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ly Cupid Knew What was Up 丘比特才知道

Chapter Text

克鲁利将亚茨拉菲尔推进书店,关门落锁,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不到二十分钟前,他们还文质彬彬地坐在利兹酒店享用下午茶;现在的书店外阳光明媚,克鲁利从天使的嘴唇间尝到马克龙的甜味。

小心那里的……亚茨压着气音念,声音紧张得像是只被提溜尾巴拎起来的小松鼠,浑身的绒毛都炸得毛蓬蓬。他果然是那种“我有我自己的体面”型正派人,在克鲁利单方面剥开他的衣服时紧张得吱哇乱叫,外套,马甲和衬衫,到底还有几个正常人会在二十一世纪穿这么多?
克鲁利亮出牙齿,隔着薄薄一层的布料将犬齿压了进去,舌头在柔软的皮肉上抵出凹陷。
咚的一声,亚茨把桌上的茶壶踹翻了。
我提醒你小心点的。他吊着嗓子咿咿呀呀,克鲁利充耳不闻,甚至算得上冷酷无情地拆了他的裤子,手指蛇般地游走进去。
东西是你弄洒的。克鲁利将手腕翻转,在狭小的空间里抵住囊袋下方那一片柔软而敏感的皮肤,掌心向上压住有些精神起来的小家伙。按照经验,天使总会在害羞的时候喋喋不休,词不达意地满口胡言,偶尔甚至会咬到舌头。
如果你不逗我——或是别把我掰成这种姿势,一切不都不会发生吗?这只茶壶还是我从霍普敦夫人的小茶屋里买来的,你知道她的地方有多难找吗,但是那些帕普洛夫蛋糕加上水果尤其是百香果籽的创意……
克鲁利充满恶趣味地觉得这还挺可爱的——
他的手指向下用力,在天使开始发颤时下流又缠绵地连着揉了两次,生生将那些抱怨扭成拔高带转音的呻吟。亚茨挣扎着,捂住了不听话的嘴巴,在恶魔将手指换成舌头时保持着绝对的寂静,然后仰高了头。
——尤其是这种时候。

亚茨拉菲尔是个绝对的模范天使,温柔愉悦,心思敏感,充满怜悯心,但也是个绝对的享乐主义者。他钟爱精致的茶具与衣服,偏心清甜柔软的糕点,书籍、舞蹈和戏剧,只要能令他感到快乐,他便不可避免地被……
嘘,你不可以用“诱惑”。天使怎么能被恶魔诱惑呢?
克鲁利攥住了亚茨正不安扭转的胯骨,把他更深地塞进座椅里。可怜的天使从眼角到鼻尖都是红的,泪花积在下眼睑闪闪发光。
恶魔将自己埋在温暖的两腿间,鼻梁抵住内侧的皮肤上留了个小小的印痕,然后再次张开嘴,舔湿那些稀疏蜷曲的浅色毛发,轻轻将亚茨含了进去。
他记得天使身上所有甜蜜的小秘密,他被吻住嘴唇时会发出轻细破碎的喘息,吸吮喉结时会咬着舌尖吸气,被咬上乳晕和碰触后腰间那两点凹陷也会。这位上帝的造物在他预料之外的更加敏感,或是他本能地知道如何去寻求快乐。
但现在的天使一言不发,耳廓红到透明,痉挛般轻颤的小腿还裹在长裤里,夹着恶魔的肩膀不受控地张开再合拢。
翻译:他爽过头了。

克鲁利勾起舌尖,趴伏着贴向温暖柔软的腹部,如同嘶嘶出谗言的伊甸大蛇,用两次舔刷换来一声拔高的气音。他双手向外抹开浅蓝色的衬衫,却让领结好端端地留在那里。
你觉得侍者今天的推荐如何?手掌下的肌肉紧绷又放松,克鲁利吐出了嘴里的内容物,将牵连出的银丝滑腻腻地舔在他的小腹上。他往上解开最顶端的两颗扣子,直到暴露出色泽粉嫩的两点。上次的痕迹完全没了,可惜。
我喜欢他们随季节变更的茶,马卡龙也很好,但闪电泡芙的内馅直接用了果酱而不是一贯的新鲜水果,我不明白这样的调整是为了……克鲁利!他前半段像个资本家,后半段像个革命党,连着喊出的名字里充斥着对强权的不满与控诉。亚茨不受控制地倒抽冷气,被点名的恶魔正欢欣鼓舞地用尖牙去折磨那颗小小的乳粒,直到它灼热红肿地涨起来。他试图用膝盖去顶金红色的脑袋,却被对方的手钻了空子,拽住他的大腿一左一右架在肩上。
抬下腰,拜托。他分出几秒钟提要求,嘴唇立刻找到了另一边的胸口,滋滋啾啾吮出一连串令亚茨后颈发烫的声音。天使听话地撑起身体,他将长裤拽下腿根,甚至没忘对这个体面人说声“谢谢。”

准备好更多了吗?恶魔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