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玩具

Work Text:

  从本质上来说,所有人都需要一个玩具。用来释放压力或是让你认识最真实的自己。
  
  01
  “表哥,我能不能去你店里打工啊?我做什么都可以,你别告诉我妈就行。”花千肉站在表哥经营的情趣用品店里,哀求道。
  他为了逃避妈妈安排的相亲离家出走了,身上没钱,手机又被骗,走投无路只能来找表哥求援。
  “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就好了,我店里真没什么适合你的工作。”表哥愁的扶额,自己这个从小被养在温室里只会做包子的表弟估计连避孕套都不会用,指望他当店员,根本不可能。
  “不行,不劳而获是可耻的。你就让我干点什么吧,我一身肌肉,什么累活都能干。”小花撩起淡粉色的短袖展示自己粗壮的手臂。因为常年揉面练出了一身发达结实的肌肉,紧绷起来甚至能看到隐隐的青筋暴露出来。
  “你这身材确实不错……”表哥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须,脑中灵光一现。
  “你确定你什么都能做么?”
  “当然!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当个模特!”
  
  02
  说实话,小花站上橱柜的那一刹那是后悔的。表哥给了他一身不伦不类的衣服,布料不多,但到处都是绳子,就一条连体短裤他穿了十五分钟。虽然倒不至于多暴露,但是毕竟穿着这一身站在临街的橱窗前还是很羞耻的。
  他穿的这一身是表哥店里最新款的捆绑束缚衣,通过绳子来勾勒肌肉线条,充分彰显荷尔蒙的力量。只是束缚衣到货了,专用款人体模特却还没到货。既然小花非要找点事做,那就不要浪费他一身漂亮的肌肉。
  “行,你就站着啊,不许说话不许动。”表哥吩咐了一句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小花就穿着一身奇怪的情趣内衣站在橱窗前,装作一个没有感情的塑料模特。大多数的路人在路过情趣用品商店的时候都会刻意避开视线以证明自己正人君子的身份。但是小花还是遇到了一束灼热的,快把自己融化的目光从橱窗外看了过来。
  
  站在橱窗前盯着他的是一个西装笔挺,连头发都梳的一丝不苟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像个律师或是金融专家的样子。价格不菲的皮带把腰线勒出好看的弧度,合体西装包裹之下的臀瓣圆润挺翘。不知道为什么,小花莫名觉得,这个人的屁股,摸起来一定特别软。
  
  03
  庄森已经很久没有过性生活了。
  
  原因很简单,他讨厌花精力去应付那些固定的伴侣关系,更讨厌承担随便约炮的风险。所以与其这么累,还不如直接买个假的来的实用。
  
  至于橱窗里那个栩栩如生的充气娃娃,那属于庄森先生遇到的意外之喜。那个手臂的线条,胸肌的光泽,明亮的双眸……能做到这个程度,不能说是充气娃娃了,这是性爱仿生人吧。看看塞在皮裤里鼓鼓囊囊的那一团,应该触感不错。
  他在橱窗面前起码站了三分钟,哪怕他在看到这个“仿生人”的第一刻就决定把他买回家。
  庄森任由自己脑内幻想着骑在他身上尽情放纵的样子,光是想想他都觉得大腿有点发抖。如果能拥有这么一个极品娃娃干自己,那还去什么夜店,找什么男朋友?在家就能满足一切需求了。
  
  05
  在橱窗外面盯着自己的漂亮哥哥终于推门进来了。小花不知道该说自己是紧张还是兴奋,他更加用力地绷起自己的肌肉,强迫自己不扭过头去看他。
  
  庄森进门的时候,表哥恰好出去送货了。不算大的店面里,只有小花和一堆淫荡的成人用品在。庄森逛了一圈没有看到老板,便径直走到小花面前,伸手戳了戳他的腹肌。
  “现在的科技真厉害,连体温都能模拟的这么像。”庄森打量着小花的肉体感叹道。
  
  而突然被戳的小花呢?他谨记表哥的嘱咐,不能说话不能动。
  模特毫无反应的样子,让庄森最后一点“他是个真人”的怀疑都打消了。在内心感激了一通科技人员之后,就决定立刻把这个仿真娃娃带回家。
  至于老板在不在这回事,他已经没空管了。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他身后的某个部位正在不停地往出流水,再这样下去西装裤都要洇湿了。庄森把一张银行卡和字条留在柜台上,拉着小花就要走。
  
  拉了一下,小花没有动。
  “不会要我把你扛上车吧?”庄森自言自语道,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小身板能够把这么大的一个娃娃扛回家。“这……连个说明书都没有。”
  庄森挠挠头,站在小花面前,轻咳了两声,叉着腰命令道“钱我付了。你,跟我走。”并在内心祈祷这个仿生人智能一点,能听得懂命令才好。
  
  小花想了想他放在柜台上的银行卡,又看了看庄森玲珑的腰身和漂亮的脸蛋。他觉得既然庄森花钱了,他有必要尽到自己的义务。对于庄森长得好看才是主要原因这种事,小花是不会承认的。
  
  总之,在庄森对于科技发达的感慨之下,小花跟着庄森上了他的车。一路上庄森都在自言自语,而小花也因为确信他不需要自己回答,所以坐在后座默不作声。
  
  至于等到表哥回店之后,发现消失的表弟和突然出现的巨款。那是后话了。
  
  06
  单纯的小花,直到庄森叼着避孕套跪在床上的时候,才刚刚明白将要发生什么。
  眼前的男人衬衫领口大敞着,裤子已经不翼而飞,衬衫长出来的下摆包裹着浑圆的臀部。庄森猫咪一样的嘴唇此时正叼着一个店里常见的避孕套,细长的手指勾着自己皮裤上的腰带,眼睛里亮闪闪的,带着勾人的光。
  
  “我不会带这个。”小花实话实说。
  庄森皱了皱眉,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连避孕套都不会用的小朋友了。不过他可以了理解,刚出厂的仿生人,没有这些设置很正常。
  “我教你。”
  
  庄森利落地把避孕套的袋子撕开,轻轻含着那个它,用嘴把它套在了小花带着点粉色的粗壮阴茎上。
  庄森对于自己买的这个性爱娃娃很满意,一看就是刚刚出厂的,绝对干净卫生,没有被拆过封。连这个勃起的尺寸和速度也相当客观。硬邦邦的棍子撑得庄森的小嘴都发酸了,才把避孕套戴好。
  
  小花看着脸埋在自己胯间吞吐的庄森,脑袋里有一种不自觉的兴奋像闪电一样蹿过,他不知道一般大家管这个叫快感。
  像是无师自通一样,小花大概知道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干点什么。
  “我……”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庄森的食指就压在了他嘴唇上。
  “嘘,别说话。”庄森放开他,仰躺在床上,修长的双腿大张着,折成M型。他手肘撑着床面,朝小花笑了笑,说,“过来,操我。”
  
  07
  初经人事的男孩并没有以往床伴们丰富的技巧。可是足够雄壮的尺寸和每一次都用力贯穿到最深处的力度还是让庄森爽到脚趾都蜷曲起来。
  他用尽全力打开双腿迎接着撞击,空虚多时的骚穴终于有了被狠狠填满的满足。因为兴奋而涌出的爱液很快就打湿了两人交合处的毛发。响亮的水声“咕叽咕叽”地响个不停。
  
  小花人生中头一次感受到了像天堂一样的快乐,那个诱人的小洞像是有魔力一样,把他的下体用力地吸住,夹得紧紧的。而且每一次顶进之后漂亮哥哥急促的喘息都让小花知道,他的服务很到位,金主很满意。
  
  头一次开荤的男孩只知道蛮干,也不懂控制。几十次狠狠地顶弄之后,并没有用太久就泄了出来。
  “现在连精液都能做这么逼真,真厉害。”庄森看了看避孕套里又多又浓的液体,和小花刚软下去没多久就又有抬头之势的肉棒,漏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第一次体验不错,虽然还他还没有吃饱,但是爽确实是爽到了。何况还有一整夜,他可以慢慢享用他的美味佳肴。
  
  08
  好在庄森并没有等太长时间,他跪趴在床上,朝着小花抬起屁股的时候,小花就已经硬得不像话了。
  小花扣住庄森的腿根,就直接破开那个软糯饥渴的小洞撞了进去。粗硬的肉棒在肉穴里横冲直撞,龟头一下又一下地碾过穴中的凸起。爽得庄森两腿打颤,几乎都要跪不住了。
  “啊……用力,快……哈……”庄森涨红这一张脸淫乱地喊着,顺带夸奖着自己新买的玩具 。他觉得自己要对这个玩具上瘾了。
  
  小花不敢说话,但抑制不住地粗喘仍旧暴露了他的享受。第二次的时间明显比第一次长了很多。小花逐渐懂得了控制自己的快感延长射精时间。直到把庄森干得尖叫着射出来,小花才扣着庄森的腰把精液都射进贪吃的嘴里。
  两人默契地都忘记了避孕套这回事,粗壮的肉棒从洞口拔出来,轻轻地发出“啵”地一声,精液就随着肉穴的翕动,从里面缓慢地溢出来。在大腿上和庄森射出的东西混在一起,把床单弄得一团糟。
  
  09
  两人从床做到沙发又做到地毯上。
  小花仰躺在地毯上大口喘息。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射过多少次了,一整天的站立装模特加上晚上高强度的活塞运动,小花的腰确实有点受不了了,精液的存货也越来越少。
  
  然而禁欲好久的庄森显然已经被情欲冲昏了头脑。他骑在小花精壮的腰上,用已经被艹得殷红的小穴磨蹭着小花的性器。上下摆动的腰像条蛇精一样,诱惑着身下的男人。
  
  小花躺在那里,被夹得爽到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开始思考今晚到底是谁在上谁这个问题。而身上那个只顾着寻欢作乐的男人显然感受也很好,对得起他花的那笔钱。
  
  这场历时六个小时的持久战终于以庄森再一次把自己艹射告终。弹尽粮绝的小花也又一次射出了稀薄的透明液体。
  成年人的世界终于向他打开了一扇又爽又累的大门。
  
  看着庄森下身的一片狼藉,和半硬着蜷在胯间的性器,小花舔了舔嘴唇。他天生自带异香,从小就发现自己出汗的时候会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出现。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漂亮哥哥身上的味道也这么好闻。
  他鬼使神差地学着庄森之前的样子,低头含住庄森还残存着精液的性器。
  
  还半硬着的肉棒逐渐抬头,而肉棒的主人呢?早就靠在沙发上陷入了梦乡。
  
  10
  第二天一早,纵欲过度的庄森闻着饭菜的香味醒来。揉了揉自己胀痛的腰,看到了床头被店主打爆的手机。
  昨天买的“仿生人”裸着上身,端着一碟香喷喷的包子从门外走进来。
  “那个……哥哥,吃点早饭吧。”小花有点羞涩地低着头,虽然昨天晚上他们俩缠绵了整整一夜,可说到底他还不知道漂亮哥哥的名字呢。表哥给的皮衣昨天也被弄坏了,大概需要自己赔吧……
  
  “你不是……你不是机器人?”庄森觉得自己确实还不太清醒。
  “我当然不是了。”小花放下包子,满脸疑惑地看着庄森。
  
  “那你是谁啊?”
  他凑上去亲了一下庄森嫩红的嘴唇。小声委屈道,“我……我不是哥哥的男朋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