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900】末日將近,我們在底特律(好預兆AU,惡魔!蓋文/天使!900)

Chapter Text

蓋文非常確定自己拉開門的時候並未發出任何聲響,但他仍舊在踏進酒行當下瞧見奈斯出現在櫃台邊。

 

「撒旦呀,我為什麼總是無法給你『驚喜』?」他感到苦惱,自從這間店開設後,他經常想利用奈斯沒有在門上裝鈴鐺這點,趁對方暫時忙碌之際,忽然跑進去嚇他,但無論何時抵達,天使往往能即時現身。

 

「老掉牙的招式騙不到我。」奈斯平靜表示。

 

蓋文開始進行他前往酒行時一律會進行的舉動:隨意挑一瓶酒來喝。

 

奈斯不僅能夠如期出現在櫃台邊迎接顧客,還能於短時間內答出店內放置的酒品的出產年份與當時大事。

 

身為一名熱愛歷史,而且原本就親生經歷過大量事件的天使而言,這不算什麼,但人類會因此沉醉,試圖拿起更多酒,請求這名盡職老闆幫自己複習忘卻多年的歷史課內容,最後,他們滿臉盡是陶醉,拎著五六瓶酒離開店。

 

這回,蓋文同樣看也不看,伸手就往離自己最近的櫃子撈起一瓶。

 

「運氣不錯,挑到我最喜歡的年份。」對於他的選擇,奈斯極為滿意。

 

「最喜歡?」蓋文無法第一時間就理解,他以手扣住瓶口,藉由魔法,在不使用開瓶器的情況下輕易讓軟木塞彈出,挪動右手臂,痛快暢飲一口,龍舌蘭的氣味迅速在口腔擴散,他搖搖頭,察覺自己還沒反應過來。

 

「就是我最常提及的名詞。」奈斯把雙臂放在胸前,再度給予提示。

 

「時常提及……時常……啊哈,奇蹟,是這對吧!」當他高喊完,奈斯就平靜點頭,光是這樣就能夠讓蓋文思考下去,一串300年前他就聽過的拉丁詞彙,浮現在腦海。

 

Annus mirabilis

 

「這瓶是奇蹟年產的,其中一個是1665~1666年,但酒的出產時間不會跨越兩個年度,所以就是1905年。」此時,奈斯把臂膀鬆開,走到蓋文身旁接過只有喝一口的龍舌蘭。

 

「那可是讓我難以忘懷的一年。」

 

「是是是,你老是提到自己對某件事感覺特別難忘。」蓋文沒好氣地說,天使淡淡微笑,把酒塞回惡魔手裡,灰藍眼眸對上蓋文的墨鏡。

 

「話說回來,你調查的如何?」

 

「光是可能名單就很多,接下來必須跟你找出來的資料一一比對。」蓋文簡略回應,再度喝了口酒。

 

「真巧,提拉餐廳有個雙人位空出來。」這看似牛頭不對馬嘴的回應,卻足以讓蓋文聽懂。

 

「每次我來這邊喝酒,就剛好有空位。」

 

「這也能讓你以飯錢代為支付在我這邊喝酒的費用。」奈斯輕鬆答覆,「而且還能邊吃邊聊調查結果。」

 

「好一個消磨時間的手段。」惡魔立刻接受,雖說打從第一頓飯開始,他就全盤答應這個由奈斯提出來的要求。

 

「一切都得感謝小奇蹟。」奈斯輕彈手指,把身上的服裝換成外出吃飯時才會穿的天藍色三件式西裝時說道。

 

「惡魔才不會感謝任何東西。」蓋文立即拒絕。

 

深知老友脾氣的天使沒有答腔,只是邁動雙腿,與摯友離開店,掛在玻璃門上的牌子,也在他離開瞬間自動翻轉至「關店」那面。

 


 

 

提拉餐廳沒有太多人顧客,這令蓋文相當放鬆,他向來厭惡前往有太多人類逗留的場所,扣除為了執行工作這點,他還是喜歡待在自己家,瞪著被他栽種的長春藤,或像現在這樣,注視在他正對面,開心享用古巴三明治的奈斯,欣賞對方滿足神態,但他才瞥望幾分鐘,奈斯就撈起紙巾擦拭嘴巴,迅速開啟主題。

 

「也許我們能自己沿著街頭,找尋撒旦之子。」

 

「不,休想,」蓋文搖頭表示,「即便他就站在我們面前,也無法顯露任何一絲與人類小孩不同的地方。」

 

「但我光查詢出生紀錄,一星期就有將近破百位小孩誕生,在無從得知更進一步線索情況裡,等於是海底撈針。」奈斯表現出少有的沮喪,但也只是平時沒有,當自己認定工作成績不如預期,天使往往會憂鬱一段時間,六千年來,相似情況不斷上演到蓋文習以為常。

 

這次,他發揮平時安慰摯友的方式,以有些溫和,不該出現在惡魔身上的語調告知。

 

「也許並非毫無他法,就算沒有線索,但5年後地獄犬會出現這件事千真萬確,在他生日時會碰見地獄犬,無論如何,他的雙親都會同意兒子飼養那隻狗,地獄犬會盡職陪伴在小主人身邊,直到他滿11歲,準備帶來世界末日。」這算是非常粗糙的拖時間手段,目前他們也只能這樣做,奈斯眨眨眼,緩慢揚起頭,透過虹膜散發出困惑。

 

「說起來,撒旦還真不負責任,就這樣把兒子丟在人間。」

 

「嘿,天使,你這樣講實在太不厚道,」蓋文眉頭緊蹙,把雙臂抱在胸前,「你們陣營的那位還不是把小孩扔在人間,沒有自己顧,結果呢,最後他就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奈斯如預期般露出想反駁的神情,他向來不喜歡蓋文批評「萬能的主」。

 

「我覺得你這樣講不太好,最後他還是有復活。」奈斯語調很輕柔,彷彿擔憂自己正在被至高天竊聽似的。

 

「是阿,整整四十天,最後還不是跑去天堂等待輪迴,除此之外拋下末日會在二千年後降臨的預言,現在,時間將近,末日就跟他預言的未來景象相同,即將席捲人類世界。」蓋文撈起叉子,挑起自己盤內其中一塊炸雞,為了打量奈斯,他從上菜以後就呆坐至今,幸好餐點夠優秀,沒有因為冷掉喪失原本的美味程度。

 

奈斯在聽完蓋文回答後,身軀往後倚靠在椅子上,口中喃喃自語,起初蓋文還不能理解天使的行為,直到聲響逐漸加大,奈斯嘴角大幅勾起,看起來相當喜悅,他笑著朝自己的惡魔友人建議。

 

「你剛才提到預言,這讓我想到一件事。」

 

「捨摩多西(什麼東西)?」蓋文邊咀嚼雞肉邊問到,陷入強烈歡快情緒的奈斯,甚至沒有糾正蓋文行徑,直接就說出答案。

 

「就是那本《卡姆斯基精確預言綠》!」話音剛落,蓋文就咳了一聲,差點就自己嗆到,他揮動手臂,讓口腔內的炸雞憑空消失,然後才抬起腦袋,用正在觀看滑稽東西模樣的神情,盯著天使朋友。

 

「我還以為那只是一個傳說故事。」

 

「對於不理解的人而言,當然只是傳說,但我清楚世界上真有這本預言書的存在,二戰期間納粹為了找書費盡一番資源,而我在他們探詢到答案以前,率先把最後一本書帶走,拿到酒行內燒毀,但在此之前,有稍微瞄到內頁裡的預言,上頭清楚說明納粹衰亡與幾場重大戰役,4年後也完美證明預言書的真實性,甚至於我當時能驚險離開,沒有被他們抓到,全拜書上給予的告知之賜。」奈斯眼神有些遙遠,試圖回憶當時的危急處境。

 

「但你差幾分鐘,就要被燒死在教堂內,若不是有——」蓋文猛然停歇,他發覺自己得意忘形,不小心透露重要訊息,奈斯視線偏轉,轉而凝望摯友。

 

,是因為你我才可以保留這副軀殼至今,雖說不清楚你出現在德國原因,可是願意冒著危險踏入教堂,拉住我的手升起保護屏障,讓我免於爆炸威脅的舉動,始終讓我銘記在心。」

 

蓋文狡詐地微笑,「這麼說來,你應該知道要如何還這份人情了吧?」他實際沒有要求天使有恩必報,這充其量是讓對話延續下去的途徑。

 

奈斯的笑容擴大些許,「我早就交付了,還記的那瓶聖水嗎?」

 

「幹!」 這句話蓋文是無聲說出來的,但這是真的,19世紀中葉,他親自向奈斯要了用來避免自己隨時會被地獄找上,強行從人間拉回去行刑的聖水,奈斯並未答應,當他們歷經分離,之後參與前後二次世界大戰,自己才終於在砲火隆隆的德國救了奈斯一命,並如願在戰後拿到聖水。

 

奈斯僅僅是眨眼,沒有對此表達意見,蓋文的其中一支手機,就在這時候開始震動,他停止動作,扭頭盯著手機瞧,唯一能撥通這支手機的人僅有冥界,他朝奈斯比出手勢,接著就撈起手機溜到角落接聽,但還沒說出講電話時的專用詞「嗨。」,另一頭就傳來說話聲。

 

「十分鐘後在墓園見面。」

 

那是佩金斯的聲音,蓋文不禁加重握住手機的力量,試圖要「婉拒」邀約。

 

「我目前正在忙。」

 

「不要跟我講這種廢話,蓋文,你現在除了監視撒旦之子成長,還有避免 那些婊子 的威脅外,應該沒任何東西要忙吧。」佩金斯的語氣維持一貫傲慢,但在蓋文聽來,卻格外刺耳,尤其是對方形容天使的方式,他把腦袋撇開,謹慎查看正在座位上品嘗布丁的奈斯,深知假如再拒絕,佩金斯就會強行從另一頭鑽過來,屆時,除了自己,他所在意的天使也會捲入威脅,蓋文只得壓抑怒火。

 

「好吧,我會準時抵達。」

 

「最好是。」佩金斯火爆回應,冷不防就把電話掛掉。

 

棕髮惡魔將墨鏡往上推些,揉揉眼窩,他向來不喜歡佩金斯,即使惡魔之間從來就無法喜歡彼此,但偏偏佩金斯是那種不僅對天使嫉惡如仇,時常用不同詞彙咒罵他們,平時衣著更是讓蓋文近乎崩潰,那傢伙甚至還以蛆維生!撒旦呀!蛆,一想到這,蓋文幾乎就要把方才吃下肚的料理吐光。

 

身旁傳來腳步聲,但他無須抬頭觀看,單純嗅探那股漂散在空氣內的清香,也知道對方是誰。

 

「待會我無法開車送你回去。」他只能致歉。

 

「沒關係,現在時間還早,無論是公車還是計程車都很好等。」奈斯體貼回應。

 

「結果到頭來,我們沒辦法完整吃完這頓飯。」蓋文終於扭頭,凝視專注盯著他瞧的奈斯。

 

「不,蓋文,我認為這樣就很好了。」奈斯的真誠在數千年來,總能化解蓋文疑慮,後者也發揮既有習慣,咧嘴一笑。

 

「隨你怎麼說。」他並未等待奈斯回應,轉身就走向櫃檯結帳,迅速開車前往佩金斯與他約好的地點。

 

蓋文向來如此,在沒有多加解釋就現身,離開時也相當急促,鮮少為誰停留,若真要講,唯有奈斯是促使他能長時間待在同樣地區的對象。

 


 

 

才剛彎過拐角處,蓋文就能透過車窗,清楚瞧見站在墓園邊的佩金斯,他把車停下來,關閉音響,推開門下車,就算沒有靠近對方,蓋文也能留意到佩金斯極為不快。

 

「你遲到了。」

 

「掛電話以前你不也認為我無法準時到達。」蓋文攤攤手。

 

「要不是傑弗瑞要我跑來這邊調查進度,誰想跟你說話。」佩金斯惡劣回應,蓋文倒是認為無關緊要,打從17世紀地球上的大規模事件銳減,地獄對於他的評價就急速下滑,假若沒有20世紀的二次世界大戰,讓大批惡魔、死神忙碌許久,蓋文早就被傑弗瑞認定業績太差,直接丟入聖水池裡面殺雞儆猴。

 

「反正我也不喜歡你。」棕髮惡魔馬上回擊。

 

「即便如此,你還是得報告進度。」佩金斯話鋒一轉,談及他這次前來的原因。

 

「這個……我正在找……」他有些緊張,深怕對方懷疑些什麼。

 

「我就知道會這樣,算了,反正只要在他11歲前找到,確保世界末日會發生,地獄就不會追究。」雖說佩金斯是在威脅,但蓋文卻發現自己注意力被對方沾滿黴菌,還有幾隻蛆爬行,牠們疑似被沾有些許腐肉的暗藍色西裝吸引。

 

「我想你應該找時間換掉身上這件。」他指出。

 

「不關你的事。」佩金斯沒好氣地拒絕,一陣強風颳過墓園,那名惡魔就這樣消失在人間。

 

蓋文撇撇嘴,轉身回到車內,一把撈起放置於座位上的手機,這時他發現有一通來自奈斯的未接來電與留言,藍眼天使給予的訊息,促使蓋文的蛇眼猛然擴大。

 

我有線索了。

 

蓋文立刻精神抖擻,手指飛快在手機上移動,傳送一條簡訊。

 

我馬上就過去!

 

他轉動鑰匙,開著老舊不堪的福特野馬,前往酒行。

 


 

 

剛換好灰色浴袍,準備進入浴室放鬆的奈斯,視線被某個夾在櫃子縫隙的東西吸引,他眉頭皺起,走過去湊近櫃子,撈起那張奇怪紙條,就算沒有特別深思,他也清楚這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卡姆斯基精準預言錄》

 

沒想到稍早才在餐廳跟蓋文談論這本書,現在自己就在家中發現殘餘的碎片,奈斯把書帶走並銷毀是將近70年前的陳年往事,當時自己並未看見任何殘存碎片飛散出來,但根據紙張材質跟老舊程度,確實是那本書。

 

上頭似乎有文字,他沒有立即觀看,而是先留言給蓋文,安靜等待對方前來。

 

蓋文抵達的時間很快,甚至不用等他起身迎接,對方就逕自把門敞開,快速衝進來。

 

「你說自己有線……」棕髮惡魔還沒真正把話講完,就停止談論,視線不斷亂飄,顯然在避免自己盯著奈斯衣著,只可惜,天使並未留意到這點,他撈起紙片,開門見山就指出重點。

 

「這張是來自於預言書上的書頁,我認為上頭文字,對於找尋撒旦之子很有用。」

 

蓋文的雙眼完全對準另一側,壓低聲音詢問,「上面寫了什麼?」他試圖不讓自己表現出對於從奈斯胸口與白皙頸部感興趣的念頭,由於身穿浴袍,因此胸膛部分頓時一覽無遺。

 

天使把紙張放在手掌上,低頭觀看,「我原本就打算等你在場時一次看仔細,上面的內容是…… 時間會把答案昭告出來,無論是幼童、狗,都會主動現身。

 

「似乎是在指就算我們沒努力找尋,也能看見成效。」蓋文表示。

 

奈斯把紙張放在一旁,扭頭注視摯友,「真是這樣就好了。」

 

被迫直視奈斯全身的蓋文,猛然深吸口氣,奈斯肯定無從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誘惑他的惡魔朋友多少回了。

 

「我想你最好先讓自己放鬆,別想太多,」蓋文深吸口氣,食指對準天使的服裝,「看起來你原本就想休息,只是被寫有預言的紙張絆住。」

 

奈斯全身繃緊,低頭注視著浴袍,慌張回應,「確——確實如此。」

 

「那就先休息吧,我們下次再聊。」經過簡單告別,蓋文就轉身離開酒行。

 

他煩躁地回到車上,又一次替自己基於雙方身分,始終只能讓他們維持在相當友好這點發脾氣,奈斯鐵定沒察覺早在數世紀以前,蓋文就對他產生異樣情感,此時,蓋文卻只能別過頭凝視尚未把燈光關閉的酒行,隨後發動汽車,轉動方向盤返回自己那棟對於他而言,總是過於空曠、孤寂的巨大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