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就是让wing和Kaiser在一起,这样我就不用纠结到底应该嫁给谁了,

Work Text:

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
清晨的阳光打湿了Kaiser的侧颜,wing呆呆地看着,伸手去触摸,然后在Kaiser朦胧的目光中把手指放到了他的唇瓣上,红润的唇瓣被掐红,然后又被湿润的舌尖舔去。
“干什么,勾引我啊!?”wing大叫,然后Kaiser就像一个宠溺你的腹黑男孩一样软软笑着,眼神柔软看着wing。wing冰冷的心又一次被挑逗,有些脸红,直接转过头,然后被Kaiser在身后一只手搭在肩膀上:“怎么,不愿意看我啊?”
“谁要看你啊!”wing又开始转移话题,“走,去刷牙!”
于是两个人对着镜子一起刷牙,然后洗漱完毕后去买早餐。Kaiser是一个沉静的男孩,而wing虽然他的孤独谁都进不去,平常却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尤其喜欢暖场,于是就对着wing一路说着自己的计划。Kaiser的眼神很飘忽,他发呆的时候对别人的话总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所以wing说到他涨工资的事的时候,Kaiser也只是点点头,然后就被wing一只手拉回来:“我涨工资了,你不开心啊?”
“为什么我要开心啊?”Kaiser莫名其妙,“又不是我涨工资。”
“死脑筋!”wing指着他的脑袋,“我涨工资了,不是就能给你买很多好东西吗?”
“什么好东西啊?”Kaiser傻傻地去问他,然后就看到wing眼睛亮亮的:“酒啊,你喜欢的。”
然后wing的思绪在微风中闪转到Kaiser喝醉酒的那个午后,桌子上的人白白嫩嫩泛着红对他笑,眼神软软的,一直都是奶音撩尾。wing看着心痒难耐,只听到那个人推自己一下软软地”你干什么“,就被吻了上去,红润小巧的唇都被吻红了,被吻的人也眼中含泪,气喘吁吁,大眼睛的睫毛上都凝着小泪花。
不同于wing似乎洋娃娃一样纤长浓密的睫毛,Kaiser的睫毛是开叉的仿佛花瓣一样,细细嫩嫩的,软软的挺翘着,就和他的人一样,也是软软的大大的,似乎什么都能塞得进去。
wing此刻就是想把自己给塞进去。抱住人之后手慢慢摸索着他的背,然后又一路向下到了股沟,把人抵在墙壁,一根手指沾了润滑进去,就听到怀中人的推拒:“痒。。”却让人更加心痒难耐。wing揉捏着他的屁股,直接把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塞入,黏液如馋了一样流出来,都是黏糊糊透明的拉出丝线。wing抬高怀中人的屁股,直接把自己的大屌塞入,只听到怀中人一声闷哼,然后大大的眼睛凝望着自己,水润润的都是渴望。
wing实在不能忍,直接抽送起来,感觉那个人很怕疼,却一直咬着唇不吭声。wing觉得无趣,说:”你叫一下。“一边喘着气,听着那粗气被wing抵在墙面的Kaiser也觉得自己不行了,仿佛到了欲望边缘。可是他只是一开口:”叫什么?“就被wing顶得失声,然后就是不可置信的眼神,却被wing一次次顶过。他只能靠墙保持平衡,感觉要被wing顶到墙里。
“别。。别这么快啊。。。“一向对女孩子温软的声音现在被撞碎,可是还是温软却带着点哭音的劝告,然后被欲火攻心的wing给顶成完全的哭喘。
“嗯。。嗯啊。。”wing只感觉怀中的人越来越诱人,那委屈的大眼睛简直能把自己吞噬,灵魂都安放在里面,沉入水底。
“Kaiser,Kaiser。。”他一遍一遍地呼唤着,让身下的人心醉神迷,“嗯。。wing。。”
感到肠道突然的收紧,wing察觉到Kaiser要到了,突然加快了速度,那哭音一下子喘息得心律不齐。Kaiser大口喘着气,到了wing的耳边都是娇喘。
他一下子把精液都淋到Kai的内部,Kaiser睁大眼睛,肠道一抽搐,一点软液就喷发出来,都渗漏到了墙口。
“好脏。”他皱着眉头,又要擦洗了。
而wing只是保证着:“我来擦。”一边抚摸着他柔软的胸肌,调戏着:“Kaiser,你还是很有料的嘛,干你比干女孩还爽。"
而老实内向的Kaiser只能别过脸说:“你在说什么呀,别说了。”
被wing一下扳过头,惊慌地睁大眼睛,唇舌都被人调戏。然后在喘息中两个人又滚到地板上继续纠缠。
到了健身房换好工作服,wing指着Kaiser说,“不许对别人笑得那么好看,不然我把那些女孩的眼睛都挖了。”
“可是你也经常和女孩子笑啊。”Kaiser有些委屈,他只是喜欢笑怎么了,而且wing还经常和女孩肢体接触他都没有说。
而wing看到Kaiser真的认真了,又要去哄:“开玩笑,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然后又被Kaiser怼:“是啊,你就是。”结果人直接被推过,这次却是Kaiser一把揽住wing的细腰,然后一个霸道的吻上去,把那个人淡粉的唇都吻红了,看到那个人呆呆的恍惚神色,才心满意足地:“你是我的,别过分。“然后就推开wing离去。
男浴室里的人看到一个浴室里出来两个人,而且刚刚还有不明声音,都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