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恩将仇报

Work Text:

八点整电影频道开始放《追龙》,老牌巨星演的港式枪战最合陆之昂的口味。从上映起这部片被他来来回回看了七八遍,不知道是不是中毒太深,帮战砍人的时候他常常站在最前面脑内臆想自己不是什么黑帮老大而是个条子,杀人用枪和最冷的眼神。

电影放到雷洛抓住阿豪准备点烟的手把自己叼着的烟点燃。陆之昂眯了眯眼,忽然也生出了抽烟的心情。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中华,黄色烟嘴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黑色墨迹,某人皱着眉跟他说“抽烟对身体不好”的样子又浮现在脑海里。陆之昂忽然骂了一声“操”,抓起沙发的西装外套跑了出去。

他真的不想管那个把他从床上一脚踹下来的条子,但人家被他手下撞了脑袋,天气又冷条子被扔出去之前上身只剩一件短袖,这里离市区三十公里远太不安全。陆之昂压下心头莫名的烦躁,说服自己好歹要上过之后再让他自生自灭。

LEXUS飙到150在郊区公路上轰鸣,遭人烦的远光灯划亮整个视线不出半个小时陆之昂就在路边捡到看起来只剩半条命的唐一修。那人蹲坐在路边上眼神失焦,脸色几乎和他身上的T恤一样苍白。陆之昂拉下车窗居高临下地问他要不要和他一起走,只要他肯乖乖上床什么都好说。结果这该死的条子油盐不进,撑着力气只冷淡扫了他一眼就低下头。

陆之昂气到跳脚,下了车就要去踹人。哪知道脚尖还离这人十厘米远,条子就弱不禁风地倒在了地上。他面上没有几缕活气,陆之昂心脏狠狠一跳,连喊了三声“唐一修”没人应,最终还是忍着气把人扛上了车。

没办法。虽然陆之昂生平最讨厌别人骗他,但唐一修脸蛋好看身材又正,笑起来还有甜甜梨涡实在对他的口味,让这么个盘靓条顺的警官大人就这么死在郊外……啧。陆之昂握着方向盘的手无意识地紧了紧。太浪费了点吧。

 

等到了车库改建成的临时住所唐一修还没醒。陆之昂把人扔到床上又开了空调给他回暖,然后接了半盆热水帮他擦拭身子。这人最近瘦的太狠,衣服卷起来肋骨凸起几乎看不到什么肉,皮肤又是太久不见天日的病态白,衬得他胸上茱萸艳丽得勾人,显出一种极具视觉冲击的性感。陆之昂吞吞口水,拿着湿毛巾的手从这具身体的胸口一路下滑到腰线,最终没忍住俯下身用舌尖舔舐那一点艳红,见唐一修没太大反应只是发出一点细小的呻吟,想着先“干”为敬就卸了皮带压上去。

身下的人晕晕乎乎确实好办事,他已经把人裤子都脱掉还一点挣扎都没有。陆之昂良心大发,准备帮唐一修涂了润滑再进去,哪知道一只手刚摸上大腿,就被“恩将仇报”地狠狠踹到地上。唐一修从床上起身眼神冷厉地注视着他,面色惨白额头还冒着虚汗气势却一点也没落下。只是他全身赤裸眼角泛红的样子太诱人,陆之昂一时间沉迷美色竟然忘了生气。

唐一修张开干裂的嘴唇声音有点哑,慢慢说了一句“等老子好了再和你干架”,恍恍惚惚在床上扫了一圈,然后盖上被子就窝在角落睡了过去。陆之昂大脑当机,后知后觉唐一修这是有给他睡的意思,高兴得猛扑上去揽着那人的腰,澡也不洗就这么一同进入梦乡。

 

第二天陆之昂被怀里人皮肤热度惊醒。这才察觉昨天唐一修的脱力不止是受冻已经严重到发烧,只是他神经大条居然连这种事都忽略。不敢送人去医院只能一个call叫玩得好的医生朋友过来,小医生自看到躺在床上的唐一修就开始骂骂咧咧:“不知道给他吃药就想着上床你是要他肺感染死掉?你炮友那么多临时喊过来解决生理需要不也一样非要折腾一个病人……”

陆之昂不敢回怼医生只能委委屈屈靠在门边,手里玩着zippo心想我只是抱着他睡还没上垒,又没关心过人怎么知道他往外走一走就能冷到发烧。

小医生给唐一修穿了衣服又打了点滴,叮嘱陆之昂注意事项就赶回去上班。陆之昂在床边支了个凳子守唐一修醒来,床上的人原本唇色艳红最勾他心猿意马现在却只有暗淡的粉。他摸摸心脏忽然感觉里面一阵一阵的钝痛。

他想亲他的眼睛却不敢动作。身高183警察出身的男人在他心里此刻变成一个易碎的瓷娃娃。

事情有点不对。陆之昂烦躁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骤然明悟:他可能对这个条子动了心。跑去厨房接了杯冰水,陆之昂大口大口地吞下去五脏六腑都被冷醒脑子却和唐一修一样发烧。他惊诧对唐一修已经不仅是肉欲甚至会心疼,看这人恹恹躺在床上竟然开始气自己昨天冲动把他扔出去。陆之昂从来遵守不会爱人就没有软肋这句名言,万花丛中过也懒得装出深情做派只管拍出一整排银行卡砸钱,一旦玩腻就拍拍屁股走人绝不留恋。以为自己能潇洒一辈子没想到栽在一个条子身上。他开始思考自己是要进监狱还是趁现在抽身,或者他只是一时多巴胺爆发爽过之后就能全身而退。

房间里传来很小的动静。陆之昂连忙接了杯热水跑过去,唐一修已经从床上坐起来,眼白发红气势沉沉地盯着他,倒没有之前的敌意。

陆之昂干笑两声:“你要不要喝点水?”唐一修眼珠微微动了两下,确认他不像有诈才点了头。把水递过去触到那人温热指尖,陆之昂正心惊怎么碰一下他整颗心就噗通乱跳,看唐一修喝完了水唇色重染情色殷红,小腹又涌上一股热流。

他现在确认他对唐一修绝不是一时兴起。

“你真的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你做卧底混到我这里不就是想骗取资料……做我的人我保证警官大人能拿到你所有想要的东西。”陆之昂俯视着小警察故作姿态地开口,不过连他也没想到自己能给出这种筹码。还好从他接手A氏起已经慢慢退出黄赌毒行业,为了眼前这个人他不介意把A氏彻底洗白然后金盆洗手。

唐一修好像也很诧异,他微眯着眼打量掩饰紧张僵着笑脸的陆之昂,他见过他拿小刀划人皮肉满脸溅血的煞神模样心里只有把他抓进牢里的冷笑,然而此刻这人耳尖发红,唇角微微扬起来气质干净得像个学生,又让他恍惚A氏老大是不是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公众替身。脑袋昏沉冒着热气,唐一修没办法仔细思考,无意识地点了头就躺了回去。

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一睁眼床边就是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额头磕在床沿怕是睡的也不安生。唐一修蹙了眉头,他也还算了解陆之昂的行程,这个点他应该已经去场子巡视怎么还留在家里。况且他一不是重病二和陆之昂没什么交情,这人干嘛守床不走?

今天早上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唐一修悄悄从床上爬起来准备跑路。他进A氏原本就是为了刺探上个月的毒品案件,没想到查来查去发现A氏根本不参与这档子事,路子也还算白根本没有值得他关心的点。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还真乖乖等着这个脑子抽风想上他的黑帮老大把他吃抹干净。

自己的衣服找不到他只能现穿了陆之昂的。除了款式与他迥异穿起来倒还算合适。陆之昂这种带点奢侈衿贵的衣着风格混着他的冷峻正气有一种要命的禁欲感,看起来不像逃命反而像去猎艳。

唐一修启动闸门一点湿冷空气从慢慢张开的缝隙中传进来。他交叉着双臂整暇以待,忽然左肩抚上一只手。唐一修条件反射按着那手腰部施力将人狠摔在地上,一凝神脚下是揉着屁股龇牙咧嘴的陆之昂。

“你不是同意和我在一起怎么说走就走?你们警察不是遵纪守法最重诚信……唐一修你下手不用这么重吧。”

唐一修挑着眉看坐在地上装可怜的陆之昂。他知道他的本事怎么可能这点招数就伤得了他。只是他话里的“同意和他在一起”让他忽然闪现了那么点记忆,他睡过去之前好像是留了一句“等老子好了再和你干架”。

唉不好不好,身为人民警察他怎么可以和陆之昂一样说脏话。

重点跑偏也没影响唐一修和陆之昂的正常交流。唐一修想到陆之昂也算是救了他一命伸出手拉他起来,而陆之昂以为唐一修这是想起来他们的约定高兴得一把牵着那手直接把人搂进怀里。
“你搞什么鬼!?”

唐一修意识到不对想把他推开,奈何陆之昂力气超乎常人的大像给他上了铁铐。心心念念的人在怀,陆之昂没顶住胯下的小兄弟已经立了起来,他窝在唐一修颈窝弯着笑眼喊一声“唐警官~”,把唐一修吓得力量爆发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

陆之昂不解。黑眼睛里晃着情动的水汽湿漉漉像一只小博美。他盯着唐一修颈下冒出来的一点白皙锁骨舔舔下唇,唐一修再不同意他可能真的要霸王硬上弓。忍了这么久再不上就不是男人。可惜唐一修还没看懂他眼神的意思,见陆之昂视线紧盯着他以为现在非得要和他干一架。唐一修一个扬腿黑皮鞋掀起冷风冲上这人的脑袋,陆之昂心上一惊,条件反射地抬起两臂格挡,好险是躲过了攻击。

 

打架?唐一修这意思是打完架再打炮?

陆之昂还在发愣,卷闸门已经大开,唐一修微一低头即刻跑了出去。眼睁睁看着唐一修冲向他停在不远处的骚红LEXUS,陆之昂这才发觉身上的车钥匙被唐一修摸了去。

嘿你一个警察怎么学这种下三滥伎俩?

陆之昂扬唇勾出一个带点戏谑的笑,从外套里掏出之前从唐一修身上搜出来的枪。闭着一只眼对准唐一修的腿,舍不得看他流血挣扎逃不出去的样子又确实不想把人放走。

“唐sir,你猜猜我会不会开枪呢?”
陆之昂幻想唐一修大汗淋漓躺在他身下的样子恶趣味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