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iku x kikuo】成年儿童

Work Text:

说来又是一年六一儿童节。这天恰好是周末,于是两人在附近一家餐厅吃晚饭。

 

“所以,姐姐,我的礼物呢?”

siku低头吸了一口橙汁,然后说:“回家你就知道了。”

 

 

“礼物,礼物,礼物!”两人刚进家门,kikuo便一声接一声地催着siku。

“别急,别急呀。因为这次的礼物很珍贵,所以我们要有一些准备活动……来,到这边来。”

二人走进卧室。kikuo顺着siku的指引乖巧地坐在床上。siku摘掉他的眼镜并拿走,又
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眼罩为他戴上。最后,用粉蓝色的丝带把他的双手捆在背后,并打了一个死结。

“抱歉你需要等待一下,我去拿礼物。别担心,一会儿就回来。”

“kikuo小朋友要乖乖等着,不乖的话,礼物的魔法会消失喔。”声音渐渐远了。

kikuo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度秒如年。

 

 

……

她来了!

“姐姐?……怎么这么久啊……”

“我不是你姐姐。我是一个……有很多动物朋友的精灵。”

kikuo愣了一秒,旋即露出笑容:“精灵精灵,能不能把我解开呀?”

“抱歉不行哦,因为——你已经成年了啦……”

见kikuo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精灵”忙补充道:“我是专门为成年儿童庆祝儿童节的精灵喔。有不少成年的孩子闹着让我给他们过六一呢……”

“不过,成年儿童过六一需要遵守一项规则。”

“必须蒙上眼睛,双手被丝带束缚住。”

“不然的话,魔法会瞬间消失……”

“kikuo小朋友,你同意吗?”

“同意。”回答是毫不犹豫的。

“好的,那么现在……”

“将送上给你的礼物。”

 

siku用指尖轻轻碰碰他的胸口,“这是准备式。接下来,会有很多小动物和你一起玩耍………”

先是亲亲他的脸颊,“这是小鸟在吻你的脸。”

用手指抚摸他的手背, “这是小猫尾巴在扫你的手。”

最后俯下身来,在他耳边轻语:“这是小兔在和你说悄~悄~话~”

siku故意把最后几个音拉得很长。

视觉被剥夺,触觉便格外敏感。kikuo从准备式开始就有种异样的感觉,而在这一系列操作之后,

他可耻地勃起了。

这一切可全被siku看在眼里。

“呼——听别的精灵说过,人类总是无法自如地控制身体呢…………不过,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人类这样的反应……哈哈。所以,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哦……”

siku用上扬的语气慢慢说完,突然伸手捏了捏凸起的那个地方。

“……唔!”kikuo一惊。

“啊,抱歉——不喜欢这样吗?那我换一种好了。”

这回变成揉了。siku的手指绕着那里打着转儿,一下一下地撩拨着kikuo的身与心。

kikuo只感到有一团火从下面直接烧到喉咙。他像是干旱的大地,迫不及待要拥抱即将到来的甘霖,渴求着那粗暴的雨汇成温柔的水流,填满他内心的沟沟壑壑。

最后,siku轻轻解开了他的裤子。

“……姐姐……不要了……”kikuo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颤抖着求饶。

这时siku摘掉了他的眼罩。kikuo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睁不开眼睛。

“非常抱歉,精灵飞走了——魔法也消失了。”

“因为你呼唤的是姐姐,不是精灵……”

“不过没关系,接下来将由姐姐完成给你的礼物……。”

 

 

反应过来时,二人已经结合在一起。siku捧着他的脸颊,温柔地吻他的耳朵。与此同时,下面也在不停地动着……

kikuo庆幸此时自己没有戴眼镜,否则大概要羞耻而死了。

就在这时,siku不知道从哪里掏出kikuo的眼镜并为他戴上。kikuo这才看清siku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蕾丝吊带裙。在床头灯的照射下,siku美丽的肉体和衣物的影子相映成趣。

甚至连交合的地方都看得一清二楚。

意识到这一点的kikuo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他感到自己是案板上任人摆布的三文鱼,怎样处置全依siku的心意。

“丝带……手……嗯……帮我解开……姐姐……唔………”kikuo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

siku微微笑,把那个死结轻松解开。kikuo重获自由的双手立即攀上了siku的身体,掐着她的腰把她紧紧环住。

“姐姐姐姐……慢一点……太快了……呼……”

“嗯?抱歉我没听清,再说一遍好吗?”siku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身下的动作。

“哈啊……姐姐……太快了……太快了……不要了……”

 

有一团火烧起来了,从小腹直烧到胸口。交合的地方就像点火的活塞,不停地鼓动这团火。

与此同时,结合的满足感沿着脊柱快乐地攀升,混沌的大脑被染上了五彩的颜色,像是某种温泉一样涌着温暖柔和的水流。

 

“儿童节礼物……喜欢吗……?”siku脸上似有一层温柔的光芒。

“………喜欢……好喜欢……最喜欢……姐姐……了……哈啊………”

“……我也喜欢你。”siku低下头,激烈地吻他。

“……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姐姐………啊————”

二人一起攀上了快乐的顶峰。口中再吐不出别的言语,只能重复着“最喜欢了”这样的话。脑子里像被塞满棉花糖一样甜腻腻又轻飘飘的,仿佛从来不存在痛苦悲伤之类的东西。

爱治愈了一切。

 

 

“……儿童节快乐。”siku吻吻他的额头,“晚安。”

然后关上台灯,也躺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双手臂缠上她的腰,软软的声音贴着她的脊背:

“……要抱着姐姐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