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ecret

Work Text:

*彬彬宥李 几句话春风十李
*借了微博上Beta 发/情/期的梗

1
李汶翰抬起脚,楼梯在他眼前晃晃悠悠的,怎么也找不准落脚的地方。他脑袋嗡嗡地发胀,冷汗直冒,心里埋怨自己怎么又感冒了。
记者的问题连珠炮一样向李汶翰发射,他其实已经辨别不太清问题的意思,只是看着眼前这些嘴唇快速瓮张。
“嗯...我......”李汶翰的腿也开始发软,堪堪地站着避免自己倒下去。
“我们最近在排练新的舞蹈了。队长很辛苦,像我舞蹈底子很差,他就会一点点地耐心教我。”
听见陈宥维帮自己圆场,李汶翰松了一口气,然后感觉到一只手揽过自己的腰,便把一部分重量靠在那人身上,还不忘对着摄像机强撑出一个笑。
为了不让别人看出端倪,直到回了车里陈宥维才把李汶翰完全搂到怀里,李汶翰的头发湿哒哒地贴在额头上,衬衣几乎完全被汗湿。
陈宥维抵着李汶翰滚烫的额头,看着他那被自己咬得充血的嘴唇,皱了皱眉头。
陈宥维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紧紧裹住那人,道:“你先睡会,我带你去医院。”
听到“医院”两个字,李汶翰突然挣扎起来,但他使不上什么力气,对陈宥维来说更像是一只宠物狗在冲主人撒娇。
“不去好不好?”
李汶翰抽噎了一下。
“不好。”
陈宥维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
“呜...我回宾馆吃药。”

2
陈宥维半拖半抱把李汶翰放上床,又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药放哪了?”
李汶翰感到额头上凉丝丝的,舒服地哼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
陈宥维在行李箱夹层找到一盒退烧药冲了水,抱起软成一滩史莱姆的李汶翰喂药,李汶翰喝了几口就直皱眉,剩下半杯还是被强行灌进去的。
陈宥维看李汶翰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怀疑这包退烧冲剂能起到的作用。一路抱着李汶翰这个发热源的陈宥维也出了一身汗,他进浴室洗澡前不忘威胁床上的人,如果明早还不退烧就算绑也要被绑进医院,虽然床上的人根本没听到。
洗完澡的陈宥维又坐到床边探了探李汶翰的额头,他带着一身水汽,身上凉飕飕的,李汶翰便不自觉得往他怀里钻。
陈宥额被蹭得心里发痒,一把把李汶翰按到床上,认命地帮李汶翰把汗湿的衣服脱下来。解第一颗扣子的时候陈宥维就觉得气氛不对劲,衬衫底下,李汶翰蜜色的胸膛随着喘/息起起伏伏。陈宥维闭了闭眼睛,硬着头皮继续。
皮带扣“咔”一声弹开,陈宥维愣住了。他看着李汶翰难受地皱成一团的小脸,道:“……李汶翰,你下/面全/湿了。”
陈宥维感觉自己的认知受到了冲击,虽然李汶翰长得比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所有omega都好看,但李汶翰确实是个beta无疑,但现在这种情况......
还没等陈宥维反应过来,李汶翰就张开双臂环住陈宥维的脖子把他忘怀里带,滚烫的气息喷在陈宥维颈侧。
“我好难受.......”
“李汶翰,你发/情了。”经过短暂的思考,陈宥维很快得出了这个结论。
李汶翰猛烈地摇摇头,头发蹭在陈宥维下巴上,“我不知道,但是我好难受......”
李汶翰感觉自己每个细胞都融成一滩水,他全身发胀,半硬的阴/茎渗出透明的液体,后/穴却是空虚难耐,一张一合地吐着水。高热烧得他神智不清,他紧紧搂着身上的陈宥维,在他身上胡乱蹭着,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陈宥维感觉自己下身抬了头,他一把捏起李汶翰的下巴。李汶翰的眼神开始涣散,舌头无意识地伸出来顶着自己的兔牙。
“你知道我是谁吗?”陈宥维的声音喑哑。
李汶翰定了定神,眼前人的轮廓糊成一团,他艰难地张嘴,“陈...宥维...”
陈宥维扯下李汶翰内/裤,握住那人的阴/茎揉捏,李汶翰舒服地呻/吟,后/穴又吐出一股液体,沾了陈宥维满手。
直到李汶翰的前面被伺候得完全挺/立,陈宥维便把手往后面探,穴/口像有生命似的逮住陈宥维滑过的手指吸/吮。
陈宥维低笑了一下,探入一个指节,趴在李汶翰耳边舔他的耳洞,“可以吗?”
李汶翰的双腿/缠住陈宥维的腰,抬起头在陈宥维嘴边胡乱亲着,颤抖的声音充满情/欲,“你直接进来……”
陈宥维没想到李汶翰会这么热情,他下/身/硬/得发烫,忍了忍还是伸出手给李汶翰做扩/张。中指顺着体液的润滑很轻易地塞了进去,穴里的软肉争先恐后地缠上来裹住陈宥维的手指。
剩下的手指进入的便没有那么顺利,beta的后/穴已经慢慢退化,狭窄的甬/道本不利于交/合,也仅仅有少数的beta会经历发/情,他们发/情/期没有气味很难激起alpha和omega的注意,多数只能自己解决。李汶翰对自己beta的身份很满意,这曾经为他省去了很多麻烦,只是曾经。他从几天前开始低烧不断,本以为只是着凉了,没想到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三根手指塞在后/穴里动弹不得,手指的长度根本顶不到他最深的地方,李汶翰被情欲/折磨地满头大汗,手指对欲/望的少量满足带来的是之后更深的空虚。
李汶翰后面又开始吐水,淋到陈宥维塞在穴里的指尖上,“我不要了……嗯……你直接进来。”
天知道陈宥维多么想直接一/干/到底,听到这话,他立马抽出手指换上自己的东西,在湿滑得臀/缝蹭了就直接捅了进去。后/穴立马缠上陈宥维阴/茎的前端,一张一合地把那根东西往更深处吞。
后/穴艰难地吃着陈宥维的大肉/棒,里面的褶皱即使完全被撑开也依旧十分狭窄,陈宥维被夹的差点没忍住/射/出来,他冷静了一下,放在李汶翰腰上的手改为揉着那人的乳/尖安抚。
“嗯……嗯……”
乳/头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刺激,李汶翰忍不住挺胸把自己往陈宥维手里送,后/穴更剧烈地收缩起来。
陈宥维舒服地叹了一声,舌头卷着李汶翰另一边的乳/尖舔咬,“你太紧了,放松一点我进去。”
陈宥维抱起李汶翰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嘴里还含着李汶翰的乳/头,重力的作用让陈宥维一下子干到了最深处,李汶翰空虚已久的敏/感/点被重重地顶住,后/穴喷出一股温热的液体淋在陈宥维的肉/棒上,前面也颤抖着射/出浓/精。
“你怎么那么多水。”
李汶翰的眼泪不受控地流了满脸,高潮后的后/穴柔软湿滑,颤抖地收缩着,陈宥维按着李汶翰的胯骨大开大合地操/干,次次顶到敏/感/点。
“啊……慢……慢点……”
李汶翰感觉要被顶穿了,口水含不住从嘴角流出来,被陈宥维伸出舌头舔去。
beta的后/穴对alpha的性/器来说还是太狭窄了,难以进入的同时却也带来了更多的快感,陈宥维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李汶翰射/过/一次的阴/茎又慢慢地抬头,顶着陈宥维的小腹,李汶翰想伸出手抚弄热胀的前端,却被陈宥维一把抓住。
陈宥维把眼泪一颗颗吻掉,哄道:“再把你操/射好不好?”
李汶翰又开始掉眼泪,后/穴蠕动着咬陈宥维的阴/茎,陈宥维被撩的双眼发红,起了逗弄的心思,“叫声哥哥我就满足你。”
李汶翰咬住嘴唇不出声,后/穴被插着痒得厉害,陈宥维却迟迟不肯动作,李汶翰便抱着陈宥维的脖子,自己上上下下地动了起来。
陈宥维感觉自己硬的要爆炸了,比起身体上的快感,坐在他的身上动的人是李汶翰这件事更让他感到刺激。
李汶翰浑身发软,他胡乱扭动着,阴/茎捅进去好几次避开了敏/感/点,后/穴根本得不到满足。
李汶翰委屈起来,抱着陈宥维的脖子在他耳边抽泣,声如细如蚊蝇,“哥哥操/操/我。”
随之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抽/插,李汶翰有好几次觉得自己真的要被顶坏了,推着陈宥维的胸膛想远离,却接着被抓住胯骨狠狠地按下去。

陈宥维听着李汶翰的喘/息声射在了里面,精/液混着其他液体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流出来,陈宥维软下来的性/器还插/在那个温暖的小洞里,享受李汶翰下/面那张小嘴软绵绵的嘬吻和挽留。

2
李汶翰是在陈宥维的怀里醒过来的,他一抬头就对上了对方的眼睛,不知道被这样看了多久,李汶翰的脸腾一下红起来,整个人又埋回被子里。
陈宥维的嘴唇擦过李汶翰的耳廓,往李汶翰唇上凑。李汶翰吓得后退,伸手捂住嘴巴,却见陈宥维一脸戏谑。
“你发烧好的差不多了。”
李汶翰觉得自己丢人丢到家了,被子捂住脸露出两只眼睛,胡乱的点点头。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
“我以前没这样过...”面对陈宥维探寻的眼神,李汶翰犹犹豫豫地开口:“可能是前几天杨杨分化,对我有点刺激吧?”
李汶翰的室友胡春杨前段时间分化成了alpha,经历了第一次发/情,势头很猛烈。
“......beta不是不受信息素气味影响吗。”陈宥维皱着眉,“还是说,他还对你做了别的?”
李汶翰被陈宥维盯得发怵,心虚地摇摇头。
哪里是没做什么,胡春杨分化的时候李汶翰刚好也在寝室,这个平时温顺可爱的弟弟好像把他当成了omega,张嘴就往他后颈上咬。
陈宥维看着李汶翰的反应心里冒火,表面上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改天我跟杨杨换一下宿舍。”
“啊?”李汶翰兔牙因为惊讶得张开的嘴唇又露出来。
“他不知道你的情况,你以后再发/情怎么办,我在还能有个照应。”陈宥维说的理所当然。
什么照应啊...这明明就是引狼入室。
两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李汶翰先忍不住了,一想到两人一/丝/不/挂还盖着同一张被子,他就坐立不安起来。
半晌,陈宥维盯着李汶翰的眼睛一脸严肃地问,“你可以像omega一样生宝宝吗?”
李汶翰又气又羞,拿一个抱枕狠狠地砸在陈宥维脸上,气呼呼地下床洗漱去了。
如果不能标记,又不能要宝宝,那李汶翰以后被胡三黄四夏五拐走了怎么办呀?陈宥维躺在床上满脸郁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