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段智兴跪坐在佛像之前,远处传来的清脆铃声和相处奇异的香味让他头脑发晕。眼前渐渐被白雾所笼罩,身体发软,双腿打颤,扑倒在蒲团上。
沉重的木门在细小的“吱呀”声中被推开,段智兴艰难的抬起灌了铅般的大脑,模糊的双眼看着男人就走了进来,手上的“铃铛”发出诡异的让他混倦的声音。酥麻的欲火从他的尾椎骨烧了上来,席卷他的全身,他蠕动的身子在粗糙的铺垫上磨蹭着,殷红的双唇中泄出痛苦欢愉的低吟。
宽大的僧袍上轻轻系着的腰带被蹭开,泛着不正常嫣红的肌肤暴露在空气,白色的亵裤被孽根吐出的透明液体濡湿。
丁鹏勾着嘴角走到他的身边,扯开他碍事的僧袍,摸出一个皮质的奇怪套子,扣在段智兴勃起的肉棒上,被堵住铃口的性器爆起一根根青筋,微微的颤抖的。被禁锢的疼痛让段智兴眉头紧蹙,手无力的在带子上乱扯,却怎么也解不开。空气中弥漫的香气却他渐渐沉迷于这样的疼痛,后面的充血而变得艳红的穴口不停的收缩,似乎在邀请别人的进入,甬道中分泌的粘液顺着他的大腿流下,打湿了深色的蒲团上,出现一团墨色的水渍。
冰凉的金属塞进收缩的甬道,迫不及待的将它吞入,仿佛被火烧着的穴肉接触到清凉,段智兴口中发出舒服的叹息声,却突然戛然而止。蚕豆大小的“铃铛”在他体内剧烈的跳动,刺激着敏感的甬道,痛觉夹杂这致命的快感,让他蜷缩起身子,透着晕红的皮肤发起一层薄汗,墨黑的发丝铺在他的背上,将美丽的蝴蝶骨,凹陷的脊柱,结实的肌肉覆盖。
一只手捻起一缕发丝,在他的穴口处轻扫,扫过突出的尾椎,殷红的穴口,又麻又痒,发丝在穴道中搅动,尖端扫过痉挛收缩的穴肉,带出几滴水珠,滴落在股间……
跳动的“铃铛”在体内不停的传来闷闷的响声,混合着男人的压抑的喘息,充斥着神圣的佛殿,似乎连金身的释迦牟尼都染上了情色的味道。段智兴在痛苦和快感中,发出低声的尖叫,在蒲团上身体顿时一僵,汗水如雨一般落下,蓦地瘫软,被束缚的孽根却吐出不任何东西,只有穴口在激烈的收缩,吐出一波又一波的液体。
“大师,这西域的物件如何?”
男人的话语让他渐渐清醒,适时的记忆清楚的出现,让他面色苍白,嘴唇轻颤,伏在淫乱的殿前念着“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