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音标】禁区

Work Text:

-【音标】禁区

*我的快乐小妈文
*贷款犯贱 蒸煮糊逼

李垠尚那个老的像一盏枯油灯的父亲,竟然有了新欢。
听说是一个年轻貌美的男生,和自己的年龄好像相差不大。

“这能有什么呢?不都是为了钱。”李垠尚摇了摇手中的蓝色星期天。
看着舞池,天花板上的灯泡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舞池里的男女都忘我的在跳着,拥抱着。更有甚者将钱塞进他人的裤子里。荒诞与熟稔交错着。

人更像是作为出售的一件商品,谁能逃脱这个命运?
只有他。

他独自站在顶端看着这纸醉金迷的世界,这纷纷扰扰都与他无关。

他看见那个长的看起来比他还要小的人成了自己的小妈,实着有些震惊。
他的小妈看起来真的是太小了。
穿着嫩黄色的oversize,一头乖顺的黑发。像极了邻居家的小弟弟一样,脸上还有少些的婴儿肥,显得他的小妈更小了。
笑起来的时候,上扬的嘴角和眼睛,像极了一个得到糖的小朋友一样。天真又纯情。

“你好,我叫孙东杓哦,要比垠尚你大上几个月呢。”

他的小妈对他笑的时候,他以为他的小妈在找他讨好吃的。

李垠尚甚至觉得这个人的身份是造假的。他怎么可能是一个成年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初中生。

他还是想不明白一个比自己大的,长得像初中生的小孩老东西怎么会喜欢?他甚至怀疑这老东西是恋童癖?

不过很快他就会知道了。

 

老东西把小妈带到家里后,就出去了,只留下了一句让李垠尚好好和他的小妈熟络熟络。

他的小妈孙东杓上去换衣服了,只留他一个人在偌大的大厅。
花园里的小鸟不断地在叽叽喳喳,唱着欢乐的歌儿。
从花园里传来的阵阵花香,肯尼亚空运过来的玫瑰还在散发着诱人的气味,粉嫩的花瓣和香气,教人好生相待。
小鸟的歌声和诱人的花香丝毫没有冲突,反而还透露着种种的美好。

纯情又魅惑。
就像是孙东杓现在穿着的蚕丝睡衣,在吊篮椅上晃腿。
衣服有些过分的额宽松,圆润带着粉色的肩膀露了出来。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孙东杓稍微侧过身,露出了锁骨和左边脖子上的两颗痣。

李垠尚看到这里暗下了眼神,你可真会啊,小妈。

老东西前几天大肆购置的物品,原来就是为了他。
吊篮椅、小书桌和花园里新加的桂花,都是因为他吗?

到底还有多大的本事呢?孙东杓哥哥?李垠尚加重了哥哥的发音。

这样一来反而被坐在吊篮椅上晃腿孙东杓听见了。

“垠尚还知道我是哥哥呀,看来垠尚是觉得我看起来太小了吗?”孙东杓靠在吊篮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垠尚,眸子甚至带了些不屑的意味,“小尚,你知道吗?人不可貌相,越是清纯的外表下装着的水越是狠辣。”他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李垠尚。
“那我亲爱的小妈是在想表达自己很危险的意思吗?”李垠尚眯着眼睛和孙东杓对视。
“那可没有啦~小尚想多啦~是小妈在教你道理哦。作为妈妈不应该多教自己的儿子吗?你是说是吗,小尚?”孙东杓咬重了小妈和妈妈的字眼。
他轻轻地从吊篮椅上跳下,走向李垠尚。

过于宽松的睡衣看起来更像是裙子,孙东杓干脆也只穿了上衣。
细嫩的脚丫踩着地上的毛毯,没有声响,悄悄地向李垠尚走来。
李垠尚觉得他像极了高傲的猫咪用着粉嫩肉垫踩在主人的身上。

他在李垠尚的一旁坐下,他的腿搭在李垠尚双腿上,手环着李垠尚的脖子,凑到耳边。
他的热气打在李垠尚的耳朵上,“小尚怎么不说话了呢?母亲可是在履行责任啊。”他的奶音里透着无奈与委屈,说罢还觉得不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李垠尚的耳垂。
看见李垠尚没有回应,反而是变本加厉,将李垠尚整个耳垂含住。
舔弄过程中孙东杓还故意发出啧啧的水声,像是要刺激李垠尚似的。
手也在不安分的游走着,还在李垠尚的胸口画着圈圈。

他的小妈口活真好。看看这副模样,该是在多少男人身下承欢过啊。

李垠尚一把抓住孙东杓作乱的手,将孙东杓的手拉过头顶。

又来了。这种无辜的眼神。仿佛做错的是自己。李垠尚低头看着满脸无辜的孙东杓。
他决定以牙还牙。
“看来小妈是来我们家第一天呢,我这个儿子要告诉我的母亲,他的儿子是一头狼,太过分的引诱,小心会被吃掉哦。”汽水音就像是摇晃过的可乐被打开,在孙东杓的耳边炸开。
孙东杓看着这个一头红发的“儿子”咯咯地笑出了声。
“哎,知道啦,知道啦。”他还不怕死的摸上了李垠尚的头发,“我相信很快有那么一天的哦。”说完还对李垠尚眨了眨眼睛。

艹,他这个小妈是真的不怕死么?

他感觉到孙东杓的腿在有意无意的顶弄着他的性器。却突然将腿抽了出来。

“好啦不和小尚玩啦,我听说你一会要去公司开会?”孙东杓站在他的面前,带着笑容,“需要我准备什么吗?”侧头加上双手摆在跟前,过满溢出的少年感。

老东西可真会找人啊。李垠尚在车子里发出喟叹。

 

李垠尚到家的时候,房子里空无一人。
他倒也是奇怪,有些闹腾的小妈竟然不在大厅里?

当他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他听见了他小妈的娇吟。
他轻轻走上前去,透过房门的空隙去看。
“慢点….慢点…啊!”小妈甜得发腻的嗓音传了出来,他看见老东西趴在孙东杓的上方,努力的耸动着。
他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孙东杓的表情。
微红的眼角,充斥泪眼的眼眶,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女优般,你能看出他是享受的,表情也不会崩坏。一切都像是画品一样完美无瑕

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G点被碾过时,微微紧绷的脸部表情;勾着老东西的脖子索吻时的媚态;脚趾因为快感而蜷缩着。

甜腻的嗓音一声比一声要沙哑。上扬的尾音像是会转弯一样的,敲打着李垠尚的心和耳膜。

奶而沙哑,听起来也很不错呢。

看着这一切的李垠尚下身发硬,孙东杓透过细缝看见了李垠尚。

孙东杓的嘴角勾起,做了一个李垠尚看不懂的口型。

既然被发现了,也无谓继续看下去。

他的小妈明天应该会找他吧。李垠尚站在浴蓬下想着。

他下楼的时候老东西和孙东杓坐在一起吃早餐了。他和老东西简单的打了声招呼就坐下了。

孙东杓幼嫩的脚丫在李垠尚的大腿内侧来回摩擦,脸上却还是一副乖巧的模样,吃着老东西夹来的腌肉。

“垠尚,喝点牛奶吧。”孙东杓拿起放在一旁的牛奶。
“这可是你妈给你准备的。”老东西也应和着。

他的小妈还是昨天那身蚕丝睡衣,从胸口泄露来出的春光上倒也没有特别多的痕迹。

孙东杓起身递给他的时候,他听见孙东杓这样说。

“所以垠尚弟弟,什么时候给我喝一喝你的牛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