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橘子跟红富士的甜蜜故事

Work Text:

(🍎🍊赛高!)

从初次见面李垠尚似乎就被孙东杓吸引了视线,是无意识的想接近他。李垠尚自遇到孙东杓有些不太对,经常走神看向孙东杓,但自己却不自知。几次被抓拍到目光有些太过于明目张胆,直到旁人提醒,看到录像与照片还有些愣,回过神像被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脸颊火辣辣的烧。

李垠尚向来将自己情绪掩藏得很好,可以是男高中生那样嬉笑打闹,也可以是内敛话不算多的优等生,毫不费力的融入着环境。他没有亲身经历过恋爱,之前也没有太多渴求。并不了解什么是喜欢,但他明确知道,孙东杓这三个字以及这个人对于他的影响过分大了,李垠尚知道却不想学着回避或收敛。

他不舍得拒绝与孙东杓的过度亲密接触,随着时间越久甚至是贪恋想要更多,完整彻底地占有他。

当不经意流露出的欲望愈发不可收拾,对于孙东杓的。比如,东杓头微微下垂后颈就会有好看的弧度,干净又瘦白。东杓经常会用指尖磨蹭看上去粉嫩又软的唇,再惯性用上齿咬弄下唇。

李垠尚喜欢用发烫的手掌贴在孙东杓裸露在外的细嫩后颈,他经常会盯着这里,幻想某一天握牢后颈低头咬吻孙东杓的软唇。拇指贴着脸颊,指腹重重压过眼尾与嘴角,会在白皙的脸蛋上留下红痕。

当孙东杓委屈或难过红着眼眶,湿漉漉看向他,李垠尚总会心跳加速。心疼一般把怀抱借给东杓依靠,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时候可以将他餍足地紧紧抱在怀里,五指能够穿过东杓冰凉柔软的发丝肆意揉动。

李垠尚第一次梦遗,对象是贴在他身上轻蹭的孙东杓。迷蒙中东杓黏糊喊他“哥”,向下低头张口含住他生疏的吞吐。李垠尚第二天醒来弄脏了床单,红着脸但意犹未尽,呼。

自从他们不在一个组,孙东杓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几次看到别人将东杓抱在怀里,甚至过度的贴耳私语。导火线是现场dance孙东杓像一只张扬的小狐狸,一个俯地起身、双人搭肩的抬眼,李垠尚看完口干舌燥喉结滚动,他深知孙东杓的魅力但危机感更多。他想把这只小狐狸捉住占为己有。

李垠尚内心的嫉妒与占有欲作祟,他故意在镜头前把孙东杓抱在怀里,孙东杓与他接触习惯也不以为意。或是说,孙东杓并不介意跟李垠尚多度接触,他从开始就对这个红发男孩有好感,包括手牵手的见面会、选到自己组能同寝、第二次舞台类似情侣的黑白条纹服装……还有主动在镜头前抱李垠尚。

换而言之,孙东杓作为大一个月的哥哥,把弟弟的行为全看在眼里:初次自我介绍拍照时、与见面会时经常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采访时坐在他身侧却搂在自己身上的手,喂自己饼干吃一半后再咬自己咬过的地方。

孙东杓其实在等,等多久李垠尚才会主动开口。没想到还没过几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东杓,我们见一面?”
看到手机上的短信,孙东杓失笑打字回他,有一些逗弄的意味:
“我们小尚是有什么烦恼了?讲话这么严肃?”

孙东杓就被李垠尚喊到一家较隐私的韩料馆见面,至于后面的事是孙东杓的失策……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彻底栽给这个小他一个月的弟弟身上。

孙东杓,十好青年无任何喝酒习惯的未成年人。被几瓶啤酒烧酒下肚,晕晕乎乎呆呆愣愣,乖乖坐在那里什么都交代了,李垠尚套话边听孙东杓抖落他信心满满的计划又气又笑。

气是气东杓明知道他的喜欢还欲擒故纵,装作若有似无的撩拨。笑是笑这个单箭头变成了双向,他的东杓也是喜欢他的。

不过…骗他的东杓都这么可爱。

“东杓这么欺负玩弄我感情,今天就得回报些什么了。”

于是晕乎乎走不来直线的孙东杓,在不知情中误入狼窝。

,被李垠尚带回了家。
“真是个过分的小骗子,可是我喜欢的不行。”

李垠尚心满意足抱着孙东杓打车回家,这么抱着自己喜欢的人有些压抑不住嘴角的笑,让他蜷缩在自己怀里休息。直到抵达楼下跟司机付了钱道谢,直接公主抱起孙东杓,让他双臂乖乖环在自己脖子上。

走到浴室解开孙东杓衬衣扣子的手有些颤抖,慢慢露出白皙胸膛跟隐约有线条的小腹。细碎的吻落在东杓锁骨到胸膛。东杓其实很瘦,尤其是脊背会经常有清晰的蝴蝶骨线条,脖颈也是瘦的好看。

李垠尚不知道的是孙东杓作为一个未成年人,似乎欲得过分,瘦挑又好看,于是他不经意间被套牢。眸色渐深沉沉看着东杓有些肉肉的粉唇,小小的耳朵容易泛红,颈上两颗痣是李垠尚想吻很久的地方。

毫不诧异李垠尚把东杓身上每一处都抚摸了遍,包括后腰处的凹陷,在温水的冲刷下二人空间蒸腾雾漫。李垠尚沾湿手撩起挡视线的额发,给喜欢的人洗澡难免心猿意马,自己糟糕的出了一身汗还起了反应。

把孙东杓洗完套上自己的衬衣,还有些偏大松松垮垮的。放到卧室床上自己迅速冲了个冷水澡,才没那么燥热难耐。

孙东杓在洗澡时候就有了意识头脑清醒许多,当时被李垠尚搂着不敢睁开眼耳廓早已通红。脑子里有些零碎醉酒片段,想到自己做的蠢事满脑子懊悔,不该这么爽快答应李垠尚啊!

李垠尚围好浴巾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向房内。刚推开门就看到床上裹成一团的小孩儿,虽然自己比孙东杓小一个月,但还是觉得这个可爱哥哥他喜欢得要命。

“清醒了?知道自己交待了什么吗?”李垠尚单膝跪在在床边,把这一被窝团拉到怀里来。掀开被窝一角露出红红着脸颊的孙东杓,揉揉他凌乱的短发。“不过不管哥醒后承不承认,都得乖乖负责了。”

孙东杓闷不作声,过一会儿还是鼓鼓脸颊闭紧眼贴上去飞快啄了下李垠尚的嘴角。紧攥的手松开了被窝,张开手臂主动抱他。

两个初次开荤的青涩小孩,只是沾了些润肤露试探后穴。孙东杓被李垠尚亲得软了腰,只是不抗拒的挂在他身上。任李垠尚侵略般啃咬标记,刚进去手指不太适应多次扩张,孙东杓羞极了喊他进来。李垠尚哪儿克制得住,拉着东杓好看的手随意套弄几下,胀得厉害握紧他细腰对准后穴抵进去。

“东杓哥,你知道吗每次你对我撒娇的时候,都想狠狠肏你。”

李垠尚将孙东杓抱坐在怀里,直接贯穿到最深,孙东杓没能绷住掉眼泪,还掺杂着断断续续的抽吸呻吟。李垠尚安抚般亲吻掉他湿润的眼尾,但抽插的动作却加大幅度,一手揽腰九浅一深的顶弄。

孙东杓被顶的一次次下坠到深处,初次开发的身体受不住数十次猛烈的撞,双手紧抓李垠尚的肩,哑着嗓子说不出话只能笨拙地用脸去蹭他下巴,呜咽发出像小猫一样叫唤。
“呃…垠尚……不,不要了…”

“哥里面好舒服,咬好紧。不过…我还没出来哥再忍一下。”
李垠尚一边轻吻孙东杓的唇瓣,手在衣服下抚摸他胸口拨动挺立的乳尖。孙东杓有些沉溺情欲意识模糊,直到被肏射脑中一片空白。李垠尚也差不多顶到深处缴械,但没着急抽出,刻意压着东杓微鼓的小腹。

“给了哥好多…以后是不是哥也能给我生小🍎?”

孙东杓恼羞,想要捏起拳头捶他,但浑身无力打过去跟摸没差别。

“🍊跟🍎不可以生,红富士也不行!”

(本来激ㅇ情短打,想发🍬时候出来没想到……越加越长,第一次写正式小短篇还不太熟练。音标🐮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