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宇,不许你一直说对不起

Work Text:

白宇,不许你一直说对不起RPS
pwp
串杂在一起的事,不要较真时间线~
借鉴了一点点毒唯姐姐的设定:
高冷霸道朱大虎×骚浪媚娃小白菜
(只是一点点一点点哦|ω・))
我是鸽王,,,拖延症重度晚期患者,,,这篇文其实早该发的hhhhh,从背景来看就知道我拖延了多久,,,

 

朱一龙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泡泡龙”了,他现在学会了用小号网上冲浪,每日跑进白宇超话,看看他小白菜的美图来止渴,不过,今天他却在首页被#请青春环游记正式道歉##白宇被恶意剪辑#的话题刷屏了,他看了几篇微博,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又去看了相关的视频,视频中,他的小白菜穿着一身合身又帅气的酒红色西装,面对没有提词器,话筒没声音,耳返没声音完全没预料到的状况,他有一时间的茫然,却马上调整了状态,他一边唱歌一边不停地暗示着后台的工作人员,可是后台并未立刻理会这次演出事故,白宇唱完了……演出完,他90度的鞠躬,他看到了小白菜脸上的内疚与伤心,他说着“对不起”,要求重新表演,再一次的表演,他的小白菜用了十二分的力,低音深沉,高音惊艳,他的嗓子很适合唱歌,他的声音很好听,这是朱一龙一直知道的,他的小白一直很棒,白宇完美的演出完……可演完后,他还是内疚地说着“对不起”……明明他没有错,为什么要一直说对不起?朱一龙心里一阵纠疼。

 

当朱一龙看到节目组恶意剪辑后的视频,看到了一些营销号带着#白宇忘词##白宇黑脸##白宇生气#的微博话题,他心里如同刀割一般地痛,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的小白菜,他的白宇那么好,那么敬业,为什么要遭受如此恶意?他的小白菜除了他能欺负以外,别人都不能欺负他!

 

朱一龙恨不得马上坐飞机飞到白宇身边陪着他、安慰他,可是他现在还在工作,抽不开身,朱一龙打开微信……

 

朱大虎:小白,在吗?

 

小白菜:怎么了?龙哥

 

朱大虎:我看了你参加的综艺节目,那本就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一直说对不起!?我不许你一直说对不起!

小白菜:哥哥,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哥哥,我们都在这一行,做这一行有多不容易,哥哥比我清楚,受的委屈肯定不少……

 

朱大虎:我不许!壹心不作为,我曾经劝过你的,解约壹心,来简图,这样我们见面也方便,可是我也知道你恋旧长情……

 

小白菜:壹心在我出道最落魄的时候帮助过我,我不能忘记恩情,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去你的工作室岂不是把我们的关系昭告天下了?哥哥现在是事业的黄金时期,我不允许有一点儿不利于哥哥的因素!

 

朱大虎:可是小白,我爱你……我不想让你受委屈……

 

小白菜:哥哥,我想你了……

 

朱一龙对小白菜没有一点儿抵抗力,当即就给李婵打电话,让她订机票,他要拍完这个广告就马上飞到白宇身边,他要去陪他……

李婵不敢违背老板的意愿,当即给朱一龙订上了机票,又重新安排了行程。朱一龙拍完广告就立马登上了飞往小白菜床上的飞机……

“明明因为央视五四晚会录制刚聚在一起过,怎么又要去聚?”李婵不甘地想着,“让朱一龙这个工作狂放下工作,打破原则的恐怕也只有白宇了……唉”,李婵忿忿刷着微博,看到了一个艾特博,,嗯?不让朱一龙和白宇同台?拒绝捆绑吸血?“唉,我也想啊,但那两位现在恐怕都已经在床上滚在一起了吧……”李婵刷着那条微博,,心酸地想着,也没注意自己已经点赞了那条微博……

 

朱一龙一下飞机,就立马向白宇酒店赶,根本没有注意到微博已经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因为白宇有酒店的固定房间,朱一龙隔三差五地就去酒店找白宇,白宇索性就给了朱一龙一张房卡。朱一龙拿着房卡直接开了房间门,想给白宇一个惊喜。
朱一龙悄悄走进卧室,看到白宇半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穿着一件深V浴袍半躺在床上,裸露出大片诱人光滑的胸膛,看来是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发丝上还坠着水滴,小卷毛湿漉漉地显得格外可爱。不过,为什么小白看起来脸色那么不好,眼睛有点红肿,像是刚刚哭过……

“小白,我来了”朱一龙敞开怀抱向床上的走去

“啊!龙哥,你怎么来了?”白宇一脸惊讶,慌忙地将手机藏着枕头底下。

“拿出来,小白”

白宇纠结地小心翼翼地将手机拿了出来,朱一龙一把夺了过去。

 

热搜#李婵#   李婵点赞白宇黑微博?!
广场上全都是他那些“可爱”小笼包拿着“朱一龙”三个大字洗李婵的黑热搜……

 

“龙哥,没什么事,我相信婵姐真的只是手滑了而已,,你别生气……小事而已,就算粉丝天天撕,我们也不需要去理会……”

 

朱一龙沉下了脸,一个电话给李婵打了过去

“婵姐,怎么回事?”朱一龙的嗓音格外低沉,微微含着怒气

 

电话的另一头,李婵慌乱得不行,这次纯粹是自己作了,自己没法解释,自己干了这么多年经纪人,万万没想到这么低端、没法原谅的错误竟然出在了自己头上…

“龙……龙哥……,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和小白在一起,你把电话给他,,我亲自给他道歉……”
“小白,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给你带来了麻烦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李婵的语气恳切,仿佛白宇如果不原谅她,她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白宇轻轻叹了一口气,“姐,没事,这点小事,姐不用放在心上……”

 

朱一龙俯下身,在白宇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拿起白宇手中的手机,走出了卧室门,他得和李婵好好谈一谈了……

“婵姐,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什么样你最清楚,我爱小白,我不许别人伤害他,更不许我身边的人去伤害他!”……

 

 

朱一龙打完电话,就去浴室洗了个澡,本来回来就想马上与小白亲近的,没想到被这糟事破坏了。快速地洗了个澡,洗掉身上的烦恼,他要马上去好好疼爱小白……

 

打开卧室门,一幅香艳的画面展在朱一龙眼前……

 

白宇两条又长又细的腿大开着,浴袍松松垮垮地半披在身上,一只手抚摸着胸前的软肉,拨弄着粉嫩的小红粒,另一只手伸到身后,三支手指不停地抽插着小穴,白宇高昂起脖颈,诱人的嘴唇一张一合,微微喘息着……
“哥哥……过来”
朱一龙看呆了,吞了口口水,情不自禁地向床边走去……

“小白……”朱一龙眼里满是压抑的欲火,赤裸裸的欲望写在脸上。

白宇一把把走近的朱一龙拉倒在床上,顺势解开了朱一龙身上的浴袍,骑坐在朱一龙的大腿根,朱一龙挺立火热的欲望正对着白宇一张一翕粉嫩的小穴,仿佛下一秒,那欲望就会直直地插入……事实上,白宇也确实那样做了,他小心翼翼地扶住那根巨大,缓缓地坐了下去……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喘息,白宇是因为那肉棒实在太大,虽说已经做了润滑,但仍撑地甬道十分难受,而朱一龙纯粹是因为太爽,肠道火热湿润,温热的软肉不停地吸吮着朱一龙的那根欲望……
白宇不停地喘息着,小心翼翼地轻轻抬腰,适应着那巨大,朱一龙虽说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狠狠抽插,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的小白,等待着他的适应。

终于白宇的动作大了些,一抬一落,让朱一龙的肉棒狠狠插入白宇肠道最深处……
“哥……哥哥……我…会让你爽的……”
说罢,动作更大了一些,起起落落的频率更快了,骑乘的姿势对白宇的体力消耗极大,自己动了一会儿,白宇的喘息就变得粗重了一些,朱一龙虽说挺享受白宇主动为自己服务,骑乘的体位可以让他看到他的小白菜在他身上扭动着细腰喘息呻吟,也可以看到小白脸上那沉浸在情欲中的酡红以及浪荡的神色,但他也舍不得白宇太累,毕竟夜还很长……

朱一龙一发力,瞬间两人位置颠倒过来,朱一龙把白宇压在身下,那还在白宇甬道内的物什也随着位置的变动在肠道里深深顶了一下,刺激地白宇尖叫了一声,止不住地大口喘气,脚趾也因为强烈的刺激禁不住地蜷缩起来,朱一龙没有给白宇反应的时间就大张大合地操干了起来,一下一下又狠又准地顶到白宇的敏感点,白宇被强烈的快感刺激地眼泪都止不住流了出来……

 

“啊……啊啊……哥哥……慢…慢点……”白宇喘息着说,可朱一龙的抽插速度并没有减慢,“啊啊…啊……哥哥……我…不…行了……啊……我要……我要射了……”
朱一龙捏住了白宇前面的小口,伏在他耳边说“等我一起,小白……”说罢,又狠狠地抽插了几十下,白宇像溺水了一样,疯狂的快感被堵住宣泄不出来,他的意识渐渐地被这承受不住的快感折磨地越发不清晰,他仿佛窒息了一样,就在白宇好像下一秒被干晕的时候,朱一龙松开了捏住白宇前端的手,同时,一股滚烫的热流深深射进了白宇肠道内,肠道被刺激地剧烈收缩,白宇也被这刺激地射了出来……

 

朱一龙轻柔地吻着白宇的脸颊,舔舐干净白宇眼角的泪痕,又轻轻嗜咬着白宇的耳垂,白宇的耳朵很敏感,轻微的触碰都会让他难耐地扭动身体,朱一龙又把舌头伸进了白宇口腔中肆虐,搅动着白宇的舌头共舞,两人都因为刺激又硬了起来……
刚高潮完的白宇浑身淡粉色,在卧室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美味可口,朱一龙怎么可能忍得住啊。朱一龙抓起白宇头发,使他跪趴着,刚刚被粗暴蹂躏过的小穴暴露在眼前,红肿的小穴还在流着朱一龙射进去的白色精液,朱一龙又将粗硬的肉棒塞了进去,精液的润滑使这一次的进入格外顺畅,朱一龙迫不及待地猛烈抽插起来……后入的姿势更容易使力,朱一龙大力地高频率地顶着胯,一只手轻轻揉搓着白宇的腰窝,又顺着腹部向上捏上了白宇胸前的茱萸,手掌大力揉捏着周围的软肉,两支手指又捏住了那小肉粒,微微用力地拧掐,疼痛和快感刺激地白宇娇喘连连,呻吟不断。另一只大手用力揉捏着白宇两片又软又翘的臀瓣,不一会儿,原本白花花的屁股上显示出了红红的指印,看起来更加色情萎靡。

朱一龙又加快了操干的频率,白宇在巨大的快感下又射了出来,同时朱一龙将自己硬地发紫的肉棒从白宇体内拔了出来,又把白宇翻了个个……

“张嘴”    朱一龙用充满情欲的沙哑嗓音说……刚高潮完的白宇还处在不应期,脑袋迷迷糊糊的,快感的余韵还充斥在体内,意识还不太清醒白宇乖乖张大了嘴巴……

朱一龙把那硕大一下子插进了白宇嘴中,白宇的腮帮被撑地鼓鼓地,但还不够,朱一龙抓着白宇的头发,用力挺了一下腰,一个深喉刺激地白宇不停摇头表示抗议,但抗议无效,朱一龙在白玉嘴巴里大张大合地抽插着,每一次都是一个深喉,抽插了几十下,朱一龙终于射在了白宇口中,白宇依靠着本能就将那浓稠滚烫的精液吞咽了下去……

“小白,以后不许一直说对不起”

“好,哥哥,不说对不起……现在我想说……我还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