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900】末日將近,我們在底特律(好預兆AU,惡魔!蓋文/天使!900)

Chapter Text

 

*建議看過影集《Good Omens》再來閱讀會比較了解裡頭的劇情,沒有全盤依照原作,內容經過大幅度修改,但主軸大致上與原作相差無幾。

*會提及路人角色死亡。

*蓋文因為是惡魔,因此過去幹過不少壞事。

*最後可能有碎肉。

 

底特律的哈特廣場邊有間規模狹小,即便不用多加說明,都知道具有多年歷史的酒行,會特別留意,甚至踏進這家店的人並不多,但幾名曾經造訪的顧客往往很滿意,根據他們所言,店長是名擁有褐色頭髮,搭配維繫著長睫毛的灰藍眼眸男子,沒人知曉店長真實年齡,但一進到店內,經常忘卻光陰,不會想深入探究店長身分,僅能把注意力放在用心招待顧客的那名男子身上,至於名字,他們只聽聞是「奈斯」,沒有姓氏,連名片也都單純撰寫名字。

 

此時此刻,正在店裡拿起酒瓶謹慎擦拭的奈斯,感受到一陣微風,他轉過身,面對突如其來的女性訪客。

 

「哈囉,阿曼妲。」他柔和打起招呼。

 

阿曼妲是一名擁有一身黝黑皮膚的中年女性,雖說聽見友好叫喚,但卻沒有馬上回應,而是把視線環繞過酒行,最終眉頭緊皺。

 

「你非得要選擇開這種店?」這並非她初次前來,但每每抵達,都會詢問同樣問題,對於一名認為酒會玷汙聖體的天使來說,奈斯販售的品項無疑是禁忌。

 

奈斯平靜回應,「我花了數百年研究人間酒品,開設酒行能把那些知識發揮到淋漓盡致。」

 

「別說這些了,總之,我要給你一項任務,」奈斯全身緊繃,等待對方開口,就如過去千年來那樣,當阿曼妲賦予任務,即意味著待在此地的歲月即將邁入尾聲,他得用待在底特律的餘下時間去解決(或者失敗)手邊工作,「找到撒旦之子。」

 

「撒……旦?」在他耳裡,撒旦彷彿是相當遙遠的名詞,阿曼妲別過頭,盯著奈斯瞧。

 

「奈斯,你是一名天使,沒道理不知道撒旦之子降臨到人間的意義吧。」這口吻宛如一名指責自己下屬對於基礎常識表現出困惑的主管。

 

「我當然知道,撒旦之子會在來到人間的11年內,獲得一隻地獄犬,滿11歲那天,天啟四騎士被召集到他面前,並讓他重新獲得父親的能力,同時引發……世界末日。」他清楚這件事很久,但在講述最終結局時,還是有些猶豫,奈斯並未想到,萬能的主創造世界不過六千年,就試圖要將之毀滅,這段話僅僅讓阿曼妲輕微點頭,用過於淡漠的口吻交派任務。

 

「我這邊得到消息是撒旦之子一星期前出生在這座城市,並會在5歲時擁有地獄犬,你的任務就是阻止,還有——」她凝視正前方解釋,並在最後把視線飄到奈斯身上,補充後續,「小心 那名惡魔。

 

褐髮天使猛然震了下身軀,彷彿對方已經發現什麼,但沒有,話音剛落,店內掀起一陣風,阿曼妲用跟前來方式相同的途徑離去。

 

奈斯沒有拖延時間,立即撈起電話,撥打那串熟悉萬分的號碼。

 

「這邊是蓋文的電話答錄機,請長話短說。」耳邊傳來老友的聲音,雖說只是答錄機,但足以讓他心安,奈斯深吸口氣,簡略拋出言論。

 

「下午五點,大使橋畔。」

 

這是他們邀約方式,由於彼此身分敏感,雙方不會直說要見面,僅是大致交代時間與地點。

 

畢竟,誰能想到一名天使,竟然有個惡魔友人。

 


 

 

事情要從上帝創造世界的那星期說起,當蓋文化身成一條巨大棕蛇,誘惑亞當夏娃品嘗禁果後,連帶導致負責駐守果樹的奈斯受到嚴懲。

 

「我現在無法繼續待在伊甸園了。」接獲必須前往人間的奈斯,顯然有些不滿,縱使他沒有太多憤怒語氣,站在他身旁的蓋文還是有察覺。

 

「這樣很好,」蓋文拋起手裡那顆被他從果樹摘下的禁果,朝奈斯扔去,當後者輕易接住,他才回答,「待在伊甸園實在太無聊。」

 

「你就是因為想離開,才會誘惑他們?」奈斯把視線瞟向遠方,亞當正在企圖擊退一頭獅子,夏娃緊張地縮在男子身後。

 

「不,誘惑只是出自於惡魔天性。」蓋文搖搖頭,拍動身後的黑色翅膀。

 

「我是奈斯。」此時,天使才憶起雙方還沒提過自己名字。

 

「蓋文。」蓋文迅速回答。

 

數秒後,傾盆大雨落入大地,上帝執行的創世計畫即將邁入尾聲,這是奈斯與蓋文初次認識的插曲,也揭開他們日後六千年,東奔西跑,追逐或閃避對方的序幕。

 


 

 

奈斯沒有等待太久,他不過在長椅上坐十分鐘,身後就傳來震耳欲聾的電子樂與引擎聲,時至今日,蓋文還是堅持要開那輛外表破爛,隨時都能自體毀滅的福特初代野馬,頑固地拒絕換車,但這很符合蓋文性格,奈斯也只是偶爾勸說,並未強迫對方遵守。

 

依約前來的蓋文,鼻樑上掛著墨鏡,甚至沒有把汽車熄火就直接推門下車。

 

「末日近了,」蓋文甩動雙臂,一屁股坐在天使身邊的位置上,單腳翹起高聲訴說,「那群老是站在廣場,胸口掛詛咒牌子的流浪漢肯定很高興,他們長久以來期盼的結果終於發生。」

 

「你打算怎麼做?」奈斯注視湖面問道。

 

「就如過去一樣,你怎麼做,我就嘗試相反行徑,別忘記,我們終究是天使與惡魔,陣營完全敵對。」蓋文把手攤開回答。

 

奈斯保持沉默,幾隻鳥從雙方面前掠過,遠方仍有孩童奔跑著,路人還是在悠閒慢跑,寧靜到絲毫不像末日將近的景色,良久,他才說出想法,「我還以為至少要幾百年,事情在我尚未有心裡準備前就發生。」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不過是千年來的常態。」蓋文把雙臂抱在胸前,透過用來遮掩蛇眼的黑色墨鏡,打量友人。

 

「凱薩那次就——」奈斯企圖辯解,但還沒真正講述出來,蓋文就用力搖手。

 

「不,別提凱薩(凱薩遇刺是在西元前44年),別忘記當時你因為那件事與我冷戰多久。」

 

「也才123年,之後我們不是在龐貝城(蘇維埃火山在西元79年爆發,淹沒龐貝與赫庫蘭尼姆古城)重新相遇?」

 

「你還差點害自己被岩漿淹沒,要不是我拉著你瘋狂奔跑,這副身體,」他指向奈斯的人類軀殼,「早就在當時被徹底溶解。」

 

「我們就是因為這樣才合好。」奈斯溫和回答。

 

「是阿。」蓋文撇過頭,不願承認數千年來,自己究竟幫奈斯逃出生天過幾次。

 

「言歸正傳,我們該怎麼做?」心情好轉不少的奈斯,隨即把話題拉回到撒旦之子上。

 

「我接收到的任務是讓末日發生,而你是阻止,但在這樣做有個共同前提……找到他!既然開頭相衝,那我們只要先探詢到這座城市裡,一星期前出生的孩子,從中找到可能人選,藉由各自擅長的方式,把他帶向正軌就好。」蓋文壓低聲音提出計畫。

 

「正軌?那可是撒旦之子,怎麼才叫『正軌』?」

 

「你似乎帶有偏見,認為出於血統,他就應當天生時就屬於邪惡方。」蓋文不滿地提出異議。

 

「嘿,你不能怪我。」奈斯反駁。

 

「你肯定會把他拉向聖人思維,我則是不斷傳授相當冷血的負面思想,一正一副,至少讓他接進普通人類。」蓋文的說詞讓奈斯點頭,他們看待凡人、動植物的想法經常令彼此感到不適,這種處在極端值的立場,普通人類完全沒有,若同時把他們的思想灌輸給撒旦之子,結果必然是地獄之王的後代,思想成熟時不會透漏太多邪氣。

 

這時,天空傳來雷聲,暴雨快速落入這座雨都,奈斯趕緊用雙手遮蓋腦袋,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人類軀體因為這樣被淋濕,緊接著,他就發現頭頂多出一層布料,他眨眨眼,扭頭用灰藍色眼睛盯著那件覆蓋於頭頂的深棕色夾克,那屬於蓋文。

 

「別謝謝我,惡魔是不會接受任何感激言詞的。」蓋文有些痞地在旁邊告知。

 

奈斯迅速把視線別開,面對他的惡魔摯友,「你的車不就在我們後面,直接拉著我跑過去就好。」

 

蓋文把腦袋撇開,雙唇抖動,彷彿在抱怨些什麼,但奈斯並不想探究,只是在蓋文把溼透的外套抽回後,跟隨對方搭上車,由蓋文把他送回酒行。

 

目前距離世界末日,還有11年。

 


 

 

蓋文將溼透的外套扔向沙發,右手一揮,催動一張照片從抽屜飛出,那是他與奈斯於一戰期間在歐洲戰場的合影,他依然記得當時身穿卡其色軍裝的天使,對他面帶微笑時多討人喜歡,也許就是因為這抹神情,才讓他千年來手段逐漸放軟,不再製造黑死病、天花、大屠殺這種足以招致數百萬人類在短時間內死去的慘案,死神部門曾經抱怨過因為蓋文這樣,害他們業績降低,幸好,蓋文的頂頭主管傑弗瑞是個單純重視任務的惡魔,在蓋文順利辦好工作前提下,不會有絲毫異議,這也是為什麼棕髮惡魔有辦法在人間跑去找奈斯攀談,又能避免被地獄發現他與天使交好的因素。

 

這回,是世界末日,他認為自己大概又得挽救天使一次,隨著鬆開的手指,照片溜回抽屜。

 

「很好,你會在哪呢?」他揮動雙臂,開始找尋一星期前在底特律剛出生的男孩,撒旦之子,就在其中。

 


 

 

奈斯拉開頸部下方的領繩,讓自己得以鬆口氣,突如其來的繁雜任務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但主要原因還是在他的惡魔老友身上,奈斯隱約明白即使蓋文提及自己會把份內事情辦好,但也有極高機率會在最後一刻讓他獲勝,最佳案例就是1962年的古巴危機,假若當初蓋文沒有收手,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就爆發。

 

「人類打夠了,我得讓他們有機會休兵,發展現代科技。」當初蓋文給他的回應正是如此。

 

只是片面之詞,奈斯推斷對方是基於其他理由才這樣做,但他抱持緘默,隨著回憶,他把西裝外套脫除,露出內部的黑色背心,此時應該進入浴室泡澡,讓身心好好放鬆的才對,但他思緒卻攪成一團,難以真正靜下心來。

 

窗外的雨還沒停歇,今晚會是不眠之夜,奈斯僅能轉頭透過格子窗觀察景色,向萬能的主祈禱,希望能早日找到撒旦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