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搞明成要什么标题

Work Text:

重新踏上了阔别已久的土地,苏明成刚走出机场便感觉身后有几道炙热的视线。车站旁站着几 个男人环顾四周,突然像看到了什么似得径直走了进来,而且正朝他的方向。
苏明成见状下意识想退,可刚往后退几步,后背便撞上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对不……?”
苏明成下意识想道歉,却被身后的人扣住了后腰,一把推到了走过来的男人怀中。
“苏明成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们哥几个了。”
男人笑着将手在他的腰上抚摸,时不时滑下去若有若无的触碰牛仔裤包裹着的翘臀。
“亏我们哥几个减刑出狱后还一顿好找。”
“你们干什么,这里可不是监狱。而且,附近还有摄像头。”
苏明成在男人怀里挣了半天,愣是没把那双手撼动一丝一毫,反而被更为放肆的将手伸入衬衫里面抚摸。
“哦,不想在摄像头下搞啊,行,我们换个位置”
男人说着冲后面等着的几个人吹了个口哨。
“把人带走”
“喂!我没答应,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你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动物不能看到人就急着行使交配的权力啊,而且就算真要找也得找个阴的阴阳和谐一下。所以你快放开我!”
“脸是变黑了点,但这伶牙俐齿倒是一点没变。希望等会你也能有这样的精力叫骂”
苏明成被牢牢扣住腰塞进车里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今天看来是在劫难逃。那几天狱中发生的事自己花了三年才走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回到了原点。
这叫什么事啊,自己只是不想见到苏明玉所以没让人来接机而已,怎么就被人绑架了呢。
苏明成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咬起了手指。
开车的人瞥了一眼苏明成,给后视镜里的人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伸手去解苏明成的腰带。
“你干什么!”苏明成抓着那人的手,怒瞪回去。
“装什么啊,你不就是想那点事吗,摆个诱惑的样子给谁看,贱货。”
男人轻松甩开了苏明成的手,将他的外裤连着腰带一齐往下一扯。因为坐着的缘故并没有完全扯下,牛仔裤要掉不掉的挂在腰上,露出一截肌肤和黑色内裤的边缘,配上因为生气略微发红的眼角,让人更添欲望。
“妈的,老大,这家伙太他妈骚了我忍不住了”
开车的人闻言将车弯进一个小巷中,停了车。
“那就先在这做一次让这个小婊子爽一爽”
“得勒”
话音刚落,男人解开安全带把坐在身旁的苏明成一把捞了过来,将内裤带着之前没脱下来的外裤一同扯到了最底小腿处。
“哟,这腿倒还是养的白白嫩嫩的,怎么,特地养着给哥哥们玩的?”
男人手在苏明成腿上摸了两下,将人翻过来趴在车座上,这样一来整个臀部都暴露在了男人面前
“你放开!”
苏明成想转过来,奈何空间太狭小,男人的一只手又一直按着他,着实翻不过身来。
“折腾什么,等会哥哥就让你爽”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根绳子将苏明成的手绑住,然后两只手摸上两片臀瓣大力揉搓。
“啊!疼!你他娘的——”
男人恍若不闻的将臀瓣向两边拉开,露出里面浅褐色的穴口,大拇指在边缘轻轻按揉两下,便插了进去。
熟悉又陌生的痛感从下身传来,让苏明成想起之前被强暴的经历,肌肉紧绷愣是将那根手指夹的死紧再难推进。
“你个小浪货夹这么紧做什么,非想让哥哥们把你操到肛裂?”
男人骂着在苏明成腰间狠狠揪了一记,惹得人疼的一缩后将两腿掰开直接插了两个手指进去翻搅。
“扩张你爱做不做,你再他妈浪的夹这么紧老子就直接插进去”
苏明成疼的脸色发白,现在的姿势着实不太舒服,只得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可能是上次做的太激烈,身体本能的记住了教训,很快就分泌出肠液让男人的手指能够在肠壁内顺利抽插。
“果然是个浪货,这么快就出水了”
男人抽出手指,将身下早就硬的不行的阴茎对准后穴插了进去。
肠壁的每一处褶皱都被迫撑得光滑,堪堪的吞下布满青筋的巨物。温热紧致的肠壁层层包裹上来,舒服的男人发出一声喟叹。
“老子出狱以后找了不少人,还真没一个能比你操起来还舒服,你说你是不是天生就干这个的,嗯?”
男人把着苏明成的腰抽动起阴茎,一下下如顶桩般越捅越深,苏明成咬着牙愣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车内一时间只听得到囊袋拍打臀瓣的声音。
“怎么不叫了?叫出来让大伙看看你有多骚啊?”
男人解开绳子,钳住苏明成的下巴把他的脸掰过来,下身的力道又加重几分,次次碾过最碰不得的那个点。
“呃啊!变……变态!松开!”
“变态?你不喜欢吗”男人扯过苏明成的手摸在两人的交合处,那里早就被肠液和血液搞得乱七八糟,触手满是湿滑。
“你自己摸,这些可都是你出的水。”
苏明成尽力别过头去,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却被牢牢握住动弹不得。他几乎能感觉到那根粗大的阴茎在自己穴中抽插时的触感,这种认知让他发狂。
“老二,搞快点,别他妈磨磨唧唧的,到了地方有的是机会让你爽”
“知道了。”男人冲等在外面的人嚷了一声,加快了下身冲击的速度,将精液尽数射在肠壁内。
被略低于肠壁温度的液体内射的感觉并不好受,男人才刚将阴茎拔出去苏明成就扭着腰起身想让里面的液体流出来。男人抓住苏明成的腿,将一个圆球状的冰冷物体塞到了暂时还无力合上的后穴里。
“含好了,要是漏出来一点,等会有你好受的”
苏明成闻言沉默的去提自己的裤子,被一巴掌扇回了座位上。
“谁准你穿的。就这样坐好”
冰凉的物体很快便被肠壁捂热,随着车体的颠簸一点点的往深处划去,若有若无的振动刺激着肠壁不断收缩,前方的阴茎也难耐的抬起了头吐出几滴浊液。
“能不能……把它关了”
苏明成用几乎是嗡鸣的声音问道。
“关了换这个。你想要哪个”
男人掏出一个比正常阴茎还要粗上几分的假阳具,在苏明成面前晃了晃。
“还是说,两个都要?”
话音刚落苏明成赶忙死命摇头,生怕男人真的将那东西捅到了自己体内。
可是真的好难受……
苏明成迷蒙着眼侧头靠在车座上喘息,喉间时不时泄出一两声轻吟。前端因为无人抚慰的缘故高高挺立却始终达不到高潮,看着着实令人可怜的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苏明成渐渐习惯了体内振动的频率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才突然被一股大力扯出了车门。
“塞着东西都能睡这么香,以前是不是自己经常这么搞啊。”
“唔……”
苏明成迷蒙着睁开一只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似乎是个废弃的仓库。
男人似乎是很满意苏明成的表情,俯下身将苏明成不断滴着浊液高高翘起的阴茎握入手中轻轻套弄,时不时还用指甲搜刮一下顶端微张的小孔。
“啊……不……不行”
苏明成扭着腰想躲,却被另一个男人掐着腰捅进了后穴。尚还在里面的跳蛋瞬间被顶到了难以触及的最深处。
剧烈的刺激让穴肉激烈的收缩起来,夹得男人差点精关失守。
“妈的,刚插进去就咬的这么紧,果然是个浪货”
男人骂了这么一句,挺腰大力抽动了起来。旁边站着的男人却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
“拉倒吧,自己不行就直说,快点射了换我们”
“谁说我不行?你说说,我行不行?”男人往里狠顶了几下,激起苏明成一阵呜咽。
“啊——你……你行……呜……啊啊啊……轻……轻点。”
“看看,这小骚货自己都承认了”
“要是是我操,都不用问他都得喊出来。”
“不要……啊……求……要坏了……呜啊要被操坏了……”
苏明成到最后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身上嘴里满是男人的精液,前端稀稀拉拉的再流不出什么液体,最后甚至渗出了淡黄色的尿液,后穴穴口被操的深红,一时难以合上,几乎能看见里面微微翕动着的肉壁和缓缓流出的白色液体。

“老大,这小子怎么办,放回去吗?”
“放回去?你看他这不玩的挺开心的吗,把他放回去了他上哪一次性找到这么多男人疼他?”
“可是他家里……”
“这小子死了妈之后就不招家里人待见,估计巴不得他死了,怕个什么,留着,给哥几个儿玩够了还能卖出去换点钱花”

几个月后。
苏明成头上带着毛茸茸的白色猫耳,身后插着一条大尾巴。眼角通红,沉腰翘臀的撑在床上,冲着面前的男人缓慢的舔了舔自己淡红的嘴唇。
“用餐吗,我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