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梦中

Work Text:

夜凌云外出有好些日子了。风耀忙的时候还不怎么觉得,一闲下来就总忍不住想他。
他在干嘛呢?
风耀一边胡乱想着,一边沉入深眠。
梦中他梦到夜凌云。那个人在他身上揉搓着,手掌温热,抚过的地方都泛起一片战栗。
他主动抬起腿迎合,身下盈满的一汪春水颤颤巍巍地流了下来,明明是极轻微的触碰,沿着神经传到大脑的感觉却那么鲜明。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它是怎么蜿蜒着淌到身下的布料上的。
男人啃咬着他的嘴唇,身下堪称温柔地缓慢抽插着,粘腻的喘气声和水声同步响起。
不够啊,不够啊。他无声索取着。男人不理会他的哀求。
他猛地坠入黑暗复而浮起,世界倏忽变得清明异常。
这样的人值得你去效力吗?男人冷声问道。不值得又有什么办法呢,宇宙广袤我却无路可走,面容和蔼的国师握着我的手说,你不是这里的人,你迟早被白色割得鲜血淋漓。雪皇怜悯地看着我,委屈你了,辛苦你了,她常常这样说,你这个叛徒!——委屈你了。你这个叛徒。委屈你了。
妹妹被血染红了,国师在阴影里笑着,男人转身时斗篷扬起一道弧线,雪皇指着他的纤细洁白的手指,普通人瞪着眼睛停止呼吸。他拼命往前跑着,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们,摸到的始终是冷漠的空气。
回来!男人怒吼。
但他已然听不到了,久违的罪恶感浸过他的头顶,将他包裹起来与世界彻底隔绝。他茫然站在水底抬头望着无边际的天,漫天风雪一片纷乱中男人低下头,汗水沿着鬓角和下颌滴落。只记得天地间只有男人的黑色是黑得耀眼的,而他身下的那片黑色的白混沌不堪,甚至几近于灰色。男人伸手将他从泥泞中拉扯起来,混沌的白色撕开他的皮肉,扯断他的筋骨,他痛呼着大喊着却挣扎不脱男人拉着他的手。最后他鲜血淋漓奄奄一息,被男人抱在怀里安抚地亲吻着。
他觉得荒诞又渴望着,白色被黑色拯救,昔日万千人景仰的战神蜷缩在男人的怀里舔舐着伤口。他伸出手去摸男人的脸,伸出手的刹那周遭全数化为乌有,他重重摔在地上,仍然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
突然间天裂开了,他被一双手从水中挖了出来,稍凉的空气让他打了个寒颤,睁开了眼睛。
夜凌云俯身下去细细地吻着,风耀已经醒了,只是还陷在梦里茫然地看着他。
“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风耀没回答,只是再次伸出手抱住夜凌云。
这次,他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