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姑且是个仗承破车

Work Text:

承太郎本来可以拒绝仗助的请求。

但他最后还是默许了这种行为,让仗助把自己的衣服解开,由最初试探性的几个吻变成越来越放肆的触摸。承太郎不喜欢在车里做,狭窄,麻烦,容易被看见……不管怎样想,酒店都无疑是更好的选择,然而仗助恳求他。

就这一次,好不好。

承太郎没有回答,想来也是有些心虚。工作的事情太多,让他很难能拿出足够的时间待在仗助身边。有好多次他电话的另一头委婉或是直接了当地拒绝了仗助,想到对方耷拉着脑袋沮丧的样子又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松了口:“下次吧。”

下次,下次,谁知道还有几个下次。

仗助逮着机会在他开车外出的时候抓住了他,“我们就在这里做吧,承太郎先生,就现在。”仗助的眼睛闪闪发亮。

承太郎知道自己没法拒绝。

 

他们换了位置,副驾驶座被放低向后倒去,承太郎在下面,而仗助则跨坐在他腿上。由于车内空间狭小的缘故,他们不得不挨得比平时更近,仗助的胸几乎是完全贴了上来,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承太郎清楚地感受到了他身上传来的热度。承太郎下意识想往后缩,可仗助却一把扯出了安全带,穿过他胸前的背带把他固定在座椅上。

“请不要躲着我,承太郎先生……”

仗助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颈侧,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似乎所有的话都成了耳语。承太郎在心里叹了口气,一面微微抬头迎上高中生凑过来唇。

仗助一边吻着承太郎,一只手一边在底下摸索着解开两人的皮带,如今的他比起最初战战兢兢的羞涩样子,已经不知道熟练多少了。他用指尖勾住承太郎的内裤边缘慢慢将它拉下,把自己的性器贴在承太郎的性器上,握住它们上下撸动。两根勃起发硬的阴茎紧紧贴着摩擦,不出多久透明的液体便从顶端分泌流下,把两人的阴茎打湿。黏糊糊的不适感让承太郎的腰一阵发麻,他忍不住想出声呵止仗助,可是舌头却被含住吮吸,仗助的另一手按在他的脑后,不给他机会挣脱出来。

仗助的亲吻和掠夺一路向下,沿着他的脖颈,高领被有些粗鲁地扯开,肩上的胎记被舌头一瞬舔过的湿热感让承太郎抖了一下。他抓住仗助的手腕,试图把对方埋在自己颈侧的脑袋推远,“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已经可以……”

他的双手被拉过头顶用皮带捆了起来,平日里懂事的高中生此刻完全没有要好好听话的意思,自顾自将承太郎的衣服推到胸口之上。仗助虚趴在他胸前又舔又咬,轮流含住两边的乳头吮吸。承太郎本想骂人,此刻却不得不咬住嘴唇把想呻吟的欲望压下去。勃起的阴茎夹在两人之间摩擦,把彼此的小腹蹭得一片湿。

“承太郎先生硬得好厉害。”

“别废话,快点弄完。”

“我只是不太明白,承太郎先生明明也很久没有做过了吧,我也很想念承太郎先生……久违地享受一次,难道不好吗?”

承太郎低低惊叫了一声,仗助的手指环起来卡在他冠状沟上施力,让他的腿根一阵发软。“仗助,放手。”但是仗助不理他,依旧把脸埋在他胸前耕耘,直到两侧的乳头都被吮得红肿。他架起承太郎的一条腿,沾了润滑剂的手指便急不可耐地探入翻搅,承太郎禁不住怀疑,如果不是怕弄伤自己的话,这小子会不会根本忍不到把手指一根根增加进来。他的指头有力地按压着内壁,每一下抽插都会把化水的润滑剂带出来,承太郎绷紧了腰,死死咬住牙想把那些羞耻的声音绞在喉咙深处。

他没能如愿以偿,另一条腿也被仗助提了起来,膝盖被直接压到肩头,整个臀部悬空够不着身下的座椅。仗助插进来时故意松了手,承太郎几乎是坠在了那根阴茎上,让它一下子插进了一个有些超过的深度。他的动作准确而有力,把不坦率的成年人的矜持和所剩不多的理智一点点剥下来,被仗助咬着耳朵吹气的时候,承太郎闷声叫着射了出来。

热,过分的热,车里的空气似乎都黏成了一团,承太郎能感受到汗水在自己皮肤上流过的感觉,他不清楚仗助倒底是怎样忍受住这热度的,埋在身体里的东西热得发烫,简直让他发狂。“把冷气打开……”承太郎的嗓音嘶哑,“仗助。”

“现在不行,承太郎先生,请再等一下。”

承太郎知道自己在呜咽,但他拒绝承认,他没想过自己的声音可以变得那么陌生,喘息,呻吟,兴奋或羞耻的媚叫,然后渐渐融化到无法辨认。他能感觉到有液体顺着自己的嘴角流下,事到如今他只希望事情能结束得快一点。

“哈……倒底、玩够了没有……嗯嗯!”

仗助俯身舔了舔他的喉结,忽然一口咬在了上面,承太郎毫无防备,原本只是停在眼眶里打转的生理性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身体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不停戳弄的感觉再也无法忍耐,他颤抖着射在仗助的小腹上。从未有过的恐惧一瞬间涌上心头,承太郎意识到自己在害怕,害怕自己失控,怕被就这样被操晕。但仗助只是亲了亲他。

亲了亲他的脸。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