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日醒

Work Text:

深蓝帘幕透出微光,照在床上相缠的两个人身上。
尚还混沌的意识阻止不了身体的本能反应,在意识到体内有个缓慢动作的热物前,一声还带着含糊鼻音的呻吟已经溢出了喉咙。
一具同样赤裸的身体贴了上来,温热的吐息呼在他的脸颊上,模糊视野中出现了一片黑和熟悉的墨绿。
“醒了?”
夜凌云试图抓住一点清明,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大概是被这家伙直接干醒了。哪怕是他,偶尔也会有放下警惕熟睡的时候,夜枭子倒是一如既往的会抓时机。身体里流窜着燥热的火气,但又软绵绵的提不起劲。体内的热物试探似的轻缓力度令他有些不适应,等他反应过来,腿早已自发自动的缠在对方腰上摩擦了。
……啧。
夜枭子倒是好像挺满意,他的手扣在夜凌云腰间,蹭得上面全是滑腻的液体,另一手把他的腿分的更开。
“那我开始了。”他低声说。
夜凌云愣了一下,下一刻夜枭子身体力行的向他解释了什么开始。
体内的硬物退出一半,略一停顿随即狠狠锲进了身体,蛮横的撞上深处的一点。突然剧烈的快感逼得夜凌云仰起头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夜枭子几乎是抓着他的腰把人往自己这边按,每一下又深又狠。他低头啃噬着他的躯体,从锁骨好看的弧度舔咬到胸口,还未消去青紫咬痕的身体又覆上了新的印记。
细微的刺痛中快感反而更加明显难耐,夜凌云喘息着伸出手,把他的脑袋从胸口拉到自己面前。
“夜枭子……大早上的,你就发情?”他浸着情欲的声音听着毫无威胁,带着笑意的发颤尾音反倒引得夜枭子低头咬上他微张的唇,腰胯一用力逼出男人的低吟。
他们的亲吻就像一场小规模战争,攻城掠地,短兵相接。夜凌云渐渐落入下风,他的身体在快感中战栗,打乱了他的节奏。肺里的空气被快速消耗,他下意识扭动了一下身子,缩紧的后穴让夜枭子也打了个激灵。他眼睛微微眯起,报复似的继续着亲吻,阻止夜凌云获得氧气,另一边更是过分的加快了速度。
夜凌云呜咽着推他,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太过了,窒息让他肺部发疼,感观敏感又模糊,仿佛所有的触感神经都集中在身下和肺部两个地方。夜枭子每一次冲撞都让他有种快要死去的错觉,像是要在快感中溺毙一般。
太过了,太多了。
在夜凌云承受不住之前,夜枭子退开了。夜凌云被突然冲入肺部的空气呛了一口,他胸口剧烈起伏着,淡茶色的乳尖挺立在微凉的空气中。他咳了两声,贪婪的大张着嘴呼吸,唾液从嘴角溢出也顾不上。
夜枭子顺着他唇角流下的水迹一路舔舐向下,在那被染上薄红的皮肤上留下他的记号。他喜欢这样,这大概是某种遗传下来的动物本能,就像野兽给自己的所有物做记号,他希望夜凌云的每一寸肌肤都是他的气味,从内到外。
夜凌云有时候会笑他每天都想着亲亲抱抱,但某种意义上,他同样喜欢这个,就像他每一次笑完都会自己靠过去亲夜枭子,不是那种蹭一蹭的爱斯基摩之吻,是那种再多亲几秒就要床上见的吻。即使这种亲吻需要他提前二十分钟爬起床,甚至是一个没控制住迟到导致全勤奖报销,他依然不会阻止,甚至还纵容着夜枭子这种标记行为。
他们俩就差写个自己名字的牌子挂对方身上了。
夜枭子熟悉他的身体,趁着夜凌云还忙着稳定呼吸加大了顶弄的力度,手指把玩着他硬挺的分身,修剪齐整的指甲搔刮过顶端。
夜凌云腰部一颤,身体小幅度扭动,试图在不刺激到体内硬物的同时从过度的快感中中脱离出来。那些喘息尽数变成了凌乱破碎的呻吟,他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夜枭子,眼尾晕上情欲的红。快感的巨浪将他一波波推上高处,但在到达顶点的前一刻,那只带给他快感的手轻轻一滑,堵住了他发泄的路。
被硬生生逼停在高潮前差点把夜凌云弄疯了,他绷紧了身体,喉咙里溢出一道长长的,仿佛即将溺亡一样的声音。
夜枭子被他勒得倒吸一口冷气,头皮发麻。他用另一只手按揉过夜凌云身上那些紧绷到几乎痉挛的肌肉,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夜凌云真的要疯了,一大早的夜枭子就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玩得这么大,他难受的扭动身体,声音断断续续的。“放,开……夜,夜枭子,放开……”
夜枭子墨绿的眼睛一直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听到他的话,夜枭子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唇角微微上扬。
“好啊。”他轻声说。
夜凌云这时候已经快承受不住了。在被阻在极点之前的难受和仍然强烈的快感的双重冲击下仍在继续,刚才夜枭子盯着他看了那么久可没有停下动作。他快被撑爆了,那些不断累积又无法宣泄的快感几乎变成了一种折磨,舒服又痛苦。
他的手搭在夜枭子的手上,试图脱离这份束缚,然而夜枭子只是几个顶撞就能让他泄了力道,半闭着眼睛随着动作从唇间满溢出不成句的音节。
蚌自己张开了壳,不抓着软肉得寸进尺就不是夜枭子。
那只手移开时夜凌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脑子已经被夜枭子弄去天边不知道哪个鬼地方了,而之后的一个顶撞差不多是把他所有即将离体的感观全都放大又塞回了躯体,五感全部失效,只有最原始的欲望将他送上了顶点。
仿佛解脱一般,夜凌云颤抖着射了出来,之后整个人完全脱力似的陷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但夜枭子没有停,他的手又滑了回去,把白浊蹭的到处都是。他调整了一下身体,不再对着那一块软肉猛冲,快感温柔的堆积,将他的身体稳稳的托举而上,就像是一种怪异而又真切的安抚。夜凌云半垂着眼睛,任由声音从喉咙里流出。
夜枭子俯下身,他望进夜凌云的眼睛,透过那些将落的液体,他看见夜凌云酒红色的眼睛迷茫而又清明的看着他。他或许什么都不知道,但他也知道。
他知道是谁在他的面前,在他的体内。他知道自己正坦露在谁的面前。
他当然知道。
身体里渐渐弥漫开与情欲不同的温度,他埋头在夜凌云肩窝上蹭了蹭。
迟早他会被夜凌云惯坏的。
就像他醒来,看见夜凌云毫无防备的熟睡时,那些玩笑般的骚扰都渐渐变成了侵略。
夜枭子扣在夜凌云腰间的手稍一用力,在最后一个抽插中,夜枭子侧过头,夜凌云就像是预测到了似的同样偏过脑袋,在攀上又一个顶点之际,所有的声音都在唇齿间无声传递。
那是,不需要说出口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