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Pandorum

Chapter Text

Chapter1
红蜘蛛在冬眠舱里醒了过来,他伸手按下排液钮,冬眠舱里的再生液从脚底的漏孔里排了出去。他检测了一下机体,基本维持在正常水平,只是由于长时间的保持在充电状态,使得他的记忆扇无法完全打开。这会儿,他完全想不起来这次出行的目的了。

冬眠舱的门发出清脆的解锁声,然后在黑暗中安静地旋开。红蜘蛛走了出去,外面是母舰的休息舱。他在踏出来的一瞬间接到了通讯器里的警报,母舰C区右侧受到恒星耀斑的冲击,需要出舰在太空中修复。红蜘蛛想了想,这大概就是他现在被唤醒的原因。他通过舱门往控制室的方向走,经过靠在门口的冬眠舱时他靠近看了看,是他的僚机闹翻天,他还在深度充电的状态,丝毫没有受到耀斑冲击的影响。

控制室在母舰A区,从那里能看到舰外的太空,漆黑如一张睡眠的丝网,只有母舰的动力装置在其中闪烁着点点荧光。红蜘蛛听到舱门在他的身后关上,那个坐在操控台前的金刚并没有回头,红蜘蛛伸缩着他的光学镜,灵敏的光感系统在这幽暗的环境下捕捉到了对方装甲上的反光,那应该是声波,他想。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目的地?”他开口问,那个金刚依旧没有回头,只有母舰的电脑系统代替他回答,“根据预测,还有五年零一十五天。”

红蜘蛛又向前走了几步,他芯里略有不快,即使他的记忆扇还没有完全打开,他也能记起自己才是霸天虎的副官,在最高指挥官威震天仍旧保持充电状态的情况下,理应由他来代行最高指挥权,然而对方的态度却让他深感侮辱。“你没有回答我。”他又说了一句,他现在离对方只有几步之遥,操作台的荧光足以照亮他那张永远都没有表情的脸,那确实是声波。“我在以副官的身份和你说话,声波。”红蜘蛛又走了一步,对方终于停下了手中的事,他半转过头,护目镜下的光学镜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你刚从冬眠舱里醒过来,红蜘蛛。都会陷入名为‘Pandorum’ 的状态,记忆扇无法完全打开,所以你想不起来在全体成员进入冬眠舱之间,你和威震天首领发生了争执,首领对此大发雷霆。结论:你被停职了。“

能让声波一次说那么多话实在是非常不易,但红蜘蛛此刻没有一丝优越感,他仍旧对声波说的停职全无印象,但他知道这个寡言的情报官从来都不屑于说谎。说谎是他的惯用伎俩,红蜘蛛在心里这么想。

“所以说,现在由你来代行霸天虎的最高指挥权了是吗?”他这么说,然后从牙缝里挤出长官两个字,声波用沉默来回答他。红蜘蛛发出一声轻蔑的气体交换声,他知道威震天比起自己要更信任声波的多,那是因为声波永远都是最衷心的合格霸天虎,是个完美执行命令的部下,但这正是红蜘蛛最瞧不起声波的一点,毫无疑问得,红蜘蛛这么想,自己才是最完美的霸天虎,也是未来最高指挥官的不二人选。

“母舰C区受损严重,舰外摄影机也陷入瘫痪,需要维修。”声波这会儿在和主控电脑确认受损程度,三维显示版上闪烁着机械的蓝光。“预计维修时间为三赛时,结束之后可以全速前往目的地。”电脑结束模拟演算之后将维修指南发送到了红蜘蛛的连线主机上,声波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前往C区进行维修了。红蜘蛛满腹不情愿地转过身,从指挥室走了出去。

母舰A区除了控制中心就是霸天虎高级官员的舱室,B区则是中下级士兵的舱室,C区则出乎意料的一片死寂,红蜘蛛不记得C区究竟放置了什么东西,隐约记起这儿有他们前往目的地进行实验的器材和样本,他瞄了一眼身后,厚重的舱门后面像潜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他零星记得震荡波在这项实验里投入了大量心血,连威震天都大为赞赏。

或许又是威震天“一劳永逸消灭汽车人”的愚蠢计划的其中一环,他们为此居然还兴师动众地离开赛博坦前往别的星球去搜刮资源。为此红蜘蛛又发出一声轻蔑的换气声。

“声波打开C17号舱门。”他在通讯频道里这么说,同时抬头看着监视屏里情报官那张永远没有波动的脸,“开启C17号舱门。”声波重复道,C17号舱门应声开启,舱内尖锐的警报声直插进他的接收器内,红蜘蛛低低地骂了一句,“关闭警报。”他命令主电脑道,但主电脑却无动于衷,它告诉红蜘蛛他没有关闭警报的权限,红蜘蛛芯里的愤怒值突然增加到了要破表的程度,威震天居然在他进入冬眠舱之后取消了他的一切权限,也许他回舱室的时候也会被告知没有权限启动自己舱室的大门了。

他快步走进舱室内,打开了降压舱的门。他要去维修通讯跌并重新安装舰外摄像机,并在原地等待C区电脑重启。这是简单的任务,原本也是不要劳烦他亲自动手的。“声波开始降压。”他对着通讯机这么说,降压舱开始向外慢慢地排除气流,等降压结束后,他再次要求声波打开对外舱门。舱门缓慢开启,一瞬间,身后那些刺耳的警报声消失了,他面前的是漆黑的太空,寂静如同死后的世界。红蜘蛛启动推进器,一脚踏进了太空里。

他等待C区电脑重启的时候百无聊赖地环顾着四周,那些光年外的恒星散发的微弱光芒被他的光感系统捕捉到,那些几百万年前发出的光,零星而寥落,也不知道那些发光体是不是已经化作了无垠宇宙里的尘埃。他再一次尝试着启动记忆扇,但CPU仍旧提示他操作失败,红蜘蛛略微有些惊讶,他从来没想到原来赛博坦人也会有深眠后遗症。那么也许等威震天从深度充电状态清醒过来之后,让他恢复自己的操作权限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他想,只要那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情报官不提醒威震天他们两个当事人都记不起来的“矛盾”。

在他想的入神的时候,声波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过来,“电脑启动完毕,警报已解除,你可以回来了。”

“收到。”红蜘蛛这么回答,他打开了舰外摄影机,再一次启动推进器返回舱内。

“你要再次启动我的冬眠舱吗?”他再次进入指挥室时这么问,声波从操作台前回过头来看他,红蜘蛛亮红色的光学镜在黑暗的指挥室内亮的如此明显。“不,主电脑探测,在赤经06h 45m 08.9173s(*1)方向上可能存在有黑洞。你留下来应对紧急情况。”

红蜘蛛双臂在座舱前环绕,他有些疑虑地瞧着声波,对方仍旧面色平静。红蜘蛛有时候怀疑他是不是一有空闲就给自己的表情元件加密,要么就抓紧一切机会编写强大的防火墙,让那些想探寻他芯里秘密的金刚都撞死在防火墙上。

最终,他收起了探寻的视线,打算先回舱室休息,临走之前他问声波,“那究竟要多久才能打开记忆扇。”声波难得得沉默了一阵,他过了好几纳秒才慢吞吞地回答,“很难说,也许几赛时,也许几个恒星日,也许……永远。”

对这个回答,红蜘蛛显得饶有兴趣般,他的面甲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是吗?”他说,然后离开了主控室。

Chapter1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