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哪都大了

Work Text:

北京六月份的天儿啊,真不是一般人消受得起的。

早上八点多还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大爷侃山遛鸟大妈广场炫舞,保不齐到了晚上八点多,您的手机上方消息栏就要弹出一条紧急通知,贴心而欠揍地提醒您,各位亲,北京今夜将迎7级大风加冰雹,局地雨势较大,注意防范哦~

人一倒霉,干什么都寸劲儿。

杨晓翔一直嫌麻烦不把车停到正地方,正经的京城富二代人也是有钱浪催的,全然不怕警察叔叔贴条罚款,一回二百,一年要清零得有小三万块。
又不扣分,我乐意为国捐款做贡献了不行?违停惯犯如是说。

伟大的巴尔扎克说过,有钱浪催的总有一天要让浪催一回,不管巴尔扎克说没说过这起混账话,反正这句刚刚诞生于本文的世纪名言马上要让杨晓翔接受它正义的制裁。

他的停车位置好死不死地位于冰雹暴雨和大风三者的共同作用范围,手机友好地第三遍提示他“亲,导航地图显示您停车位置处于危险地带,记得挪车哦”那会儿,他正和最近上手的小模特儿进行亲切深入的负距离接触呢。

你要问他几百万的车被冰雹砸掉漆底盘儿也让水淹了还差点让风吹翻了算不算天下第一倒霉事儿,要是在他拿起手机看微信之前,他保准儿给你肯定答案,等到了咖啡厅歇一会儿准备看看微信消息列表,杨晓翔就要告诉你这钱财都是他妈身外之物,冰雹只能屈居世界倒霉榜第二位。

自己这手什么时候能不那么欠,加个代购群非要添加同群女网友聊骚,聊骚就聊吧,非得手欠点朋友圈看自拍,看自拍就看吧,好嘛,自己这是添加了一快手社会姐啊,奇花异草霓虹发挽了一巨大的花苞头,巴黎世家的嫩粉色紧身牛仔裤配椰子满天星,一套照片看得他转头就把自己那双挂咸鱼一块钱卖了。

最主要的是这姐们儿的脸,杨晓翔都怀疑现在美容院玻尿酸是不是论斤打,要不是声甜胸大腰细屁股翘腿长,这位社会姐也不能一直留在他联系人里。

谁想到聊骚聊着聊着变了味儿了,那边一直发语音像撒娇似的,说什么翔哥翔哥那我有一事儿吧你帮帮我呗,杨晓翔看了自拍还有阴影,一听这语音怎么也没法儿把这甜甜软软的声音往锥子脸外星社会姐那张脸联想,敷衍着打字,行,你说吧。

结果这姐们儿来一句狠的,觉得哥哥品味特别好想找你参谋一下,我男朋友生日趴体我应该穿什么送他什么啊,翔哥翔哥,在吗,哥哥?我一会儿没事儿我去你们咖啡馆儿找你吧?哥哥在吗在吗哥哥?

这趴体二字啊,还是一拟声词,姐们儿京味英语说的mermer的。

杨晓翔人生第一次有了一种被欺骗的脱力感,又瞄了一眼消息气急败坏地往冷萃里挤奶盖,栾书培拿墩布从他旁边过去,“哎翔子,你女朋友都给我打电话了,问你晚上去不去她那儿,不是,她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啊?”

“不去,栾哥她再打电话你告诉她我说的不合适,分手吧!”

“?????啊??!你不才刚那什么吗?那女孩儿多好看呢,不正合你的口儿吗?嗨,现在的年轻人呐,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说你这么干未免太……”

“行栾哥我说你告诉她就完事儿了!”

栾书培叹口气继续拖地,半晌又抬头,“翔子,冷萃你加的什么奶盖儿啊……?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啊刚才不还满面春风呢吗,现在乌云密布啊,跟哥哥说说……欢迎光临林子大了喝点儿什么您内?”

“翔哥!!!翔哥我来啦!!”

杨晓翔太阳穴突突跳,这声音太熟悉了,不就是五个半小时之前语音撒娇求他帮着参谋男朋友生日趴体着装礼物的社会姐吗?也摸不清自己怎么想的,一转头刚想说话,看见来人的脸,话头到了嗓子眼儿又吃进去了。

这他妈绝对不是那社会姐,社会姐都是迷之粉色紧身裤骑行裤,这位的牛仔热裤短得什么都遮不住,偏偏屁股又大又翘,看着都紧得慌。
往上一瞧,得,是不是所有这声线的姐们儿都有一颗粉红萌萌少女心呐?

杨晓翔心说这不就是高配版的社会姐吗,脸自然多了,单眼皮,大卧蚕,大眼睛水汪汪的,睫毛特别长,还是个嘟嘟唇,标准的处女脸呐。
谁想瞎了心把自己从这样p成那样儿?不可能,肯定是俩人。

“翔哥翔哥你怎么不说话呐,你快看我今天这套行吗??这半袖,莫斯奇诺的,裤衩,巴黎世家的,还有这个什么爹鞋,跟裤衩一块儿买的!好看吗!”

这就是他妈一个人!!!!不是我都吃点什么的!!怎么能有人非把自己从这样p成那样??是怕自己美貌惹人嫉妒网络不安全隐私泄漏怎么着?
不过仔细想想,这好像真就是社会姐能干出来的事儿。

社会人设不倒,姐得改成妹妹。

“……嗨,我说呢,翔子,真行!这个比那个好!”

杨晓翔咳嗽两声,试探性地过去,“你是……我的小宝贝儿吗?”

人愣了愣,注意到周围人居委会大妈一般求知若渴的目光,白嫩嫩的脸“腾”一下儿红了,磕磕巴巴,“不是,你你怎么这样儿啊!我我谁是你小宝贝儿啊?”

杨晓翔懵了一会儿,一听这娇滴滴的声音心都化了,积攒的火气也烟消云散,无奈弯腰和她对视,“你呀……”

栾书培把墩布拖得像哈利波特的扫帚,“啧啧啧啧啧啧”

“你要亲嘴儿怎么着?”

杨晓翔转脸怼他。

社会妹妹哪儿经过这场面呢,初出茅庐就被这情场老手的小操作撩得有点不知所措,抿了抿嘴到一边沙发上望天儿。

杨晓翔慢悠悠地坐在她旁边,“我的小宝贝儿,你微信名是这个吧?”

“…啊!!对!对,我给这茬儿忘了,对不起啊翔哥,哥哥!我叫张云蕊,翔哥你叫我蕊蕊就行!”

“啊……”杨晓翔看着她点点头,“瞧你这脸红的,不知道以为我调戏你了呢。”

“没事儿我证明你没有,那个,翔哥你看我这一身儿行不行啊?我男朋友能喜欢吗?”

小妹妹不提这茬他都快忘了这我的小宝贝儿还有一碍事儿的男朋友呢,杀千刀的连这都看不上眼,听她说还喜欢那种有B格的,有格调的。

真要说装清高谁不会啊,在床上骚起来才叫本事呢,杨晓翔早年间也曾沉迷于白莲花纯妹故作清高的那股子矫情劲儿,觉着自己就倍儿文艺,现在看来就是闲作的,好不好往床上带不重要,带完了爽不爽才是第一等事儿。

说到这看看张云蕊,真材实料的胸大腰细臀翘腿长,摸着绝对顺手。

“翔哥你别老看我!听我说话没有啊?讨厌你微信延迟回我也就算了,面对面你还放空,翔哥~”

杨晓翔被这一声十八弯的翔哥叫得有点上头,小杨居然有点要抬头的意思,“哎哎哎哎我听着呢,你这一身儿……真不怎么样。”

张云蕊垮脸了,“啊?……那怎么办啊,我跟你说翔哥,怎么都行,今儿个下午你陪我逛街去呗,晚上我就去见我男朋友,他老嫌弃我没品味,不喜欢我,我不管你必须给我选衣服,啪啪打他脸!行不行翔哥咱有这条件!”

没等杨晓翔接话,人又自顾自地开启了对男朋友的吐槽大会,“而且你说是不是谈恋爱他得艹我啊,他连艹我都不愿意,敷衍我!说我年纪小,胸太大屁股大,balabala的,哥哥!!!他都不艹唔……”

杨晓翔惊了,听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伸手把她的嘴捂得严严实实的,“嘘!嘘!您好好说话别骂街啊,好家伙您这自杀式骂街啊,文明点儿啊宝贝儿。”

她把手扒开,又红脸了,“你怎么老耍流氓呢,不许摸我脸…”

“哟,还知道羞耻呢。”杨晓翔打趣她,压低声音,“你这意思,今儿个晚上就想让你男朋友艹你一回?”

“…嗯。”张云蕊好像又想到什么事,红着脸拉杨晓翔起来,杨晓翔这会儿就想看看这纯骚纯骚的小玩意到底想干什么,由着她拽着自己袖子到洗手间。

关上了门儿,张云蕊红着脸一言不发撩起自己T恤下摆,杨晓翔这下感觉下身已经彻底起立敬礼了,有点懵B地看着她一系列动作,得,这姐们儿要泡我?

丰满的奶子被浅粉色的少女乳罩挤得无处可去,一道深沟勾着杨晓翔的眼睛,他觉着自己快爆体而亡了,刚想过去把人压在洗手台上,人家又来了句狠的,“翔哥,你你看我这胸罩好看吗?我新买的。”

他妈的。

敢情您羞羞答答地牵着我袖子羞羞答答地撩上衣就是为了让我帮着看看您这胸罩够不够劲儿啊?

“不好看!”

“我觉着挺好看的!你看还有小猫咪呢,猫咪,喵咪咪,咪咪!”

“得你快别说了啊,”杨晓翔吃准了,不就是能看能逗不能日吗,他顶得住,说不定看着看着,就上位了呢,

说到这儿他也就释怀了,“我跟培哥说一声儿,下午带你选衣服去。”

“谢谢翔哥!!”张云蕊一笑像只小狐狸,眼睛眉毛都弯弯的。

要开车杨晓翔才想起来车在4s店的事儿,不想还凑活,一想更火大了,沉着脸问张云蕊开车了吗,借他一下。

张云蕊让他吓一跳,把车钥匙给他,“翔哥你咋啦?”

“没事儿,哟,还保时捷呢,我正想买一保时捷呢。”

“你要喜欢给你了!毕竟……”

“我也有条件啊宝贝儿,北京不是你家开的,看这儿,你哥哥条件着呢。”杨晓翔上了车慨叹价格真是决定一切,保时捷开着比宝马感觉好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一路上接受了无数注目礼,保时捷再快也架不住北京堵,半小时的路程开了将近两小时才到地儿,再加上找地下停车场的功夫,俩人在开着最低温空调的车里待了足有两个小时,下车的时候张云蕊腿都不会走路了,嘟着嘴巴披着杨晓翔小十万的外套,还拿袖子蹭鼻涕,“太冷了,破车空调太冷了!哥哥冻死我了,怎么这么冷呢!”

“……你掏一下我右手兜儿,有包纸。”

“阿嚏!”

杨晓翔面无表情,从外套兜里掏出一包面巾纸,抽一张覆在她脸上,“拿着,擤。”

逛了好几家杨晓翔常买的店,导购小姐全认识他,大金主啊。

“杨先生您好,您女朋友真漂亮……”

“……嗨,不是我女朋友,朋友女朋友带着选几件儿衣服,你看着给她搭吧,就我平常那些。”

“好的好的,女士您这边跟我来。”

张云蕊第一回来除了路易威登古驰香奈儿的奢饰品店,兴奋地左看看右摸摸,导购小姐也不管她,帮她搭了几身衣服给换了出来让杨晓翔看,杨晓翔正应付小模特儿夺命连环call呢,间歇抬眼看看,心道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换了衣服您再瞧顺眼多了。

杨晓翔没觉着什么,张云蕊可堵心坏了,翔哥怎么就不搭理她了呢,万一她穿这不好看怎么办啊,一会儿还得去啪啪打脸呢……颇不愿意,走过去看杨晓翔在打电话,坐在他身边哼了一声,“翔哥!你干嘛呢!你看我,行不行啊!”

杨晓翔抬眼看看她,忽然笑了,冲着电话里,“……对,就因为这个,您看行了吗?没别的意思,分了就完了,人得知趣儿,拜拜了您内。”

“……艹,”仔细看了这一身,衬衫裙,解了几个扣子领口开着看到沟,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那浅粉的少女内衣,内衣根本连海绵都没有,薄薄两块棉布也遮不住两点,乍一看真空上阵似的,“行,就这个吧,赶紧走。”

“啊?为什么啊,我不好看啊?”张云蕊不乐意。

“买别的去!”

张云蕊点点头,“那我拿钱呐,我有卡,姐姐你等会儿啊……”

杨晓翔拉着她走,“赶紧的,给你免费不可以啊,上赶着给钱,你这条件大风刮的怎么着。”

“不是这犯法吧,不行警察叔叔该来抓我了,我得给钱,咱有这条唔……咳你总捂我嘴!”

“你看啊,蕊蕊,看那边大屏幕上底下小字儿写的隶属于什么地产?”

“杨氏啊,啊??这楼都是你们家的呀??我靠翔哥你也太有条件了!”

小杨人生屈指可数地为自己家特有钱而骄傲得想跳桑巴。

得知了杨晓翔原来如此有条件以后,张云蕊也不客气,一点也不装清高,虚荣女儿这拿点那拿点,导致两个人莫名其妙地走到了内衣区,这小孩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臊红脸不愿意往里走,“这都是什么啊,这也太骚了,我的妈啊。”

“你不是想让你男朋友那什么吗,一脱衣服,好家伙,我要是你男朋友,对着你这胸罩我下不去手,宝贝儿你赶紧拿一件换了走人,你瞧瞧六点半了啊,迟到了。”这是骗你了,现在就下得去手。

张云蕊看看杨晓翔手腕儿上那块表,“翔哥我想买你这表,好看。”

好不容易一回说话没有惊叹号的,杨晓翔解下表带,递到她手里,“送你了,看着时间,赶紧挑去。”

大概是实在不好意思接,张云蕊摆摆手,特认真,“不行不行,翔哥,等成事儿了,我还得谢谢你呐,到时候我请你吃烤鸭!我走啦,你在这等我,等我啊翔哥。”

一句话能叫八百遍翔哥,哥哥。

杨晓翔让她快这点儿吧,跟一边儿玩手机坐着等,无聊得开了微信开始研究这宝贝儿的锥子脸到底怎么p出来的,好家伙,这得用几重美图软件啊?
“翔哥你快看,这个好好看啊!!!”张云蕊给他语音,听着特兴奋,还跟着发了张照片。

点开一加载,嚯!这什么十八线艳俗色情网络主播风啊?这位到底什么审美呢,停留在霹雳舞时代吗?

杨晓翔一言难尽,就不该让她自己挑,“不行,这个太俗了,还土,土嗨土嗨的。你等我过去再挑吧啊,乖等老公一会儿…”

说顺嘴了。

果然那边一个电话过来,都能想象到她脸得有多红,“谁啊谁啊,你这,讨不讨厌啊,啊?讨厌,讨厌死了,不许再耍流氓了!听我说话啊!”

“哎,我这不顺嘴了吗。”

“?哼!!”挂电话了。

杨晓翔被她哼得心神不定,喉结动了动,慢慢悠悠地逛到她那儿,也不急和她说话,找了一件纯白色蕾丝镂空绑带的,过去拍拍她后背,“你试试这个吧?”

“哎翔哥……不对,我生着气呢…哼别跟我说话!”

杨晓翔让可爱着了,憋着笑呢,“那敢情好,拜拜了您内。”

“干嘛啊,你真走啊,哥哥,不行不行,不许走!”说着话呢拽住袖子。

导购小姐认识杨晓翔,又多少知道点儿他那些口耳相传的风流韵事,早就识趣离开这屠狗现场了。

杨晓翔看着这件布料节俭的情趣内衣,心里一股邪火,贴着张云蕊耳边说了句,“我要是你男朋友啊,你穿这个,我一天艹你八回。”

“……真,真的啊,那也不太健康啊,哎呀这我胸太大了,穿这个太骚了不高级,有点像卖屁股的…”

你到底是真纯假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你有没有男朋友,更不重要了。

“那你那个就不像卖屁股的,是不像,像包小姐那广告模特似的,听话啊宝贝儿你穿上哥哥看看。”

张云蕊鬼使神差地没还嘴,接过那件内衣,她觉着自己好像有点不对劲,哪儿不对劲呢,她也说不清楚,就是哪儿都不太舒服,单闻着哥哥身上有股子香水味,真好闻,要是能让他抱着就更……!想什么呢!啊啊啊啊啊张云蕊你怎么这样儿啊!

“换完给我发微信。”声音有点儿不自觉的哑。

张云蕊抱着内衣小步跑到试衣间,这儿还是单间儿呢!还有锁!还有大镜子!太高级了!不愧是哥哥的地方!

红着脸把两只奶子都拢到蕾丝中间,后面的一条大带子勉强系上了,也乱七八糟的,小带子就死活系不上,对着镜子一看,吆,可骚死了,自己怎么还可以这么骚啊,刚想穿内裤,手机响了,接起来,“啊翔哥咋啦,我,换呢……”

“内裤别穿。”哥哥声儿怎么这么哑啊?

“啊?行,那个,翔哥,我带儿系不上,你来帮我弄一下行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行”一声,“哪个更衣室啊?”

“Do I啊,我不会念那个。”张云蕊也不知道自己心怎么跳这么快,白色蕾丝的内衣根本什么都遮不住,好像还能看见自己两个粉粉嫩嫩的奶头,可是翔哥又没和她谈恋爱,不会对她有什么意思的。

杨晓翔好像挂了电话就敲了门,张云蕊一开门他就侧身进来,看着她勉强挤进蕾丝布料的奶子愣了愣,小声骂了句娘。

“转过去,我给你系,你这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姐姐,你系了一死结啊?”

“我又看不见…快快,快到点了吧?”

杨晓翔系着带呢,后面系好了,手不老实,环着她伸到前面,隔着布料摸到乳头,实在忍不住在手里揉捏了几下,张云蕊呼吸也急促,被他几下弄得满面潮红,咬着嘴唇不知怎么办好,看见镜子里自己被哥哥骨节分明的手指玩奶头,身下没穿内裤,顺着大腿根流了点不知道什么东西。

“蕊蕊,你想不想知道被艹到底什么滋味?万一你男朋友不想艹你怎么办?”

张云蕊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她想,太想了,一直都好奇,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又不知所措,慌得要死,“可是得谈恋爱才可以做爱吗,我我有男朋友了啊!啊,哥哥……”

“哥哥教你怎么挨艹,招人喜欢,看着镜子,哥哥现在干嘛呢?”

“啊啊,啊啊,不要揉了,好奇怪啊,唔唔,哥哥……”

张云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居然扭着屁股蹭哥哥的下面,臊得那里又流了很多水,屁股被哥哥硬硬的东西顶着好舒服,乳头被哥哥揉也舒服……

“答题呀,你看哥哥现在干嘛呢?”

“……呜呜,揉,揉我的,那里……”

“哪里啊?”

蕾丝磨蹭着嫩嫩的乳头,快把乳头磨红了,张云蕊腿发软,下面那里也酸得厉害,“就,给宝宝吃的,那里,啊哥哥我我,我下面一直在流水…怎么办?啊啊啊,哥哥,哥哥……”

杨晓翔把她压在镜子上,扯掉一边布料俯身含住不小的奶头,软软嫩嫩的,这还真没让吸过。

张云蕊挺直身子仰头,胳膊勾住杨晓翔的脖颈,死皱着眉头摇屁股,“哥哥,我站不住了,我,啊啊,哥,别别咬啊,呜啊,下面,哥哥下面……一直在流……”

杨晓翔那玩意被裤子勒得生疼,深吸口气,单手把自己那东西从裤链里解放出来。

“蕊蕊你看看,被艹就是,你下头流水的地方,被这玩意儿捅进去艹到你爽哭咯,蕊蕊想不想被哥哥艹?”

张云蕊哪儿还有精力关注这些,只知道杨晓翔现在也不摸她也不吸她了,难受得要死,下面也一抽一抽的,一连点头,带着哭腔求他,“要哥哥,要哥哥,哥哥艹蕊蕊……嗯呜,下面涨……”

杨晓翔心说这小娘们儿真他妈纯骚纯骚的,扬手抽了她屁股一下,张云蕊躲不开,呜呜地哭着软倒在杨晓翔怀里,嫩穴流了一股又一股,她大腿缝儿都是湿黏的,杨晓翔探手过去惊了一下,还真没艹过这么水漫金山的。

在她嫩穴阴唇附近揉了几下,又找到阴蒂按揉磨蹭,张云蕊只有倒气的份儿,半张着嘴巴神色迷离,大幅度地摇着屁股找杨晓翔的手。

“哥哥吸吸,吸吸上面,捏捏……”

“自己学着玩,两个手指,掐奶头,揉,抓着奶子,使劲儿,宝贝儿真聪明。”

“啊啊啊啊,啊……哈啊,哥哥哥哥好棒啊……”

怎么就能这么骚呢?

杨晓翔恨恨地插进一根手指,真他妈紧,保不齐真是一处——处就这么能浪,多艹几回不成狐狸精了?

“啊,啊!哥哥疼,疼!别!……啊!呜呜疼死了,不舒服,你骗我疼死了…啊……”

“膜破了,破了就好了,一会儿爽死你了。”

杨晓翔再也忍不住,手指抽插几下凭经验找到g点,顶弄了几下张云蕊穴里就一阵紧缩,大腿也夹得紧,呻吟声大了,杨晓翔捂她嘴巴,“让人发现了就都知道你骚了。”

“唔唔…不,不骚,啊啊哥哥!哥哥太大了,啊啊疼,呜……哈,哈啊,翔哥你,太,啊太深了,哥哥,那里……呜啊……”

杨晓翔顾及她第一次,慢着性子抽插,次次碾在g点,把她爽得流口水,直叫哥哥好棒,哥哥艹得蕊蕊好爽。

杨晓翔把她抱起来,全身只有那块是连着的,进得太深了,顶在子宫口,她爽得发抖,搂着杨晓翔的脖颈小声呻吟。

“你看看自己被艹成什么样儿了,看看,哥哥艹着你的B呢,你这B真漂亮,都艹红了,宝贝儿,你看看,不然白挨艹了。”

“啊啊,呜呜啊哥哥我,我,我要,那里,那里里面好酸,特别……啊——!哥哥,哥哥——”

杨晓翔骂她小骚货,刚破处就骚成这样了,掐着腰狠狠抽出又顶进去,直借着她高潮穴里紧得要命,像能把人魂儿吸出来似的,要不怎么说处真爽呢,紧啊,水多。

“哥哥,别别别啊别艹了,我我要尿了,啊,哥哥我,我……那……啊…——啊——!!”

她被死死捂着嘴,哭叫着扭动身子,舌头抵着下牙,穴里骤然咬紧,颤抖着抽动,嫩穴已被艹得红肿不堪,从穴里射出一股水来,喷在杨晓翔龟头上,杨晓翔愣了,这真是个宝儿啊,第一回就能喷?

“蕊蕊真棒。”

又在里头没头没脑地操弄了几下,杨晓翔也射在里面,射过了才想起没套的一茬儿,也顾不得悔了,张云蕊又被精液烫得高潮,迷茫地看着杨晓翔把自己灌满。

自己里头全都是哥哥的东西了,会不会怀哥哥的宝宝?

哥哥没和她谈恋爱,就把她艹了。

“腿软…”

杨晓翔帮她把衣服穿上内裤套上,扶着出了试衣间。

“我家近,去我家吧,你还干嘛去啊?”

“我男朋友那儿……我…”

“……”这位的脑回路真是不落一丝俗套啊。

————

看完不要骂我 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