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还好,我很好

Chapter Text

1

Becca总觉得醒过来的时候有人看着她,她只能转身去躲避那个人的目光。这个症状持续了三个月了;一年前的离婚之后总会有噩梦让Becca惊醒,然后她会让自己感觉好一些,比如以揉捏自己乳房开始的自慰。在自慰都没有更多意义之后她的睡眠质量开始下降,在Becca夜间醒来时便会看着自己的天花板,康乃狄格州的小镇比新泽西安静好些,她的房子比原先的小但也更舒适了,中央空调把房间的温度维持在六十华氏,Becca便发现自己无事可做。通常这种无趣的凝视会持续一到两个小时,然后Becca会在“鸡蛋吃完了吗”或者“园丁什么时候来”这种琐碎的事之间寐着。

前夫给Becca留了不少钱,Becca在镇上工作,因为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但至少比那些老年人要年轻力壮得多。她甚至不愿意精心打扮,加上丈夫的钱和工资,Becca一个人的开支也算宽裕。这个小镇很漂亮,看起来像旧电影里漂亮的大宅圈起来的地块,植被多蚊虫少;Becca的房子在社区的一边,搬进去的时候已经是欧洲洋房的样子了,她也便没有理会那些花哨的玩意,由着它们去了。Becca尝试在门口种些花草,但它们通常死得很快,后来放弃的时候Becca把花草的种子送给了隔壁的女主人,那个微胖的主妇很高兴地接受了她的好意。

隔壁的女主人有个弟弟,他时常来访。Becca知道是因为她的弟弟有辆很大的路虎,被那个同样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喷成了底色是墨绿而上面布满了荧光条纹的样子,看起来像百科书里令人警觉的两栖动物。那辆车招摇过市,像一条巨大的蜥蜴,男人挺吵闹的,Becca也不喜欢他;他总是抱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和箱子抱怨着他烦人的妻子,说那个女人不明事理,婆婆妈妈地总管着他,以及想要换一个真皮的沙发,只是他的妻子不同意罢了。或许是这个社区过于安静了,没有什么事发生,甚至连墙的厚度都不能抵挡那个男人抱怨的声音;他穿着不检点,也不是很有钱,Becca没有在特意指点他,但镇上办公室的几个多嘴的同事总会提到他,说他的穿着像个巨婴,仿佛在二十年前就停止生长了。

Becca从琐碎的对话中听出那个女人的名字叫Cathy。Becca没见过她,只知道她其貌不扬但有着意外吸引人的气质。Cathy第一次拜访办公室的时候Becca坐在角落里看着她,她穿着一件不合时宜的低胸T恤,似乎想要显得自己有些存在感,但那件衣服大概是十年前流行的款式了。

Becca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衬衫,紧接着站起来看着Cathy。对方很自然地向自己介绍名字,然后Becca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她看起来确实很啰嗦,但Cathy有着很漂亮的金发,是Becca羡慕的。女人的本能让Becca向后退了一步,膝盖的后方撞上了椅子。

“我相信我没有向你介绍过我。”Cathy的嗓音比她看上去要沉稳多了,然后她瞟了一眼Becca放在桌上的名牌,“Becca,很高兴认识你。”

Becca挺喜欢她,除去Cathy全身上下上个世纪的行头之外她是个意外健谈的人,只是长着一张仿佛下一秒就要变天的脸,或许和她脸上的赘肉也有关。这些赘肉让她看起来更亲切了一些,Cathy笑起来的时候它们便堆积在苹果肌上,显得她面善。但Cathy确实唠叨,甚至有些令人绝望地自来熟,她们很快讨论到哪个牌子的卫生棉条性价比更高,以及怎么样挑选最新鲜的茄子。

“有时候它们看起来紫得发亮,但实际上是化学农药造成的。”

Becca有些棘手地找了张纸,她不太会回应陌生人的热情招待,更别说那些闲话的当事人。Cathy或许知道Becca不和同事们交谈,便会主动来搭讪,毕竟去找那些无趣的婊子还不如找像自己一样的闷瓜抱怨哪家超市的烘培面包更难吃一点。

“你是要搬来这里吗?”Becca拿马克杯挡住一半的脸,然后回头去够窗台上的纸巾,她想趁早打断Cathy的话题,以免她开始讲起自己的孩子。

“哦不是的,我丈夫的姐姐住在这里,他像个娘们一样和我吵架之后都跑来她家哭诉,就是个混球。”Cathy毫无顾忌地骂着,“但我还是爱他,这显得我像个贱人。”过了一会她喝掉了手里纸杯里剩下的水,“嘿,你有丈夫吗?”

Becca愣了一下,“我离婚了。”
“孩子呢?”
“我曾经有个儿子。”
“儿子是最糟糕的了。”Cathy说,“我爱他,但那个小混球有时候和他爸爸一样。”
Becca感觉喉咙开始发紧,这糟糕的感觉回来了。她的孩子被车撞死的后半年里她都在做梦,毫无目的地循环着那个三岁小孩的笑脸;最令人恐惧的是她竟然快要想不起那张脸了,仿佛他活下来的那三年都是假的。

“哦,我完全能想象。”Becca这么说。

Becca开车回家的时候看到Cathy站在自己家隔壁,她还是穿着那件老掉牙的T恤,只是在腰间系了一件外套。她打量着那辆看起来夸张得乍舌的车,拿起自己院子里的一块不小的石头往前面的挡风玻璃上砸了下去。

这是Becca没想到的,她踩下了刹车,然后便听到石头撞击玻璃的巨响。车的警铃很快响了起来,像个孩子高分贝的尖叫,咆哮了几乎很长一段时间。挡风玻璃没有碎,只是裂开了,但Cathy没有停下来,她又一次拿起第二块石头朝裂缝密集的中央敲了下去,直到表膜全部裂开;Becca从车上下来朝她跑去,她感觉心脏在跳,然后她看到Cathy的右手被划伤了,血涌了出来,顺着手腕和胳膊流到了手肘,最后滴在了车的前盖上。

“妈的。”Cathy朝自己骂了一声,Becca猛地上前了一步抓住她准备敲第三下而抬起的手臂;Cathy显得有些诧异,转头瞪大了眼睛,脸色像一张纸,“你住在这里?”

“……你疯了?”Becca试图让自己的声音盖过警铃,她觉得再过五分钟或许警车就要到了。有不少邻居从房内走了出来看着她们,然后Cathy的血流到了她的指缝间,腥味让她想吐,“他妈的,我以为你是个温柔的家庭妇女。”

Cathy笑了起来,但Becca知道她在哭。或许Cathy笑了太久,她的表情已经僵硬得不知道怎么哭了,Becca只能看见那些堆积起来的赘肉泛着红;在等警察来之前Becca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家里,搬出那箱买来就没动过的急救包,给她拙劣地消毒和包扎。

“我还以为你准备寻死。”Becca看着坐在沙发上的Cathy,她流了不少的血,看起来像一张纸,“要不是我你就死在自己家的车前了。”

“我好久没感觉到痛了,这划的几刀能让我清醒一点。”Cathy这么说,她把脸埋在枕头里,“我没想到你住在旁边,我失算了。”

“就算不是我也会有人报警的。”
“嘿我能留宿在你这儿吗?你看起来像个好人。”
“你有绝望到这个地步吗?”
“我得把我三岁的丈夫带回去。”
“这个理由我接受。”Becca给她倒了杯水,“车怎么办?”
“我的丈夫不会蠢到因为这个就跟我离婚,他爱我。”Cathy打量着自己缠满绷带的手,“他甚至都不知道怎么逃走。”

Becca抬手去抚摸Cathy的头发,她果然没有猜错,Cathy的头发漂亮又顺滑,摸起来很柔软。然后Cathy朝Becca笑了笑,没忍住红了鼻子,紧接着说:“生命太短了,有时候你得让自己开心些。”

Becca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开心,但Cathy蜷缩在沙发上又哭又笑的,像个疯子。最后Becca躺下来给她一个拥抱,试图让她感觉好一点。她们的对话又转回了有机超市相关的问题,掺杂着一些关于城市的建议;Cathy搬进了客房,Becca觉得自己家住进的那个人不是疯子而是另外一个自己,这个念头让她半夜失眠的时候有事可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