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痛感

Work Text:

PUB里惯用昏沉暧昧的紫色灯光,混合互相引诱的信息素香气让人产生莫名的晕眩感。在这种恰到好处的晕眩感中没人大声说话,只晃着杯中酒液与陌生人低声耳语,低低的笑声掺着轻音乐流泻然后消失,一切点到为止。
唐一修在十点钟准时踏入这家PUB。出于职业病他一眼发觉顶灯光线比从前更暗,眼球跟着五秒一次的转灯速度微微游移,空调带来的干涩感让他眨眼的频率更快。空气中除了信息素还有淡淡的浮木香作为基调,以削弱alpha信息素的压迫感。

陆之昂定了501的包厢。不知道为什么从踏进酒吧起唐一修太阳穴就突突跳的疼,他稳住心神努力让皮靴踏在地板上的步伐更加平稳,“踏踏踏”的一声声在木地板上砸开好像充满某种暗示的鼓乐。走到包厢门口花了五分钟,隔着一扇门唐一修听见里面茶水沸腾一样的喧闹声,一开门,包厢内光影斑斓在他脸上铺开衬得他脸色更加晦暗不明,在听见一声清亮的“唐一修”后,房间里的面孔忽然变得模糊不清。

“低血糖?”
双腿绵软无力唐一修几乎要站不住,门关了之后他直接背靠着墙滑了下来。有人在喊他,晃他,双手冰冷像一条潮湿丛林中爬来的蛇。唐一修窝在地上瑟缩了一下,睁开眼,面前是陆之昂面无表情的脸,他的呼吸离他很近,一点点朱古力信息素的味道游在他的皮肤上引诱出不正常的潮红,些微的痒意从脑子向四肢百骸扩散。

他发情了。
可是他是alpha,怎么可能?

唐一修咬咬牙想站起来,奈何陆之昂胳膊像两块钢铁将他紧紧箍住。身下的痒搅得他莫名焦躁火气都冲上来,唐一修一张嘴想咬缠住自己的胳膊,唇一贴上去却变成了用舌尖舔舐。陆之昂的皮肤和他信息素一样是甜甜的chocolate,这样纯情而暧昧的味道仿佛冰镇能缓解他身体上的不适感。

陆之昂面上化开极漂亮的笑,他一笑眼尾上翘勾出一抹粉红显出无辜的清纯感这下却有几分危险。胳膊下滑搂住唐一修腰身,细窄的一节贴上自己的裤子与热烫的地方温吞摩擦,唐一修在朱古力信息素的震慑中浑身脱力只能被动接受,眼睛茫然地闭上,臀缝已经像一个发情的Omega一样渗出湿哒哒的蜜水。

别碰我……
热。
他迷迷糊糊地推了推身上的人。

陆之昂将唐一修抱到包厢中央的玻璃茶几上。背部传来磕到硬物的痛意唐一修才半睁着水汽朦胧的眼睛骂了一声“操”。视线突然变得清明,一眼扫过去围坐在沙发上的警局同事和还算认识的几个朋友脸上都挂着暧昧又古怪的笑意。而陆之昂正半弯着腰慢斯条理地解他白衬衫上的扣子,手指上的冰凉湿意迅速在他胸膛上点燃凶猛的情潮。唐一修心跳砰砰头一次感到慌乱,这种即将在众人面前被肏的恐惧感刺激得他曲起膝盖就往陆之昂胃上顶。然而他以为的粗暴戾气却没有发挥出十分之一,陆之昂迅速压住了他的腿甚至开始解他的皮带。

“滚!”
唐一修抬起腿猛烈扑腾,陆之昂甜腻的信息素却又勾得他想用腿缠住这人的腰肢。脑内好像在搞WWE,他想沉沦血腥爱欲让身上的人把他拆吃入腹又想立刻逃离,熟人围观自己被迷奸现场的羞耻感和燥热感混杂其中让他眼底血红一并生出绝望。

“陆之昂…”
唐一修的表情在多重作用下开始有些神经质,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一点点白色牙齿,陆之昂半阖着眼覆下身用唇舌回应他的引诱。撬开牙关是进入潮热内穴一样的情色冲动,不可描述的隐秘快感在津液交换中数百倍的放大,唐一修主动勾住了陆之昂的脖颈。陆之昂发出一声轻笑,嘴唇转换阵地移到了唐一修发烫的后颈。

“唐警官,享受变成Omega的时间吧。”
细微的汁液溅开的声音,陆之昂的牙齿咬破了唐一修本不应该存在的腺体。瞳孔猛地放大,唐一修黑色瞳仁上沾染灰沉沉的雾气,全身的衣服被剥了个精光,他浑身赤裸雪白皮肤上蔓延开请求被alpha侵占的桃色,乳晕漂亮的红让人联想到在雪水中绽开的梅。陆之昂把脸贴上去温柔地亲亲那颗小红果,然后突然凶猛狠厉地把身下硬的发烫的东西顶弄进去。做爱好像温柔潮水和刀刃抽插的激烈对抗,没有开拓过的内穴紧的他头皮发麻,听着那一声在痛意中泄出来的呻吟陆之昂忍不住加快冲撞的速度,动作疯狂好像决意要把唐一修整个玩坏。

唐一修紧咬着下唇喘息不敢看众人的眼神只能闭着眼承受,陆之昂却顶着那张纯稚的脸孔一声声喊他睁眼:“唐警官是我不好看所以你要闭眼…?还是你要我把你抱到镜子面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你这副样子太好看了古警官都移不开眼了…”
陆之昂恶趣味地在他耳边吹气然后向耳廓舔弄。听见“古警官”三个字唐一修身体霎时一僵,视线又开始模糊他下意识地去寻找古静的脸却在两秒钟的黑暗后只看到彩灯闪烁。身后是门不是冰冷的玻璃茶几,陆之昂手里拿着一杯蓝色梦幻站在面前笑眯眯地喊他:“唐警官,你发什么呆呢?”

像突然从噩梦中惊醒唐一修一手扶住身后的门大口大口地喘气。额头上虚汗涔涔晕湿他的刘海,被陆之昂按住操弄的画面还停留在视网膜上,这一刻两个人却都衣冠整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是梦吗…?
唐一修看一眼腕表时间停留在十点十分,他花了五分钟走到501,然后呢?还有五分钟发生了什么?他站在原地做了五分钟的梦吗?

脑子还是很乱,唐一修往陆之昂身后扫一眼,他的身后空无一人。这样才对……只有他习惯提前半个小时赴约,其他几个不放鸽子已经是万幸。记忆里众人视线流连在他赤裸身躯上的情形重现,唐一修后颈又开始灼灼发烫,他试着往前走了一步,膝盖一软整个人都摊在陆之昂身上。

“唐警官,你怎么了?”
陆之昂担忧的语气在耳边响起,熟悉的朱古力信息素味道重唤他梦中情潮,唐一修感觉到自己身上好像还残留着梦境中Omega发情的后遗症,他将头埋在陆之昂的颈窝发出一点气音,原本清朗的声音好像叫过床一样嘶哑:“陆医生,你催眠我?”
“从我进来开始,灯光、香味、转球速度、我该听到什么声音,你全都设计好了。”

“唐一修,我…”
感受到搂住他的人藏在裤子里的性器已经勃起唐一修颇为嫌弃地笑笑:“你居然都能压我…”

“所以你想真的试试吗?”唐一修牛奶味的信息素在空中爆发与朱古力相斥又融合互相试探。他本人酷的要命信息素却这样清甜叫人上涌征服欲。陆之昂吞吞口水僵硬地点头,手抚上唐一修凹陷的脊线下一刻就感受到一件硬物抵上他的老二。警官大人慢慢从他身上挪开,微挑着眉表情带一点戏谑,黑魆魆的枪口对准的地方吓得陆之昂冷汗直流。

“唐警官…你,你冷静点。”

“哦?没关系,情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