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庸君/R】【公子欢喜24h-20:00】别问,问就是私奔了。

Work Text:

你眼中倒映的星河烂漫,是不曾见过的世外梦幻。
万水千山,你陪我看。

BGM:《梦回还》

-

“小修想去哪里?”宁熙烨那天晚上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抓着他的双手紧紧地攥着,“小修,和朕私奔吧。”

“我们私奔吧。”

陆恒修看着宁熙烨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都是深情,抓着他的手还在颤抖着,凤眼微眯,身上还带着从外面带进来的,夜里的微凉。

从雕窗望出去,十六的月亮高挂,繁星点点。一年的团圆之节刚过,整座城的热闹还没平息下来,他就拉着他的手,迫不及待地要带他走,只要一个他。

这是正好的时候吗?太子还小,他能站稳脚跟吗?朝里的元老会尽心辅佐吗?耀阳还没回来,他会担心吗?

这些明明他思来想去许久的问题,在皎皎月明下,在这一刻,全部抛到了脑后。

听到自己的声音,轻微又颤抖,说着,好。

这一年,注定鸡飞狗跳,但格外难忘。

虽然说好了私奔,但还没确定去哪里。未卜先知的辰王爷摇头晃脑地赶过来要他们思考完了再走,反正不愁钱财,去哪都行。

宁熙烨认真思索着到底去哪里,陆恒修从来没见过他看奏章如此认真过。他端着一盘子蜜饯走进书房,就听到宁熙烨长叹一声,摔了笔倒在桌上。

陆恒修看了他一眼,还没说话就被宁熙烨拉着坐到他怀里,抓着手把玩。

“小修啊...”哀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朕实在想不出来去哪里,要不还是开妓院吧。”

说完就被踹了一脚,嗷了声之后乐不可支,抓着陆恒修的手紧紧不放,盯着人家的眼睛紧追不舍,“小修是不是吃醋了?朕就知道,小修肯定会。”

陆恒修从他怀里挣扎地站起来,羞得要出去。宁熙烨拽着他的手腕不让,还凑到他眼前把蜜饯放他手上。

“小修这么喜欢我,那喂我吃这个吧,我喜欢的。用嘴还是用手都可以。”

房外眯着眼坐着睡觉的公公时隔多日又一次听到了震声的“抄书”,惊地弹了起来,听明白之后又在陆恒修快步离开的脚步里悠悠打了个哈欠。

还是赶快补觉吧,今晚又不能睡了。

几个月过去,眼看着雪就要落下来,两个人终于要踏上离开的路。

宁宣帝奉先七年,太子刚刚崭露头角,露出几分当年宁熙仲的风采,宁宣帝就撂担子跑人,拉着当朝太傅一齐失踪,去向成迷。

当年大骂宁熙烨笨蛋的小太子轻微地挑了下眉,一脸看破又淡定地接下了祖祖辈辈留下的江山,大刀阔斧改革,整顿朝廷,新朝气象大好。

陆恒修起初还有些担心,每天研究朝里来的信,直到某天收到了陛下的亲笔信,话里话外嘲讽了一顿前陛下,最后才叫陆恒修别担心。

他这才放下心。

宁熙烨对于远离朝堂还牵肠挂肚的陆恒修十分不满,撒娇撒泼一哭二闹三上吊,每天跟个糖糍粑一样黏在陆恒修身上,这儿摸摸那儿啃啃,没了《帝策》的惩罚,陆恒修一时也拿他没办法。

家中一切安好,也没了朝中的牵挂,至此,两人这么多年跌跌撞撞的岁月,所有辛劳忧苦,所有求而不得辗转反侧,全部一笔勾销。而余下的春秋,终于只留给了对方,不枉尘世间走一趟。

一路南下,往暖和的地方走,准备过个冬。等到春气生的时候,就北上,去看一遍从前没有时间细看的山河。

他们最后在江南的一个小镇落脚。吴侬软语,小桥流水,像极了话本里的寻常百姓家。

“小修。”宁熙烨从背后抱着陆恒修,声音呢喃的,粘粘糊糊,和他一起听着远方传来的钟声。

陆恒修侧了侧头,宁熙烨就找到他的唇,覆了下去,炽热又缠绵。陆恒修仰着头被他固定在怀里,听到他唇缝间流出的叹息,微微一愣。

那愈发深沉勾人的声音和多年前记忆里的声音重合,兜兜转转地,勾得他心里涨得发酸,眼角都泛红。

“我来践行诺言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我喜欢你,我要讨你做媳妇...”宁熙烨的唇移到他的耳边轻啄,“你也要喜欢我,你也要一辈子对我好,好不好?”

他这次没有大声地叫他“说好”,长大的陆恒修也没有被吓得什么也没听清。他眯着水眸,郑重地回答他,“好。”

“那我们睡一个枕头。”宁熙烨把漏了的一句补上,陆恒修才发现自己上了当。“不能反悔,小修已经答应我了。”他抱紧陆恒修,“两次!”

他亲吻着陆恒修的脖颈,白皙的皮肤上留下印子,在锁骨处啃咬。手解下腰带,钻进亵衣揉搓胸前两点,惹得人在怀里喘息连连,身体不断颤抖,咬着红肿的嘴唇不出声。

他手抽出来,拨开陆恒修的嘴唇,两根手指钻进口腔搅动粉嫩的舌,口水暧昧色情地顺着嘴角往下滑,眼角写满了被欺负的无能为力和委屈。

宁熙烨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他抽出手指舔了舔,拦住陆恒修的腰就咬上他的乳头舔舐。陆恒修惊得呻吟出声,甜腻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

“小修好喜欢,都立起来了,这么肿,会不会有奶啊。”宁熙烨吮吸着乳头,手掌附上去揉捏着另一边,用手指尖掐着挺立的乳头,按着乳尖颤抖。

“嗯啊...胡..嗯...胡说!”陆恒修张大着嘴喘气,身上的皮肤泛起红色,蒸腾着热气,色情地勾引着。

胭脂膏在不留神的时候塞进后穴,带着发情的效果,在后穴酥酥泛麻。宁熙烨的手指在里面搅动,发出啧啧的水声。后穴吞吞吐吐地流出水,在大腿根湿了一片。

冰凉凉的一串塞进后穴,陆恒修猛地抬头,露出突起的喉结,被宁熙烨一口咬住。

“我猜小修应该很舒服吧。”宁熙烨看着神情已经迷茫的陆恒修,恶劣地在他耳边吹着气,让人止不住的颤抖。

陆恒修已经说不出话,只剩下不断的呻吟。太舒服了,冰凉的一个个玉珠连着塞在后穴里,把滚烫的后穴激的一颤,猛地收缩。发情的脂膏带着情欲一阵阵把人弄得浑身无力,酥麻到不住地扭动,又引得玉珠不断挪动,上面突起的颗粒在内壁磨蹭,一根线带动着颗颗旋转,后穴吞吐着玉珠,水流出湿了床。

宁熙烨把他放到床上,让他趴着翘着屁股,后穴在他眼里清清楚楚。粉色的穴口不断收缩着流出透明的粘液,白色的玉珠时隐时现。他下身肿胀到疼痛,一只手伸出拉着着玉珠在外面的线,一点点抽出来。陆恒修吃不住,腰猛地塌下去,白皙的屁股高高翘起,下一秒就被巨物贯穿。

“啊...!”刚刚被玩弄过的后穴湿润又敏感,被巨物贯穿没有痛,只剩下被灌满的快感和酥麻。他扭动着腰身,想要更多,可惜宁熙烨又抽了出来了,停在穴口不动了。

他抓着床单,指节泛白,眼睛里都是泪水,额头布满了细细的汗。他不断地将自己往后,用后穴在巨物上蹭着,但宁熙烨也后退,就是不进去。

他恼怒地回头,水眸对上宁熙烨玩味的眼神,眼泪啪啪地往下掉。

“小修,小修,小修别哭啊,我错了我错了,小修要我干什么?”宁熙烨看到陆恒修哭得梨花带水,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什么都顾不上了,把他抱在怀里问道。

陆恒修接触到他的体温,整个人狠狠一颤,磨蹭着宁熙烨,哽咽地断断续续,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抓着宁熙烨探到后穴,全然没了理智,红着脸轻声说话。

“进...进来。快点!”

宁熙烨立马把巨物挺了进去,陆恒修骑在他身上,勾着他的脖颈,在巨物上颠簸,嘴里都是高昂的淫叫。

“还有这里,亲亲。”陆恒修发出哭腔,将自己的乳头凑近宁熙烨的嘴唇。

宁熙烨眼睛都红了。

辰王爷有这么好的东西,干嘛早不给他!他的小修现在的样子太勾人了,魂都要被勾走了。

而陆恒修迷迷糊糊见看到宁熙烨坐在枕头上,而自己环着腿跨坐着,低着头呢喃。

“这样算不算睡一个枕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