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路靠cao北 01

Work Text:

众所周知,我靠=我操,所以靠=?

 

1.队长的权力

众所周知,密室大逃脱是一个挑战脑动力和体能的综艺。
然而邓伦接这个综艺的时候绝对没想到,这节目对他的挑战性会这么高。
比如现在,刚刚录完山洞这一期回到酒店的他,被魏大勋拉回了刚才那个空旷的废弃工地入口,当魏大勋反手把门锁上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坏了,这事要糟。
魏大勋也没给他反抗的机会,一只手指着上面那还没拆掉的摄像头,慢悠悠地露出了一个有些嘚瑟的笑容。
“别出声,”他凑了过来,“我不知道他们关没关这些摄像头。”
邓伦一手推着他,一手试图去找个什么东西“防身”,同时不忘言语劝阻:“那你还敢搞这些?疯了?”
然而魏大勋拉着他那只抗拒的手没放,反而美滋滋地吧唧了一口。
“乖,宝贝,”那声音摆明了是嬉皮笑脸,却又带着股东北人独有的直白,“让我尝尝omega到底什么味儿,不要小气嘛。”
邓伦一时有些震惊,他在“你怎么知道我是个O”和“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睡我”之间纠结了片刻,在他想问出前者这个问题时,魏大勋却一下子如火如电般侵略而来,径直吻住了他的唇。
——别问,问就是想干。

 

魏大勋用自己的人格发誓,以前他和邓伦也接触过不少次,然而苍天作证,邓伦保密的太好,在那件事之前,他可真的不知道这宝贝是个omega。
你说那件事吧,还就很凑巧。
当时给接这节目,邓伦不是没考虑过自己这麻烦的第二性别,但是想想,连《爸爸去哪儿了》都无事发生,这种短暂集合不会超过半天的节目还会有事吗?
于是欣然答应。
每次录节目之前助理都要给他从头到脚裹一层抑制剂,顺便再一遍遍确认无误他的确没有临近发情期,并且以防万一,把口服抑制剂放在便携分装瓶上,贴上个骗人用的“维生素C”,给他塞进裤子口袋里。
于是每次录制节目的时候,邓伦的口袋里除了有给金主爸爸口播用的小纸条,还有的就是这个披着维生素外衣的抑制剂了。
的确是看起来万无一失了。

 

然而那次拳击馆的录制,却发生了点“意外”。
这次录制其中有个环节是他们要从那群机器人NPC中穿过去,邓伦的胆子小是人尽皆知的,又被众狐狸拱火必须面对面,所以他在后面被惊吓到如同脱兔一样跳起疯跑时,慌不择路被其中散落在地的道具绊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
旁边的张国伟十分好心且负责地长臂一伸,把邓伦拉回了正轨,邓伦也正好被他往怀里圈了一下,这一下让omega的后背正好贴上了运动员宽阔有力且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胸膛。
然而紧接着,张国伟的呼吸喷在了邓伦的后颈上,一个身体正常的omega哪里经得起这个,当即就是一个打颤,而张国伟也嗅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一堆人冲过那条布满NPC的走廊来到对面时,张国伟刚想张口说什么,一下子被邓伦捂住了嘴。
——不能说,邓伦用眼神告诉他,这个要保密。
张国伟虽然四肢发达,但头脑也不简单,一瞬间领悟,他点了点头,很自觉地挪开,站位离这位被勘破性别的明星远了半米。
然而这一切都落在了魏大勋的眼里,当即就有些怀疑,那一瞬间,“邓伦或许是个omega”的想法电光火石间砸中了他的脑壳,这个结论推导的比他所有密室解密的思路都更迅捷敏锐,同时,他也没忘记走过去站在邓伦身边,不动声色地嗅了嗅。
或许是由于和张国伟刚才的接触,邓伦被覆盖在抑制剂下的信息素有了一丝松动,就在魏大勋凑过去的时候,他果然嗅到了那一丝信息素的味道。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香味。
带着些甜,带着些馥郁的美,整体好像是一股蜜桃的味道,但回味回味,仿佛又带着点淡淡的玫瑰花香,魏大勋有些沉迷,却又飞快地得出了结论——真是好一出蜜桃成熟时,这小宝贝儿,就是个omega。
这结论有了,魏大勋突然又开始酸。
他其实早就知道邓伦胆子小,也知道他皮肤白净腰细腿长,还知道他会撒娇会喘,但其实作为明星这些也没让他多想,可邓伦竟然真的是一omega,活生生放他面前了,他竟然,现在,刚刚,发现!
而且还是被别的alpha引导,他才发现。
作为一个alpha,一个密室逃脱玩家的alpha,一个密室逃脱玩家外加身体健康精力充沛的alpha,这可真是天大的失职。
直到有人叫他赶紧去另一个房间解密,他才回过神来,跟着大家走去,而那股甜美的蜜桃的味道就这么消失在了他的鼻尖,给他一种怅然若失的错觉。

 

或许就是这一瞬间不经意的勾引,搞的魏大勋有些神魂颠倒,到了录制完的晚上,躺在酒店里,甚至还做起了春梦。
梦里,他们俩就在那混乱不堪的拳击馆里,在那擂台上,周围一片黑,头顶上却悬着一盏昏黄的灯光,周围那些狂乱的机器人在电网外咆哮捶打,而他只顾着扶着邓伦的腰,而对方那修长的腿就挂在他的腰上,他埋头就是一顿狂乱,而对方被他折腾的只能仰着头,用一种涣散的眼神看着他,在周围一片混乱中,低声叫着他的名字。
要命,要命啊。
魏大勋呼哧一下就坐了起来,一摸,果不其然,发射了。
清理了一下床单和被罩,魏大勋又躺回了床上,砸吧着嘴回味着那要命的梦,这梦太真实了,仿佛真实发生过,邓伦那狭长的眼睛里迷离的光他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滚烫又紧致的温度也仿佛贴着他的兄弟,没离开过。
魏大勋啧了一声,很直白地剖析了一下自己的内心。
——想睡,是真的想。

 

自从那个春梦之后,魏大勋不自觉地就对邓伦多了些上手的次数,能抱着绝不松开,能靠着绝不自己站,能摸摸脸摸摸头也绝不让自己的手闲着,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总得感受着邓伦的气息,才算得劲。
其实最开始,也只是有这么个念头,哪怕做了个春梦,好歹也是隔着层窗户纸,没捅破,也没敢捅破。
但是这事正经发酵,是在神秘山洞的那一期。
选队长的时候,魏大勋一下子拿了队长,他第一反应就是逗逗那小宝贝,加上旁人怂恿,他决定行使队长的“权力”让邓伦走第一个。
谁知道邓伦拉着他就开始撒娇,魏大勋作弄他的心思更浓了,坚决不同意退让:“求求我。”
结果邓伦拉着他的手腕,还真说了。
“求求你了,”那声调又绵软又悠长,“哥哥。”
艹,这谁顶得住啊。
那一瞬间魏大勋脑子里百转千回,他甚至想,如果,如果,如果他睡到了邓伦,在床上,他也一定要让邓伦这么哼唧着叫他哥哥,求求他。
当然,那时候可能就是另一种意思了。

好不容易收了“歹念”走到后面,面对那个斜坡,邓伦竟然就上去了,魏大勋站在底下看着,目光不由自主地就变得多了些痴迷。
角度巨大的斜坡,细瘦但有力的腰,悬空摆动的修长的腿,以及那白净的皮肤上蹭上的不明所以的黏液,魏大勋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粗重,他赶紧调整,索性没有人在意他的细节,也不会有人观察到他险些就蓬起的小兄弟。
等斜坡被放下,邓伦躺在那里,他走过去拉起对方,而邓伦这个时候已经体力不济,他喘着气,仰着头从下而上看向魏大勋,伸出了手,魏大勋一把握住他的手,将他拉起来的时候多用了点力,那黏着奇怪液体的皮肤蹭在了魏大勋的身上,肌理接触间,仿佛一丝丝电流,惹得魏大勋头脑都发麻。
“宝贝,”魏大勋拍了拍邓伦的腰,用一种看似没有异常的语气说着,“你太强了。”
邓伦在他肩头趴了一下,然后离开了他的怀抱,说:“走,下一个房间了。”
他走了,魏大勋却心绪难平了起来。
那个春梦,那句“求你了哥哥”反反复复地在他脑海里循环播放,他甚至都有一种冲动,把这个omega就地办了,办的轰轰烈烈,他想听他叫,那种控制不住的声音最好不过。
哥哥,求你了,哥哥,别这么快。
诸如此类。

 

时间不多,抓紧机会,魏大勋活了将近三十年,也是知道大饼不会从天上砸自己脑袋里,那索性自己创造个机会。
于是这一期录制完以后,他找了个理由带着邓伦就跑回了密室,一路沿着路找到了密室的入口,邓伦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也任由他拉着来了,直到俩人走进了入口,魏大勋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这一部分的摄像头的确已经关上了。
然后他啪的一声就把门锁了。
邓伦惊愕地看着他,脖颈上哪怕蹭了点淤泥,却反而更显得皮肤洁白如纸。
他是真的没反应过来,直到现在,魏大勋侵略过来,吻住了他的唇舌,而此时他伸手想去反抗,可对方身上alpha的信息素释放了出来,缠在他的皮肤上,一下子就让他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宝贝,宝贝,”魏大勋松开他,擦了擦嘴角,他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场地里,氤氲又暧昧,“让我操操吧。”
说着,他凑在了邓伦的脖颈上,一口就咬上了omega后颈脆弱的腺体。
邓伦呜咽一声,用手捂着嘴,生怕被摄像机留下什么痕迹。
而魏大勋松开他,在黑暗中凝视着他的这幅样子,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我想操你很久了。”
语气坦然,眼神雪亮,当真犬狼一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