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进嘉】上钩

Work Text:

有人在敲门。
高进给全宅的仆人放了假,他一个人呆在二楼的书房。监控里是熟悉的脸,他飞奔着去给他的进哥开门。
高进喝醉了,衣服上还有酒味,靠在门框上,难得地在李嘉华面前一脸严肃。他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李嘉华想。高进盯着他,一步一步朝他走近,他便一步步后退,退到没有后路高进的衣服也脱完了。男人单手解衬衫扣的样子很好看,无论是解自己的还是李嘉华的。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赌神以唇封唇,舌牙相抵。他喝了好多酒,还有可可味,像是一颗过苦的酒心巧克力。男人的阴茎趁他被吻得情乱时抵在他穴口,又在他靠着墙壁大口呼吸时塞入肠道。性器没有受阻,李嘉华穴里好多水。
“我好钟意你。”
我也好钟意进哥。高进抱住他的腰,又去亲他,高进比他高大半个头,站着做爱阴茎也操得更深,他被顶得除了呜呜求饶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知唔知?”

梦醒了。
内裤上又是湿漉漉一片,李嘉华做了关于这栋房子主人的春梦。他脱下内裤扔到床下,自暴自弃缩回被窝里逃避现实,过了几分钟又捡起内裤往卫生间走。不能被其他人发现,他搓着衣服愤愤想。
“阿Dee,今天起这么早?”
“今天我要早点去学校。”
餐桌前他面对春梦对象红了脸,匆匆忙忙咬了面包就走。高进按惯例在他出门前给他一个早安吻,李嘉华闭眼受吻后转身就走,高进在他跑远后露出了属于赌神的笑容。

春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他无意中看到同性的色情片起。
是高进告诉他地下的家庭影院里有小刀哥从欧美带回来的电影。
又是高进说自己还没看过问他电影好不好看。
他回忆起影片里两个男人的赤裸肉体,支吾应付道还可以。

一年前李嘉华还在酒吧当驻唱,弹着吉他唱情歌,偶尔也会迫于生计陪夸他可爱客人喝一杯酒获得大笔小费,然后纳米酒量的小孩醉醺醺地继续回台上唱歌。只是那天的客人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递来的也不是低浓度的鸡尾酒,手放在他腰上不怀好意。他拒绝,桌上多了一把枪。
他皱眉喝了一大口呛得眼睛发酸,腰上的手顺着脊骨往下挪,他像是砧板上的鱼肉。
“我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有人救了他,是梳着大背头穿西装的男人。他没听清后来发生了什么,晕晕乎乎,全部意志力用来保持站立不倒入陌生人怀里。直到有人拉住了他胳膊说送他回家,他报出地址才失去意识。
醒来却是在一间装修考究的房间,昨夜的男人在楼下吃早饭。男人说他家没人开门只好擅作主张带他回自己家,问他愿不愿意当sugar baby。
男人提出的要求很简单,放学后回别墅写作业,睡在他隔壁房间,偶尔唱歌给他听陪他去旅行。一个月的酬额是比他三年学费多一个零的数字,美金。他盯着男人的眼睛,里面有他,他看到自己点了点头。
“我叫高进,做些靠运气的小买卖,你可以跟他们一样叫我进哥,也可以叫我daddy。”
李嘉华小声念进哥,男人笑着应了。

李嘉华想起春梦对象连班主任的课都走神。不出意料地被叫家长。
高进听班主任一样一样数落他的小孩,不露愠色地让龙五给班主任拿了银行卡。
“阿Dee有劳老师照顾了。”

“昨天老师和我说,你最近上课经常开小差,害羞地开小差。”
“我是过来人,你有什么事情大可以和我说。”
高进把李嘉华叫到书房,手里转着张扑克牌如慈父般同他谈心。李嘉华不作响,只是怯生生看着他。高进叹了口气,让小孩离他近些,一伸手把他抱到自己腿上。他和李嘉华挨得好近,下巴搁在小孩肩膀上,没用发蜡固定的头发蹭着小孩脸,手还搂着,像是李嘉华梦里无数次发生的那样。他把那双手移到了李嘉华腿上,去碰私密处。
“老师还让我关心你生理心理的变化。”
“带你去开荤不合适,只好我帮你了。”
仅仅是意识到春梦对象要帮自己打手冲这件事李嘉华就硬了,高进又隔着裤子揉小孩的裆,碍事的布料没几分钟就被扯到膝盖处,小孩的大腿很白也像高进所预想的那样软,适合留下红红的掌印,或者,几个咬痕。他握住了小孩还有些粉色的性器,拇指按压顶端顺着柱身下按,手法娴熟地握着阴茎模拟性交动作。怀里的小孩多半是连自慰的经历都没有,急匆匆挺腰又跌坐回他腿上,处男,高进下了结论,满意地继续为小孩提供服务。臀肉撞到他胯上,双腿夹着他的西装裤磨蹭,高进感觉自己快硬了。他含住了李嘉华的耳垂,又腾出一只手去摸他的乳头,他像照顾女人一样照顾李嘉华绵软的胸部。
李嘉华射了,射了高进一手还把他的裤子弄脏了。他把手凑到李嘉华嘴边。
“舔。”
李嘉华尚处于失神状态,乖乖地听话伸出舌尖去舔食高进的手指。湿热的。高进觉得这个词或许也可以用来形容李嘉华,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拿餐巾纸擦干净自己,又帮李嘉华穿好裤子。他拍了拍小孩的屁股:“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李嘉华耳根发烫。

从那天起李嘉华没再做春梦了。
春梦的内容被他放在入睡前,一边揣测高进的心意,一边根据记忆用手取悦年轻的身体。

这不够。

他要高进喜欢他。

大哥教他做事要主动。

同学也说男孩子遇到喜欢的女生就该追。

他喝了半杯酒给自己壮胆,洗完澡去书房找高进。
他只穿了浴衣,腰带松松垮垮,弯腰时胸前风景一览无余。
高进在看文件,听到敲门声后却停止了审阅,他将书桌理了理,空出一大块。
“阿Dee,睡不着?”
“……进哥。”
李嘉华半醉,踉跄到高进身边。他霸道地占据了高进的大腿坐得稳稳当当,要高进看着他。
“我不想当处男被同学笑了,Daddy帮帮我。”
高进的行动显然比他的思考更快,小孩被他抱到书桌上,手被他的手牵着放到皮带处。喝了酒的小孩哪还解得开他复杂的皮带,折腾一会丧气地甩手解自己衣带,晃着腿脚掌踩到高进裆上,他的脚心软,把高进的阴茎磨硬了。酒是样好东西,高进心想,抓住了小孩不老实的脚往腰两边圈。他耐心地为小孩做润滑,让后穴适应异物侵入。小孩却是急不可耐,踢他要他快点,等他玩湿了下面,小孩的眼眶已经红了。
他对准肉穴,将阴茎埋入,果然是湿热的,他吸了口气,刚要动就发现李嘉华哭了。哭得满整脸像是被覆盖了水膜,他以为是他弄疼了小孩。小孩却绞紧后穴不让他离开,他便也顺着小孩的意,一下下把小孩操开。小孩要他用力,好像越是投入地做爱,越证明高进喜欢他。男人去擦小孩的眼泪,哄他好乖好听话,小孩收了声,却把高进抱得更紧。
“李嘉华,我在这里。”
“你知道我钟意你的。”
小孩又哭了,好像将受到的委屈都在此刻释放。他要高进亲他,高进便照做。他要高进爱他,高进便让他知道他才是始终被爱的那个。

第二天醒来李嘉华发现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想欢呼却又怕吵醒男人,只好就着入睡的姿势,喜滋滋平视盯着高进的喉结笑,进哥的喉结也好看,他越觉得自己占了莫大的便宜。
他不知道高进的唇角安静地扬起了微妙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