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爵印镀金

Chapter Text

爵印镀金
ooc预警,我不太会写,第一次写文。。。。。由于圈子太冷了,我想开车, 所以自割腿肉,请各位系好安全带,注意安全,🔞
这篇预热。反应好将会有ABO,我就是热爱开车❤❤❤
故事发生在师徒任务之后, 麒零没有做出选择,为了加强爵印,尘殿作出的决定,以下正文
漆拉:“麒零打破了炼狱,你去接他吧。”话音刚落,银尘闪身消失不见,当他到达圣柱的时候,麒零正好大叫着从顶部摔下来,银尘来不及犹豫,急忙飞身上前一把将其揽在怀里落到地面上,到了地面银尘发现麒零的状态十分的不好,平时有神水润的眼睛此时睁开都变得费力,脸色一片苍白,以往红润的唇色此时苍白脱皮,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这一幕看的银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准备责备麒零,偏偏当事人还不知道自己惹怒了他的王爵,还在那里说些絮絮叨叨的没用的废话。
突然,麒零发出疼痛的叫声 ,他举起自己的双手看着上面的回路反射出金色的光芒,美丽中带着疼痛,麒零睁大了眼睛看着银尘,带出微弱的语气“王…爵…我是…是不是…要…死了”银尘见状,提取一丝灵力注入麒零体内检查他的灵魂回路出了什么问题,结果让银尘气的更甚,由于麒零没有做出选择,所以他的爵印镀金不能完全形成,可是这样对麒零的影响可是不小的,容易造成反噬,想到这里,银尘一手从麒零的腋下穿过,一手从膝盖弯处拖起,把麒零带回了他们的家里。
当银尘把麒零放在床上的时候, 麒零还在搞不懂状况,伸出手用力的抓住银尘打算起身出去的时候带起的衣角,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银尘……你要…去…哪里啊,你别…别生气…不要丢下我…我一个人…我害怕……”也许银尘本就对他的小使徒动了心思却还不自知,此时看到麒零这个样子,对自己如此依赖,心里除了有一丝开心还有一种银尘自己也不懂得悸动,银尘回身坐在床边,伸出细长骨节分明得手握住麒零无力的指尖,“麒零,你听我说,你的爵印加固没有完全形成,我要想办法救你,情况紧急,我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加固爵印…有一种最快捷也最牢固的方法…我想征求你的意见…”麒零睁着大大的眼睛歪着头看着自家王爵,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又低着头叹气,心里顿时很好奇,麒零问到“什么方法…哪怕…会很辛苦我…也可以的…我不想离开你…银尘~~”听完麒零的话,银尘抬起头直视着麒零的眼睛,眼里带着麒零看不懂的神色,轻启薄唇“灵肉结合…”听完这句话,麒零反应了一会,缓缓低下头苍白的脸泛出了红晕,银尘见状又赶忙说道“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我去天阁问一下有没有别的方法。你就在这等我,我会为你先注入一些灵力坚持一下…”
“不用去了”
银尘常年不变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诧异,麒零慢慢抬起头看着他的王爵说到“不用,我……愿意的”两人的眼神互相交错,空气突然安静,氛围变得暧昧了起来,银尘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心里那团火好像被加了一把柴,烧的更旺了,反看麒零意识到自己说出去了多么羞耻的话,低着头一言不发,心里暗暗的期待等着他的王爵进行下一步动作,也许是他先爱上的吧,从银尘给他赐印开始,他就觉得银尘忧郁的外表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过去,通过这么久和银尘的一丝一缕的相处,他才发现这个男人也有可爱的一面,可爱的…让人心动…
是微凉的手指碰到他的脸使麒零从回忆银尘的记忆中回到现实, 麒零看着银尘,他的王爵放大的脸距离他不足一掌的地方,银尘本来长的就好看,这么一来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细致的皮肤,就连因为忍耐蹇起来的眉毛都那么让麒零着迷,银尘的手指还在麒零脸上滑动,偶尔食指和拇指捏住轻轻揉捏一下,麒零有点不好意思的忽闪着睫毛,从银尘的角度看,麒零活像个害羞的小媳妇儿,任你摆布却没有反抗的能力,手指摸上麒零的眼睛顺着鼻梁嘴唇最后抬起麒零的下颚,另一手停留在麒零的额头,撩起他的头发,下一秒微凉的唇就印在麒零的额头上,轻轻一触就离开了,麒零抬起头看着银尘,大大的眼睛里带着催促的意味,银尘轻笑一声“别急,慢慢来,我怕你的身体受不住”麒零听了好胜的心理又上来了“谁会受不住,我看是你不行吧,哼╯^╰”银尘看着自家傲娇的小孩子懒得和他争辩,“一会你就知道了,现在,闭上眼睛,乖”麒零虽然心里不平,却很听从指挥,睫毛刚刚合上,微凉的唇就贴上了,先是轻轻贴上,随后银尘伸出舌尖舔舐麒零干涩的唇瓣,为其添上一抹润泽的水光,又用牙齿轻咬麒零的下唇,吐出暧昧的气息“把嘴巴张开,分开腿”麒零听话的张开了嘴,分开了纤长无力腿,银尘一手撑着把自己压在麒零的双腿之间,一手去解开麒零的衣扣,麒零穿的是他给他买的衣服,这一点大大的取悦了银尘,得到他!让麒零从内到外都染上自己的味道!银尘想着手上动作没停,嘴唇也覆上麒零的唇,用舌尖轻轻探路,滑过整齐的贝齿,找到软滑的小舌,舌尖相对轻轻试探,像是两条蛇准备开始搏斗,战争一触即发,银尘用舌头舔麒零的舌苔,舔过上颚,将小孩的每一颗牙齿都摸透了,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麒零愣了一下便忘情地投入进去。
他们的舌头在口中交缠,银尘捏着麒零的下巴,舌尖擦过他的上颚,把他的每一声呻吟贪婪地吞进嘴里,最后在麒零快要缺氧的时候放开,然而却没有立刻离开,只轻轻地安抚性地把他唇边漏出的津液一点点舔走。
“麒零,你好甜~” 银尘笑着直起身子离开快被自己剥光了懵懵的麒零,银尘一只手和麒零十指紧扣。一只手轻轻将最后一层亵衣撩开,漏出少年常年不见光的白皙的皮肤,骨骼分明裹着薄薄得一层肌肉,银尘低头轻吻上少年的锁骨,沿着锁骨的轮廓用舌尖滑过,又伸进里面的锁骨沟一边舔舐一边用牙齿轻咬锁骨,麒零发出一声细软的声音,“王爵,好…奇怪,”“不怕,交给我吧”银尘舌尖顺着锁骨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红粉的吻痕映在白色的皮肤上,分外的色情,舌尖到达了粉红色的乳粒,试探的舔了一下,收获了身下人的一下轻颤,银尘用唇舌包裹住那可怜的小东西,舌尖绕着乳晕打转舔舐,离开的时候用唇嘬了一口,看着它变成红色肿胀变大,恶作剧的舔过因为乳粒变大漏出来的奶孔,激的麒零伸手抱住了银尘埋在自己胸口的头,呻吟的出声“太过了王爵…不要……”银尘起身看着麒零开始动情的模样,贪玩的心思冒了出来,一伸手,手里出现了一个银白色的小蝎子——雪刺。麒零看着银尘的动作大叫“你…叫…灵兽…干什么!”银尘面不改色“雪刺是我的灵兽,对你的恢复也会有效果,听话”说着就将雪刺放在麒零光裸着的胸口,雪刺体质微凉,放在麒零的身上,却感觉被点起了火,雪刺沿着麒零的皮肤密密的游走,所到之处灵魂回路发出一瞬的光然后消失,雪刺继续游走着,银尘却没闲着,灵力一挥,两个人就赤诚相对了,前戏做够了后来就容易多了,银尘得手覆上少年微微翘起的性器,还在发育的少年青涩又干净,手指摸上头部,打着转转,“唔,银尘……啊…哈……”少年初经情事难免有些受不了。眼里已经泛起了水汽,脸颊酡红,红润的唇一张一合,麒零没想到银尘那么好看的手此时竟在干这些,银尘合拢手掌,握住少年的性器,开始上下律动,同时俯下身子舔舐啃咬另一个乳粒,很快少年就忍不住了“银尘……我………不行了……我…我要…我…啊嗯………”少年微抖着双腿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一次高潮,银尘停下手将少年的白浊堆在手里,将少年臀部抬高分开,将其涂抹在少年紧致粉嫩的穴口上,麒零此时还没有度过不应期,张口问银尘“王爵…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啊啊啊啊……………”银尘没有理会麒零的疑问,一个指节揉开穴口的软肉直接插进去了,刚开始只能进去半个指节,里面高温紧致的触感,让银尘觉得忍耐力正在一点一点消失,下身硬挺的欲望得不到疏解,面前的景色还越来越色情,“放松,把手指吃进去”银尘一边开拓穴口一边教导麒零。麒零看着银尘忍耐的额头微微出汗,开始学着慢慢放松,忍耐下异物侵入身体难受的感觉,很快一根手指进去了,两根…等到麒零可以承受三指的抽插时,银尘的手指沿着内壁仔细的摸索着,高热的内壁紧致顺滑,体内的淫液顺着银尘的手指流出来,给床单留下一片暗色,突然银尘觉得摸到了一个凸起,曲起手指按压一下,就听到麒零身体一动“嗯~~这是…什么啊?我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啊啊啊啊啊……”“这样就对了,零儿,我要进去了”银尘见时机可以了,就着一手的顺滑液体涂抹了一下性器,缓缓的破开穴口,只进入到一个头部的时候,麒零大叫“不…………王爵……好…好疼,我…不行………我不行了”银尘的状况也不甚乐观,进入到一半被卡住的感觉可不好受,又心疼底下人的感受,强忍着想要一口气插进去的冲动安抚麒零“零儿…你放松,一下就好了就…一下”麒零眼角绯红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家王爵也不好受的样子,索性豁出去了,不就是疼吗,一下子就过去了,对,坚持一下就过去了!使出浑身的力气自己抱住膝弯,颤抖的看着银尘“银尘…你……你……进来吧……我不怕了”银尘看着自作勇敢的小使徒,动情不已,伏身吻住那张红润的唇,下身一个用力就挤进入了少年身体的深处,融为一体的感觉使两个人都觉得如释重负,银尘在扩张的时候就觉得麒零体内十分舒服,等真的进来了才彻底觉得紧致到头皮发麻,这时灵肉结合开始发挥作用了。麒零被堵住唇呻吟痛呼都被银尘吞下去,两人耳鬓厮磨等少年觉得疼痛过后,爵印处暖暖的让人特别舒服,身体放松的麒零,就方便了银尘的动作了。银尘离开麒零的唇抬手拎起麒零的一条腿架在肩膀上,随后用手卡住少年的胯骨,先是轻轻抽出一点性器,观察麒零的状况,见他没什么反应,随后重重的插进去,撞上已经被摸索出敏感点的穴道上“嗯…………啊………银……尘,你慢…一点”麒零被撞的无力反抗只能用手抓着身下的床单,企图得到一丝缓解,银尘忍耐了太久,此时被欲望支配,麒零的求饶,只能换来更粗暴的对待,而麒零身前的性器刚刚发泄过,此时又悄悄地抬起了头,随着身上人的一举一动前后晃动,头部流出一点一点的液体,“王爵…………王……爵…银尘…我…我我真的不行了……我又要…又要……去”说完伴随着少年的叫声迎来了第二次高潮,同时后穴痉挛紧紧咬着银尘的性器,银尘停下来等着麒零缓一缓,顺手将在肩头的脚腕拎起来舔舐,从脚踝到小腿,沿着皮肤的肌理一点点舔湿,最后在脚腕胎记处留下一个吻痕,“给自己的人盖个章”银尘心想。麒零不应期过去的很快,哭唧唧的对银尘说“王爵,我真的不行了…你饶了我吧……”回答他的是银尘的危笑。抽出性器,将身下的人翻转身体,变成跪趴的姿势,麒零因为突然的体位变换,有点惊慌,随后后背贴上一具高热的胸膛。“别怕”银尘看着身下少年好看的蝴蝶骨。亲吻啃咬留下痕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唇一直下滑到达爵印的位置,轻轻亲一下,起身将性器对准已经被操到深红色的穴口,穴口的周围,都是白色的被淫液打成的细沫,看的银尘眼底发红,腰身一动又重新埋入麒零的体内,后入对于承受一方是比较友好的,所以银尘不担心麒零的体力,双手掰开少年的臀瓣揉捏,整根拔出,在用力整根插入,房间回荡着肉体撞击的声音,麒零呜咽着发出细小的声音,泪水流了一脸,合不拢嘴流出透明的津液,头发早已经散落,长长的头发铺在床上,因为没力气,脸贴在床单上无力的呻吟,身后就是征伐之人,毫不满足的索取,过了有多久麒零也不记得了,银尘速度加快了,使得麒零的性器也有再次高潮的样子,就在他快要到的时候,一只手从身后堵住马眼“放…手啊………银尘…我”“等我,一起…”银尘被后穴即将高潮的反应激的用力抽插了十多下,放开了握住麒零的手,麒零觉得一股微凉的液体冲刷在内壁的敏感点上,激的他哆嗦了一下,银尘缓缓拔出性器,麒零没有支撑点一下瘫在床上,被折磨的快要合不拢的小穴吐出了一股股的清液里面裹着白浊,这一幕让银尘的性器又有复苏的迹象。考虑到麒零第一次,才完成使徒训练,所以决定放过他。来日方长,不急。
累坏了的麒零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所以没有发现自家王爵开心的笑脸和灵魂回路纯金色的光芒 。
“你终于完全成为我的使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