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个论证酒很恐怖的故事

Work Text:

“不是吧……”

 

“真不巧。”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桃太郎。

 

“哎!都用完了!?……那真是不好办啊。”

 

白泽鲜少冲着桃太郎大声说话,随即便抱着手臂一脸嫌弃的看着坐在旁边椅子上的人―――抱着白兔的鬼灯。

 

数日前下单的药物按照计划应该在今日完成,在临近完成的时候白泽发现作为必需的一种药草已经用完了。

 

“对…对不起!是我管理不慎。”

 

草药库存管理一直是桃太郎负责,所以也可以说是他的错。一向大方的白泽没有责怪他,只说了句知道了。
“没有进行确认是我的失误,只是没有那种草药确实完成不了,该怎么办好呢。”

 

“能及时完成吗?”

 

一直沉默的鬼灯突然开口,白泽皱了皱眉。

 

“没办法,做不了就是做不了。再稍微等等吧,药费我会适当减免的。”

 

鬼灯无奈只能颔首点头。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只能让桃太郎去采了,桃太郎你还记得地方吗?”

 

在白泽回过头之前,桃太郎便已经取下了头上的三角巾。

 

“好,我马上去!!”

 

桃太郎急急忙忙出去后,店里只剩下天国、地狱都知道他们不和的两位。

 

白泽目送桃太郎离开后,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柜台处的椅子上。

 

“……怎么办?这次是我的错,完成后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恩。”

 

鬼灯有点犹豫。

 

“药物没完成的话,我也没法进行下一步。算了,我再等等。”

 

“哦。”

 

白泽巴不得对方赶紧回去,让气氛不再那么尴尬。但无奈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权在鬼灯。

 

越过窗户远眺,太阳已经西斜。

 

“已经到了打烊的时间了―――不如我们喝一杯吧?”

 

鬼灯没有询问为何不是茶而是酒。关上店门,摆好酒菜,两人并肩坐在桌前。为什么是并肩呢,当然是为了避免对视。尴尬的气氛却随着两人不断沉默举杯有所缓和。

 

“话说回来,桃太郎什么时候回来。”

 

“…啊啊,对了,到那挺花时间的,还要翻过一座山……可能他得半夜才能到。”

 

“这是在出发前就需要注意的问题吧。”

 

对着毫不在意的白泽,鬼灯叹了口气。

 

“没事,不用担心他。”

 

毫无根据的回答,白泽正心情好的笑着。也许是酒过三巡,忘了天敌鬼灯在自己面前。

 

真是拿他没辙,不再闲聊,鬼灯端起酒杯。

 

忙碌许久的工作终于在今天告一段落,明天是好好休息还是做点什么有趣的事呢。对于鬼灯而言,在这个夜晚慢慢饮酒正好不过。

 

―――虽然对方很差劲,但是酒本身并没有错,酒比任何东西都要美味。

 

思考完的鬼灯一抬头便看见白泽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干嘛,怪恶心的。”

 

“怎么说呢,我和你长得挺像的。”

 

白泽手肘撑在膝盖上,单膝跪着疑问的看着对方。

 

“一点都不像。”

 

也是,白泽赞同似的点点头。

 

“但是长得很像的人有很多呢。看见他人时,肯定会有人在想我和ta有哪些地方相似。”

 

“也许吧……”

 

鬼灯一脸无所谓的继续喝酒。

 

―――之后的谈话渐渐偏向奇怪的方向。

 

“……我很受女孩子欢迎的。”

 

白泽往杯子里倒满酒一口气喝完,爽快的打了个酒嗝。

 

“那只是小部分女孩子。”

 

同样举起酒杯,鬼灯吐出一句无聊。

 

“是这样吗?这个世界上若是没有了女孩子那还有什么乐趣!”

 

“想法不同罢了,世上还有很多有趣的事。”

 

“女孩子柔软的身体是最棒的!”

 

已经醉了的白泽满眼笑容的看着鬼灯。鬼灯知道自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但明天休息,而且想要的药物还没有到手,所以今天晚上在这里到天亮也没有关系。

 

“你……向你求爱的女生应该很多吧?你都没有兴趣?”

 

“也不是,只是和您的来者不拒不一样而已。”

 

“女孩子那么可爱,我当然舍不得拒绝了。”

 

“渣男一般都这么说。”

 

“你情我愿不是挺好。”

 

说着,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杯中的酒沾湿了白泽的唇,看向鬼灯的眼中隐约泛红。

 

“……你这人还真是自以为是。”

 

这聊的都是什么啊,鬼灯皱了皱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不行吗?”

 

“我比较愿意和对方深入了解。”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同时伸向酒瓶的手触碰在一起,两人相互看向对方。

 

 

*

 

“…恩…恩…”

 

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落在白泽眼睛上,沉睡的人慢慢醒来。宿醉后的睁眼是今天低气压的开始。

 

昨晚到底喝了多少,为什么会喝那么多,这些问题都萦绕在白泽脑海中。同时也隐隐意识到感觉和平常有点不同。

 

“醒了的话就赶紧挪开,你好重。”

 

这声音不应该出现在这,不想听到的声音就在耳边。白泽小心翼翼的转过头。

 

“……什么情况。”

 

“这是我的台词。”

 

白泽沉默了,他意识到自己就躺在鬼灯怀里,而且身上只盖着对方的红色汗衫。鬼灯之前就醒了,清醒的瞬间就察觉到有什么不同―――但马上便恢复到冷静的表情。在和白泽对视的瞬间,鬼白少有的后悔刚才想赶紧把手放开和让对方枕回枕头上的想法。

 

环视一周,白泽确认这里就是自己家,他正躺在自己床上。这并没什么奇怪的。但旁边这人确实不属于这里,而且他身上只披着一件汗衫。

 

―――这种情况。

 

白泽脑中已经有了答案,但他拒绝接受。

 

“不是吧……”

 

相对于难以接受的白泽,鬼灯只是冷淡的看着他,眉间有点不快。

 

“真不巧。”

 

两人在床上面对面坐着,鬼灯整理自己睡乱的头发,而白泽正抱着头。他们都对昨晚发生的事记忆模糊。

 

对于白泽来说这是常有的事,可对于鬼灯而言这是少有的事。

 

鬼灯基本上只要喝醉了便会解放自我,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酒精会麻痹人的理性,让人忠实自己的原始欲望,让人放弃自我——虽说他不能称之为人。

 

——所以。

 

关于昨晚的事,鬼灯一点印象都没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鬼灯只记得自己把眼前这个空有外表的男人压在床上狠狠侵犯。

 

“……你对我做了那种事对吧。”

 

“恩。”

 

干脆的回答让白泽眼前一阵晕眩。

 

“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

 

“你也不记得了?”

 

白泽的语气充满意外,鬼灯眉间的皱纹愈发深了,随后他叹了口气。

 

“很遗憾,我只记得我们做了。”

 

而且,鬼灯盯着白泽又加了一句。

 

“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

 

“……”

 

仔细观察了无言以对的白泽后,鬼灯眯起眼睛。

 

“你想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吗?”

 

“……不想。”

 

白泽急忙摇头。
事实是事实,但这世上还有一些不知也罢的事——倒不如说是不知为妙的事。

 

“我倒很想知道呢。”

 

一抬头便看到鬼灯就在自己眼前,白泽吓了一跳。

 

“干……干什么。”

 

白泽不自觉的往后退,直退的靠在墙上。漠然的看着一切的鬼灯把手撑在墙上,靠近白泽。

 

“我不喜欢自己的记忆有空白处。”

 

“……那就互相当做没发生过不就好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白泽后背。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自我欺骗。”

 

鬼灯断然的说着,凑近白泽的脸。

 

“再做一次也许能唤醒记忆。”

 

“我不想回忆起来,更没有和你再做一次的打算!”

 

鬼灯一点点的把人摁在床上。

 

“总觉得好像想起了什么。”

 

“够了!”

 

“是你主动邀请我的。”

 

“怎么可能!!”

 

―――酒精的影响下,重叠的影子,长长的睫毛,染红的眼角,笑起来像三日月的唇。平日里绝对不会在他面前展现的妩媚的样子,一切都与白泽重合起来,诱惑着鬼灯。

 

“等…等……”

 

鬼灯的手从汗衫下潜入,从咯吱窝顺着腰线一路往下,这种感觉让白泽的身体缩成一团。
酒后乱性,白泽还能接受。但在清醒的状态下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洒脱的接受。

 

更何况对象还是鬼灯。

 

“等等!我说了我没有那个想法。”

 

“是吗?昨晚你不是很快乐吗?”

 

“……”

 

这样问下去的话肯定会上当吃亏的。但自己对昨晚的事又完全没印象。只是不自觉想象一下昨天的光景,白泽就硬了。趁着这个空隙,鬼灯抓住白泽的双手按在头顶。

 

“对了,你还说了一句话。”

“什……”

么,下意识的开口,白泽把剩下的吞进肚子里。

 

“―――要不要试一试我们俩谁技术好?”

 

“酒…真可怕。”

 

桃太郎回来看见宿醉的白泽后,说了这么一句。

 

一副脱力的表情,白泽把手肘撑在柜台上,下意识的看着桃太郎―――叹了口气。

 

“恩,我知道。”

 

桃太郎一回来便看见穿着整齐的鬼灯从白泽的房间里走出来。

 

“辛苦了,桃太郎。”

 

平常一样的样子和声音。

 

“啊…恩……”

 

“药物还没做好吗?”

 

“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还需要那人在这里吗?”

 

桃太郎花了几个瞬息的工夫才反应过来“那人”是指白泽。
“啊……是的。虽然我知道制作方法,但有白泽大人在的话就万无一失了。”

 

“那我就告辞了,做好了请送到我那里。”

 

“额,您不能再等等吗?”

 

鬼灯撇了一眼白泽的卧室,轻轻叹息。

 

“我有点累了。”

 

 

桃太郎很着急,白泽平常绝不会在起不来的时候勉强自己。

 

“桃太郎,我有点累,你能帮我把这药送给那家伙吗?”

 

“可以是可以……”

 

桃太郎欲言又止。虽然他不知道昨晚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今早二人的神情看来,大概能想象的到。

 

“身体不舒服吗?”

 

白泽撑着脸疑惑的看着桃太郎。

 

“不是,那个……鬼灯大人吧。”

 

临走前,鬼灯如此交代他。

 

―――我还要话对白泽说,请让白泽送过来。

 

听完桃太郎的转述后,白泽移开视线露出不快的神情。

 

“还不满足吗,那个混蛋。”

 

低声的嘟囔并没有让桃太郎听见,白泽又叹了口气。

 

千钧一发之际,桃太郎回来了,鬼灯只好停止动作。他们光着身子躺在床上,鬼灯的吻好像带着火,吻过之处白泽的身体也变得火热。

 

只是亲吻的话,男女都一样。但亲吻的对象是鬼灯,白泽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真是不巧……”

 

听到外面有动静,鬼灯皱了皱眉缓缓的离开了对方的身体。在白泽感到自己解放了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一个重点。

 

―――昨晚你很开心吧?

 

白泽的心情很糟糕,但身体却十分迎合鬼灯。

 

*

 

迈着沉重的步伐,白泽来到了鬼灯的房间门口。看着窗户上鬼灯设计的图案,白泽想干脆把药物放在那的某个角落算了,正这么想的时候。房间门打开了。

 

“啊……”

 

手被抓住,白泽猛地被拉入房间内。

 

在白泽反应过来自己被身穿黑衣的人抱着的同时,听见对方关上了门,还有上锁的声音。白泽慌张的想推开鬼灯―――却被紧紧圈住了,近到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干什么!吃错药了吧,放开我!”

 

抱紧挣扎着要逃走的白泽。

 

“等你很久了。”

 

鬼灯贴近白泽的耳边轻声说着。

 

“别挣扎了,我们赶紧开始吧。”

 

“什……”

 

鬼灯吻上了下意识看向他的人,白泽以为对方很快便会结束,没想到在下一个瞬间他被鬼灯轻松的抱了起来。

 

“哎!……喂……!”

 

没有给白泽反抗的时间,鬼灯把人扔在了床上。在白泽挣扎起来之前,鬼灯以乘骑的姿势坐在了白泽身上,并钳制住对方的双手压在头顶。“真是的”鬼灯冲对方挑了挑眉。

 

“临阵脱逃可不行…这可是你自己选择要来的。”

 

不想来的话换个人来不就行了。鬼灯继续说着。

 

“啰嗦,我……”

 

“今早的吻还不错吧?”

 

眼神简直就像是在说“事实”一般,白泽的脸色更差了。

 

“我才没有那种爱好!”

 

“我也是―――更不用说你这样的浪子。”

 

“那为什么。”

 

看着身下的白泽,鬼灯眯起眼睛。

 

“……昨晚你在我怀里可是非常淫乱。”

 

“……你…你说过自己不记得,编也编的像话一点啊!”

 

“我想起了昨晚你的表情。”

 

说着鬼灯的眼神充满了白泽没有见过的情欲。不是吧……白泽眨了眨眼睛。

 

“我想再看一次你昨晚的表情。”

 

―――这并不是玩笑,他是认真的。他想要我吗?相识千年来,白泽觉得鬼灯就是个性质恶劣到极致的鬼神。

 

相反对于感情,鬼灯的态度是专一的,有时候也会因为某种刺激而发生改变。

 

白泽不得不接受,染上情欲的鬼灯让他开始硬了。虽然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但身体仍然残留着记忆。是因为早上的吻唤醒了身体的反应吗,还是说和其他都没关系呢。就像鬼灯说的,既然选择来此,就等于答应了鬼灯的要求。

 

感受到白泽的手并没有挣扎后,鬼灯吻上了身下人的唇。怀里的人颤抖着,漏出小声的呻吟。

 

最初鬼灯只想找回空白的记忆,仅此而已。

 

但随着记忆不断浮现,他想到的不是事情的经过,而是高潮中白泽的手感。光是想到对方的样子,就足以令鬼灯失去平静。在意识到不应该去找回记忆时已为时已晚,只模糊的记得抱着的身体手感很棒,还有那无上的快感。

 

总而言之,和白泽的交融感觉非常棒。

 

―――如果对方不是这个轻薄的浪子的话,估计他也不会那么在意。

 

鬼灯绝不是清心寡欲之人,长期呆在没有女人的地方,偶尔他也会去妓院。没有事后的纠纷,若是碰到喜欢之人,即使是一面之缘鬼灯亦会与人交心。在漫长的岁月中跟其他男子在玩闹时,身体也会重叠在一起。

 

但也只限于打闹时的身体接触,大概是他对于性行为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吧。

 

―――但是。

 

昨晚的自己却被身下闷声喘息的男人激起了情欲,不断打开对方的身体,狠狠侵犯对方。鬼灯知道这不是酒后乱性,不是偶然,是事实。

 

酒精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那之后的显得他相当的性急。

 

把比自己瘦小的白泽压在身下,剥下对方的衣服后。那人的笑容更深了,“你也太暴力了。”白泽调侃道。

 

在这种时候这男人还是这么皮。

 

喝醉了的白泽心情很好,脸上是鬼灯没见过的笑容。只是肌肤接触白泽便硬了,还不断的邀请鬼灯摸他。

 

“―――看来你是有不记得的理由呢。”

 

“哈?……啊!”

 

就着插入的姿势,鬼灯抬起白泽的双腿往上压,一面缓缓的顶着白泽的身体,一面伸出舌头舔舐对方的喉结。

 

白泽还处在余韵中,私处却起了反应紧紧咬住鬼灯的那物。和女人的感觉不同,紧致的甬道不断激起鬼灯的情欲。吸吮对方发出声音的喉结,而后转向耳朵,咬完后再狠狠吸吮。

 

“啊…啊啊!啊……鬼…”

 

在白泽的唇吐出带有意义的话语之前,鬼灯抽动腰肢从白泽体内退出来,在快要退出来之时再狠狠撞入。

 

“啊……啊!!鬼……灯!!”

 

架起白泽的双腿,鬼灯带着不容分说的力道开始惩罚对方。

 

狭窄的甬道把巨物完全吞了进去,激烈的活塞运动摩擦着内壁。白泽不时把脸埋进枕头里遏制住喉咙里的喘息。

 

“……昨晚你叫的很好听。”

 

带着沙哑的声音,鬼灯用力顶入白泽的身体深处,同时拽住白泽的头发强迫他把头转过来,然后咬住白泽的肩膀。

 

“嗯……”

 

白泽发出一声闷哼,睁开的眼睛里弥漫着一层水雾。

 

“……嗯…为什么动作这么粗暴……”

 

“让我看看你昨晚的样子。”

 

白泽皱了皱眉。鬼灯带着力度的吻,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在咬他。鬼灯的舌头勾着他的舌头,又吸又咬。当白泽回吻时,换来更激烈的舔咬。

 

“嗯……”

 

在这个缠绵的吻热中,不知什么时候白泽的手攀上了鬼灯的后背,对方的脊梁骨清晰可触。

 

彼此交换着唾液,交合的部分也好,重合的肌肤也好都在发烫。在鬼灯恋恋不舍的离开后,唇间还带出了透明的银丝。

 

“……啊……啊……”
意识到自己渐渐的开始沉沦在这场性爱中,白泽睁开半阖的眼睛看向鬼灯。

 

鬼灯好像很沉醉,注意到白泽的视线后还向对方挑了挑眉。

 

鬼灯停下动作,把白泽的腿愈发向下压,让整个私处暴露出来。而后开始一轮新的撞击。

 

“啊…啊……!啊…啊……!”

 

交合的部分发出腻人的水声,白泽的腿也不停颤动着。

 

白泽攥紧手边的汗衫承受着鬼灯的惩罚,如果不抓住点什么的话白泽觉得可能腰要被折断了。鬼灯没有摸他,但他已经到了极限。

 

“……等……等……啊!!啊…啊……”

 

从两人交融的部分传来的热度和快感让白泽眼前一阵晕眩。

 

―――不真实的快感。

 

怎么会和男性做这种事,而且还是和鬼灯?很多想法在白泽脑中一闪而过,但他已经无所谓了。

 

“不…行…了…―――啊!啊…啊……”

 

“……!”

 

鬼灯释放在白泽身体深处的同时,白泽也释放了出来。

 

“昨晚……我的表情很可爱?”

 

疲惫的躺在床上,白泽平静呼吸后,发出了疑问。

 

“恩。”

 

压在白泽身上的鬼灯慢慢挪开身体躺在床上,而后撑起身子与白泽四目相对。

 

“说是可爱倒不如说是……”

 

“恩?”

 

按照鬼灯的感觉来说的话,昨晚主动的白泽是妖娆的,色情的。

 

―――毕竟让他失去理智的不是酒精而是这个男人的诱惑。

 

“……反正就是很可爱。”

 

“你记起了昨天的过程?”

 

“一点点。”

 

什么呀,白泽瞪了一眼鬼灯。

 

“不管是你是要想找回记忆,还是因为什么,哪有那么容易。”

 

“那个我已经无所谓了。”

 

“啊?”

 

那对他做的这事该怎么解释,白泽愈发生气了。

 

鬼灯没有动作而是把脸凑近白泽。

距离近到白泽不自觉把身子往后缩。

 

“干什么?”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而且我现在最大的兴趣是你。”

 

“啊?”

 

白泽直直的看着对方,但鬼灯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看不懂的。

 

―――这人刚才说什么了?

 

“没听见的话那我再说一次好了!・・・我想要你。”

 

“唉?和刚才说的有点不同吧!?”

 

“意思是一样的。”

 

简洁阐述后,鬼灯把玩着白泽额头的碎发,吻上对方逃避不看他的眼睛。白泽吓了一跳,而后就被鬼灯吻上了唇。

 

“刚才你也很可爱。”

 

唇分离后,白泽笑着说道。而鬼灯则皱了皱眉。

 

“你也是。”

 

“―――那是因为。”

 

在漫长时间的相处中,他们都有着对方所不熟知的一面。而对于他们自己而言,有些隐藏的点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这是相互的。

 

“那我们再试几次吧。”

 

“试什么?”

 

“相互探索全新的一面。”

 

在白泽咀嚼这话的意思的同时,鬼灯已经把手伸到白泽的背后,私处因为方才的性爱还是湿漉漉的。白泽吓了一跳,慌张的抓住鬼灯的手。

 

“等等!……干嘛?难道你已经……”

 

说话的同时,白泽意识到抵在他腹部的坚硬。

 

“已经什么?”

 

“你今天没有工作吗?现在才是傍晚。”

 

“今天休息。在艳阳高挂时我便在这等你了。我是一个有效利用时间的人,不想浪费时间。”

 

“不是!你的体力恢复了吗?!让我歇会,这会不行。”

 

“你真啰嗦。又不需要你动,你躺着就行。”

 

单手抱住准备逃走的白泽,鬼灯用膝盖分开了白泽的双腿。

“现在可不是你张扬自我的时候!果然你就是一个超自私的人!!”

 

“貌似你也说过类似的话。”

 

“那是因为对方是女孩子啊!”

 

“刚才你还说了我可爱呢。”

 

结果,争论不过,力气也比不上的白泽还是与鬼灯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