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九辫儿】小登科

Work Text:

洞房花烛夜

 

俗话说:人生四大喜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杨九郎终于迎来了一喜,小登科。
今天是张云雷杨九郎的婚礼,两个人其实早就领了证,只是张云雷身体一直不好所以没办婚礼,今天终于补上了。因为两个人都很喜欢,崇尚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婚礼也是选择办中式的。
婚礼当天,张云雷难得没有赖床,早早的端坐在化妆台前面让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画好了妆,服装师过来帮着张云雷换上婚服。婚服选用的是汉朝的服制,玄纁色礼服上绣着复杂华丽的花纹,映衬这张云雷的脸,轩朗英俊,赤底玄色的腰封勾勒出不盈一握的细腰,正红色的广袖拽地外挂衬皮肤白里透红。
整套礼服穿戴完毕足有六七层,虽然已经是选用了较为轻便的布料,对张云雷开始略微重了些。张云雷收拾妥当,已经快十点钟了,杨九郎带领的接亲队伍已经在路上了。张云雷端坐在床上盖好盖头,等待着他的新郎,那个即将要和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
杨九郎从早上起来开始就又激动又紧张,他和张云雷搭档六年恋爱三年,今天两人终于修成正果。杨九郎也化了妆,穿好和张云雷一样的礼服,拿着牵红准备出发去接张云雷。因为是中式的婚礼,所以接亲的队伍不是车队,而是马队。谦大爷为了这两个孩子的婚礼可是把自己马场的马贡献了大半。
杨九郎骑着一匹枣红马,马脖子上也挂着红绸,身后跟着一顶八抬大轿,再后面烧饼,壮壮,九龙,九良也穿着汉服骑着马。以杨九郎为首接亲队伍浩浩荡荡的从杨九郎家出发,前往玫瑰园。
杨九郎坐在马上,看着越来越近的玫瑰园大门,自己马上就要个自己挚爱的人携手一生了,杨九郎觉得一切好像一场梦。

 

婚礼过程就不写了,我也没结过婚也不知道具体流程,你们懂就好,反正重点在洞房,所以这些都不重要。(哼╯^╰我才不会承认是我懒)

中式的婚礼较为复杂,接亲,催妆,上轿,送轿,拜堂,敬茶,终于到了送入洞房,张云雷在盖头松了口气,一整套的流程走下来张云雷已经有些累了。杨九郎还在外面招呼宾客,敬酒直到晚上闹洞房时才能回来。
张云雷坐在洞房的雕花床上,悄悄掀开一点盖头看着房间里铺天盖地的红色让张云雷有些恍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和九郎自己拜了堂,过了今晚他们俩就是真正的夫夫了。
来参加婚礼的大多是德云社的是兄弟和九辫儿的朋友,也没有多灌杨九郎,毕竟还有个小祖宗等着呢,要是惹急了指不定怎么撒泼呢,所以杨九郎敬了一圈下来也只是微醺。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一群人簇拥这杨九郎往屋里走,要闹洞房!
慧姐充当了喜娘的角色,主持这洞房的礼节。(具体是啥我也不懂,只知道是有的)
好不容易闹完了,送走了所有人,房间里就只剩下张云雷杨九郎两个人了。杨九郎用喜秤调开盖头,看着盖头下的人,张云雷也看着杨九郎,两个人对视着,眼中只有彼此,心中有些同样的念头:这个人就是我要携手一生,白头偕老的人,终于,这一天终于到了。
杨九郎走到桌边,倒了两杯酒,回身做到床上,把其中一杯递给张云雷。两人执酒,含情脉脉,互诉衷肠
“辫儿,从今以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负不伤不离不弃”
“翔子,从今以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负不伤不离不弃”
手臂相挽,便结同心,一生一世一双人。

 

(1000多字了才入题,作为一个纯肉文的写手,惭愧)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红润的嘴唇,吻了上去,嘴里还剩下的一口酒喝张云雷嘴里的被舌头搅拌均匀,混合着爱人香甜的津液吞入腹中,点燃了一把火。小九郎诚实的做出了反应,杨九郎继续这甜蜜的吻,舌头搜刮的张云雷嘴里的一切,手上也不闲着,解开衣服一手抚着张云雷腰上的嫩肉,一手摸上胸前的茱萸。
“嗯~”
乳头的刺激使得张云雷嘤咛一声,杨九郎吻的更加深入只把张云雷吻得喘不过气来才舍得放开。暧昧的银丝牵扯在两人唇间,张云雷眼神朦胧的看着杨九郎,看的杨九郎小腹直蹿火。迅速脱光两人的衣服,一把把张云雷扑倒在柔软的床上,上下其手。
杨九郎从张云雷的额头开始一路向下吻着,眼睛、鼻子、嘴唇、喉结一直到锁骨锁骨上。舔舐着张云雷左边锁骨下方新纹的纹身,杨九郎左边锁骨也有一个,那是前不久他俩一起去纹身店纹的,是对方的名字。
杨九郎在纹身周围种了一圈草莓才继续往下,含住张云雷小小的一点,舌尖不住的挑逗着。一只手揉捏着另一个,另一只手探到下面,握着张云雷的肉棒上下撸动。
“啊~~九郎~~”
胸前和下体的双重快感激的张云雷呻吟出声。一手抱着杨九郎的头把乳头一个劲的往他嘴里送,另一只手也不甘示弱的滑到下面,握住九郎尺寸不俗的肉棒套弄,修长的手指不时的划过马眼或戳弄阴囊。
杨九郎似乎是玩儿上瘾了,对着了两个乳头又咬又舔玩儿的不亦乐乎。张云雷想让他继续,杨九郎却怎么都不动,张云雷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一个翻身吧杨九郎压倒身下。气呼呼的看了他一眼就伸着粉嫩的小舌头,一路向下,弄的杨九郎肚子上全是他的口水。
张云雷看着眼前一只手握不过来的肉棒,吞了吞口水。就是这个东西每次都把他操欲仙欲死,失控射精的,真的好大啊。柱身有自己的小臂粗,龟头有鸡蛋那么大,现在涨得发紫,硬的像石头一样,顶端的小口还往外冒着液体。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咸咸的,张云雷伸着小舌头一下一下的点着龟头顶端的小口,轻轻柔柔的。这可把杨九郎憋坏了,龟头上的触感若有若无,刺激的小九郎涨得更大。
杨九郎实在受不了了,伸手按住张云雷的头,腰上使劲撞进了张云雷嘴里。张云雷倒也没有为难他,含住了就缩紧口腔包裹着肉棒,上下吞吐,舌尖继续刺激马眼。杨九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爽啊。
看着爱人这么伺候着自己,杨九郎也不会只顾自己爽,扶着张云雷的腰把张云雷的屁股抱到自己面前,张口含住秀气的肉柱,指尖扣弄着细密的褶皱。顺着柱身滑到阴囊,两个小球被含进嘴里,舌头灵活的盘着,不一会儿就包浆了,微微用力收紧口腔向后扯。
“啵”的一声,爽的张云雷一哆嗦。
两个小球上挂满了杨九郎的口水,后穴有些急切的蠕动着,似是在抗议九郎冷落了自己。随即湿软的触感似是安抚的滑过,小口蠕动的更加厉害,邀请着软滑的舌头多停留片刻。调皮的小舌不停逗弄着逐渐松软的后穴,更是探进穴内实地考察,为小九郎探路。
“唔,嗯嗯~唔啊~~”
后穴的刺激一点点增加,顺着尾椎骨一路往上直击大脑,嘴被肉棒堵着发不出声音,只能更卖力的吸吮舔弄,以此宣泄自己的快感。
杨九郎已经把两个食指插进去,褶皱被拉开两边,能看到嫣红的媚肉互相摩擦着,晶莹的肠液被媚肉推来挤去,竟自己玩儿出了咕叽咕叽的水声。张云雷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含着杨九郎的肉棒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扭着想逃出杨九郎的手掌,却被按住了腰压着动弹不得。杨九郎拿过床头的润滑剂,对准穴口挤了一大坨进去,虽然张云雷自己也有分泌肠液来润滑,但到底量少保险起见他们还是会用润滑剂。
微凉液体一下挤进肠道,激的张云雷弓起腰来,随后进去三根手指直直按在敏感点上,一下子又让张云雷软了身子趴在杨九郎身上,颤抖着双腿勉强撑着。杨九郎也知道这样的姿势很费劲儿,确定三根手指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出,就抱着张云雷把人翻过来,抓过一旁的枕头垫高张云雷的屁股让他抱住自己的双腿。张云雷以为杨九郎要进来了,顺从的把腿抱在胸前,让后穴彻底暴露出来方便杨九郎动作,杨九郎吻着张云雷的唇做奖励,也顺带遮住了张云雷的视线。从枕头下摸出来一个物件,是一根和杨九郎尺寸相当的按摩棒,通体乌黑一排排凸起盘踞在柱身上。
按摩棒抵在穴口摩擦着,沾满润滑剂就对准了穴口,直捣黄龙。完全没给张云雷反应的时间,就被巨大的按摩棒贯穿,随即而来的震动更是震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棒身顶端最大的一个凸起抵在敏感点上不知疲倦的震动着,张云雷脱口的询问也被震成了呻吟滑出红唇。
“什么……啊~~别~太,太……啊!!!”
杨九郎观察着张云雷的反应,看没什么大问题,一口气把开关调到了最高档,张云雷瞬间蜷缩起来,双腿紧紧缴在一起。原来原本顶着肠壁不停震动的凸起突然翻转,变成一个小吸盘吸在肠壁上,最要命的是顶端最大的凸起,翻转过来的吸盘紧紧吸住花生米大小的敏感点,同时震动也没有停止。整个后穴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又吸又舔,瞬间的快感一下把张云雷带到从未有过的顶端,前面的肉棒喷薄而出,有些溅到了张云雷脸上。
杨九郎吓坏了,没想到张云雷这么大反应,急忙伸手要去把按摩棒拔出来,不动还好,杨九郎这一拔穴内的吸力更大了,张云雷又是一阵颤栗。
“啊!~别,别动……关掉~关掉它~~”
杨九郎慌忙关掉了开关,伴随着一连串的“啵啵啵”声,轻轻拔出按摩棒,等他看清了按摩棒现在的样子,心里瞬间问候了阎鹤祥的亲戚。
原来这东西是壮壮小朋友送给九郎的,说是祝贺有情人终成眷属,还悄悄告诉九郎这东西能让男的也会潮吹,还亲测过(心疼少爷的小身板)。杨九郎也没多想,按摩棒又不是没见过,能有什么花样,无非是震动频率不一样。
张云雷脱力的瘫在床上喘着粗气,杨九郎扔了手里的东西,心疼的看着张云雷。
“疼吗?我帮你揉揉。”
说着伸出手指探进了还在痉挛的后穴,里面湿软的不成样子,手指在里面左探探右摸摸,小九郎涨大了一圈恨不得现在就进去好好享受温柔乡,又怕张云雷受不了只能咬牙忍着。刚刚高潮的后穴经不起半点刺激,痉挛的更厉害,张云雷被揉的更加难受,一阵阵的空虚酥麻直窜脊背,费力的按住杨九郎的手腕儿。
“嗯~别揉了,难受~进,进来~~”
杨九郎得令哪敢怠慢,搂着张云雷调整好姿势,挺着肉棒对准后穴口,挺腰施力整根没入。爽的杨九郎差点精关失守,里面比平时更加湿软,柔柔的包裹着肉棒,还不停的在蠕动,好像里面有无数的小嘴,对着小九郎又吸又舔,亲昵的不行。
“啊~九郎~嗯~老公~~啊~动,动一下嘛~”
熟悉的炽热填满后穴,张云雷舒服的尖叫,却不见杨九郎动作,只能自己出声。双手勾住杨九郎的脖子揉着颈后已经快看不见的褶子,把杨九郎拉下来舔吮着耳垂,声音轻柔又妩媚,随即转到杨九郎唇上,舌尖描绘着可爱的唇形,双腿盘住杨九郎的腰,微微用力压向自己。
连番勾引使得杨九郎身上烧起烈火直冲下腹,张嘴捉住作怪的小舌不住吸舔,下身更是上了发条一样,大起大落下下到底。龟头撞击敏感点,伞状边刮磨着肠壁,柱身撑的后穴一点褶皱都没有。嫣红的媚肉被带出又被强硬顶回去,润滑剂混着肠液被打成白沫。
“啊啊啊~~老,老公~九郎~啊,太快了,啊不行了~~”
张云雷被顶的仿佛狂风暴雨中的孤舟,只有身上的人是自己的港湾,是自己一辈子挚爱。突然张云雷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杨九郎翻过去,腰间有力的大手提着自己,跪爬在床上,身后的巨物没有抽出,在穴内180°大翻转,柱身上凸起的青筋剐蹭着肠壁。后入的姿势进的更深,鸡蛋大的龟头狠狠刮过敏感点,进入到更深的地方,张云雷只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强烈的快感从后穴传到四肢百骸,前端的小云雷随意顶动摩擦着床单。
“啊,嗯嗯~不,不行了~要~啊!要射了~啊!!!”
不知过了多久,张云雷被杨九郎翻来覆去换了好几种姿势,现在他正跨坐在杨九郎身上,杨九郎仰躺在床上握着他的腰,狠命的往上顶,同时压着他跟着自己的节奏往下坐,杨九郎也得也到了最后冲刺阶段,下下到底又快又狠。张云雷已经意识都模糊了,只是凭着本能抓住杨九郎的胳膊,遵从身体的快感放任自己沉沦其中。
穴中灼热的液体来的突然,一股一股灌满了已经被撑的不能再开的后穴,脑中白光闪过一瞬间仿佛置身云端。杨九郎压着张云雷的腰顶进最深处喷射而出,张云雷被烫的一颤,小云雷立马交了货,高潮中痉挛缩紧的小穴榨取着杨九郎的最后一滴精液。张云雷痉挛过后趴在杨九郎身上,两人吻在一起,静静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真想时间停在这一刻,岁月静好。
第二天
张云雷靠坐在床上,抱着手臂一脸怒气,杨九郎苦着一张脸跪在键盘上不敢出声。在张云雷再三逼问之下,杨九郎为了免受皮肉之苦,毅然决然的出卖了自己儿子,交代了按摩棒的始末。张云雷气的抓起手里给郭麒麟发信息,杨九郎悄悄偷看他发了什么,张云雷一巴掌拍在杨九郎脑袋上。
“跪好了,给我打出来一封5000字的检讨,要不然你就滚书房去睡”
“老婆大人,饶命啊……”
可怜杨九郎刚刚抱得美人归,却被阎鹤祥害得睡了一个星期的书房。
阎鹤祥也好不到哪去,那天郭麒麟接到张云雷的信息以后就一直不理他,他也睡了一个星期地板了。
可怜两个老攻苦哈哈的躺在地上瑟瑟发抖默默无语两眼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