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香雪】密室轶事

Work Text:

“……菠萝吹雪,你没事吧。”橙留香挣扎着就要起身,奈何空间太小怎么动都卡在中间,“哎呦,这方丈也太狡诈了,居然安陷阱。”
菠萝吹雪正揉着自己的老腰,一听到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场就一巴掌拍在了橙留香的脑门上,“你也不想想是谁的错!”
“喂!你现在还怪我来了!明明你也有责任!”提起来橙留香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场翻身把菠萝吹雪压在身下扭身就厮打起来,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最后愣是都挂了半边彩,还不是关在这小屋子中动弹不得。
“唉,方丈今晚到底回不回得来啊。”菠萝吹雪叹了一口气,“你说我们把方丈骗走了,算不算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唉。”橙留香也不再说话往旁边挪了挪给菠萝吹雪让点地方出来,“但方丈好歹也要搞一个大一点的密室啊!”

这事按理的从前几天说起,话说那三剑客上街替村民惩治几个恶霸的时候,那几个恶霸被三人整的落荒而逃,捂着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叫嚣着:“三剑客!你们有种别让老子再遇到!”说完那几人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菠萝吹雪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嘲讽人的机会,站在街上就开始对骂起来,无非就是你们来啊我又不怕你什么的。
橙留香和陆小果好说歹说的劝下来了菠萝吹雪,正准备回去的时候见到地上还躺着一本书,包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出来有什么东西,菠萝吹雪好奇的拿起来左看右看又问了周围的村民都说没见过。
“要不带回去吧。”陆小果吸了吸鼻涕,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我想吃饭了。”
“也行,先带回去,下次出来再问问看。”橙留香一锤定音三人就连忙跑回学院吃饭去了。要说这事就这么完了也对,但是毕竟菠萝吹雪不是个省心的主。
“橙留香,橙留香。”
橙留香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把身边压低声音喊自己的那人朝外推了推,“别闹,睡觉。”
“橙兄,橙兄!”菠萝吹雪有些紧张,“好兄弟别睡了,醒醒。”
橙留香被人闹得实在是没有半分办法,只能起身揉了揉脑袋,皱眉不满抱怨道:“菠萝吹雪你有啥事啊,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
“那个,嗯,这个,那个嘛。”见橙留香醒了菠萝吹雪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橙留香耐着性子催了两三次还是没有得到回答翻个身准备接着睡,菠萝吹雪急忙拉住橙留香:“别啊!我说,我说就是了。”
“就是那个,早上带回来的书,你就不好奇吗?”菠萝吹雪吞了吞口水接着说道,“你就不好奇里面的内容吗?”
“有什么好好奇的,本来就是别人的东西。”
“可是……”菠萝吹雪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真的很好奇啊好吗?“就看看,我不乱动的,就看看嘛。”
“不好吧,那可是别人的隐私。”橙留香表现出来一度以来的正直,“所以别想了赶紧去睡你的觉!”
菠萝吹雪撇撇嘴,眼珠子转来转去在橙留香的房间里面瞟来瞟去,装作要回去睡觉的模样,趁着橙留香不注意一把拽过来那本书,迅速退后。橙留香见状立刻上前想要把书抢回来,菠萝吹雪伸手快速退后试图把书举高,但橙留香的个子已经长得比菠萝吹雪还要高了,扑过去就要拿到书的那一刻菠萝吹雪把书准备无误的扔出了窗子外面。
橙留香刚反应过来,就听见楼下传来“哐当”的一声,随后传来方丈的声音“喂!谁乱扔东西!”
“完了……”菠萝吹雪和橙留香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怎么办,方丈在那边喊了好几声也没有人回应他,很快就没有声音了。两人这才急急忙忙的跑到窗户口哪里还看得到方丈的人影。
“菠萝吹雪!”
“喂!还不都是你不让我看!你要是让我看了,我会把它扔出去吗?”
“你好好的你好奇那个干什么!”
“谁不好奇啊!也就你这种人不好奇了!”
两人吵了半天吵得面红耳赤的还是大眼瞪小眼待到了天亮,早上起来的陆小果揉着眼睛迷迷糊糊走进来问:“你们昨晚睡一起了?”橙留香和菠萝吹雪才相互嫌弃的放开揪着对方的衣领。
没有睡在一起,只是打架打到了床上。
算计了几天也不好意思去拿那本书,主要是不好意思和方丈说是自己扔下去的,方丈那脾气谁受的住啊,茶不思饭不想的过了好几天,菠萝吹雪找上了橙留香。
“我觉得得拿回来。”
“我当然知道得拿回来,关键怎么拿。”橙留香算是为这个事想破了脑袋了,菠萝吹雪思索片刻小声的和橙留香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不太好吧。”
“那你有办法?”
“没有。”
菠萝吹雪挑挑眉望着橙留香,橙留香撇撇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两人的计划相当的简单,就是把方丈引出去,至于怎么引出去还是得用天山果姥,随便瞎编一个东方求败去找天山果姥讨要茶叶顺便留宿的事情就能让方丈收拾行李离开了。只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方丈的办公室机关重重,橙留香又是个莽撞的主,这不两人就被困在密室之中出不来也动弹不得。

“要不,我们摸索摸索这边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道。”菠萝吹雪叹了口气,“希望方丈不会布下什么万箭穿心的招数才好。”
“也只能这样了。”橙留香附和道,于是两人伸出手你左我右你前我后的摸索起来,摸索了大半天橙留香惊呼出声:“诶呀,真的有机关!”菠萝吹雪心下一凉正准备让橙留香小心一点橙留香就已经按了下去,一团气体喷了出来。
“不好!橙留香块捂住鼻子!”菠萝吹雪立刻屏住呼吸捂住口鼻,这团青烟飘散在空气中之中,菠萝吹雪试探的睁开眼睛看见一脸呆滞的橙留香,心道:“完了,这呆子中招了。”
“橙留香?橙留香!”菠萝吹雪试探的推了推橙留香,想要确定他中了什么招数,倒是橙留香像没事人的挠挠头:“那个气体还挺好闻的。”
“……”
“总之还是小心点,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啊。”橙留香接着在那个机关摸索着,但是没有其它的反应了,“就是……”
“就是?”菠萝吹雪见橙留香皱了皱眉毛,有些不舒服的样子,“怎么了?”说着就把手放在了橙留香的额头上,“你别吓我,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唔,好热,吹雪,你身上好凉快。”橙留香身上越来越烫,而现在唯一让他凉快的地方就是菠萝吹雪,整个人像个八爪鱼一样贴在了菠萝吹雪的身上,“好凉快。”边说橙留香还边把自己的手撩起自家兄弟的衣服下摆摸上了那块冰凉的腹部。
“喂!”菠萝吹雪试图推动橙留香而那人一点反应都没有,气的菠萝吹雪直接上去咬橙留香的脖子,橙留香不但没离开反而贴的更近了,嘴巴也贴在菠萝吹雪的脖子上吮吸着。
菠萝吹雪算是给他折腾的没脾气,这密室又小又没有办法出去,只能转移注意力在那个机关上动功夫,就在菠萝吹雪专注于机关的时候,橙留香却把手伸到了菠萝吹雪的裤子里面,一把抓住了菠萝吹雪的男性部位。
“艹!橙留香你在做什么!”
“好热,好不舒服!”橙留香把自己的裤子挣扎着脱了下来,菠萝吹雪的裤子则是被他半强迫半无奈的脱了下来,三人也不是没见过对方那玩意,但是被拿捏在对方手里还是不一样的。
“橙留香你清醒点!”菠萝吹雪有些猜到橙留香中了什么毒了,不由得头大起来,“你醒醒!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是你兄弟菠萝吹雪!你给我清醒点!”
橙留香哪里听得进去菠萝吹雪的话,他满心都想着发泄出来才好,当下不顾一切的就要扒下菠萝吹雪的内裤,掏出那男性特征的东西在手上反复把玩着摩擦着,菠萝吹雪彻底放弃了挣扎,心想不就是帮忙解决吗?就当是自己的算了。
这么一想菠萝吹雪立刻学着橙留香拿出橙留香那根来开始上下撸动起来,结果橙留香自己舒服了就把菠萝吹雪那地方放下来了,菠萝吹雪那处半硬不硬的僵持不下格外的难受只好把两人的男根放在一起撸动。
这还是菠萝吹雪这么直观的看见橙留香的那地方和自己那地方的比较,虽然他也很满意自己那处但是和橙留香一比还是显得稍微秀气了一些,菠萝吹雪有些不满的上下动作着,手上的动作自然而然就重了一些,橙留香忍不住的发出哼哼声。
就在橙留香搂着菠萝吹雪的上身,对着他的脖子又是吸又是咬的时候,菠萝吹雪把自己的撸出来的橙留香的还是硬着的。菠萝吹雪被橙留香搞得自己又累又热,尤其是下半身那块,被自己得精液弄得脏兮兮的,看着他就不舒服,可橙留香还是那个样子菠萝吹雪心一横,想起前不久看见的那个小视频,立刻推开了身上的橙留香,颤抖着身子朝着橙留香的胯部而去。
“算了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菠萝吹雪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一把含住了橙留香,来回的舔舐着学着小电影上的样子双手抚摸上橙留香两侧的囊袋,来回的套弄。
“想想我一个绝世天才,居然在这种事上也有天赋。”那玩意顶住菠萝吹雪的内部顶的他有些难受,不过这个方法的确奏效,没多久橙留香就释放了出来,菠萝吹雪一个不注意尽数吞咽了下去。
“呕。”菠萝吹雪有些恶心的干呕起来,除了嘴里苦涩的味道,脸上鼻子上甚至头发上都沾染了那白白的东西,菠萝吹雪随意擦了一把脸转身想着橙留香的药效大概结束了吧,结果那人面红耳赤的坐在那里,有些呆滞,一看下方微微硬起的男根昭示着主人现在的心情。
“苍天啊,饶了我吧!”
菠萝吹雪欲哭无泪的靠在密室的墙上,正巧对上橙留香的眼睛,满眼的欲求不满,又想起方丈说过春药这玩意不解除药效是会闹出人命的。
“橙留香,我和你说,这是最后一次!”菠萝吹雪做好心理建设之后再次俯身下去含住刚刚那玩意,被东西顶到喉咙的感觉并不好,但是想到橙留香的命都把握在自己手上了还是得做,完全无视了橙留香那句小的和蚊子一样的声音:
“额……其实,唔,算了。”
算了,反正,我也挺想的。
当然,橙留香没敢说,菠萝吹雪没听到。

方丈回来的时候见到密室里面关了两个人,还是自己的大弟子和二弟子,两人衣衫不整看起来像是打了一架,除此以外密室内的气味格外的奇怪,方丈的脸色变了好几轮还是把两人放了出来。
“怎么了?”
“就……”橙留香看了眼菠萝吹雪一五一十的把原因和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除了菠萝吹雪和自己在密室里面发生的事情以外。
“哦。”方丈漫不经心的低下头去抿了口茶水,赞叹道师妹的茶泡出来的水可真香甜,对着橙留香和菠萝吹雪问道:“书,还要吗?”
“不要了!”橙留香和菠萝吹雪果断的异口同声说道,说完之后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样瞬间撇过头去,方丈有些莫名奇妙的望着两人,不过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悬浮起身拿着书随意找了个位置塞好。
“算了算了,那你们赶紧回去吧。”
“哦。“橙留香垂眸撇了一眼身边的菠萝吹雪,看见他那张好看的有些过分的脸尤其是那张嘴的时候,突然有些口渴。
大概是春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