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姐姐-德骨

Work Text:

【三人行の番外】

 

喜欢哥哥这种事情,学姐是我第一个倾诉对象,可我没有告诉她那是我的哥哥,只是告诉她我喜欢别人却苦于无法开口。
“你说的人,是你的哥哥吧?”学姐突然凑近了一些,眼中闪的莫名的光。
“啊?”张口就想反驳,看见她笃定的眼神莫名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学姐,会不会说我变态啊,我……
“生米煮成熟饭,不就好了吗?”学姐揉揉我的头,笑的很温柔。
可她通过我看向远方的神情是那样熟悉,像极了我看哥哥的样子,难道学姐她也有……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学姐将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有一个妹妹。”

 

 

 

——妹妹
我喜欢姐姐很久了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从路边捡到我的时候   不是那种家人之间的喜欢  是那种以后想和她结婚的喜欢。
姐姐身上的味道总是香香的  从小我就一直和姐姐睡   后来大了些  姐姐的爸妈给了我自己的小房间  还给了我一个可以抱着睡的熊  。
可是后来熊丢了  我害怕 于是又如愿以偿的和姐姐一起睡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  身边的人好像都不是很喜欢我的样子  姐姐成绩好  爸爸妈妈夸她  老师同学也夸她  而我什么都不会  好像也没有人和我玩。
刚开始的时候写好的作业总是不见  老师说我没有做   久而久之我也不是很喜欢学校了,我只喜欢待在姐姐的身边。
还好有姐姐。
姐姐总说她会一直陪着我  直到我长大,然后我们永远永远在一起。
对于别人来说,姐姐像太阳般闪耀,出色,而我是她羽翼下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沙硕。
姐姐说,没有关系,这样我的好我的全部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了。是啊,别人怎么想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姐姐的爸爸妈妈给我报了一个什么东西,好像需要什么艺考,考试地方的人给我们发了演出服,过几天就要去表演了。
放学,我照旧去找姐姐,姐姐好像在烧着什么东西 
姐姐接了一个电话 。
“她还小,不用历练那些东西,只要在我的身边就好,她需要什么我都可以给她。”
姐姐烧掉的东西有点像我的演出服啊。
可是姐姐说的没错呀,我只要好好在她的身边就好啦。
姐姐唇角的微笑,怎么那么奇怪呢?

 

 

 

 

 

——姐姐
你们结婚了,在荷兰。
她穿着婚纱笑起来的样子,依旧像个孩子。想想这些年用过的手段,终于,完完全全,她是你的了,她永远都会在你的身边。
和她拍了好几套婚纱,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她尤其喜欢黑色那套,的确,黑色更显得她白嫩,尤其是在这般的夜色之下,虽然现在穿的只是件带蕾丝的泳衣。
泳池,月光,微风,和她。
像极了那句话:“她穿着小裙子,在夜色下,摇摇摆摆的扎进你的怀里。”
“怎么还投怀送抱了呢?”
你没有推开,反而抱着她,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她抱着你的脖子,又蹭了蹭,身上还有着甜香,有点像晚宴上的奶油蛋糕,又有点像花香味。
“才没有呢,我今天很开心……”她啵唧一口亲在你唇上,“姐姐。”
是啊,你的妹妹,你的……爱人。
托住她的后脑回吻,她伸进你胸前的手一僵,你的手指已经按在她的穴口上。
“不老实。”
哼,她撅起嘴。
你抱着她,向前走了几步往泳池里落去,擦觉到她瞬间抓紧了你的衣服,这旱鸭子。
扑通。
溅落水花,她顾着擦眼睛的时候,你的手指已经成功探入领地。
热的,就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吮吸你的手指。
你抵着她靠去了泳池边,水没有很深,刚刚及胸,也能完美的带动乳波流动。
几下就拉扯开系着泳衣的带子,手指也不轻不重的在她体内试探着,观察每一个动作她的表情。
“姐姐,你不怕吗,回国后……”她没有问下去,因为你的手又加了一个刺入。
回国后,父母、朋友甚至所有人的诘问都将会铺天盖地的来吧,那便来吧,反正人是她从小盯上的,现在上的人也是她,和妹妹有什么关系。
抛开脑海的念头,含住那颗蓓蕾用牙齿浅浅的咬着,随后在那白软的胸前吸出一颗红色的草莓印。
身下的人叠声喊着姐姐,和小时候奶声奶气喊姐姐的娃娃重叠在一起,你只觉得,手上的幅度更大了些。
“啊……姐姐!”
她的呻吟有些破音,你顿时有些紧张 停下了动作,“怎么了,是我弄得你不舒服了吗?”
虽说平日里偶尔也沾沾油水,终究还是怕自己是不是方式不对。
“没有。”她眼角染了一丝媚意,带着你的手指又往前了一点,“姐姐 ,用些力 ,操死我。”
……
如君所愿!
这篆养了二十年的鸟儿突然就学会了挑衅了,一根手指也加到了两根,原本是抚摸的手渐渐滑至了脖颈。
她环住你的腰,离你更近些。
口舌接吻间还有她从鼻腔里哼出来软绵绵的声音,手指已经沾上了她滑腻的液体,在水中稍稍抽出一些便又被水给冲洗掉了。
手下的甬道中,明显的感到有个小点的凸起,每每研磨都能见她舒适的眯起眼来。
两根手指微微撑开些许,勉强的又加入了第三根手,她的叫声也跟着大了些,身子在水中已经站不住了。
抽动的快,放在她脖子上的手也慢慢收紧起来。
她在你的抽插里昂起了头,胸膛也开始剧烈的起伏,加大了力道,每更深入一些,穴内也收缩的更紧一些。
掐住了她的脖子,她明显呼吸的已经有些困难了,又一次插入触碰到那个点的时候,她很大力的抓住了你掐着她的手腕,浑身一僵。
“姐姐……姐姐,嗯,啊,姐姐……”她嘴里胡乱叫着的,都是你。
水下的手明显感到了一股热流涌来。
临近窒息的高潮,来的并不容易,却滋味难忘。
你松开了掐住她的手,她靠在你的怀里喘息,声音还有着高潮余韵后的酥软。
“姐姐……好累……”
这就累了?唇角勾起笑来,带着人从泳池里出来,第一时间为她披上了浴巾。
她懒洋洋的倚在你的怀里不愿意自己走路,由着你抱着她往室内走去。
你突然想回答她刚刚的问题:
“我不怕荆棘,因为你是我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