才……干啥呢"
"我,我,一时没忍住。"
"傻孩子。"韩胜宇拍了拍他的被子,"以后还敢不敢不吃早饭?"说着把床头的巧克力拆开送到小孩嘴里。
"你怎么过来了?你们几天不补课吗?"小孩吃着巧克力,嘴角沾了好多巧克力酱。
"刚下课,准备去团委办公室来着,见你被送进医务室就赶紧跑过来了,差点吓死。"韩胜宇用纸细心地帮孙东杓把嘴角的巧克力酱擦干净。
"你们下节没课了?"
"怎么可能,不要对大四有什么幻想。反正就一个讲座。"韩胜宇顿了顿,其实因为孙东杓,他把今天一下午的课都翘了。小孩打了针睡了很久,他实在不放心,就一直在身边候着。这两天老师疯狂赶课,作业留了一大堆,他实在是太累了,在床边坐了一会就睡着了。

从来没有人对自己那么好过。从来。即使是最宠她的母亲,也不会因为自己生病而放下在医院的工作,顶多让阿姨来陪自己。父母在意自己,管制自己,但不会为了自己让他们自己的工作脱轨,自己当然也不敢在学校里有什么差错,害怕耽误到了他们。现在的孙东杓看着眼前的韩胜宇,眼眶湿润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孩子对自己这么好,原来除了父母厉声的关怀,这世间还有那么温暖的爱的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才和这个哥哥相处了就天,就想给他整个宇宙。以及,想要将这个哥哥占为己有。
孙东杓抱住了站在床边的韩胜宇,隔着校服把自己的脸贴到韩胜宇的小腹上。韩胜宇耳朵红的滴血,想起来刚刚那个吻,慌乱地准备扒开小孩的手。但孙东杓现在真的太软了,他不忍心让小孩被任何人拒绝,看到他的眼角闪着光,他心疼地一边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一边摸着他的头。但小孩真的,纵容不了。
孙东杓抬头看了一眼韩胜宇,看到哥哥也在用同样温柔的目光看向自己,优越的鼻梁明明看上去那么不可一世,却偏偏给了他世间最最温柔的抚慰。他一把将坐在床边的韩胜宇推倒,倒在他的怀里。
韩胜宇虽然吓了一跳,倒也觉得没啥,正准备摸摸小孩的头让他坐起来,小孩的嘴又贴上了自己已经有点发热的嘴唇。巧克力的味道还没有散去,现在孙东杓的嘴唇上充满了巧克力的甜腻味道。
害怕韩胜宇推开自己,孙东杓一边慌乱地去抓韩胜宇惯用的左手,一边托着韩胜宇的下巴,生怕它离自己远去。
韩胜宇头脑一片空白,做不了任何反应,只能放任小孩的唇瓣在自己的嘴唇上流连,他本想等小孩兴致过了就算了,但自己又克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张开嘴回应。他甚至觉得,这不是巧克力的味道,是孙东杓嘴唇本来的味道,他本来就是甜的。孙东杓嘴角突然上扬了一下,"哥哥,接吻不是这样的。"他用几近气声的语气呢喃着,松开了握住韩胜宇的手,用大拇指在韩胜宇的下嘴唇上摩挲着,"是不是要伸舌头呀?"
韩胜宇快被这小孩逼疯了,起身将小孩反压在身下,"行,那就让哥哥教你,把嘴张开。"孙东杓听话的张开嘴,韩胜宇把舌头送进去,两人的舌头在小孩嘴里扭打在一起,韩胜宇嘴唇贪婪地吸吮着小孩的唇瓣,孙东杓忍不住发出"嗯嗯……"的声音,口水声和着孙东杓的声音,让韩胜宇意乱情迷,他下意识地去拉开小孩的裤子,"哥哥……"韩胜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罪恶,赶紧把手收回,也停止了嘴上的动作。
孙东杓把舌头伸回自己嘴里,两人唇间还牵连有着闪光的银丝,孙东杓又伸出舌头把那根银丝舔到自己口中,"哥哥,还要脱裤子么?"
韩胜宇羞赧地挠着自己的头,为刚刚自己的情难自控感到后悔。正准备爬起身,孙东杓一把抓住他的手,往自己的身体下面送。孙东杓把嘴贴到韩胜宇耳边,"哥哥,你想做啥就做啥吧,我都听你的。"
啊啊啊,韩胜宇还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孙东杓已经拉着自己的手把小孩的裤子脱了一半,露出那个稚嫩的地方,像个小海螺一样挺在韩胜宇面前。
韩胜宇不受控制地把小孩压在自己身下,将孙东杓的双腿抬到自己的腰间,低头去吻小孩的柱头和马眼。"嗯嗯……"小孩不自觉地发生叫声,叫韩胜宇开始兴奋起来。韩胜宇从他的小腹一直吻到胸前,用嘴整个含住右边的绯红乳头,舌头在乳珠上面不停打转,一边用右手揉捏着左边的乳头,一边用左手的手掌在小孩的分身上上下圈套。"啊啊……哥哥……我还要……"韩胜宇笑了,停止对小孩胸前的侵略,用嘴堵住了小孩正在呻吟的嘴。"嗯……"孙东杓拉着韩胜宇的裤子,摸到哥哥裤子鼓起的一包,不客气地摸了一把。韩胜宇松开了堵住小孩的嘴,舒服地叫了出来,孙东杓见韩胜宇也很喜欢,马上把手伸进韩胜宇裤子里,学着哥哥的样子上下圈套,韩胜宇舒服地把小孩的头压到小腹上,孙东杓把韩胜宇裤子褪下,看到眼前的庞然大物,一口含了下去。"东杓,别,那里…"韩胜宇表面上在拒绝,身体却很诚实,巨龙越发肿胀,把小孩的嘴完全撑开。小孩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兴奋得不行,但不知道该怎么做,只知道伸出舌头绕着龟头打转。韩胜宇不敢在小孩嘴里有什么大动作,自己把东西从小孩口里掏出来,把东西塞回小孩手里,"来,还是用手……"说着自己加大了力度,未经人事的小孩立马就射了,白色的液体留在韩胜宇的小腹上,韩胜宇把见小孩浑身瘫软地倒在床上,收回了自己下身的主动权,对着小孩自己撸了一会儿,才终于射了出来。
韩胜宇看着累得又睡着的小孩,喜欢得不得了。他好想完全地占有他,但内心的声音告诉他不行。自己成年了,但也不能拉小孩子下水。他亲了亲小孩的好看的眼睛,想着小孩醒来绝对又饿了,起身去超市买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