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狼人枭车

Work Text:

黑暗并不能阻碍狼人的眼睛,夜枭子眼睁睁的看着夜凌云夹带着巨大的压力贴近他,有心想要躲开却又苦于要分心压制自己的狼人本能而慢了一拍,失去了最后一个可以逃走的机会。

夜凌云的手掌摸索着覆上夜枭子长出了灰色软毛的手,清晰的感觉到身下的温热身体瞬间僵成了一块木头。“夜凌云,放开,否则明天我会撕碎你。”夜枭子低声威胁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反倒让夜凌云更加放肆的将手指与夜枭子交握,“那是明天的事。若是今晚之后你真的还这么想,倒是无妨。”

那双可以将他撕碎的利爪在他的掌控下无措的挣动了一下,最后只是更紧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单,他听见狼人喉咙中翻滚着不安的低吼声。细微的撕拉声似乎是因为身体主人太过紧张,利爪直接刺破了布料。

夜凌云猜对了,夜枭子现在确实是无力把他推开。

夜凌云的手比夜枭子的大了一圈,很顺手的就把他的爪子包裹了起来,掌心里毛茸茸的触感让从没接触过毛绒玩具的吸血鬼感到很是新奇,不时地揉弄着,引来不明就里的夜枭子本能的挣扎。

他方才还没注意,现在看着身下恨不得缩成一团躲开他的狼人才想起夜枭子的体型似乎比他要小几号,夜凌云撑在他身上的阴影可以把他整个笼罩住,而夜凌云本能的对能将夜枭子置于他的气息下感到说不出的满意。

夜枭子头上冒出来的狼耳因为两人之间的身高差正好在夜凌云嘴边,很是不安的直立着,被他呼出的气吹抚过,不时轻微抖动一下。

夜凌云心里有些好笑,不过送到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他张口叼住了一边狼耳,牙齿在上面不紧不慢的游移着,唾液濡湿了细短的绒毛。

“松口!”夜枭子几乎是瞬间绷直了身体,抬脚就想把人踹下去。夜凌云强势的压下了他的反抗,两人的腿交缠着相互压制,夜枭子可以感觉到吸血鬼透过布料传来的冰凉体温。

兽耳被人咬住又无法挣脱的感觉糟糕透顶,夜枭子想要后退躲开,却只是更深的陷进了床铺。兽化的进一步发展也让他的身体更多的被本能支配,在他反应过来前喉咙中的吼声已经低了几分,带了些示弱的意味。他绝对有听见身上的男人哼出了一节短促的笑。尖锐的牙齿在他耳朵上的噬咬又加了些力度,仿佛要把他吞进去一样。

陌生的感觉让夜枭子不知所措。之前那些见到他狼人模样的人根本不敢靠近,更别说是无视他的警告,几次凑上来放肆的折腾他。夜枭子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吸血鬼的体温冰冷,呼出的气都带着寒气,吹过他耳朵上的软毛时几乎让他起了层鸡皮疙瘩。夜枭子并不知道这个吸血鬼想做什么,只能紧绷着身体茫然等待。他紧紧抿着嘴唇,皱眉承受着耳朵上那些纤细敏感的神经传来的奇异感知。

夜凌云一边控制着力度,一边饶有兴趣的观察夜枭子的反应。他就像是找到了心仪东西的肉食者,霸道的把人划进了自己的领地,依着自己的心思摸索。夜凌云觉得夜枭子明明想躲又死撑着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他故意用舌头舔过兽耳更为敏感的内侧,下一瞬,他听到了狼人突然粗重的呼吸。

夜枭子几乎是惊悚的感觉到从未经历过的湿软触感和奇异的感觉从被舔舐过的耳朵窜入神经,他下意识的想要弓起身子却被身上的吸血鬼强势压下,除了紧咬着牙忍耐,竟是完全不知所措了。

夜凌云继续磨蹭了一会儿,终于松了口。狼耳上浅灰色的毛被舔舐的一缕一缕,尖尖的耳朵微微颤抖着。夜枭子心里一松,没能压制住本能,耳朵就颤巍巍的耷拉了下来,垂在脑袋上,看起来有点可怜。夜凌云低头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湿漉漉的狼耳,继续往下探索。

夜枭子被耳朵上传来瞬间的柔软触感惊到,对夜凌云的进一步动作居然没什么反应,被他一口咬在了脖子上。

“呜——”夜枭子扬起头,瞳孔紧缩成线,理智尚未反应过来,一声呜咽已经从唇齿间溢出。利爪一个用力划开了床单,布料撕裂的刺耳声音传不进耳中。致命的咽喉被人掌控的危机感让他本能的想要退开,然而他身上的捕猎者只是加重了几分力道就让他不敢再挣扎,吸血鬼的尖牙抵在柔软脆弱的脖颈皮肤上,微微陷入却没有穿透那层薄薄的皮肤,只是咬在上面,拿捏着他的生死。

感知在生命收到威胁时更加敏锐,些微的疼痛和紧张反而让他感觉血液沸腾,他不需要碰都知道自己的脸颊肯定像火一般滚烫。夜枭子惊恐的感觉到身体在本能的支配下已经有了服从示弱的趋势。

夜凌云的手已经离开了他的爪子,正在他身上游弋着,似乎是在摸索着下一个下口的地方。然而夜枭子并不敢在自己的致命处暴露在对方面前时用利爪去报复对方,他不得不仰头暴露出自己的脖颈,脖颈上抵着利齿透出的寒气让他克制住喘息,生理盐水柔和了眸中冷光,夜枭子紧咬着牙一言不吭,等待对方咬开他的脖子。

夜凌云的眼睛一点点变得深沉,最后沉淀为一片暗红。他能感觉到牙齿下面流淌的温热血液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吸血鬼的天性让他加重了力度,试图汲取到那流动的温度。

然而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厌恶被本性支配,也不想和那些以血为食的同类一样。他感觉到身下的躯体在细微的颤抖,恐惧着死亡。他恶劣的想要再吓唬一下这只不懂事的小狼人,但并不希望真的伤到他。

夜凌云借着啃咬的动作转移了夜枭子的注意,他的手已经不动声色的解开了夜枭子身上的衣服。他舔了口牙齿下温热的皮肤,感觉到夜枭子的身体颤抖着,喘息声更加急促。

夜凌云吓唬他一下还是松开了口,有些恋恋不舍的以舌尖舔过那些被他咬出来的红点。冷风吹过被濡湿的皮肤,夜枭子刚从吸血鬼没有下口的错愕中缓过神,敏感的打了个抖,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是赤裸的躺在这个吸血鬼身下。

他心里一跳,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但夜枭子为了不让自己的狼人身份暴露,一直尽可能远离人类,某些方面称得上是一张白纸,直到这个地步居然都没能猜到夜凌云的意图,只是下意识的逃避着,惊恐于自己身体在夜凌云的掌控下发生的不可控的变化。他撑起身子试图得知夜凌云的动静和目的,无法控制局面的感觉让他感到恐慌。

当然,夜枭子要是猜到了夜凌云想干什么可能就趁着现在还有力气反抗先把夜凌云给撕了,可惜他没猜到。下意识的举动让夜凌云警惕的抬头,正好和夜枭子的视线相对。

黑夜对于他们来说根本起不到隐藏作用,夜凌云刚好可以将夜枭子眼睛里惊恐不解的神色尽收入眼中。狼人之前被他舔湿的一边耳朵仍然耷拉着,眼睛里墨绿色浓重得几近于黑,被方才的一番刺激逼出了点水光,大睁着只倒映出他,明明恐惧却还要强装成镇定的样子硬气的看着他。

夜凌云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这个家伙撩拨到了。“你这样子,很容易让招来的鬼魅失控的...”他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声音沙哑。一手滑上去压住夜枭子的肩膀以便于压制这只不安分的小狼人,另一只手不动声色的从脊背滑到了腰上。

入手柔韧滚烫的触感让夜凌云眸色更加暗沉,却没想到只是轻轻一捏就听见夜枭子口中溢出一声呜咽,本来似乎想推开他的手都垂了下去,整个人倒在床上喘息。

“该死的,夜凌云,你——”夜枭子恨不得立刻把他撕碎,然而反抗的动作在夜凌云揉弄敏感腰部的动作中溃不成军,夜枭子被刺激的浑身发抖,野兽骨子里逐乐的天性和服从强者的本能让他只能攥紧身下床单承受,根本无法做出有意义的反抗。

夜凌云有些错愕,猛然间想起以前听猎户们说的“铜头铁骨豆腐腰”,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也不再费力去压制,原本压着夜枭子肩膀的手顺势下滑到他胸前,冰冷的手指用力按在一边的乳头上。

夜枭子被骤然窜上脊背的快感刺激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在夜凌云手下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陌生的感觉,只是凭借血脉里的本能感觉到快乐和别扭。他恍惚间听见了夜凌云的笑声,低沉的,带着情欲和沙哑。

冰凉的气息渐渐上移,他晕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夜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到了他脸前,暗沉的红眸已近在咫尺,那双眼睛里翻滚着欲望和有些突兀的克制。他脑子里还是昏的,理智不足以在压制兽化本能的前提下去抗拒夜凌云带给他的快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夜凌云凑近,冰冷的唇瓣贴上他眼边滚烫的狼人印记。

一直以来都厌恶着的胎记被人以这种方式触碰的感觉让夜枭子脑子里炸的厉害,他第一反应仍然是后退,却被人死死地压制住。与强势的压制力度相反的是夜凌云亲吻他眼角的动作,甚至让他错觉夜凌云的触碰中带了些小心翼翼,夜枭子下意识的挣扎着,却在男人固执的亲吻中一点点散了力气,最后只是抬起手紧紧抓住了夜凌云的肩膀,尖锐的指甲在男人的身上划出道道红痕。

夜凌云沉默着任由夜枭子小心眼的报复他,用唇把夜枭子脸上的胎记碰了个遍,像是在做标记宣誓主权一般,温和而固执。他的唇渐渐下移,轻轻碰了碰夜枭子的唇角,感觉到夜枭子只是反射般瑟缩了一下并没有太过抗拒后直接得寸进尺的吻了上去。舌头伸进了夜枭子口中就褪去了温柔的伪装,肆意在人口中扫荡着。

夜凌云没有人类的体温,冰凉湿软的舌头像蛇一样滑腻而暧昧的缠上夜枭子。夜枭子哪经历过这阵势,涨红了脸也无法阻止夜凌云的侵略,自暴自弃的不予回应。

似乎是发现了夜枭子的窘境,夜凌云的动作渐渐温和了下来,不再一味的侵城掠地,开始试着引导他。他们短暂的分开了一瞬,夜枭子呼吸到久违的新鲜空气后又被不依不饶的缠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面对夜凌云的诱惑居然真的试着去回应他。夜枭子学的很快,得到夜凌云的默许后便不甘示弱的回吻他,仿佛把唇齿间当做了战场。

夜凌云一边不落下风的同他对抗一边引导他,逐渐蚕食他包裹住自己的那层防御壳。夜枭子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享受夜凌云带来的快感,对他的“冒犯”例如胸口上揉弄的那只手都不再反抗。

直到夜凌云搂在他腰上的那只手下滑,不动声色的握住了不知何时半立起的分身,夜枭子才猛然惊醒,然而这时想要抽身未免太晚了。

两唇分离带出长长的银丝,方才激烈的舌吻让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溢出唇角,在两人身上都留下了淫靡的水迹。“你...该死的,放手...”夜凌云冰凉的手对于敏感而脆弱的分身来说实在是个过大的刺激,摆弄了两下夜枭子就已经粗喘着伸手试图阻止他,然而握在夜凌云手腕上的那只手被快感折磨得绵软无力,看起来更像是他在阻止夜凌云的离开。

夜凌云没有在意夜枭子无力的反抗,他继续慢条斯理的把弄着手中的分身,唇齿渐渐下移,舔吻过上下滚动着的喉结,嘴唇蹭了蹭夜枭子脖子上的斑斑红痕,再往下便直接含住了夜枭子另一边挺立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噬咬。

夜枭子喉中溢出的低声呜咽不知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快乐,他根本说不出话。这样的遭遇对于之前根本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他来说太过火了,他原本紧攥着夜凌云肩头的手上移,紧紧地抓住了夜凌云的紫发,已经无法压制住喉咙中细小的呜咽声。野兽逐乐的本性和身为男性被这般对待的羞耻感侵袭着他的大脑,这一个月夜发生的事情已经足以颠覆他一直以来的观念。

头皮上传来的阵阵刺痛没有打扰到夜凌云,他依然专心摆弄撩拨着夜枭子的身体,完全不担心那只在他头上的利爪一个激动下掀开他的头盖骨。吸血鬼冰凉的体温对于夜枭子现在滚烫的身体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刺激,只需要稍微撩拨一下就能让这具不曾经历人事的身体兴奋起来。

夜凌云第一次试着去取悦别人,夜枭子身体的反应对于他来说是个极大地鼓舞,虽然他本人似乎并不想鼓励他。夜凌云感觉到手里揉捏的一边乳头已经挺立,稍微用力刮搔几下都能从夜枭子口中逼出细微的声音。知道自己已经把人撩拨兴奋,便不再折磨那边乳头,手指在夜枭子的身上游弋,寻找更多能让他失态的地方。

另一只冰凉的手不停摆弄着夜枭子挺立的分身,手指搔刮过敏感的铃口,透明的粘液沾湿了他的手掌和柱体,而身下的狼人只能呜咽着承受陌生的快感,硬生生被逼得落泪,滚烫的身体在那双冰凉的手抚摸过时有一瞬的舒适,而后便是更多的不满足从身体里冒出来。

夜枭子下意识的扭动着腰,不知道是想从夜凌云手中逃脱还是想要得到更多。夜凌云的呼吸也被撩拨得粗重,他压下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的衣服也尽数解开。两人赤裸相对,夜枭子的动作被夜凌云直接当做了邀请,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夜枭子被撩拨的浑身发烫,下意识的往体温偏低的夜凌云身上靠过去,夜凌云对于这样的“投怀送抱”欣然接受,游弋着的手最终是落在了腰上。夜枭子身材瘦长,一层薄薄的肌肉贴在骨架上,线条流畅而不突兀,手掌覆在上面可以感觉到其中蕴藏着不容小觑的力量,柔韧的腰肢在他掌下青涩而慌乱的挣扎扭动,试图逃脱他带来的陌生快感。

夜凌云松开口,被他含在口中的乳头颤栗的挺立在微凉的空气中,被吸吮出一片淫靡水光,随着狼人急促的喘息起伏着,艳丽的红与苍白的皮肤形成了情色的对比。

夜凌云险些控制不住骨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暴虐,手上的力度重了几分,手指用力蹭过铃口,粘液沾湿了他的手掌。突然强烈的快感激得夜枭子猛地后仰,喉咙里低沉的呜咽拉长变调,带出痛苦和欢愉。他下意识抓紧了夜凌云,尖锐的指甲陷入皮肉中刺出一个个红色弯月。

夜凌云没有理会身上的刺痛,俯身咬住了他的嘴唇,舌头再一次滑进去,把他险些冲出口的呻吟压抑在交缠的唇舌间。麝香味充斥在两人之间,白浊沾了夜凌云满手,还有些洒在小腹上,顺着肌肉的纹理缓缓流动。高潮的余韵让夜枭子身子细细的打着颤,残留的快感拖着他在极乐的深渊中无尽头的坠落。夜枭子脑子里一片空白,思考能力也泯灭在快感中。

夜凌云不知道的是,为了保护自己,夜枭子对享乐之事完全不在意,连给自己手淫的次数都寥寥无几,更像是完成任务一样粗鲁快速的解决,这样缠绵入骨的快感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当然,这事夜枭子死都不会让夜凌云知道。

夜凌云分开两人紧紧相贴的唇瓣以便于狼人缓过一口气,交缠的唇舌分开时轻微的水声让现在感官无限敏锐的夜枭子从脖子一路红到耳根。他顾不上别的,大口喘息着。夜凌云看见他的瞳孔仍因过度的快感而有些涣散。夜凌云弯起嘴角,尽可能温柔的吻上他大睁着的眼睛。“别怕。”

夜枭子一片空白的大脑没能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双眼逐渐聚焦,疑惑的看着他。夜凌云喉咙一紧,搭在人腰上的手力道突然大了几分。夜枭子疼的皱了皱眉,抬脚踹了他一下。只不过刚经历高潮的身体实在没什么力气,这一脚杀伤力几近于无。

夜凌云苦笑着把人按进怀里不去看他,夜枭子完全不知道刚才他的样子对于某些鬼魅来说杀伤力有多大:赤裸的苍白皮肤上落着斑斑红痕,墨绿的眼睛看着他,润着一层水光。小腹上洒着星星点点的白浊,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的胸膛上两点水红甚是醒目,整个人都散发着不容忽略的荷尔蒙和性感。

夜凌云在这个月夜兴奋的次数比他之前整个鬼生的次数都多,被眼前这个狼人几次不自觉的撩拨弄得他有血液沸腾的错觉。夜凌云低头用牙齿轻轻咬了咬之前没碰过的那边耳朵,幼稚的泄愤。

夜枭子本以为已经结束了,懒散的放松身体任由身上那只大蝙蝠拿自己耳朵玩,却没想到对方那只沾满自己浊液的手顺着股沟不声不响的滑到了后面,在那个他自己都没碰过的地方轻轻戳弄着。

夜枭子吓得尾巴毛都炸了起来,扣在夜凌云身上的手骤然收紧,夜凌云已经感觉到森然利爪陷进了他的皮肤,他毫不怀疑夜枭子会因为被这样对待气的活撕了自己。他差不多是凭着运气和直觉继续动作,小心而坚定。

他要是到了这个地步都不知道夜凌云的意图他就是傻子。夜枭子脸色阴晴不定,抓在夜凌云身上的利爪力道渐渐加大,却没有立刻撕开这具躯壳,他也搞不清楚现在自己在干什么,也许月夜还会迷惑狼人的思绪也说不定。

“够了,收手。”夜枭子压着声音对夜凌云说,听见自己的声音里还带着情欲的喘息又拧起了眉,啧了一声。他被夜凌云揽在怀里,吸血鬼冰冷的皮肤已经被他的体温暖热,不再让他有想要躲开的冲动。

夜凌云没有说话,只是粗喘着向前挺了下胯部。夜枭子身体绷得更紧,被抵在大腿上的坚硬吓了一跳。夜凌云苦笑着亲吻面前突然立起来的耳朵安抚他,手上动作没停。夜凌云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见到这人的第一天就直接上垒,他知道这样太操之过急,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他要是还能忍下去他就真不是男的了。

同为男性,夜枭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你对我这个样子都能起反应?”他的声音不自觉的上扬,狐疑的问道。

夜凌云一手在夜枭子身上游走,安抚他紧绷的身体,另一边试着借助浊液的润滑进入。听到夜枭子的质疑他略微后仰,低头看着夜枭子。那双墨绿色眼睛里的怀疑不是对他夜凌云的,更多的是一种强烈的不自信。

夜凌云在心里叹了口气,再次俯身亲吻他脸上那些黑色印记,声音中压抑着即将失控的疯狂和情欲,沙哑的可怕。

“你的样子,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看。”他亲吻上狼人的眼睛,小心克制着自己更进一步的欲望,手游走到狼人蓬松的尾巴上,像顺毛一样抚摸着,通过实际行动安抚他。“——你看,这不是让我都栽在了你的手里。”

夜枭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顿时气的牙痒。“这不是你上我的理由!”他咬牙对着夜凌云低吼。

然而猎人不会放走踏入陷阱的猎物,捕食者也不会松开嘴边的肉。夜凌云低下头,暗红的眼睛紧盯着他,弯起的唇角隐约露出尖锐的獠牙。“你说的太晚了。”他低笑着,手指探入放松了警惕的后穴,放肆的刮挠着周围的软肉。

夜枭子还想反抗,然而被人揉弄到高潮的身体一时半会儿哪能恢复过力气,无力的反抗对于夜凌云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身后那个地方传来陌生的感觉,从未被触碰过的内壁敏感的过分,男人的一点移动都被清晰的反应在大脑中。他的身体下意识的绷紧,却正好缠住了在身体里抽插的手指,反倒像口是心非的挽留。

夜凌云也不好受,他并不想自己图个新鲜快活了事,之前一直撩拨对方的身体让他舒服,自己却忍得辛苦。被软肉绞紧手指的感觉让他差点想换自己的直接进去,却还得强忍着给他扩张,夜凌云都要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了。

他试探着让手指进得更深,干涩的内壁让他的动作颇为艰难,只是试探着往里轻轻戳刺就听见了夜枭子的闷哼。知道这样子强来只能让两个人都不好受,夜凌云揉弄了一下内壁,把手指退了出来。

夜枭子感觉到后穴里的异物退了出去,疑惑的看向他。夜凌云直起身舔舐着手掌,用唾液沾满了自己的手指,不经意间将上面残留的东西也扫进了口中。夜枭子看着他的舌尖从一点仍在缓缓流动的白色液体上扫过,看着自己的体液被人舔舐太过挑战心理承受能力,夜枭子涨红了脸,反应过来时已经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逃避现实。

夜凌云觉得手指上挂着的唾液应该差不多足够润滑了,注意力转回夜枭子身上就看见狼人死死地捂着自己的眼睛,身体红的好像能烧起来,倒是让他过分苍白的身躯显得红润了许多。

夜凌云稍微一想就猜到了前因后果,笑着俯身拉开了夜枭子的手臂亲吻上他的唇,手指再次探进后穴,一口气接着唾液的润滑深深地埋入一指。夜枭子的手指激动之下划开了夜凌云的皮肤,登时把他的后背划得鲜血淋漓。

疼痛和鲜血的气味刺激着夜凌云的感官,吸血鬼强大的自愈能力让他背上的伤势迅速复原。夜凌云根本不担心这个程度的伤,他能感觉到狼人在划开他皮肤的下一刻就刻意压制了自己的力度。背上伤口看着血多,连轻伤都算不上。

他开始抽动自己的手指扩张,试图进入第二根。冰冷的手指对于夜枭子来说就像是冰块,埋在后穴中抽插的感觉刺激的他浑身汗毛倒立,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疼痛和诡异的快感以及别扭的饱胀感同时袭来,他手足无措,不敢再绷紧身体,又犹豫着不想放松下来配合夜凌云的动作,当真是进退两难。

夜凌云已经顾及不了他的想法,在忍着把夜枭子的穴口扩张到能塞进第二根手指后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放开了约束用力按揉着内壁,不时把手指分开往两边撑,很快就把第三根塞了进去,肆意扫荡过每一寸肉壁往更深处探索,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夜凌云的手指被一点点暖热,圆润的指甲划过内壁的疼痛对于受惯了疼痛的夜枭子来说算不上什么,然而让他无法适应的是软肉被按揉过的感觉和内里渐渐明显的快感,他完全理解不了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从中感觉到快乐,甚至在夜凌云的手指蹭过某个地方时险些呻吟出身。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反应,后穴在男人的按揉中渐渐放松,夜枭子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现他的分身居然没有抚慰的情况下半立了起来,赤裸裸的表现出他的愉悦和享受。

两个赤裸的男性互相纠缠,滑腻透明的体液沾湿了夜枭子的股间和大腿内侧,被开拓的部分在手指的动作中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温暖柔软的内壁让体温冰凉的吸血鬼下意识的感觉眷恋。

夜凌云在把后穴扩张的可以容纳三根手指任意抽插动作时犹豫了一下,他自己已经忍到理智的弦绷得快要断裂。夜枭子的身体也已经放松了下来,虽然本人的口中还不时会迸出几句模糊不清的骂话。夜凌云抽出手指,带出一条长长的银丝,他捻了下手指间滑腻的明显不是自己唾液的液体,挑起眉俯视着差点把自己埋进枕头里的狼人,眉目间笑意更甚,红眸中疯狂的情绪一点点凝聚成飓风,等待着破笼而出的时候肆虐大地。

他把夜枭子的腿缠在自己腰上,被耻到的狼人难得乖顺的没有反抗,修长的双腿盘在他腰上,因为冰冷的触感颤了一下,磨蹭着想要找个好缠点的地方。颀长有力的躯体散发着勃勃生机,肌肉线条流畅优美而又蕴藏着爆发力,柔韧光滑的皮肤紧紧地贴合着他,体温源源不断的从对方身上传来,让早已忘记人类时感觉的夜凌云感觉到些许陌生而久违的温暖。夜凌云伸手把夜枭子依然抓在自己背上的爪子轻轻握住,十指交扣,他上身俯低,顺势把夜枭子的手压在头上,力度不大却不容拒绝。

“开始了。”他附在夜枭子耳边低声说,眼角因为忍到极致的欲望而晕上红色。夜枭子感觉到和之前尺寸完全不一样的冰冷物体下意识的想拒绝,然而他却犹豫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夜凌云直接挺身而入。

“嘶唔——”夜枭子喉中迸出的声音比起呻吟更像是野兽的哀嚎,他仰起头大睁着眼睛,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有疼痛的缘故,更多的是违背常理的羞耻和被进入的快感。夜枭子身体颤栗着,心里气的想破口大骂。

相比起他的体温称得上高热的肉壁缠绕着自己的分身所带来的快感让夜凌云瞬间丢开了束缚,谈不上什么技巧,在略一停留后他就开始攻城略地,以最简单纯粹的力量征服。

夜枭子终于切身体会到之前夜凌云对他有多克制,忍的有多辛苦。大开大合的动作直接带出了他血脉记忆里兽交的原始快感,剧烈而快速的抽插把他喉咙里未出口的话全部打乱成了呜咽和喘息。疼痛参杂着愉悦,搅和得大脑一片混沌,他不自觉的扭动,像是想要从过分的极乐中逃离,更像是在迎合。

内壁绞着其中不断进出的异物,敏感而清晰的将它夸张的尺寸反应到大脑中,夜枭子甚至能大概感觉到上面凸起的青筋用力在敏感点上蹭过时炸裂般的快感。异样的灼热从被摩擦的软肉蔓延到全身,烧的脑子都有点混沌。他低声呜咽着,自暴自弃般往后一仰,心里强行假装这变化是月夜变成了狼人的缘故。

狼人的血脉让他们在骨子里带了很大一部分野狼的天性,而野狼是不忌讳同性苟合的,甚至在雄性对决中战败方会默认胜利者对自己的这种对待。夜枭子放弃抵抗后这种天性渐渐侵蚀了他的思维,他的身体已经先思维一步接受了夜凌云。

细碎的吻落在夜枭子的额角唇边,带着安抚意味,勉强保持着理智表壳下是吸血鬼与生俱来的占有欲和暴虐,呼喊着吻遍这个人全身,将他滚烫的血肉融进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重新拥有人的温度。夜凌云勉力压制着吸血鬼渴望血液的本能,身下的动作越发狠厉。

夜枭子觉得自己的内脏都仿佛会在这样简单粗暴的动作中被刺穿。他盘在夜凌云腰上的双腿缠的更紧,腰因为他的冲撞而弯折,半悬在空中,不一会就酸胀难忍。夜枭子从没觉得自己的身体这么陌生。两人贴的很近,夜枭子挺立的分身无人安抚也因为后面的快感而断断续续吐出些清液,蹭的夜凌云小腹上一片水光淫靡。

体内肆意妄为的分身被夜枭子的体温暖到几乎相同的温度,夜凌云就像不知疲倦一样,冲撞的动作又快又狠,抽插几次夜枭子就觉得内壁被撞得酥麻,偏偏又能感觉到快感一波波的涌来,不得不弓起身子咬牙承受,不成调的呜咽声断断续续的溢出喉咙,宛如在斗争中处于下风的野狼呜咽着任由强者支配。

然而夜枭子不是那种甘心处于下风的人。他的双手与夜凌云交扣着十指,弓起身子时脑袋就窝在夜凌云肩膀上磨蹭,温热的吐息把那片无法感知到脉搏的皮肤熏得微红。夜枭子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烧坏了,他侧过脸,嘴唇顺着吸血鬼脖颈的弧度一路向上,在夜凌云唇边轻轻碰了一下,又缩回去脑袋抵着夜凌云肩窝,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体内的阴茎停了一瞬,他感觉到夜凌云的身体骤然绷紧,随后迎来了狂风暴雨般更加猛烈的攻击。夜凌云好像被他刺激到了,不再顾忌什么,手松开下滑将他的腿挪开,握着到腰间直接把他翻了过去,掐在腰上的手力度大得夜枭子怀疑自己的腰上肯定是一片淤青,但下一刻他就没心思想这些了。

体内的分身因为夜凌云把他翻过去的动作在体内转了半圈,直接碾压过了之前没有被触碰到的敏感处,夜枭子用手肘支撑着身体,下意识绞紧了后穴,内壁诚实的把体内异物的形状反应在他脑海里,他闭上眼睛,耳朵不受控制的一点点垂成了飞机耳。

夜枭子紧紧地攥住了身下的床单,尖锐的指甲甚至刺破了布料在手掌上扎出一个个半月形。属于夜凌云的冰凉气息再一次贴近,他咬在夜枭子后颈上,吸吮那片皮肤。近乎于野兽交配的姿势让夜枭子下意识顺从了本能,仰起头承受着,脸上被溢出的泪水和唾液弄得一塌糊涂。

夜凌云的手紧锢在他腰上不容躲闪,下身粗暴的直接碾压到最深处。毛茸茸的尾巴正好蜷在两人之间,随着夜凌云的动作磨蹭着他的腰腹,激起麻痒和快感。淫靡的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让夜枭子的脸上红了一片,大腿颤抖着几乎要承受不住这样的冲撞,如果不是夜凌云抓着都会直接趴下去,敏感点被碾轧的快感让他差点发疯。夜枭子根本说不出话来,一张口就是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溢出,伏在身上的人带来强势的快感和征服让他根本兴不起反抗的欲望。

“还好吗?”理智略微回笼的夜凌云附在他耳边询问,似乎是很通情达理,身下动作却毫不停缓,一下比一下重,表里不一的让夜枭子只想把他踹下床。夜枭子喘息着,被一下下猛烈的冲击顶撞得根本说不出话。

夜凌云似乎也能感觉到身下人的怨念,腾出一只手转到他身前,套弄着夜枭子早已兴奋不已的阴茎。前后夹击的快感让夜枭子喉咙里的呜咽瞬间高了一个度,听起来甚至近似于悲泣,太过强烈的快感让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都不属于自己,如同上瘾一般追逐着更多,即使超过承受能力也无法停止。

夜凌云套弄着他分身的手突然揉捏住了顶端,坚硬的指甲在不断渗出粘液的小孔上刮过,技巧性的揉捏着柱身,同时用力挺腰,直接顶上了藏在穴道内最深处的敏感点。

“哈啊——”夜枭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发出了怎样的声音,只觉得脑子突然被爆炸开的雪白烟花充斥,颤抖着射了出来,后穴缩紧得几乎让夜凌云也崩溃在快感中。他哪里体会过这种感觉,过分的快感让他直接哭了出来,泪水毫无知觉的从眼眶中流出,声音里带着哭腔,沙哑不似女子般婉转,却更能激起男子的征服欲。

夜凌云也是第一次与人做爱,征服对方的双重快感即使是他也快承受不住。他下意识的咬住了夜枭子扬起的后颈,直接射在了人体内。冰凉的精液浇灌在高潮后越发湿热的内壁上,夜枭子呜咽着承受,身前的分身颤抖着吐出点点浊液。他缓缓合上眼睛,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让他在完事后直接昏了过去。

在昏睡前,夜枭子恍惚间听见夜凌云低哑的声音带着欠揍的满足和愉悦在耳边回响。“你很好。”夜凌云低声道,微凉的柔软物体在他脸上的胎记上轻轻触碰,没有一丝敷衍的意味。

那是夜枭子第一次能在月夜安心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