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银零】复生(八)

Work Text:

 

曾经被撕裂过的灵魂正在融合,银尘能够清晰地感应到灵魂中的另一个自己在对自己妥协,对自己臣服。

 

修川地藏的魂力被彻底拆解成一块又一块的碎片,分散涌流在银尘身躯中的各个部位,从而转换成自己身体里原本已几乎枯竭的魂力,之前那种自灵魂深处袭来的彻骨寒冷也已经消失殆尽,现在则是一股源源不绝的热度自丹田处不断扩散开来。

 

银尘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皑皑白雪,他伸手往前探去,却摸到满手的滑腻。

 

那...那是麒零! ?

 

少年关怀的语气及讨好的姿态在银尘面前私毫不吝啬地一一呈现。

 

麒零全身光裸,连银尘自己都是衣衫不整。

 

窗台上半卧的少年,下身一片狼藉,男人粗大的性器还有半截没有抽出,被少年软热的媚肉包裹着,银尘终年不苟言笑的肃然表情正在缓缓地崩落瓦解,他敛起好看的眉眼,可银尘此刻根本无法思考到底下一步该怎么走,然后怀里的少年口中无意识地吐出了一句呻吟。

 

"唔...银尘..."

 

银尘呼吸微微一窒,随即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银尘...你别哭呀..."

 

麒零抬起一张精致的脸,最初的稚嫩已全部褪去,可是那一抹烂漫的笑容还在,经历过苦痛及磨难,麒零像是被打磨得更为晶亮的宝石,变得越加有吸引力了。

 

银尘想起,从前麒零常常夸口,自己的天赋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银尘只当他是小孩子心性爱说大话,也没有将他以前那些拈花摘草的行为放在心上,可自己又重新复生了,他挣脱白色地狱的桎梏,也挣脱了灵魂的束缚,这一次再见到麒零,他便知道,麒零不仅仅是他曾经的使徒,还是他这一生,是他唯一不想忘记的-最最重要的人。

 

"麒零,我...我抱你回你的房间..."

 

银尘将麒零夹在自己腰间两条线条优美的长腿拉开,沉下腰想将人抱起,却没想到,这个动作让本就埋在麒零体内的性器深深地嵌进了他湿濡的穴内。

 

突然的一下顶弄让麒零瞬间失去了平衡,他反射性地抬手揽住了银尘的脖颈,一声急喘自他口中泄出,罗织在眼底的血雾渐渐散去,迎向光明而来的人,俊逸不染纤尘,是他的王爵,他的银尘。

 

"银尘,别走...不要走..."

 

麒零软糯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微热的鼻息几乎是直接打在银尘颊侧,惹得银尘早已恢复清明的眼神暗下几分,他低头查看怀里的少年,少年承受过一轮性爱的洗礼,整个身体透着淡淡的粉色,被掌心用力扇过的臀肉绯红一片,白嫩的肚腹上满是少年自己泄出的黏腻精液,而容纳着男人尺寸可观的性器的那一处,则是泥泞不堪地引人遐想。

 

"我不走。"

 

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麒零。

 

小使徒可怜兮兮的模样还是让王爵不忍心再下手了。

 

银尘将自己退了出来,他弯腰抱起他的小使徒,被裹在银尘怀里的麒零蜷缩成一团,他被银尘自窗台抱进卧室,银尘小心地将少年的四肢舒展开来,尔后跟着翻身上榻,他将麒零紧紧抱进怀里,两人四肢交缠着。

 

这是银尘心里头一次,不想去思考其他任何的事,他只想和麒零好好地过一段平凡而又普通的日子。

 

就算只有几天也好,只有我们彼此,再没有其他人、事、物能够将我们分开。

 

银尘偏头吻住了怀中的少年,咬着他的唇低语,"无论我是不是你的王爵,我都是,你的-银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