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e crazy over you2

Work Text:

04
黄嘉新难得起了个大早,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做早餐的架势不亚于上战场打仗。
李汶翰嚼着煎蛋,看着对面一脸期待的眼神,道:“挺好的,比我第一次下厨的时候好多了。”
听到前半句还神采奕奕的黄嘉新听到后半句立马像霜打的茄子。他低着头咬嘴唇,除开今天这顿糟糕的早餐,昨天夜里自己的混蛋行为他也记得一清二楚,想道歉,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二人诡异的气氛。
门外是一个快递箱,李汶翰拿起来端详,确定自己没买过这类东西,黄嘉新更说自己最近根本没网购。
李汶翰拆开箱子,里面是一叠旧报纸包着厚厚的一沓纸质品。

“咚——”东西落地的声音。
“怎么了?”
黄嘉新见没人回应便跑到玄关处,李汶翰呆呆地站在那,脸上是惊惶的神色,地上散落了一大堆照片——李汶翰和黄嘉新以及黄嘉新父亲的合照,只不过每张照片里的李汶翰都被红色马克笔涂得面目全非。
黄嘉新把李汶翰的手攥在自己手里,冰凉的触感通过皮肤传递过来,黄嘉新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谁干的?”黄嘉新怒道。
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从门外走进来,从头到脚精致得不像话,脸色却像恶魔一样可怖。
“李汶翰,你好不要脸。”
李汶翰从不是任人欺负的人,可是面对这个女人,他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口。
女人见李汶翰毫无反应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朝李汶翰扇过去,在半路被另一个人截住了。
“妈……”
女人看着挡在李汶翰面前的黄嘉新,自嘲地笑了笑,道:“还真是儿子随老子,你们一个两个都那么护着他。”
“黄嘉新你真有种,你爸已经因为他被车撞死了,你觉得你能有什么好下场?”
女人越说越激动,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吼道:“要不是他,你爸会出事吗?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我们家会变成这样吗?”
她疯了一样冲李汶翰扑过去。李汶翰根本已经放弃抵抗,他甚至觉得被打几下能多少减轻自己心里的罪恶感。
黄母气急败坏,抄起身边一个花瓶就往李汶翰身上扔,直直砸在李汶翰头上。

05
黄嘉新坐在急诊室外,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急诊灯光在眼前糊成一片。
李汶翰出来的时候眼睛上缠着纱布。医生说他的视觉收到损伤暂时性失明,但通过调理可以慢慢恢复,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你走吧。”
这是李汶翰醒来后对黄嘉新说的第一句话。
黄嘉新被他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憋了半天才道:“当初你自作主张离开我爸,如今你也要擅自离开我吗,你要我怎么办?”
黄嘉新不想在李汶翰面前提起父亲,可为了留住他,他无耻地利用了李汶翰心里的那点愧疚感。
李汶翰不说话了,纱布后的眼睛看不清情绪。
“我不会走的,何况你现在看不见东西,你需要我。”
李汶翰怎么也不同意高三的黄嘉新请假照顾他,黄嘉新只好午休的时候来一趟,下午下了课来一趟,而晚上就干脆睡在医院。有次小护士正一脸娇羞地给李汶翰擦身,黄嘉新好巧不巧闯进来,先是生了一大场闷气,然后包揽了所有给李汶翰擦身的任务。
等到李汶翰不再需要什么特殊护理,两人一致决定回家静养。李汶翰还是不能完全看清东西,黄嘉新便一直牵着他的手走回家。李汶翰牢牢握着黄嘉新的手,觉得某个小朋友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为了一个可以让人依靠的男人。
“我想去洗个澡,在医院洗澡总感觉不如家里舒服。”
黄嘉新很喜欢李汶翰说类似于“家里”这样的词汇,他心里暖暖的,笑出一口大白牙,尽管李汶翰看不到。
“我和你一起。”
李汶翰视力还没恢复,洗澡确实还需要黄嘉新帮忙,可当脱离了医院那个环境,这句话说出来总带着些暧昧的意味。
李汶翰磨磨蹭蹭地脱外套,听见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顿时脸红了起来,道:“你脱衣服干嘛……”
黄嘉新笑起来,理所当然道:“怕弄湿啊。”
李汶翰今天穿了件针织衫,前襟一排扣子,他正吃力地跟这些扣子作对,一双手就从他背后伸过来帮他的忙。
黄嘉新在李汶翰后颈上一下一下轻吻,吻着吻着几颗眼泪掉下来。
“医生说我妈的病情又严重了。”黄嘉新吸了吸鼻子,道:“我不能求你原谅她,但我还是得替她向你道个歉。”
李汶翰转过身去寻黄嘉新的嘴唇,细细地啄吻,力道轻得像刚会走路的幼猫。
“你以后多去看看她吧,她肯定也很想你的。”
李汶翰被推着后退了几步,黄嘉新的手贴在他后背隔绝冰冷墙壁,身前是火热的躯体。吻又落在李汶翰的唇上,黄嘉新的嘴唇和身体一样火热,动作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轻柔。
“你为什么那么好。”黄嘉新在像是在自言自语。
李汶翰笑了笑没回答,勾着黄嘉新的脖子用心地回应这个吻。
“我好想你。”
黄嘉新发誓今天真没想做那种事,但李汶翰被抱在怀里,自己就不由自主地心猿意马。
“……你不是天天见我吗。”李汶翰看不见黄嘉新早已抬头的性/器,这个问题显得茫然又青涩。
“我说的是那个“想”。”
黄嘉新看李汶翰的表情从一脸茫然到满脸通红地低着头,感觉自己的下身就又硬了几分。
“好不好?”黄嘉新没忘了李汶翰还是个病号,把自己挤进李汶翰两腿之间蹭着他征求同意。
“只能一次…”
黄嘉新立马像只大狗狗一样扑上来,如果李汶翰能看得见,他一定能发现黄嘉新身后摇着的狗尾巴。
黄嘉新挤了一把刚才顺路买的润滑剂,手指挤入肖想已久的后/穴火急火燎地开拓,撑开内里每一寸褶皱,李汶翰轻喘了一声,嘴巴被黄嘉新吻住,和他交换口里的津液。黄嘉新的手从湿漉漉的后穴里拔出来,淅淅沥沥带着一堆液体,又涂在李汶翰高高翘起的前端,时轻时重的揉捏。
李汶翰只觉得后穴酥酥麻麻地痒,像有几百只蚂蚁在咬,难耐地喘出声。
“唔…前面不要了…”
“怎么了?”黄嘉新吻着李汶翰耳侧安抚。
“后面…好难受。”
李汶翰的病还没痊愈,一说难受,黄嘉新立马慌了神,怕他身体真有什么不适,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我感觉我后面好奇怪……”
黄嘉新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手边的润滑剂端详,他俩还是第一次用这种东西,以前都是用李汶翰射/出的东西做润滑,然后看见包装上明明白白写着的催/情作用。
“对不起对不起,我买错东西了。”黄嘉新抱着李汶翰道歉,然后委委屈屈地开口:“你要是难受的话我们就不做了。”
李汶翰觉得自己要被气晕了,懒得和他再费口舌,胡乱抓住黄嘉新的硬物就往自己后/穴塞。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黄嘉新顿时觉得自己的东西又胀大了一圈。
这时候还推脱就是傻子,黄嘉新拿开李汶翰毫无章法的手,蹭了蹭穴/口的液体一下子顶到底。
李汶翰看不见,所有的感官仿佛都集中在自己下面那个小小的穴/口,他感受到黄嘉新的勃然大物一寸寸推开褶皱直插到底,与自己的内里紧紧地熨帖在一起。
黄嘉新一插进去就不动了,他在等李汶翰适应,尽管李汶翰的小穴一缩一缩吸地他难受。
“唔…你动一动”李汶翰后/穴的那股酥麻感又涌上来,他的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只想被人无情地贯穿然后狠狠戳刺。
黄嘉新得到允许就不再忍耐,大开大合地操弄起来,每一次都顶到最底。
药物的作用还是很厉害,李汶翰感觉自己的后/穴变成一个无底洞,黄嘉新怎么插他都觉得不够,他撅了撅屁股和黄嘉新的胯骨紧紧抵在一起,让那人往更深处操/干。
两人太久没做,黄嘉新又被李汶翰的主动撩得双眼发红,双手捏着李汶翰的臀/肉使劲往两边掰,几乎把自己的囊/袋也操进那个小小的肉/洞。
李汶翰被顶得高/潮,后穴不断地抽搐,黄嘉新被夹得爽了,趁着高/潮连顶数十下射在了李汶翰里面,精/液喷不尽似的一股股射进小/穴里。
黄嘉新抽出自己的阴/茎,射进去的精/液被带出来,顺着李汶翰的大腿根流下去,黄嘉新赶忙用大拇指堵住后穴,把还没流尽的东西堵在里面。
“夹住好不好?”黄嘉新磨蹭着吻李汶翰的后颈。
“你…松开。”
“汶翰给我生个宝宝好不好。”
“我不会!”
“宝宝应该叫我爸爸还是哥哥啊。”
黄嘉新说着笑出来,气息喷在李汶翰耳侧,李汶翰又羞又恼,挣扎着推开黄嘉新,后穴的精液尽数流了出来,淋了他满腿。
“都流出来了……我再射一点进去。”黄嘉新声音低沉,重新硬起来的阴/茎又抵上了李汶翰的臀缝,在穴/口处戳刺。
李汶翰慌了,忙道:“不是说好了只来一次吗!”
“我可没同意。”
黄嘉新又抓着李汶翰的胯骨操/干起来,李汶翰很快软倒在黄嘉新身上,被顶得神智涣散。

06
黄嘉新做好早饭,轻手轻脚地打开卧室门,刚开了一道缝就有一个枕头砸过来,急忙躲闪才没让汤洒了。
他赶忙跑到床边把汤放下,抚摸着李汶翰的眼睛,兴奋道:“你能看见了!”
李汶翰拨开他的手下床,刚站起来就觉得后/穴一阵疼痛,没站稳又坐回床上。
黄嘉新耷拉着眼睛,小心翼翼抓李汶翰的手,道:“对不起……以后你说几次就几次,好不好?”
李汶翰瞪他,盯着看了一会又没忍住笑了,捧着黄嘉新的脸亲吻。黄嘉新立马搂住李汶翰的腰,跟他吻得难舍难分,没一会又在床上滚起来。
两人并肩倒在床上喘气,李汶翰在旁边拉黄嘉新的手,道:“你长大了,有些事可以告诉你了。”
“什么?”黄嘉新凑上来深情地盯着李汶翰看。
李汶翰坐起来,酝酿了一下才开口:“当年你爸出事,你妈……你也还小,我只能代为管理你爸的公司。”
“什么?”黄嘉新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现在你有能力独当一面了,我很快会安排交接。现在的副总是你爸的老伙伴,他会辅佐好你的。”
黄嘉新脸上却没有高兴的样子,一下子患得患失起来,抓着李汶翰的肩膀问:“那你呢?”
“我啊。”李汶翰笑了,道:“我为你们这个公司累死累活了这么多年,我打算退休了。”
“环游世界吧,去哪都好,给自己放个假。”
“你自己去快活了,就把这个烂摊子留给我?”
“你喊什么!”李汶翰敲了一下黄嘉新的脑袋,道:“什么烂摊子啊,你们公司被我管理地井井有条的。”
“我想你的话怎么办啊。”黄嘉新委屈起来,又想要哭。他想让李汶翰留下,又觉得他已经付出了这么多,自己实在没立场开口。
“我会回来看你的。”李汶翰摸摸黄嘉新乱糟糟的头发。
“我每天都想你怎么办?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黄嘉新……”李汶翰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去巴黎一个月,一个月而已,然后就回来看你,不会不要你的。”
黄嘉新低着头不说话,李汶翰凑近了看他,猝不及防又被人压在身下亲。
“你有完没完!”
“我们把接下来一个月的份做完你再走吧!”黄嘉新笑出一口白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