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03:00|澜巍】情浓

Work Text:

今天沈巍的西装很难脱。

 

赵云澜一向都不太弄得来沈巍那些精致的配饰,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赵云澜绝对要多嘴说一句“假斯文”,可要放在了沈巍身上,不得不说这些小玩意在赵云澜眼里就是大写的诱人束缚。赵云澜解开了沈巍西装外套的扣子,脱下来往一旁的椅子抛过去,沈巍皱着眉头埋怨“好好放,下次再这样,衣服让你一件件熨”,
“诚不我欺啊沈教授,看不见的时候听力果然是敏锐了不少。”
赵云澜好气又好笑,这种时候还在揪他乱扔衣服的坏毛病,沈巍瞪了他一眼,只是目光朝着的方向略有些偏差,表情淡漠,还是透出一丝小慌乱。

他没有安全感,现在。赵云澜看得出来。

赵云澜往沈巍的脸颊上吻了一口,“沈教授这般敏锐,都让我有些怀疑自己的法术是不是不管用了。”
赵云澜今天就想玩些不一样的,他夺了沈巍的视力,这比用黑绸带蒙住沈巍的眼睛要来得刺激多了。沈巍这家伙,前几次的床上打架总趁他不注意就悄悄地把绸带扯下来偷看他,沈巍脸皮薄,赵云澜要是回看过去,沈巍就会脸羞得通红匆忙别过头去。
这哪儿像话?共行云雨之事的时候瞧不见媳妇儿的脸,沈巍磕磕绊绊辩解着我没有,赵云澜大手一挥“你说的不算数,今天你就别想着看我了,得让我好好瞧瞧你。”
沈巍的温莎结打得非常漂亮,教科书般的例子,可惜换不来赵云澜的温柔对待,三两下扯了下来,扔在一旁和西装外套窝在了一起。从领针领撑到袖钉,赵云澜耐着心在沈巍身上寻宝似的,一样样摘下来,这会儿倒是懂得轻拿轻放的道理,温温柔柔地放在了桌子上。

赵云澜摸上了沈巍的手臂,沈巍很喜欢佩戴袖箍,袖口永远都是完美得在外套之下露出两公分,精致。赵云澜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皮夹克,这人与人之间的区别还真是大,赵云澜揉揉鼻子三两下脱了后又是随手一扔,沈巍听见声音又忍不住皱眉。

“怎么今天小玩意儿全都戴上了?”
薄衫底下的肌肉线条勾勒得很清晰,赵云澜一直没想明白沈巍是如何单手将袖箍给扣上的,但也不重要,赵云澜单手“啪嗒”一声将袖箍打开,
“给你创造一个拆礼物的错觉。”
沈巍的手搭在赵云澜的裤头上,赵云澜牛仔裤的扣子和他的西裤总归是有区别的,无论那扣子是大是小,扣眼是宽是窄,他解过多少次,都要费上个半分钟,何况现在妥妥的睁眼瞎状态,沈巍尝试了许久,指尖每次都从纽扣上滑落,每次都看似无意蹭到赵云澜的下身,被布料包裹的软肉愈发滚烫,赵云澜原本只是蠢蠢欲动的色心此时完全被蹭了个彻底,铁了心认为沈巍就是故意的,佩戴那些繁繁琐琐的小玩意儿可没有像现在这样连连“失手”,而罪魁祸首无辜眨巴眼睛,
“是你这纽扣有问题。”

赵云澜强忍着,总算是控制住了自己想立刻将沈巍的衣服给变没的想法,把沈巍裤链拉下后单手就把裤子纽扣给解了,优良裁剪的裤子落地,露出黑色的衬衫夹,赵云澜皱皱眉,“这是?之前怎么没见过?”
“周年礼物,不喜欢?”
眼瞧着沈巍抬手聚起一团黑雾准备将衬衫夹给抹去,赵云澜连忙阻止了沈巍的动作,
“没说不喜欢,就是突然有点辣,你老公我得缓缓。”

 

 

浴室的氛围总是不一样的,有点儿暖意,有点儿惬意,沈巍半躺在浴缸里,水温正好,热气缭绕,他看不见,干脆就闭上了眼,失去视力后周遭的一切都更加鲜明敏感了起来,在后穴中的手指存在感比以往高出了许多,赵云澜总是怕伤到他,太过于温柔,沈巍略有些嫌弃地握住赵云澜的手腕使了些劲,探入内里的手指总算是有点力道地触上了深处的敏感点,沈巍张着唇微喘着,赵云澜干脆完全卸了力,任由着沈巍将他的手当做情趣玩具来使用,
“宝贝儿这么饥渴?”
“没办法,你不行。”

沈巍在情事上有时候会带着一种色气,不吝啬自己的渴望,举手投足尽是风情。
男人不可以说不行!赵云澜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赵云澜将手抽出,把沈巍从水中捞起,按着沈巍的后腰让他跪趴在浴缸上,
“宝贝儿你这话说得我可就不认同了。”
离开了热水的身体捎上一丝寒意,穴口一张一合,赵云澜扶着性器一点点进入沈巍的身体,扩张并没有做得完全,赵云澜暗暗骂了一句真他妈紧,忍不住又再深凿进去些。
“云澜你何必,一说就忍不住,还非要慢慢来”
沈巍轻笑了一声,回过头满意地得到了一个深吻。

沈巍只是随口打趣着赵云澜,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勾起了赵云澜突然兴起的恶趣味,赵云澜伸出舌头舔了舔沈巍的嘴唇,“宝贝儿,哥今天就给你来上一课,有的事情是可以一起做的。”
赵云澜松开一只紧扣住他腰的手,沈巍有些茫然,直到后穴传来了别的触感,才反应过来赵云澜想做什么,
“云澜你!”沈巍急得反着手想去阻止赵云澜的动作,可他是跪在水中的,本身重心就不稳,身后赵云澜一个撞击惊得他又赶紧收回手扶住浴缸的壁沿。
赵云澜的手指沿着自己的性器与沈巍的后穴紧贴着的边缘打转,寻到一丝缝隙后慢慢按压着,一点点往里面探,进去了一点,再进去了一点,沈巍全程紧绷着,一身漂亮的肌肉线条,赵云澜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微微曲了下指节,引得沈巍低喘,那根手指的存在感特别强烈,沈巍无法忽视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可他越在意那种感觉就越强烈,
“你...你出去...”
“行行行都听你的”赵云澜满口答应,将性器抽了出来,只被一根手指占有的后穴瞬间泛起一阵空虚感,沈巍气得一团黑雾往身后砸去。
“不是这个意思!你进来...不要手”
“那不行,没好好扩张完你就怂恿我进来,乖我们做事情不能只做一半,要有始有终。”
赵云澜再次进入沈巍的身体,缓缓抽插着,手指依旧慢悠悠做着扩张,将内壁的嫩肉都揉按了一遍,“宝贝儿你看,扩张和上你这两件事是不冲突的。”
沈巍的眼眶泛红,全身都泛起一片粉红,他拧着身体想逃离,可赵云澜又趁机多添了一根手指在他体内作乱,沈巍有些慌乱,他无法预测得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眼下现况对于他来说,太超过了。
“赵云澜你再不把手抽出来...你...你这个月都别想碰我”
沈巍放弃挣扎,直接下了道死命令,他知道只要自己一严肃赵云澜就会立马怂,事实也是如此,赵云澜听见后二话不说抽出手,委屈巴巴地从背后抱住沈巍“小巍我知道错了”,赵云澜清楚沈巍真的能做到一个月不让他碰,可他做不到。
“知道错了?”
“知道了知道了”赵云澜又是一通胡亲乱蹭,活脱一只缠在身上撒娇讨好的大金毛,
“回床上,膝盖有点疼。”
“好好好回床上”赵云澜退出沈巍的身体,将沈巍抱在怀里,准备从水里起身,结果沈巍又来一句“下面空着,难受”
“你真是...”赵云澜使劲往沈巍肩上啃咬了一口,留下一圈略红的牙印,说好听就是突然的小情趣,说直白点就是赵云澜面对的是个妖精。赵云澜让沈巍双腿缠住他的腰,“抱紧了,我要起来了。”沈巍点点头,赵云澜托着沈巍的臀部,但起身的动作避免不了性器的更深入,两人同时都低喘了一声,要不是沈巍说要回床上,赵云澜恨不得现在直接抱着往死里操干着沈巍,他咬着牙强忍着往卧室走去,同时低头吻了吻沈巍发红的眼角“宝贝儿你可真会折磨人的”
沈巍舒适地靠在赵云澜的肩头,身下被性器深深浅浅出入着,沈巍伸出舌头,迅速掠过赵云澜的耳垂一舔,“怎么?有意见?”
“意见是不敢有的“赵云澜将人压在床上,抬起沈巍一条腿,两人的交合处就这样大咧咧展现在眼前。“不过我道歉的诚意倒是满满的,就看沈教授你接不接受了。”

"行,道个歉给我看看。“

 

赵云澜清楚沈巍的敏感点在哪,紧抱住沈巍,用力径直往那点冲撞着。床也随着动作吱吱呀呀地响,“有空换张新床”赵云澜含着沈巍的耳垂,耳鬓厮磨“我费力,你费床”

沈巍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有些失神,眼前一片黑暗,他能听见自己的呻吟和肉体撞击出的黏腻水声,赵云澜的撞击太过于猛烈,沈巍下意识地收缩了下穴口,激得赵云澜倒吸一口气,一个没忍住又猛得用力撞击进去,沈巍只想缩成一团,赵云澜抽插得太快了,快感一层又一层堆叠着,沈巍他求赵云澜慢一点,可张嘴说出的话都被撞得支零破碎,赵云澜低声哄着“我知道你喜欢慢慢享受,但宝贝儿我们可以节省时间来两次的。”

修长的双腿缠在腰上,紧紧夹着,嘴边溢出的声音有逐渐拔高的迹象,赵云澜讨好地伸出舌头撬开声音发出的源头,唇齿相接,他似野兽,似吞噬者,似将撩人音符都一并吞掉,
“大美人,变个长发给老公看看。”

沈巍浑身线条都紧绷着,脚指头也蜷缩在一起,他突然不发出任何声音,身体弓起,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松懈下来,指甲刮破赵云澜的肩头,有淡淡一丝血的腥味。
“云澜?我是不是弄伤你了,快让我看看,是肩膀吗?”
“没事没事就破了点皮,我能自己愈合的宝贝你忘啦?”
大美人散着乌黑长发,喘着粗气,胸膛一起一伏,血腥味是诱人的食物,大美人舔舔嘴唇,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可手又不敢碰他生怕触到伤口,圆碌碌的眼睛透着慌乱,像一只受惊的美丽小鹿。
赵云澜心想完了,大美人又要开始陷入莫名的自责困境里了,他刚还为沈巍这一爪子撩得又是一身火,行吧那就烧烧这沈大美人。

“别动。”
赵云澜缓缓退出沈巍的体内,粘稠的白浊液体从穴口流出,
“我想满足我的一点私欲,宝贝儿你没意见吧?”
沈巍迟疑地点点头“那能不能把视力还给我?我想看下你的伤口”
“时机到了自然就还给你,先别说话,趴着,脸朝下,摸到旁边的枕头了吗,垫着,别出声宝贝,屁股,抬起来。”

赵云澜抬手擦掉并不存在的鼻血,沈巍的臀部抬得高,赵云澜清楚地看见沈巍小腹上的白浊正缓缓往低处淌着,性器上还挂着一滴粘稠液体,赵云澜伸手在沈巍小腹上摸了一把,覆住他的性器,上下撸动着,
“小巍,你真好看。”
赵云澜对沈巍从来都不吝啬他的赞美之词,沈巍在他眼里就是好看,就是无人能及,穿着严严实实西装的时候是,被脱掉衣服一干二净躺在面前的时候也是,赵云澜说不上来沈巍到底是哪一点戳在他的心窝上,沈巍有次问他身上的皮囊都已经是三十岁的样子,不比外面的小年轻,究竟是觉得自己哪里好看,赵云澜语塞,像个初次恋爱的愣头青似的支支吾吾半天,掰着手指头和沈巍说“眼睛好看,睫毛好看,鼻子好看,嘴巴好看...”

似一幅完美画作,都好看。

 

沈巍的眼睛就在这时能看见了,他此时的姿势是侧着头,入眼就是自己的性器被赵云澜握住,硕红的肉柱在赵云澜的手中进进出出,
“你!有辱斯文...”
沈巍抬手把卧室的灯灭了,赵云澜又将灯给亮了起来,沈巍直接干脆利落地闭上眼睛,这视力还回来与不还回来一点区别都没有,无论赵云澜说什么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赵云澜绝对是故意的,今天根本就没打算让他睁开眼。

沈巍不睁开眼睛没关系,赵云澜才是整场性事的掌控者,
“宝贝儿,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告诉我你喜不喜欢。”

赵云澜再次满手黏腻,他躺了下来,让沈巍骑在自己的身上,那根肉棒又硬又烫,抵在沈巍的后穴。泼墨长发垂下,两人交换了一个绵长深情的吻,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喜欢。“

“宝贝儿,我要弄乱你的头发了。”

 

 

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城市,呼吸着同一种空气,暗自开口,
“我离他很近。”
相遇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人和人之间的交集是充满偶然性的,可能一个目光,一个转身,会带来一段不同的相遇。可能会发展成爱的相遇。
他不知道,为了遇见,为了有一丝交集,究竟花费了多大的勇气,他很珍惜,偶遇是刻意为之,相遇则是偶然事件发生的概率。
抱着最想接近的人,心里默默想着是有多幸运,才能和这个人有交集,能把故事写在一起。
一个故事开始,必定会有结局,是潦草结尾还是写到两人白头,一切都随着时光而定。可能今天相拥明天就分开了,也可能此时正在吵架但数年后的身旁依旧是同一个人,猜不穿参不透,所以后来每一天都要说“我爱你。”

 

又下起了雨,祝红站在屋檐下看了眼手机,这次的照片是一个大大的太阳,金黄的阳光洒在两个相互拥抱的身影上,赵云澜新发的朋友圈只有简简单单九个字,
“你在哪里,光就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