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授翻】Astral Hearts/灵体之心

Chapter Text

不久之后Strange随着一阵风铃般的碎玻璃声消失不见;Tony就一直待在原地,直至天明。

Steve是第一个进入厨房的人。当然了,这个人比大多数、甚至是所有人都要起得早。他几次试图和Tony讲话;问Tony睡了没有,聊起地球失败后的情况,询问Tony要不要煎蛋卷。

Tony一言不发。他没有时间聊天,一心想着要和May谈谈的事情,不能自拔。他已经想好了想要被大吼大叫地对待;他已经习惯了别人那么做了。但Tony不知道自己是否应付得了,无论Peter是不是真的不在了。事实上,他就是不在了。

Steve离开屋子的时候在Tony身边留了四分之一的蛋卷。Tony看了一眼,知道如果自己吃上一口恐怕就会吐出来。

Tony下定了不能再坐等无可避免的命运到来的决心,离开了厨房。

来到May的门前,Tony只觉得自己需要比面对Thanos更多的勇气来敲门。有那么多事情需要更多的勇气;或许只是因为Thanos的邪恶并非由他的错误造成,而其他的一切,却都要归咎于此。

May打开门,显而易见她已经知道Peter连同那一半的宇宙一起随风而逝了。她看起来无比空洞,一如Tony所感。

“进来吧。”

Tony跟着进去,注意到的第一桩事便是Peter关着的卧室门。他想知道May是否会不惜一切代价不去想这个,抑或是否会不时去那里呼吸男孩曾呼吸的空气。Tony的情绪就在一瞬间被这两个想法所撕扯破裂。

“咖啡?”

“不用了谢谢。”Tony坐在沙发上,摘掉太阳镜,一只手托住面露苦痛的脸庞。

“我想你现在一定已经知道了。”Tony看着厨房中May的背影,后者默然无声转身朝他点了点头。她周身都是哀恸的气息。

“对不起。”Tony低声道。这让他想起了Peter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心碎更甚了。

“他走的时候,快乐吗?”她问道,抬头望着Tony,眼中带着希望。他挣扎着想要找出一个回答。可有谁会觉得在泰坦星上、在一颗陌生的星球上战斗是一种快乐呢?

“嗯……当我对他说让他回家的时候,他说……他说如果没有了邻居们,他就不会是那个好邻居蜘蛛侠了。”他说着,声音里涌出裂缝。他飞快地在心底发誓自己不会哭的,May需要他的支持,而不是反过来还要支持他。

“他不该去的。他比我们任何人都更像个英雄。”

“Tony,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怪你。受害的人是随机的,无论怎样他还是会……我只是希望……希望我能说句再见——”

“天我忘了告诉你。可能有办法能让他回来。”

May看着他就像他疯了一般。“起死回生吗?”

“我有另一个……朋友,和Peter一样。但因为他的能力,他设法来见我了,说他们被困在了灵魂宝石里。”

“什么里?”她的目光并未像方才那般充满希望。

“是另一个维度平面的存在。”他举例假设。

“你的这位朋友告诉你Peter没事吗?”

“他没事,是的。”放大的声音将May和Tony都吓了一跳,后者甚至不小心踢到了咖啡桌。

“苍天!你就不能调小声点吗!”他转向Strange,目光直直射向漂浮在沙发后方的法师。。

“做不到。”法师耸耸肩,穿家具而过,坐在Tony身边。在这个维度,密度对他而言毫无意义。

“见鬼的这是什么?”May尖叫着退进了厨房吧台后面。

“Stephen Strange医生。”名字的主人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微笑着朝她挥挥手。

“Peter有话想捎给你们两位,”他继续道,“他想对阿姨说,请帮忙照顾Tony;想对Tony说,请帮忙照顾May姨。直到他回来,当然了。”

Thanos说他尊敬Tony。如果他认识Peter的话或许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Peter可能是Tony最尊重的人。他认识的最好的人。

“所以Peter真的没死?”May又问了一次。她的希望再次燃了起来。

“没死。”

“他和你一样是个鬼魂吗?”她和Strange这么说的时候微微抽搐了一下,Tony立刻认出了那是什么。当人们说Rhodey是钢铁侠的跟班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感觉,因为那个人不仅仅只是他的跟班。或是当人们对他说忍一忍,和Steve谈谈吧的时候,也有那样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在对方对自己做了那些之后,他无法就这样和好了。

“不。在灵魂宝石中,我们并非以骨肉的样子存在,但我们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和实体一样交流,即便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天啊……你能叫Peter快点出去吗?”

好一会儿工夫他们都在谈论Peter。Strange轻车熟路绕过了怎么救他们出来的话题,接着Tony和他同May告辞出门,答应了不久再来。

Tony和医生走下楼梯,感觉自己像是完成了什么事情一般,他能感觉到May的生命里有了一线光明,因为她知道这并非结局。Tony觉得自己也是一样。

他们上了车,但Tony没有发动。他就那么坐了一会儿听着风铃的声音,就那么思索着。

Peter可能回得来,但孩子仍然需要经历一切磨炼,仍然必须经历面对死亡。那已经让Tony的良心不安。

Peter明明那么害怕。

“我感觉你心里很难过。”Strange的声音以他特有的共鸣将车厢填满。

“你是有什么无限的能力吗?”Tony本能防备地翻了个白眼,握住了方向盘。

“你有张富于表现力的脸,Tony。”Strange的语调引得Tony看向他,他的眼神那么柔软,嘴角牵向一边。

Tony的名字被这个男人从嘴里喊出来,那种发音显得很重要,很亲密,就像那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名字一样。那感觉很是私密,很……好。

“从来没听人说起过。”Tony咕哝这,转身去避开进一步的接触。他不想想法被看穿。

“现在这种时候,你需要朋友。”Strange继续用一种关切的声音说道,语气中的安慰令Tony倍感安慰。

“我有朋友。”他立刻反驳道。

“和我聊聊他们吧。”Strange坐下来,示意他说说。

“呃,Rhodey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认识了很多年,对我来说他很重要。还有Bruce——虽然已经很久没见了,但还是……”Tony意识到没有其他的了。

但不管怎样,他真的非需要两个以上的朋友不可吗?

“你有没有告诉过他们你的感受?”

Tony对此报以嘲笑的口吻。这个人说得像是很了解自己似的;他从不谈论感情,他喜欢将瓶口封得好好的、紧紧的,直到里面满满当当,炸成碎片。

“我试着和Bruce聊过一次。但他睡着了。”

Strange对这话做出了反应,露出了某种痛苦又有些许厌恶似的表情。Tony想知道这是不是比自己想的还要糟糕。

“我可以碰你吗?”Strange顿了顿,问道。Tony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望着眼前这个幽灵似的男人。

“你能吗?”

“看着。”

“看着。”Strange笑笑,缓缓伸手,给足了Tony退缩的时间。Tony见识了此生以来令人最为叹为观止的事情。

Strange灵体的指间摁进了Tony手上粗糙的皮肤里,他看着自己的肌肤被熠熠生辉的橙色点亮。然而最不可思议的还是那样的感觉:望着Stephen的脸,他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表情是那么小心翼翼、温暖平静。那确然而然、实实在在的情绪涌动着,渗透进了他的血脉,将他脑海中一切乌烟瘴气的怪物都淹没了。

如此幸福。他此生经历过的、无与伦比的幸福感觉。

Tony几周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呼吸。

遗憾的是Strange手最后放开了。尽管如此,并不是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当Tony发动车子回到基地,那种遗留的温暖感觉就像一条毯子,仍将Tony包裹在其中。 

“明天有场会议。我认为我们应该毁了它,他们需要知道你告诉我的事情。”

“你是怎么毁掉你要参加的会议的,还无论如何都能毁掉?”

“毁了它的是你才对。另外,是因为我总是迟到。”Strange闻言点点头,带着被逗乐的笑。

Tony有一般觉得对方会在沉默一会儿之后便消失,但在整个开往复联基地的漫长旅程中,Stephen一直静静坐在那里。Tony是如此感激,有这样一个能够给予安慰的存在,陪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