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柊斐】First Night

Work Text:

“什么嘛,又不在家。”
星期五晚上十点,甲斐隼人推开柊一飒家的门。没有想象中温暖的灯光,整个房子都是黑漆漆的。甲斐撇撇嘴,拉开门走了进去,把书包丢在地上,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随意。他和柊一飒,师生以上情人未满。每个星期五是他们约定的日子,甲斐隼人会去柊一飒家住一晚,弟弟妹妹就托付给邻居照顾。
“嗯,非常感谢,麻烦您照顾凪人和小园。”
甲斐仰躺在沙发上,右手举着电话,另一只空闲的手举起来去够落地灯的灯帽。指甲在上面轻轻刮弄着。透过电波,甲斐能听到弟弟妹妹吵吵闹闹的声音,嘴角也就不由得上扬了。
按下挂断按钮,甲斐忽然想起冰箱。倒不是他有多饥饿,通常柊一飒有什么讯息留给他,都会贴一张纯色便笺在上面,要么就是“冰箱里存了你喜欢的饮料,记得晾一晾再喝”,要么就是“要吃意大利面吗?我去超市买材料了,改变主意的话打电话给我哦”,再有就是像今天这样——
“今天老师们有一个聚会,我会晚点回来,不用等我,早点睡。”
甲斐惊异地发现本该留白的右下角有一行小字,举在眼前才看清楚那是“吻你”的意思。
嘁,你去哪跟我有什么关系。甲斐嘟囔了一句,手上用力捏紧纸条,在惯例丢进垃圾桶的前一刻停住了手,把纸条抚平看了看,塞回了校裤口袋里。
甲斐在学校一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却一向听从柊一飒。石仓他们对此感到莫名其妙,明明柊一飒看起来比其他的老师都好欺负。甲斐撇撇嘴表示不屑,然后继续在森崎老师的课上扔纸团、大声说笑,尽管讲台上的女老师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
还不是因为我喜欢那家伙啊。
甲斐把外套丢在一旁,环顾屋子一圈,熟练地从柜子里拿出卧具。老师的家是和式的独栋居所,布置非常清雅,却又恰到好处,充满了生活那种温馨的味道,像极了柊一飒这个人带给别人的感觉。柊一飒第一次把甲斐带过来的时候甲斐就很是中意,毕竟自己的家和这里根本比不了。
“真漂亮呀。”甲斐发自内心感叹着。
“那要不要入籍?”彼时的柊一飒从背后握住甲斐的肩膀,有意无意的把气息喷洒在甲斐耳后。弄得甲斐抖了抖身子,活像只被吓到的小猫咪。
结果就真的把这里当成家了。甲斐觉得自己脸皮真厚,骂自己不要脸地倒贴上去,明明柊根本就没说过要和他有个什么结果,但是他又舍不得离开,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人。现在,整个房子只有自己一个人,甲斐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越想越懊恼。最后还是一天积累的疲倦让他终于把一切都交给了梦境。

柊一飒被佐久间和武智大和扶着回到家的时候,几乎已经“不省人事”了。
“不演得像一点,还真的被你们给灌醉了。”望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柊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屋子。
啊……这个时间小家伙肯定睡着了吧。想到自己可爱的学生,柊一飒心中一片柔软。已经一周没有好好抱抱他了,在学校被小家伙勒令要保持距离,时不时还会受到“警告”,早就被这近在眼前但是吃不到的感觉折磨疯了。
甲斐喜欢窝在沙发里抱着抱枕等他回来,但是今天沙发上没有人影。
最后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睡着的甲斐。
柊一飒脱了西装外套,解下领带抛在椅子上就靠近了甲斐。小家伙柔软的睡脸猝不及防勾起男人的欺凌欲,柊侧身躺在甲斐身边,伸出手去拨弄微长的刘海。男孩似乎累得很,皱了皱鼻子就不再有动静了。
是什么彻底点燃了心中的欲望呢……喝下去的酒,还是近在咫尺的男孩颤抖不止的睫毛?
柊捧着男孩秀气的脸庞,用自己的鼻尖贴着男孩的,深深吻了下去。睡梦中的甲斐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柊强硬地撬开嘴,舌尖带着狠劲填进男孩柔软的口腔。
“唔……”
甲斐悠悠转醒,睁开眼睛看到离自己几乎没有距离的老师,吓了一跳。这样的距离让人感觉很别扭,甲斐伸出手不自然地推着柊一飒的胸膛。
“你……你怎么啦?”
柊没有回答。
“你喝酒了?”
甲斐嗅了嗅柊黑色衬衣上的味道,瞪大眼睛看着他,仿佛是不相信他还会喝酒似的。
望着小孩满是水痕的眼睛,柊不打算和他废话,再次欺身吻上了甲斐。
“唔……你干什么……”甲斐的睡意一下子被驱散了,心跳加快了好几拍。
身上的男人将他压紧,拉过他的两只手按在头顶,空出来的一只手掀开被子。甲斐扭动着身子,试图躲开男人肆虐的手。柊眼色沉沉,甲斐身上被睡得皱巴巴的白衬衣轻而易举就被剥了下来。柊没有着急,他这个人一向有耐心。他没有把白衬衣整个脱下来,而是挂在甲斐身上。柊放开甲斐的唇舌,偏过头啃咬上男孩圆润的肩膀,甲斐短促地叫了一声。男人更加得寸进尺,指尖觊觎上了胸前的粉嫩。偏偏被咬的痛感和被揉捏乳头的快感交织在一起,初经人事的男孩不耐地呻吟起来。
“我们……说好的……不可以做这样的事……”
甲斐艰难地找回一丝理智,早没了平时张牙舞爪的样子。很烦人的是,柊今天似乎不想跟他对话。男人轻咬住胸前的脆弱,舌尖在乳晕上挑逗着,划过细腻的小孔。甲斐软着身子,想推开在自己身上作乱的男人,却怎么也使不上力。
柊抬起身子,顺势把甲斐抱进自己怀里。
“别怕。”
“……”
柊在甲斐泛着水光的唇瓣上亲了几下。甲斐感受到柊的指尖划过自己脊背,最后勾住内裤边缘,慢慢扯下。
甲斐有些失神。
柊骤然握住他的下体,惹得他嘤咛一声。男人的手很好看,每次甲斐躺在老师腿上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去握住。男人总是笑着挣开他,顺手在他脸上掐几下,注意到甲斐不满的眼神才停下动作。然而现在……这双手正在揉弄着自己身体上最羞耻的部位。
男人的技巧不算差,力度刚刚好,时而上下撸动着。甲斐把脸埋在男人肩上,故意不去看他,因为他的脸已经快要烧起来了。直到他终于在男人手里射出了一股白浊。
“你这个恶劣的家伙。”
柊轻笑,“因为喜欢你才变成这样。”
诶?
他刚才说什么?
甲斐两条腿大开着被柊推倒在榻榻米上,柊把小孩刚刚射过的精液抹在翕张的穴口上,停留了几秒。甲斐感觉到不止一根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后穴,指甲刮蹭着娇嫩的内壁。甲斐不老实地蹬着腿,异物感搞得他非常难受,他难耐地摆动着腰肢,这样的讯号无异于——
求欢。
所以柊就满足了甲斐。他抬起甲斐的双腿夹在自己腰侧,把自己的硕大抵在了嫩穴上。这样的姿势是有些为难小家伙了,毕竟是第一次。柊轻轻研磨着入口处,甲斐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胳膊,最后只能撑在胸膛上。
柊俯下身,压住甲斐开始了推进。
小孩明显疼得狠了,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又倔强着不肯落下来。
“啊……轻点啊你这个……混蛋……”甲斐骂着,脸上一片潮湿。柊安抚性地揉着他的腰窝,身下可一点都没有放轻动作。整根没入到身体中的感觉并不好受,甲斐皱起眉头,柊不紧不慢开始了动作。
“咿唔!”在男人坏着心眼转着圈研磨的时候突然被顶上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男孩出了声。没想到被柊抓住了弱点,反而迎来了一阵骤风暴雨的操弄。
“唔啊……停下……啊……不要再,碰那里了……”甲斐讨厌这种被欺负被控制的感觉,可又沉迷于这种近乎变态的快感中。柊一下接一下撞击着他的下体,空气中肉体碰撞的声音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甲斐感觉双膝酸软无力,只能被大开大合地操干着。男人时不时停下来亲吻他的嘴巴或者啃咬他的双乳,让他本就软腻的呻吟变得更加诱人。
年长的恋人,有着该死的持久力。甲斐产生了自己要被干死的错觉。
“我要射了。”
男人做着最后的冲刺,丝毫不在意男孩的精液粘上肌肤。甲斐眼角泛红,柊看着他的脸,几个深挺之后射在了温热的体内。
“混……蛋……”男孩吐出了最后的字眼,昏了过去。

甲斐是被滴滴答答的雨声惊醒的。
天空阴霾。隔着微微打开的窗户,甲斐想象到雨珠落在院子里,台阶上,还有柊亲手种的花上的情景。卧室里空无一人,静悄悄的。甲斐感觉有些空虚。
卧室的门倏地被打开了,甲斐立刻闭眼装睡。
柊看着小家伙,有些好笑。
“明天我们去把凪人和小园接过来。”
“啊——什么?”听到男人的话,甲斐装不住了。
“妈妈现在住在疗养院,你还要上学,我和你一起照顾弟弟妹妹会方便些。”柊轻轻抚摸着甲斐的脸颊,温柔地撩开挡在眼前凌乱的发丝。
“还以为你会赶我走。”小孩的声音明显含着一丝委屈。
“我是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恶魔啊,还会玩始乱终弃这一套?”柊一飒哭笑不得。
“学生追求老师什么的,你觉得没有问题吗?”
“应该是我追求你吧。”柊的语气淡淡的,“而且,我认为你很难追。”
“那你昨晚还不是……”甲斐的声音小了下去。
“所以我要负责的。”
“哼,负责多久?到下一个对象到来为止?”
会赌气的小鬼。
“到我离开这个世界为止。”
“不许胡说!!!”男孩努力挺着僵硬的腰,伸手去捂柊那张没把门的嘴。
“给我答复。”
“……我答应了。”
“那就好了——现在——由我来喂你吃早餐,提前声明,拒绝无效哦。”
“知道了,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