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白老师的秘密

Chapter Text

“烧饼,我回来了。” 小白提着刚从超市买的鱼,向坐在玄关柜子上的小黑猫打招呼。 通体漆黑, 拥有着绿宝石一般的眼睛小黑猫每天都会坐在玄关的柜子上等他回家, 小白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陶西恋爱之后自己很识趣的不去多打扰, 只是一个人久了总有些孤独,养只猫正好。
第一次见到烧饼的那一天,白舟因为写教学计划而自动加班,偌大的校园衬得他格外的单薄寂寞。写完报告已经差不多七点半, 回到家八点, 饿着肚子的白舟在外卖和随便做点什么之间稍微纠结了一会儿,就做出了选择,他几乎从来不点外卖。 去便利店买了瓶木鱼花,白舟决定今晚吃猫饭。 结账的时候看到一边的店员拿着扫帚粗暴的驱赶着什么,小白好奇地问了一句。
“附件新来的一只野猫, 总来便利店偷吃。” 一只通体漆黑的猫在店员的扫帚底下灵活的跳动, 似乎十分鄙视店员的粗鲁笨拙。 小猫防住了前方的扫帚,一个不小心却被另一个店员用袋子套了个正着,看着店员准备把袋子狠狠摔在地上,白舟急忙拦住,“你们要干什么?"
“摔死这只偷吃东西的流浪猫。”
最后不忍心的白舟把小猫带回了家, 天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祸水猫。
把木鱼花铺在白米饭上,淋上味淋,白舟很贴心地把小猫那一份拌均匀。
“吃吧。”
Zack很是嫌弃这碗卖相不是很好的猫饭,但已经持续一星期没好好吃饭的他还是决定勉为其难地尝尝,白舟见小猫伸出小小的舌头一口一口地吃着,也端起了自己面前大一号的碗。
好吃,Zack舔了一口猫饭,干脆在无法恢复人身的这段时间就勉为其难让这个做菜好吃的男人做自己的仆人好了。
这便是白舟和Zack的初见。

白舟抱起在玄关等他的小黑猫,“今晚有蒸鱼哦。”
小猫一直是一副高冷的样子,也不见他撒娇。白舟早习惯了这只奇怪的猫咪,把他放在餐桌上,穿上围裙忙碌起来。
Zack看着穿着白色围裙忙碌着的男人,和他回家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这一月Zack对白舟有了一定了解,26岁的语文老师,温柔贤惠,做饭好吃,独身,有个好朋友叫陶西,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疑似处男。 似乎是个不错的仆人,异能被封印的Zack大人想着,等恢复了给你找个美女好了。想到封印自己异能的老爸幽王,Zack眼睛变成 了黛色,该死的老头,等我回去第一个就去找你。
“烧饼,鱼好了。”白舟把鱼分在两个盘子里,其中一个端到了小黑猫面前。
蠢名字,这个人类给自己取得什么蠢名字,去找老爸麻烦前先惩罚他好了。
“烧饼,之后可能要把你寄养到我爸爸家了,我要调去别的学校交换一年。”
“也不知道芭乐中学的孩子们怎么样,有点舍不得六班的孩子们呢。”
芭乐中学?这不是夏天的分身在的学校吗?所以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过,如果这个人类带我去,可能会有恢复异能的线索。
Zack顾不上吃鱼,伸出粉色肉垫的小猫爪,拉着白舟的衣袖。
“喵喵。”
一只猫想要表达出带我去的意思实在是太困难了,白舟明显没有理解Zack的意思,只当小猫终于会撒娇了。
“宝贝儿,你终于也会对我喵喵叫了。”白舟把黑猫抱在怀里一通好揉,黑色的毛毛穿过他的指缝,柔软顺滑。 干脆带着它去芭乐中学好了,这样的想法突然出现在白舟脑海里,似乎也不坏,爸爸年纪大了也不好照顾小猫咪,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有它作伴。
一个月后,带着小黑猫的白舟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芭乐高中交换教学。殊不知正中怀里小猫的下怀,愚蠢的人类。

梦中Play
住进了芭乐高中分配的教师宿舍,白舟打算先休息一晚再去添置生活用品,把烧饼从宠物篮里放出来,白舟就去洗澡了。
Zack找了个阳光正好的地方开始睡午觉。
“嗯?”Zack感觉到一只手附上了他的额头。“没生病啊。”对面的人自言自语着,“吃饭了,快醒醒。”Zack眯着黛色的眼睛,一爪子到这个扰人清梦的家伙脸上。“啪。”一声脆响,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你怎么打人啊!“Zack被吵得不行睁开眼睛就看到及其震撼的一幕。白舟捂着脸站在他面前,身上穿着平时做菜时的围裙,只穿了围裙。
而且看起来小了很多,不对,Zack低头看自己,自己竟然已经恢复了人身。
”你怎么穿成这样?“Zack这样问,不得不说,这样的白舟看起来似乎很好吃?闻言白舟脸上泛起了两团红晕,耳朵尖也变得粉扑扑的,他拉扯着身上的围裙,想遮盖住更多的部位,殊不知这样反而更加的诱人,“不是你让我这样穿的吗?”“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是不是感冒了?先起来吃点东西,我去给你找药。以后午睡记得盖个毯子。”
Zack拉住了他,“我没生病。”手上用力把他扯到自己怀里。
“你在我面前穿成这样是想诱惑吗?”zack的手覆上他光裸的臀部,柔软细腻的手感让他十分满意。白舟舒服地嘤咛一声,向他怀里拱了拱,主动把臀部送到他的手里。
“好乖”Zack奖励似的吻上了他的耳朵,即使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并不影响他享用眼前的大餐。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白舟的翘臀,看着眼前的人身子都软了,只能依靠在他身上任他施为。另一只手绕过围裙照顾着他前方的小茱萸,直到把左边摸得微微挺立才住手。“右边,右边也要。”白舟的声音染上了情欲,不再是平时说教一般。
“不给。”
Zack拒绝了他的需求,“想要就先伺候好我。” 胯间火热的欲望抵住了白舟的后穴,“剩下的你自己动。” “你怎么可以这样。”白舟软软地抱怨了一句,伸手去解Zack的裤子,却被Zack制止,他露出不解的神情,懵懂的样子格外可爱,“谁许你用手的,用嘴。” “过分了啊。”白舟嘴上抱怨了一句,却还是乖乖听话,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他笨拙地于牛杂裤地拉链纠缠了许久,zack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以后慢慢教吧,自己动手拉开了拉链。“快点。这次放过你,下次再弄不好就罚你。” “呜。”白舟粉色的唇隔着内裤轻轻触着Zack的欲望,听闻这句身子微微抖了一下,眼里满是委屈地看着Zack。“别撒娇,继续。”
zack往沙发上后靠,一副等着白舟服务的样子。“烧饼,醒醒。”
感觉到有人摇自己,Zack一拳打出去,却发现自己貌似被对面的人抱到了怀里,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只见刚刚给自己服务的人裹着浴巾,他什么时候换的衣服?zack很快发现了不对,这人在揉自己的耳朵,而自己窝在他怀里又变成了猫咪?
此情此景,zack大人只想爆粗。

Chapter Text

2. 终极一班?
这个班级的名字明显在白舟的知识范围内,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孩子们呢?
白舟整理好了明天的教案,早早地睡了,Zack跳上床头,看着已经入睡的男人,他睡觉非常乖巧,似乎是沉浸在白天那个不明就里的春梦了,Zack粉色的小肉垫覆上了白舟粉色的嘴唇,好想吃到啊?
“Zack.”
另一个声音凭空出现,Zack赶紧缩回爪子,床上的白舟似乎没什么反应,蹭了蹭枕头翻身继续睡。
“鬼龙。”Zack看着自己曾经变装过的人,眼睛里带上了一抹杀气,他和那个该死的夏天把自己扔回了铜时空。
“别瞪,你这个样子我连打一架的想法都没有。我只是替幽王带句话,你是可以变回去的,等待时机。”
“你怎么会那么好心?”Zack很怀疑幽王老头可以指使得了嚣张的鬼龙。
“哈,我家小宇让我来的。”说话间,鬼龙拿出了一个小相机,对着Zack连拍了几张,“小宇说他会好好珍藏这些照片的,就当你杀了火蚁女的惩罚,小宇说他最近打算卖猫粮,这些照片就印在包装上好了。”鬼龙说完,便凭空消失了。
回去的契机?
“啊。”一声低吟打断了Zack的万千思绪,Zack回头看见白舟睡得很不安慰,他做噩梦吗?Zack轻轻地走到枕头上,打算唤醒白舟,却听到一声,“不要,嗯,快点。”
小肉垫停在半空,他这是在做春梦吗?

白舟看着自己床单上的污渍,回想起昨晚的梦老脸一红,只是梦里那个绿色眼睛的男人到底是谁? 匆匆把床单扔到洗衣机里,白舟走到厨房准备今天的早餐和午餐的便当。

烧饼站在餐桌上,白舟看到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睛脸又烧了起来,深吸几口气,告诫自己单身久了也不要对着公猫发情,白舟装作和平时一样的准备早餐。黑猫把他的表现尽收眼底,眼里透出些许趣味,干脆玩一玩好了,这样想着Za.烧饼.ck跳到了白舟准备早餐的台面上,伸出爪子去抓他的手。“烧饼!”白舟呵斥的声音带着些许慌乱。

Zack借机跳到了他的肩头,黑色的尾巴垂在他的胸前,故意扫过他左边胸口的果实,不知道是什么颜色呢?

白舟屏住呼吸,心里却想怎么这只猫今天变化那么大,它究竟要干什么?如果Zack知道他内心所想,怕是要回一句干你。可惜他不知道,白舟匆匆把Zack抱下来,丢下一句今天吃猫粮,便出门了。

在路上白舟买了份烧饼,步行到了芭乐高中门口,十分不解地看了一眼全副武装的教导主任。教导主任盯着他的脸好半天,知道他是终极一班的新语文老师后,夸张地叮嘱他:“白老师,你一定要保重啊,如果需要防弹衣,就来找我拿。”

“白老师。”长得十分想搞笑漫画厨师的校长从远处跑来,“正好,我有事情要和你说。”校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白舟等他喘了好一会。

“我要拜托白老师兼任终极一班的新班导。”抖动着小胡子的校长眼里满满的算计。

“终极一班不是有班导吗?”白舟十分不解,昨天那位漂亮的女班导去哪儿了。“田老师辞职了,暂时没有老师,听说白老师以前也做过班主任,相信你可以胜任的。”

“但不是有其他老师,我才来不合适吧。”白舟觉得自己不了解终极一班的孩子们,就贸然做班导不太好,何况这些孩子们今年高三,怎么能如此随便。

“白老师,除了你,学校暂时没人适合做终极一班的班导了,这个班级非常特殊。请白老师一定要接任 ,不然这些孩子没人管会出事的。”校长清楚白舟对学生的关心和身为教师深深的责任感,他一定会接任的。话说到这份上了,白舟不得不应下,校长让主任带他去终极一班,便又离开了,旁边的主任一脸如丧考妣,紧张地带他到楼道里就不肯向前。“白老师,往前走就是终极一班了,你自己去吧,保重保重。”说完,一溜烟地跑了。

白舟看着这破旧阴森的楼道,吵闹声不断从教室里传来,白舟心想这个班的孩子可能比较调皮吧。整好衣领,白舟慢慢推开教室的门。一桶凉水倾泻而下,把白舟从头到尾淋了个彻底,红色的水桶重重砸在了脑袋上,白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即使他脾气再好,也难免气愤。教室里爆发出一阵狂笑,白舟抬头看向那个笑得最欢的学生,长得有点老气,穿着一件花衬衣。

“哈哈哈哈哈,滚出去,谁准你来教我们终极一班。”金宝三对着新班导叫嚣,心想东哥不罩你,你也敢来终极一班,“斧头,你拉我干什么?”

“大佬,你看他。”

“雷雷雷克斯!”金宝三抬头,再看清白舟的脸后抖着声音大叫。白舟没心情管他们,他只想快找地方换衣服,不然非感冒不可,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主任提起这个班时的轻蔑畏惧,看来是一群坏学生啊。

白舟的梦中PLAY

白舟吃着烧饼,回味着那个羞耻又刺激的梦境。

梦里白舟趴在一个绿色眼睛的男人腿间,用嘴褪下他的内裤。
“以前没有 帮别人口过吗?”男人似乎很不满他的动作,催促道“快点。”
听到男人的催促,白舟似乎为自己这样的生涩笨拙而感到羞愧,他努力用牙齿咬住男人的内裤边缘却没有办法把他脱下来,感觉到男人似乎越来越不满意,白舟干脆放弃,乖巧地道歉“对不起,我还做不到。”
白舟主动靠到男人怀里,想靠撒娇求得男人的原谅。“做错事就要惩罚,乖。”男人把他报到餐桌上,白舟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围裙什么都没有穿,真是太羞耻了。
“不要。”男人把他按趴在餐上,“白老师,你不知道这样的时候喊不要只会让我更过分吗?” “别动,等着我回来。”男人吩咐了一句便去了厨房,白舟想跑,身体却不受控制,似乎早已习惯于这样的对待,这具身体沉服于这个男人,感觉到自己的后穴的湿润,好想要。这不是我,白舟这样安慰自己。
“白老师今天没有买黄瓜,是因为上次吃腻了吗?没关系,我相信你会喜欢我给你准备的新玩具的。”
男人再次离开,这次他走向了卧室,出来时手上拿了一串拉珠和一个中等尺寸的假阳具。“老师,我们来玩玩具。”
“不要在这种时候叫我老师。”白舟的声音里染上了羞愤,这种时候被喊老师实在是太羞人了。
“不要。”男人拒绝了他的请求,“在我说停止之前不要动哦。”说话间,他的手放在了白舟赤裸的臀部上,“先喂饱你下面。”

带着细茧的火热手掌在臀部流连抚摸着,白舟止不住绷紧了下半身的,“放松。”男人的喝斥伴随着掴在臀上的一巴掌,不轻不重,刚好泛起淡淡的粉红。 白舟感觉到梦里的自己听话地放松,而他的乖巧极大地取悦了背后的男人,“真乖,今天就喂你少吃几个。”
男人的手指按在白舟的后穴上,“下次你要自己来,老师的手那么好看,自己扩张一定赏心悦目。” 白舟对于男人的语文水平保持怀疑,这个词是在这种场景用的吗,不待他好好地给对方上一节语文课,突然刺入体内的手指打断了他的一切思绪。随着而来的是冰凉的液体,顺着臀缝滴入狭窄的入口,圆滑的小球随着液体的润滑,轻易地划入白舟体内。白舟想要回头看,却被背后的男人按住了脖子,“别动,好好受着。”
“这次要吞下去五颗。”按压在后穴的力道加大,随着手指的动作,白舟的身体逐渐扩张开,吞下第二颗,第三颗圆润的珠子,后穴随着珠子的入侵张开,又随着进入而闭合,再被下一颗撑开,直到吞下预定的五颗。
“好孩子。”男人奖励似地抚摸着白舟的身体。“下面还有这个。”男人走到了白舟前方,突然有什么东西插入白舟嘴中,是之前准备的按摩棒。“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