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温热的身躯将他拥抱,清晰的话响在他耳旁。
“小野,我在这里。抱住你了。”
恍惚里似乎有什么在体内炸开,俞适野睁开了眼睛,他的吻落在温别玉唇上,像一道火焰,倏然烧了起来。
欲望非常简单地降临在两个人身上,并一下子就烧成燎原的姿态,火焰在身体上肆虐着,裹在身上的衣服瞬间变得了碍事的东西。
俞适野深深的亲吻温别玉,像角逐战斗一样,他的动作变得有些急促,当知道过去的那些事情的时候,他的理智就不太能够管束身体,他撕扯着两个人的衣服,先扯掉了自己的西装和领带,又去扯温别玉的衣服。
毛衣之后是衬衫,衬衫的扣子不牢靠,抓着一用力,一排扣子全零零碎碎掉了下来。
温别玉倒抽了一口气,他还含着俞适野的舌,从喉中发出的声音是含混的,说话断断续续,像小动物独特的呜咽:“这里没有换的衣服……”
“完了下去给你买。”俞适野的回复就清晰得多了。
深长的接吻让两人都有些晕眩,唾沫牵在唇间,成了亮晶晶的丝。
衬衫全打开了,露出温别玉赤裸的上半身,冰霜一样的肌肤上,缀着两颗还含苞的红梅。俞适野的手掌贴上去,却没有感觉到冰凉,人体的温热瞬间袭上了他,当他碰触其中一处的红梅的时候,细颤从温别玉身上传来,含苞的花蕊绽放在他指尖,还有代表着男性的旗帜,也在同时竖立起来。
内心的渴望反应到现实,俞适野一面扯下温别玉的裤子,一面搓揉着对方的青涩的尖端,胸前传来的异样让温别玉的身体颤了颤,他能够感觉到对方急切,他抱住俞适野,手掌在对方紧绷的背脊上轻轻抚摸,安慰对方……
这起到了一点作用。
俞适野内心的燥热平复下去了些,他低头,吻在温别玉的突起上,将其含入唇中,用舌尖将其挑逗,几乎同一个瞬间,还青涩的地方彻底成熟,俞适野感觉自己像含了一颗果子入口中,皮薄汁多,只要轻轻一咬,就会炸开,让甜浆溢出。
温别玉艰难地喘息着,欲望的浪潮在他体内冲刷着,迫切地寻找着能够宣泄的出口,可他就是一个被塞紧了瓶口又被不断注水的瓶子,没有倾倒的地方,只能被动承受着越来越多积蓄……下一秒,他的欲望被握住了。
俞适野的手指已经来到性器的顶端,他简单的搓揉着,自其中分泌出来的液体沾湿了他的手,他的指头在顶端打着转,薄薄的指甲挑开收拢着的那层外皮。
“哈——”
到了这时,温别玉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他的的身体的肌肉紧绷起来,身上的红晕更加明显,像是一朵朵花开在了他苍白的皮肤上,他凑近俞适野,将欲望递到对方的掌心,快速的抽插几下,蓄满了水的瓶子霎时被冲开,白浊的液体淋漓泻出。
手上全沾了对方的体液,俞适野亲了射精后的人一下,迷糊的人下意识蹭蹭他,他抬起对方的腿,让其架在自己肩膀上,露出后丘处的穴口,那里尚且有褶皱将其密密遮蔽。
俞适野的手指探进去。湿滑的精液很好的润滑剂,只浅浅模拟着侵入的姿势贯穿几下,就将紧涩之处弄得柔软,俞适野的欲望已经足够紧绷了,他想要立刻闯入进去,可是想到上一次的情况……
他略微迟疑了下,这点迟疑似乎被身下的人感觉到了。
温别玉从短暂的晕眩中回过神来了,发泄之后的余韵还残存在身体上,让他的四肢有些酸软,他撑着抬起身,将自己更加交给俞适野,凑到对方耳边小声说:“进来,我……想要你。”
俞适野的呼吸都滞了下,他不再控制着自己,让温别玉由仰躺变成俯跪在床上。
而他从后,掐着对方的腰,直闯了进去,让早已按捺不住的欲望进入属于它的温床。
“唔——”温别玉发出了一声闷哼,痛苦之中夹杂着愉悦。过电的一样的感觉从交合处一直传递到大脑,极致的刺激过去了,复苏的身体感觉到了新的东西,他被贯穿,被占满,身体塞了巨大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个东西还在横冲直撞,肆意征伐……
方才主动诱惑人的他这回有些承受不住,喘息着抓住床柱向前膝行着躲了躲,可下一刻就被人抓回去,牢牢锁在怀抱中。
“不……呜……轻点,我,哈——”
对方的声音让俞适野的冲撞停顿下来,他的神经被拨动,想起了他们曾经在这间房子,这张床上发生过的事情,想起了温别玉羞涩的诱惑的样子。
那时候的人,被他压在床上做,有时明明承受不住,还老是嘴硬的喊继续,纵着他胡来……
心中的燥热和不满足被抚平,俞适野的动作不再那么快急,却变得更加深重。俞适野太了解这个人了,这让他的每一下插入,都摩擦了温别玉的敏感点,让温别玉刚从疾风暴雨里逃出生天,又一脚踏入巨浪肆虐的大海。一声长长的喘息后,温别玉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把剩下那些呻吟吞回喉咙,他的身体被撑得难受,每一根神经都挑动被刺激,可他还是转回头,尽力向俞适野伸出手:“吻……吻我……小野,我想感觉你……”
未尽的话全被来自身后的吻封锁。
俞适野寻到对方的唇,深深吻下去。他感觉着怀中身躯每一丝的细微反应,这些反应,全是为自己而生的。
俞适野的吻极其细腻,动作同样。
如果之前身体是被撑开,神经是被碾压,那么现在,温别玉的神经正在被挑逗,所以他原本根本没有发现的敏感点全被开发出来,身体似乎已经习惯了被撑大,完全不觉得难受,只有越来越多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巨浪,朝他不停地袭击过来。
“哈、哈……小野……慢点,我要不行了……哈……”
“我不要,我就想看你为我失态。”俞适野在温别玉耳旁轻声撒娇。温别玉的身体一下收紧了,后穴应激似地夹着他的性器不住往里吞咽。
温别玉跟着发出一声呜咽。
“你——哈——算了,都依你——”
俞适野顺从温别玉的意思,向里用力一冲,感觉源源不绝地热量从温别玉的内腔处传来,还有由其分泌出来的潮湿的液体。
俞适野放过了温别玉的唇,温别玉已经彻底失了神,他被动地承受着一切,不住地喘息和呻吟着,随着俞适野的贯穿而摇晃,他的口中泻出了微带痛苦的声音,可是刚才软下去的欲望又在此时重新高挺,尖端正抵着自己的小腹,那上边已经被液体浸染得一塌糊涂。
俞适野接下来的吻落在温别玉颤抖的背脊上,从上到下,吻至底端的时候,抽插的性器正正好压上对方体内的那一点,措不及防的一声惊喘冲出温别玉的喉咙。
“我,啊——”
“不急,等等我。”
俞适野及时握住对方性器的顶端,堵住出口,又在对方的身体里狠狠抽插几下,直至让欲望完全彻底的埋入对方的身体后,他才放开温别玉。
手指松开的那个刹那,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冲击,欲望化成海水,将置身其中的两人一同没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