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e crazy over you番外

Work Text:

Be crazy over you 番外

01
黄嘉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卧室跑到门口,刷一下拉开门,看见来人就想往人身上扑,那人伸了胳膊挡住,猛刹车让黄嘉新仿佛大腿抽筋。
李汶翰尴尬地咳了咳,转身向身后人介绍道:“这是黄嘉新…是…”
黄嘉新没让他为难,先一步热情地握住了李汶翰身后男人的手,道:“你好你好,我是李汶翰的弟弟。”
“小朋友真懂礼貌,我是汶翰多年的朋友,叫我徐叔叔就行。”
徐炳超笑着同黄嘉新握手,两人面上一派和谐实际手上暗自用力。徐炳超的手被黄嘉新抓得发麻,心里对着年轻人可笑的胜负欲翻白眼。
一进门李汶翰就被黄嘉新拽到卧室里。
“那男的谁啊?”黄嘉新总觉得自己在哪见过这个人。
“一个朋友,他刚好在巴黎出差,就一块回来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乖乖学公司的东西,那么辛苦,都没有出去玩过,你居然和别的男人一起度假!”
赶了一天路的李汶翰被黄嘉新吼得耳膜都在震,捏捏黄嘉新的脸,道:“一起玩了几天而已。”
李汶翰转身出去收拾行李,走之前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炸毛的黄嘉新,笑着拍了拍他的胸膛,“忘了跟你说,他要在咱家住一晚上。”
“我不同意!”于是刚踏出卧室门半个脚的李汶翰被黄嘉新一把拽回来。
两人分别已久,李汶翰觉得今天的黄嘉新好像比一个月之前还要可爱,没忍住亲了亲他的嘴角。
黄嘉新被这一下亲懵了,也不生气了,心里一股股甜蜜的感觉溢上来,搂着李汶翰继续索吻。两人吻得胶着难分,黄嘉新觉得李汶翰嘴里每个细胞都是甜的,伸着舌头想在这个令人着迷的口腔里舔个遍。李汶翰被亲得要窒息,甚至觉得黄嘉新要舔到他喉咙。
“唔…等一下”
李汶翰抓住黄嘉新在他身上作乱的手,气息有些不稳。
“我今天好累,改天好不好,而且……”而且徐炳超还在外面。
黄嘉新知道李汶翰害羞,邪笑了一下,道:“那我帮你口好不好?”
没等李汶翰拒绝,黄嘉新就拉开李汶翰的裤链,隔着内/裤舔弄还软着的阴/茎。分身被粗粝的布料磨蹭着,黄嘉新嘴上稍一用力李汶翰就跟着喘息,那块布料很快被濡湿,混杂着黄嘉新的口水和李汶翰阴/茎顶端渗出的液体。
黄嘉新满意地看着眼前鼓鼓的一团,把李汶翰的内/裤也扯下去,含住性/器的前端吸吮。
“别,脏……”
尽管两在床/上滚过几百回了,李汶翰心里黄嘉新还依旧是个没怎么长大的小朋友,从来没舍得让黄嘉新帮他做过这种事。
黄嘉新像是没听见,埋头在李汶翰两/腿之间舔着那东西的头部啧啧有声,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
李汶翰脸上一阵燥热,又羞又享受,黄嘉新一个深喉更是让他爽的大脑一片空白,双手不由自主抓着黄嘉新的头发往自己身下按。
黄嘉新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牙齿好几次磕到李汶翰脆弱的男/根,然后再用粗粝的舌头时轻时重地爱抚。微弱的痛感加剧了李汶翰的快感,下身不住地往那个温暖湿润的口腔里顶,几乎顶得黄嘉新想要干呕。
黄嘉新跪在地上,揉着李汶翰饱满的臀肉,又把性/器往深处吞了几分,李汶翰爽得没忍住射了出来,咸腥的气味炸满黄嘉新的口腔。
“啊…小新……”
黄嘉新没反应过来,把李汶翰射/出的东西尽数吞了下去,没吞尽的顺着他嘴角流了出来。
“我应该射外面的……”李汶翰轻柔地擦掉黄嘉新嘴角的液体。
黄嘉新看着李汶翰被情欲熏得通红的眼角和嫣红的嘴唇,一下子吻下去,与李汶翰交换口腔里残余的情/液。
“唔…我帮你弄出来。”
李汶翰揉捏着对方胯/下的硬物,黄嘉新舒服得发出一阵阵喟叹。

02
徐炳超在客厅坐不住了。李汶翰一进家门就被黄嘉新拉近卧室现在还没出来,用脚想也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徐炳超正看着卧室门出神,门突然开了,黄嘉新把门开了一道缝立马又关上,把徐炳超所有的视线关在外面。
“汶翰太累了睡着了,我去做晚饭。”黄嘉新笑着,装出一副娇羞的样子。
徐炳超怎么看怎么觉得黄嘉新欠扁,咬了咬牙道:“我去帮忙。”
黄嘉新第一次下厨,菜也不知道怎么洗,看着徐炳超切菜、杀鱼、下锅一气呵成颇有大厨的架势,站在一旁目瞪口呆。
“不会做菜就不要逞强,小朋友嘛,没人会怪你的。”徐炳超尝了一口鱼汤,一脸享受。
黄嘉新最讨厌别人叫自己小朋友,今天被这人连着叫了自己两次,怎么听都觉得这男人话里夹枪带棒的。

“哦~我当是谁呢,你就是那次送李汶翰回家的那个傻大个?”
徐炳超被鱼汤呛了一口,道:“你就是那个要汶翰照顾了那么多年的小屁孩拖油瓶?”
“你说什么?”
“我说错了?”
两人僵持不下,黄嘉新终于笑了笑,拿起徐炳超手边的菜刀切着案板上还没切完的姜块。
“徐炳超叔叔,你当年赢不了我爸,如今也赢不了我。”
“什么?”徐炳超被这句话激得脸色发绿
“我刚刚才想起来,你就是我爸和李汶翰合照里经常出现的那个笑得像傻子一样的人。”
“你这小孩是不是想挨揍。”徐炳超拳头举到黄嘉新脸边威胁。
“我劝你,退一步海阔天空。李汶翰要是真跟你有戏,这么多年还能轮到我?”
徐炳超觉得被气得上头,心想不愧是李汶翰带大的孩子,简直比李汶翰还要气人。

两个人你瞪我,我瞪你,直到睡醒的李汶翰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
“做了什么饭啊!好香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