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祭》

Work Text:

《祭》【R18】

About/隼白x苍牙
From/封御  

我流隼苍,无脑剧情。
  
关键词:儿童脚踏车、ABO、尾巴、换药发情、永久标记等等。
△ABO称呼对应乾元、中庸、坤泽。个人习惯用法。
  
  
————

  发情期来得猝不及防。

  因为要参加祭祀大典,作为天狗一族的苍牙也便一改往日穿上了祭祀服装,肩头及膝处皆绣金乌,一身赤色和身后荼白似的尾巴形成鲜明对比,晃得隼白有些移不开眼。

  他好整以暇地屈膝搭着腿躺在叠敷上,看似阖眸小憩,实则在盘算药效到来的时间。隼白懒懒掀开眼皮,看见苍牙正拿着面具准备戴在脸上,抬到一半的手猛然顿住。

  掩于围巾下的唇角忍不住上扬,他知道,药效来了。

  

  料是谁也想不到作为超级精英的苍牙会是坤泽,这件事直到苍牙分化期过去了一年半才被隼白发现,于是隼白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便愈发膨胀,几欲炸开。

  好在隼白不是一个过于急躁的人,自打那次无意间撞见苍牙吃抑制剂时的模样,他便开始留意对方吃药的规律以及发情期日子,一面又以任务为名义正大光明地时不时出现在苍牙身边。作为一个纯种乾元,在早期隼白就已然对苍牙另有所图,但是等到苍牙分化后却被告知对方也是乾元,难免令隼白有些微妙的失落。

  忍者敏锐的观察力是必不可少的,饶是苍牙再迟钝也察觉隼白近段时日三番五次的靠近有些奇怪,当他投以疑惑的目光时,对方却是一本正经地同他讲述接下来的任务以及鬼族行迹,那颗质疑的心又被他生生按回底部。

  苍牙担心自己是坤泽的事被他人发现,以免引来太多不必要的麻烦,再没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便一直私底下托辉帮助自己购买抑制剂。

  然而在上次,辉将新的一批药物送来后,还留下了一句话:“当心隼白。”

  他当时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握着面具的手蓦地一顿,浓烈情潮突然汹涌而来,苍牙眼前的事物有些飘忽,脑内乱成一片,仅在这一瞬间。随着面具落在桌上磕出的闷响,苍牙双手撑在桌沿勉力维持着身体,他感觉到身体一阵又一阵的酥痒在百骸间四下乱窜,最后涌向小腹变成火热的空虚,就连尾巴都下垂着贴紧腿缝。

  苍牙心底慌乱至极,他不清楚为何本该在后天的发情期突然提前,而且现在还有外人在他距离的不远处歇息,还是他的队长。

  他极力克制喘息,额上渗出极细的汗珠,略微打湿了颊侧的发丝而黏着,苍牙的双腿有些发软,他感觉到私处分泌出了耻人的液体。

  “苍牙?”

  隼白对此非常满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将苍牙晨起所喝的加了抑制剂的水换成了催情素,看似温和迟缓的药效都在一瞬倏然发作。

  背部贴上了来自他人的身躯,苍牙本能地朝那怀抱靠去,薄荷信息素独有的清冷凉意于此时也稠成一团情欲似的冰,冰中燃着火焰,而后化成一滩水。

  “唔…隼白!”

  隼白自背后环住苍牙的腰,紧贴这个已经被迫发情的坤泽。在苍牙的影响下,隼白也大肆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温润醇和的檀香气息紧紧包覆着怀里的男人。

  “嗯?乾元也会湿成这样么?”

  隼白低笑一声,握住苍牙的尾根顺势探入内部,指腹沿着臀缝滑至后穴,再按着会阴探入前端的生殖穴口。已经发情的坤泽浑身都敏感至极,难耐的雌穴在隼白指尖刚至时便迫不及待去咬住那指头,泌出更多的透明液体。

  “呃…!不…你、是你……”

  苍牙弓身用小臂搭着桌案支撑身体,含糊不清地吐出破碎字眼,空虚几乎吞噬他的理智,催情素在体内叫嚣着填满。那两根手指在他体内翻搅,淫靡的水声嗤嗤响着,苍牙觉得自己必然红透了脸。

  隼白抽出被那出染得湿透的手指,重再握住苍牙的尾巴在掌中套弄轻捏,倾身靠近他的后颈用鼻尖狠吸一口,他难以言喻的占有欲愈发强大。隼白猩红的眼眸暗了暗,舌面划过牙尖,靠近那腺体舔过,哑声低语。

  “胆子还挺大,敢瞒着我。”

  “你的水都把你的尾巴都弄湿了,苍牙。”

  “我想干你,标记你。”

  在语言的刺激下,苍牙下体的水几乎湿透了那处布料,淫液在胯间洇开一片暗色,乾元强势的信息素将他狠狠拽入欲望深渊,尾部的抚弄激颤着身躯,他自喉间泄出一声无力的低吟,微启唇瓣轻喘。

  “啊…”

  隼白横臂勾着苍牙的腰部,让他撑着桌案矮下腰身抬高臀部,以挺硬的前端轻撞那布料后的穴口,顶得苍牙止不住低吟,双眸都染了红泛上春色。

  “苍牙,你要我吗?”

  隼白耐着性子揉捏苍牙的腰侧,温声询问。良久,苍牙只是垂首将头埋进双臂之间不做回答,隼白本以为他不愿,那种微妙的失落正卷土重来,随即他的手腕便被苍牙的尾巴缠了一圈。

  毛绒的尾巴瑟缩地缠着隼白的小臂,末了还松开轻扫过他的下身,而后便垂于双臀间。

  隼白的理智收到了挑战。

  他的眼睛分外地红,比平日更为凶狠,眸中满是深不见底的情欲,如鹰一般捕食猎物的兽性难以掩藏。

  而苍牙毫不自知,他用仅剩的意识去听隼白的话,而后做出回应,催情素的药效使得他欲火焚身。他被抱起放在柔软的被褥上,浑身泛着淡粉,干渴的燥热促使苍牙向外界索取。

  隼白欺身而上去吻住苍牙的微张唇瓣,坤泽和乾元的气息开始有融合的趋势。两人交换津液后,隼白便从苍牙脖颈到小腹处留下深浅不一的星点红痕,他在心上人的呻吟中舔咬那挺硬乳首,将两边都吮得肿胀发红。

  “唔啊…隼白…”

  被唤了名字的人脱光了两人的衣服,隼白将三指插入泛滥的生殖道内做扩张,粘稠的透明将苍牙的下体都染得一片水光,刚分化一年多未被碰过的坤泽更是干干净净,就连性器周围的毛发都有些稀疏。白净的阴茎直直地挺硬,隼白握住那根勃发物体套弄几下后便松开手,引来苍牙一声不满的低哼。隼白挑眉笑得不怀好意,握住苍牙的尾巴用他自己分泌的水浸湿尾尖一截。

  “'要不要干自己?”

  苍牙不明白隼白的意思,双眸噙泪颇为委屈,他双腿大张着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全身酥软无力反抗。隼白见状握着将他的尾尖塞入被淫水润湿得一塌糊涂的后穴里。

  “隼白…!不、你不要…”

  “苍牙,听话。”

  语毕强行塞入好一截后隼白才松手,带着软毛的尾巴夹在后穴里扎得一阵快感,苍牙用后穴夹着尾巴身体轻颤,双腿试图合拢却又被隼白打开,随后隼白便就着坤泽自身分泌的润滑直直插入生殖道内。

  “唔!你…呜嗯…”

  隼白压在苍牙身上,泌出的水随着性交动作一点点往外溢出,他吻住苍牙的唇,将那泣吟吞入腹中据为己有。隼白勾着苍牙的软舌挑逗,身下的动作由缓逐步加快,肉体拍打一声声不绝于耳,苍牙抬手环住隼白的脖颈低声啜泣,双腿也勾其腰侧索取。

  “肏射你怎么样?”

  “唔啊…!”

  隼白一记深顶直接撞到生殖腔口,过电的快感直冲于顶,苍牙被他此番动作顶到仰首失神惊叫,前端接连射出一股股浊白精液,滴落在腰腹上。他五指在隼白背部留下一道道抓痕,摇着头断断续续地说不要。

  “苍牙,把尾巴夹好了。”

  隼白将那截湿透的白绒尾巴往里再塞,生殖道已然被肏开成熟透似的深红,他的信息素前所未有地强烈,冲得苍牙眼前发黑。

  他不顾一切地狠狠顶在苍牙的生殖腔口,红着眼俯身抱紧苍牙,性器全然埋在苍牙体内浅浅抽插着顶撞生殖腔口,隼白沉重地喘息着,蹙眉加速抽送去顶开那处柔嫩的口。

  “永久标记吧,苍牙。”

  “我想要你,从很早很早开始。”

  “我爱你。”

  “苍牙…”

  像是自言自语的喃喃,但苍牙听得一清二楚,生理泪水持续着滑入鬓发,他阖眸轻叹,抬腕将手没入隼白的发丝间,将他带向自己,以吻封缄。

  隼白回应着深吻怀中的人,唇舌分离后转向那处凸起腺体露出藏匿已久的尖牙,贪婪着饥渴似的咬破,注入自己的信息素,与此同时也顶开紧闭的嫩口,将龟头插入成结,浓精一股股地往里射。

  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出声,直至射完后再交换一个爱意的吻,空气中的信息素早已融为一体,彼此间都沾染了对方的气息。隼白将苍牙的尾巴缓缓抽出,握在掌心里柔捏,暗叹。

  从这以后,他就是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