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授翻】Astral Hearts/灵体之心

Chapter Text

Steve一直认为自己和Tony 的重逢会相当不堪,会有声嘶力竭、打斗、恶言相向与伤人的眼神。他当然不想那样,但他知道那是Tony 的权利。尽管Steve后悔,但他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对Tony做了错事。

Friday已经通知了复仇者们——假使还能这么叫的话,Stark已经在从太空降落到距基地不远的位置。

他还活着。

理所应当,Steve召集了那些没有……湮灭成灰的成员们,直奔现场。Steve觉得自己从未如此迅速地行动过,当他们到达现场,看见Tony挂在一个蓝色机器人的手臂上,从一团烟雾与损毁的金属中走了出来。

Steve已经见过一棵树还有一只浣熊了,所以她的出现也并不令人惊讶。

但Tony……

Tony的出现让自从协议的事以来一直纠缠着他的迷雾渐渐散开。

“Tony谢天谢地。”Rhodey喘着气,向前一步从左侧抱住了Tony,后者还穿着残存的钢铁侠装甲。Tony畏缩了一下,但没有抱怨什么。

Rhodey后退,Tony从机器姑娘身边松开手臂,瘫倒在地。

迷雾或许散去,但难以置信、令人窒息的气息袭来。

------

 “那里发生了什么?”Nat问,终于打破了萦绕在Tony病床边的沉默。

“Thanos来取时间宝石。我们与之战斗。他英勇奋起战斗,让Thanos流血了。”机器人,Nebula告诉他们,似乎花了好一会儿来读取那些记忆。

“Thanos用这个人自己的刀刺穿了他。如果时间宝石的守护者没救他的话他已经死了。”她解释道,机械无情的调子引发了一些不满。

“谁?”Steve询问,想知道是哪个天使救下了Tony Stark。

“名字我忘了,某个法师吧。白痴一个。”她啐了一口。

“你是因为他救了Tony才喊他白痴的?”Nat扬眉。

“没错。他为了他的小命放弃了时间宝石。”她用金属手指点了点Tony,“一个人的命,值不了一块无限宝石。”

“Tony并不只是一个人,他是地球最伟大的守护者。”Steve插话,获得白眼数个。

这么久以来Tony为保护地球一直在为此准备。为Thanos。他比大多数复仇者都要全副武装,是人类中最优秀的英雄。实事求是,Tony是最好的,而仅非一个普通的人。

“嗯,我并没做到最好。”Tony自怨自艾道。他意识到了。众人都惊讶地望向Tony的脸。

“我也同意,Strange就是个他妈的蠢蛋。”他的脸上尽是悲伤,厌恶的愤怒。

Tony试图坐起来,Rhodey立即到他身边,扶住自己的朋友。

Tony望着自己的手,正面,背面,翻来覆去,然后盯着双手几乎要瞪穿出洞来。

“他们给我洗了手。”他注意到了。

“当然,确实。手很脏了。” Rhodey回道。

“那是我仅剩的了。”他朝着双手说道,出乎众人意料。他们都皱起了眉头;Nebula露出了然清晰而又悲伤的理解表情。

“怎么了?”Bruce问道。

“Peter走了!”他突然叫起来,声音破碎不堪,仿佛径直刺穿了Steve的胸口。

“那是我仅剩的一切了。”Tony用一种那么悲伤与孤独的调子重复着,将Steve的胸口切开了更深的口子。

Tony握紧了他干净整洁的拳头,左手不住颤抖,右手支在膝盖边白色的床单上。

他整整几个小时都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Steve有过期待,有过害怕,或是声嘶力竭的恶言相向与伤人的眼神

可沉默更糟。

------

Tony空洞恍惚,别无一物。回到地球已有两天,这两天来他被熟人包围着,但一切无济于事。他不在乎他们;也不在乎他们是否从来有真正关心过自己。

Peter关心他。孩子在起床的72小时内必然要问他感觉怎么样,总是想和他一起做点什么事情,给他看课堂作业,要求想学一些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弄懂的科学知识。

他在乎Peter。Peter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现在,没有了。他空洞洞的,什么都不是。

Tony向前踏了一步,走进冰冷的黑色大理石砌成的厨房吧台。他唯一能想起的就是那一次,他勉强答应了和Peter一起做饼干,因为孩子说这样就能改进阿姨的食谱配方,据说甚至还超越了她。

May……他得去见May。今早Tony不再失踪的新闻已经播出,如果他不露面,就无法任由自己活下去。

“Friday?May……还在吗?”他并不太确定自己在问什么。他还不能相信半个世界刚刚随风而逝。

“是的,Sir。”Friday的声音在漆黑的房间里回荡。

Tony哽咽着,将脸埋进了手里。

他的心脏从未如此痛过。他的心竟然还在跳动,简直是奇迹。

沉默持续了几个小时,Tony就那么坐着,双手捧着低垂的头颅,左手轻轻颤抖。比往常发作得都要频繁了。

忽然,屋子里传来一阵风声,若不是Tony沉溺在内心的痛苦折磨中,应该会发现这有多平和。

“我从没想过你还能是个安静的人。”

屋子里的回音激得Tony跳了起来。当然了他立刻意识到了,这绝对永生难忘。

Tony抬起头,有个人确实就在那儿,Stephen Strange,坐在吧台上,傻笑。

这个人一定不是真的在那儿。他已经死了。半透明的他出现在Tony面前,就像一个幽灵, 男人当然不是真的在那里。他死了。他出现在Tony面前,浑身半透明,如同一个幽灵,身后似有玻璃碎片莫测变幻。

“Strange。”Tony呼吸着,不由放松了下巴。

“Tony。”Strange和蔼地微笑着,笑意直达眼底。

“终于是时候了。”Tony喃喃自语道。

“你是在等我吗?”对方皱起眉头。

“终于到我疯掉的时候了。表扬一下我居然坚持了这么久才疯。”Tony想知道自己破碎不堪的心在最后见到的为什么会是Strange,在所有人之中。也许是因为自己大脑的前额叶都被Peter临终前说的话的记忆所填满,而潜意识则在哀悼这个人吗。

这个他只认识了几个小时的人,Strange,他知道对方为自己做了些什么,在他脆弱的心脏上掏出了一个洞,然后成了那里的常驻客。Tony的心似乎很喜欢这个新来的、意想不到的住客,直到这个人救了他的命。现在他不那么确定了。

“Sir,医生是实际存在的,我也能看到他。”Friday的声音传来。

Tony朝天花板皱起眉头,然后朝向Strange。不可能的。Strange死了。

“这是我的灵体投射Tony。我在这儿,只是不在身体里罢了。”他解释道,一边激荡起动人心魄的回声。

“你……你死了吗?”

“啊……我们被困在灵魂宝石里面了。”

“我们?”Tony朝上帝许愿,“我们”的含义包括了Peter在内。

“是的,银护成员们和你那孩子也都在那儿,”

“靠。”他喘了一口气,目光从灵体上挪开好消化这个新消息。Peter并不是完全消逝了。

“我得说Peter很好。太好了就是停不下来说话,搞得我们有点烦。”Tony和医生都笑了起来。Tony笑得更厉害些,因为他好像听见那喋喋不休的声音。

“我能见见他吗?”

“我是唯一一个到得了这个维度的人。对不起。但我能传个话。”

“等你回去告诉他,他不需要道歉。他做得很棒。”

“我会的。”他点点头。Tony以为他立刻就会消失,但法师却仍然坐在吧台上。沉默了片刻。

“我要去见他阿姨。我要怎么告诉她呢?”

“说Peter没有死。说他会回来的。”

Tony甚至没法组织起理论来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宇宙陷入一派混乱,Thanos带着宝石消失了。

又沉默了半晌。两个人就那么坐着。Tony想问问他们要怎么回来。但说出口的却变成了另外一件事。

“你知道吗,我真他妈的恨死你了,Strange。”

事实上,有那么一会儿对方看起来很愤怒,但随即便被一种类似悔恨的表情所取代。

“是因为时间宝石的事吗?”

“是,因为时间宝石。你怎么敢那样?你没有那个权力!”Tony愤愤道,几乎是在朝Strange咆哮。

“时间宝石由我支配。”来人用那种平静到令人讨厌的声音说道。

“你毁了一半的宇宙,为了我!你在想什么!?你说过为了宝石你会让我死的。为什么不那么做?”Tony站到了医生面前,撑着双手,等男人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没有一个人的生命重过上亿人的。最不值得的莫过于Tony Stark的命,一个做错了那么多的人的命。

“因为宇宙需要你。”他柔声告诉他,深不见底地望进他眸子中。

“什么?”Tony没料到会收到这样一个答案。

“无论如何,Thanos都会得到那块石头的。我不能告诉你我看到的未来,但你必须活着。你一直都是关键。”他倾身向前,灵体的手搁在自己腿上。

“关键?”

“坚持住。你会救我们的。”

“要怎么救?”Tony的眉毛紧紧拧在了一起。

“有些东西我不能告诉你。”他充满歉意地低着头,伤痕累累的双手紧握在一起。

“如果我犯错了怎么办?然后就会一无所有了。”Tony觉得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如果他是关键,他不能犯错;可他总是在犯错。总是。

“这是唯一的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