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e crazy over you

Work Text:

Be Crazy Over You
*羿汶定情 养父子 十岁年龄差 避雷 避雷 避雷

01
打开家门,一个陌生女孩子穿着他买给黄嘉新的T恤,光着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在沙发上坐着,李汶翰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黄嘉新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玄关门口的李汶翰神情躲闪的样子,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回来啊。”
李汶翰没打算花心思应付他,脱了外套就进厨房做午餐,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黄嘉新一个人了。
“我走的这十多天,你就吃泡面啊?”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管我了。”黄嘉新的头发乱糟糟的,看上去还真有点可怜。
李汶翰起了逗弄他的心思,道:“怎么不留人家小姑娘吃午饭啊。”
黄嘉新停下夹菜的手,脸色发黑,登时没了胃口。
“零花钱够不够用啊,从这个月开始给你涨点。”李汶翰这句话是认真的。
黄嘉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噌一下站起来,椅子划着地板刺刺拉拉地响。
“我又不是什么老顽固,谈恋爱总是花销大嘛,我懂。”李汶翰看着处于爆炸边缘的黄嘉新,心里莫名其妙。
“你懂个屁。”

黄嘉新十岁的时候亲生父亲因为意外去世了,母亲大受打击精神失常。黄嘉新怎么也没想到仅仅大他十岁的李汶翰会成为他的养父,事实上这么多年他的确没有叫过李汶翰一声“爸爸”,大部分时候直呼其大名,若有求于人了就叫“汶翰哥”,然后一声一声地撒娇。李汶翰当时不过是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也无法接受有个男孩子整天跟在他后面叫爸爸,于是称呼的事也就随着孩子去了。
黄嘉新生得精致干净,天生棕褐色的头发,是生来就会讨人喜欢的。他们刚住一起那段时间,小黄嘉新害怕自己一个人睡,晚上会抱着枕头跑到李汶翰房间,李汶翰就给小男孩腾出一个位置。
李汶翰很小就离开家在外面闯荡,一个人漂泊惯了,而这个每次都会跑到门口迎接他下班的小男孩,不止一次给了他一种家的实感。
小男孩成长起来总是很快的,黄嘉新渐渐不再跟在李汶翰屁股后面转,李汶翰的工作也越来越忙,两个人相处起来再没以前那么融洽,常常说两句就几乎要吵起来。
青春期嘛,都是这样的,说不定自己小时候比黄嘉新还讨人厌呢。李汶翰这样对自己说。

黄嘉新下了晚自习回来发现家里的灯还是黑的,他心里烦躁得很,在卧室做了几道题就做不下去,跑去厨房接水喝。
门铃适时地响了起来。
一个高大的男人半抱着李汶翰,酒气隔着几米远就飘进了黄嘉新鼻腔里。李汶翰穿了件黑色丝绸衬衣,不知是因为他身材本来就很好还是衣服小了一号,又或者两个原因都有,胸前的扣子只是堪堪地挂住,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撑爆。
“我们今天应酬,李总多喝了几杯。”男人说着就抱着人往卧室走。
黄嘉新一把拦住那人,接过他怀里的李汶翰,做了个“请”的手势,冷冷道:“谢谢哥送汶翰回来。”
李汶翰喝得有些不省人事,他喝了酒就容易出汗,脖子上的汗顺着肌肤机理流进衬衣里。黄嘉新帮他把外套脱了,黄色的台灯灯光给李汶翰的脸笼罩一层暧昧的光晕,他红红的嘴巴微张着,泄出一些哼哼唧唧的呻吟声。
“操。”给李汶翰解皮带的手停下来,黄嘉新发现自己又可耻地硬了。
黄嘉新冲到厕所给自己解决问题。他想起夏天的李汶翰洗完澡总是光着身子就走出来,头发也不擦,水一滴滴往下流,他就顺着水珠的痕迹巡视李汶翰的每一寸肌肤。李汶翰爱裸睡,除了内/裤什么也不穿。黄嘉新第一次想着李汶翰的裸//体撸了出来,自打那次以后,他再也没敢跟李汶翰一起睡过觉。
李汶翰越来越早出晚归,黄嘉新起床后总能吃到李汶翰做的早餐,却越来越少见到李汶翰。只有黄嘉新在学校惹了事,班主任一个电话把李汶翰叫去,黄嘉新才能好好地看看他。
这么多年工作的压力和岁月都没能打败李汶翰,他还是浑身洋溢着蓬勃的少年气。黄嘉新17岁生日的时候,李汶翰拾起了多年练的古典吉他,只为黄嘉新一个人弹了一首曲子,他的一举一动都变成黄嘉新心里的一颗颗刺,扎得人心里痒。
“明天我生日。”黄嘉新低着头说。
李汶翰怔了怔,口里咀嚼东西的速度放缓,道:“我们小新都要成年了啊。”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到底能不能陪我过生日。”
“我尽力……你先叫几个同学来陪你吧,我可能要晚一点。”李汶翰自认为对黄嘉新有亏欠,年纪轻轻就有了个“儿子”,在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年纪,又何来照顾别人一说。
“我不要他们陪,我只想和你过。”黄嘉新眼睛里已经含着泪,声音发颤。

02
李汶翰坐在办公桌前,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事情多得处理不完,他却第一次没有了专心做事的心情,只要一想起黄嘉新早上那个眼神,心肝就一阵阵地发疼。
晚上九点钟还有个会议,开完已经十一点半过了。手机显示了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来自一个电话号码,最近的一条短信也是这个号码发来的,说黄嘉新今天没去上课,怎么也联系不上人。
李汶翰一路上猛踩油门,飞驰着往家里赶。

“怎么不开灯。”李汶翰点亮房间,黄嘉新孤零零地在窗边坐着,像个小动物抱成一团。
“十二点都过了,我等了你一天。”黄嘉新开口,声音像是哭过了。
李汶翰最看不得别人哭,整颗心又揪起来,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黄嘉新,道:“对不起。”
李汶翰知道这三个字有多么无力,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觉得他可以做任何事来补偿黄嘉新。
“同学没来陪你吗?”
黄嘉新通红的眼睛盯着他,道:“我说了我只要你。”
“对不起,小新。”李汶翰慢慢走近,欲握住他的手安抚。
黄嘉新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把抓住李汶翰的领子抵在墙上,几乎决绝地问:“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李汶翰自责地要命,握着黄嘉新的手解释道:“公司实在太忙了。”
“我开完会就赶回来了。没来得及买礼物,你想要什么都行,明天我补给你。”
“不用明天了。”
黄嘉新又凑近了一些,李汶翰被逼得后脑勺靠在墙上。
“我想要的都在这了。”
黄嘉新捏着领子的手改为捧着李汶翰的脸,然后狠狠地吻住了眼前人的嘴唇。少年人的吻没有技巧横冲直撞,撞得李汶翰口腔吃痛,捉住那人舌尖不放,一下一下嗦得李汶翰整条舌头发麻。
交换足了口水,黄嘉新在李汶翰嘴角落下一吻,然后接着向下,衔住李汶翰脖颈上一块薄嫩皮肤又舔又吮。李汶翰终于恢复了些神志,伸手推黄嘉新的头,声音发抖:“你疯了!”
“我没疯。”黄嘉新伸手摸李汶翰身下,满意得摸到硬硬的一坨,笑道:“你也硬了。”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自己撸就是想着你。”
黄嘉新的眼神深情又郑重,此刻的李汶翰却只觉得脊背发凉。
一个巴掌重重地落在黄嘉新脸上,黄嘉新被打得偏了头。
“你变态吗?你还是人吗?”
黄嘉新没管李汶翰反抗,手隔着裤子摸着李汶翰的性器揉捏,李汶翰被伺候得浑身发软,双手推着黄嘉新胸膛却使不上什么力气。

03
尝到了甜头的黄嘉新越来越变本加厉。
趁李汶翰不在,黄嘉新跑到李汶翰房间,时隔多年再一次躺在他的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相册,他鬼使神差地拿过来看,却发现这是一本极其用心的DIY相册。
照片可以看出来是很多年前照的,相册里出现了很多人,最多的是李汶翰和另一个男人,黄嘉新知道那是自己的父亲。
黄嘉新像着了魔一样翻着这个相册,李汶翰比他的父亲小十岁,却极大程度地参与了他父亲的人生。黄嘉新印象中父亲不怎么爱照相也不怎么爱笑,这个相册里的父亲仿佛是另外一个人,一张张定格下来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如此活泼生动的父亲。
每一张照片都没有逾距,父亲和李汶翰总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貌距离,可偏偏这样才不正常,像是两人小心翼翼地避嫌,刻意维护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黄嘉新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说不上哪里可笑,又哪里都可笑。

李汶翰一回到家就被黄嘉新抱了个满怀。自打黄嘉新生日过后,两人时不时适当地亲热一下,任由这段没头没尾的感情发展。黄嘉新熟稔地把手伸进李汶翰的衣服揉他胸前的两粒,嘴巴咬着他耳垂不放。
李汶翰抗拒了一下,道:“我今天快累死了,你能不能别乱发//情。”
黄嘉新没理会李汶翰的反抗,扛起李汶翰扔到床上,然后自己死死地压上去。李汶翰感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戳着自己股间,两人从来没有做到最后一步过,他害怕地推黄嘉新胸膛。
黄嘉新扯开李汶翰的衬衫,露出他胸前两个饱满的果实,想也没想就俯下身去舔。
“别舔……”李汶翰喘了一声,黄嘉新对着这个硬粒又舔又吸又咬,直到它变得敏感又红肿,右手富有技巧地照顾着李汶翰半硬的阴//茎,李汶翰很快得了趣,未被照顾的乳/首便格外空虚。
“小新…另一边…啊…也舔舔”说着就挺着另一边的胸往黄嘉新嘴边送。
黄嘉新嗤笑了一下,坏笑道:“回答我个问题我就帮你。”
“什么…”李汶翰快要射//精的时候被黄嘉新掐住根部不让他射,他感觉所有的血液集中在下身那个膨胀的部分,以致于大脑供血不足,令他无法思考。
“我和他像吗?”黄嘉新的语气冷得不像话。
李汶翰脑子晕乎乎的,伸手捧住黄嘉新的脸,凑上去和他接吻,咕咕哝哝道:“像,你和他好像。”
黄嘉新突然松开禁锢着李汶翰阴茎的手,白色的液体喷了他一身,没给李汶翰喘息的机会,黄嘉新沾了他射出的东西,直接往后穴捅了两根手指进去,李汶翰还没从射精的舒爽中缓过来就被痛感折磨得要死,死死地抱着黄嘉新的脖子,后穴夹着手指寸步难行。
“汶翰放松让我进去好不好,不然不给你舔另一边哦。”
李汶翰被欺负得掉出眼泪来,抽泣着放松后穴,让黄嘉新的两根手指插/进去胡作非为。黄嘉新凑上去舔李汶翰的另一侧乳/头,同时下面找到了他的敏感点不停地对那一点戳刺,双重刺激下李汶翰的小/穴收缩地更加剧烈,疲软的阴/茎很快又硬了起来。
“我让你这么爽吗?”黄嘉新说话的同时嘴里还含着李汶翰的乳头。
“唔……爽”李汶翰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夹着黄嘉新的手指和自己精/液的后穴不断蠕动,只想让更大的东西插/进来。
“你进……来”李汶翰讨好地胡乱吻着黄嘉新的脸。黄嘉新听话地抽出手指换上自己早已硬/得发涨的东西,在李汶翰湿漉漉的臀/缝蹭了蹭,一下子插到了底。
李汶翰爽的说不出话,像条濒死的鱼嘴巴一张一合。黄嘉新卡在李汶翰穴里动不了,小/穴内壁却像有生命似的一下一下咬着他的东西,吸得黄嘉新头皮发麻。
“小新…小新…你动…动…”
黄嘉新堵住李汶翰翁张的嘴,下身不管不顾地狠狠抽/插。
“你里面好湿好滑,咬得我好舒服,汶翰好厉害。”
李汶翰听了这话后/穴不由自主地夹了一下,差点把黄嘉新夹/射。
“你别说…别说…”李汶翰的脸红得不像话,脸上全是泪。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黄嘉新身下猛烈抽插,次次插在敏/感点上,李汶翰爽得不知天南地北,喉咙干涸发不出声音,只知道跟着黄嘉新的频率摆动屁/股。
“你说,是我爸插/你爽还是我插/你爽。”
李汶翰突然恢复了神志似的,闭着嘴巴怎么也不开口。
黄嘉新把自己的东西顶到最深处抵着李汶翰的敏感点不放,李汶翰身体一阵阵痉挛,后穴一下一下吞着黄嘉新的性/器往更深处去。
“小新…放过我”李汶翰说话含糊不清,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
“那你说,谁插/得你爽?”说完下身又重重地顶了一下,还使坏地捏了捏李汶翰发涨的阴/茎。
“小新…小新…”
“说完整。”
“小新插/得我爽。”
“骚/死/你算了。”黄嘉新一瞬间被点着,发狠地顶弄着李汶翰被操/得红肿的后/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