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沈谢】爱的故事(下集)8

Work Text:

8
在等红灯的间隙,沈夜查看了他的状况。
谢衣拧了眉心,呼吸很是不均,下唇咬的泛了白色,不时偏过头去似是要减轻头痛,沈夜尝试着唤他的名字,他也只能以低低的语气词回应。
他的手缩在大衣的袖口里,沈夜的指腹甫一触碰便感受到了他手心的热意,室外的气温已经接近零度了,他的手都有些发凉,谢衣的手心却热的不正常。那手指追逐着凉意便缠了上来,将他的指尖圈紧在自己的掌心中。
虽说未成年不应饮酒,但他也知谢衣的酒量不错,谢衣高考之后与他庆祝两个人开了不少的酒,红的白的都有,两人坐在露台上吹了半夜的风谢衣也不见倦色。
担忧着谢衣的状况,车也不免开的快了些,在车库内将人扶下来时谢衣的情况却似乎更加严重,拉了沈夜的衣摆指节却泛了白色,在惨白的灯光下仍可以看到他的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颜色,呼吸之间的气息一下一下的触动着沈夜的鼻尖。
他托着人的腰勉强开了门,演艺圈果然辛苦,谢衣的腰比他想象的还要瘦了几分,他深吸了口气,将人带入了浴室。
“想不想吐,我去拿些醒酒的药给你?”
谢衣勉强摇了摇头又点了头,沈夜帮他脱下了外套,却在灯下清晰的见他额头已有了一层汗,他脑洞忽的转了一个念头,他在商场几年间对那些龌龊事也见了不少,什么样的酒能让人全身无力却又燥热不得解他心里也有个大概,看着眼前蜷在自己身旁的人,又狠下心来将人摇醒,“看着我,哪里不舒服?”
“……热,我……”
若是身边是旁人,谢衣大概总会留些力气来保存理智,然而身边人从气息到身体的施为都令他心动又安心,让他甘愿把自己的安危一并交付出去。
沈夜拿了些药给他,抚着他的后背让他勉强的咽了下去,他呛了些水,对方伸了毛巾来为他温柔的抚干了下颌上的水渍。
然而药物却似乎并无大用。
谢衣被触碰之时仍是颤抖着喘息,双腿也不知该怎么摆似的要贴到沈夜身前,沈夜对上了他的眼神,对方眼睛里站着他的影子,神色却是恍惚的,他手不知觉一松,对面的人失了支持直接倒向沈夜肩头,谢衣的唇点在他的脖颈处,却是火烫的触感,手也揽住了他的腰间,但腰际却似是极为不适的在沈夜身侧蹭来蹭去,下身的衣裤抖了下来,那物便直挺挺的伸了出来。
“难受吗?“
谢衣身上无力,手放在那处套弄了数次仍是硬硬的不得解脱,沈夜一手揽着他的腰让他站稳,安抚的靠了靠他的头,手指按在了谢衣的手指上。
他近乎听不到谢衣的心跳了,毕竟温热的肢体靠在他的身旁,他自己的心跳都快如擂鼓,甚至有些……
他观察着谢衣的反应,手中加快了些动作,谢衣大约被快感和药性所制,一直闭着眼睛喘息,面上亦一直泛了情欲之色,随着他的动作哼出声响,靠在他身上靠的越发紧密,下身的顶端见了湿意,却难以解脱,快感令他下身胀痛,声音中带有了痛苦之意。
沈夜见状,眼色越发的深起来,他安抚了亲了亲谢衣的额头,便蹲下了身,将他下身的火烫含在了口中。
“不……啊……”
谢衣残存的意识令他下意识想要推拒,但快感带来的周身绵软却让他推在沈夜肩上头顶的十指显得欲拒还迎,口腔内温暖的舌尖从柱头上划过细缝,谢衣的呻吟中又带了些哭腔。
他在失神中十指插在沈夜发间,背脊死死顶着墙壁,冰凉与身前灼热的触感相冲,使他的心跳越发加快,浴室的灯影在他的眼中晃来晃去,而被心中至爱口侍的心情则令他的下身越发情动,胸口的起伏越发猛烈。
在吞吐的间隙迎来了一阵尖锐的刺激感,谢衣感到自己的腰下一软,想要努力去推开仍含着自己心中倾慕已久的人。沈夜似是明白了他的示意,推出仍是稍显笨拙,于是在嘴角鼻尖仍然残存了泄出的液体。
高潮的快感冲击让谢衣几乎站立不稳,沿着墙壁便滑了下来,幸好被沈夜按了肩膀斜倚在怀中才没有坐在地上,他此刻上身仍穿戴整齐,只是眼中泛了泪花,脸上红晕亦难以褪去,是平日难以见到的样子,沈夜几乎想要亲吻他,却只是抹了抹嘴唇上他的体液。
“洗个澡去休息吧。”
本就是冬日里,沈夜怕他感冒,于是也不敢将水温调的过低,将他上身衣物也褪了下来,扶到浴缸里开了喷头。
水声让沈夜略清醒了些,他呼吸有些重,心想安置了谢衣之后再来洗个澡。
而在模糊的水声中,却听到了谢衣再次发出的辛苦难耐的呻吟声,下身的反应在浴室的灯下一览无遗,他无助的抓住沈夜的手,像是在海上漂流时抓到的最后的求生机会。
但药性没有这样容易解脱,他的身体都泛了粉红色,沈夜俯视着他,喉头滚了一滚,脱掉衣物跨到了浴缸当中。
他抱住身体微颤的人,将手指捂暖了些,又覆在了那胀的火烫的下体套弄起来,无意中碰到他的乳头,谢衣猛的颤了颤,身体却不自主的向后送了送,口中呼吸却越发艰难,在沈夜的手臂上留下了几道尖利的红痕。
他的安抚效力并不明显,谢衣的肢体受药物驱动,不依不饶的纠缠上来,被情欲染红的眼角却泛着茫然,他的下体仍是不得释放,快感一次次冲撞着出口,他感受到自己身后沈夜的欲起,却不觉得尴尬,反而将自己的没有防备的后身入口暴露在下,恨不能坐进去。
浴缸内溅出了不小的水花。
沈夜被他的动作吓住,唤了几句谢衣的名字却不见人清醒,只是呢喃了几句难受,白皙的手指拉住了沈夜的手臂不肯放松,沈夜无法可想,他向来是拿谢衣的固执没什么办法,在他耳边哄了几句,又顺手从洗浴用品架上捞下了一瓶乳霜倒在手中,抹在穴口处伸了两只手指进去。
药物令谢衣周身放松,因而也并未感到太多不适感,又或许温热的水也有了些润滑的作用,沈夜手指抽插模拟了性器的交合,更让他觉得内里空虚难耐,入口容纳了那物头部便夹得死紧,他委屈的皱了皱眉,却要再次尝试。
沈夜忙一面按住他的腰令他坐稳,一面便帮他按摩后穴的入口使那处变得越发酥麻松软,他亦全凭着直觉将那巨物纳入体内,而在这反复摩擦之间沈夜亦是情欲勃发,那物胀大了不少,谢衣动作迟钝缓慢,柔韧性却好,挪动之间竟是把他的性器全部吃入了体内。
被充满的感觉令他满意的叹息了一声,但很快他的呼吸声又被水声和撞击声淹没。
甬道内里这般灼热滑腻,沈夜的呼吸也更快了几分,他将谢衣向上抱了些许,唇模糊的蹭过他的肩膀,手没有忘记摆弄谢衣已经渗出谢衣的前端,在他的惊呼中抽送了起来。
谢衣被快感折磨的小腿的肌肉都有些踌躇,敏感被一次次击中的快感似乎让药性散发的更快,在挺动中身前便不断吐出液体,而他的手早因为晃动中身体无法平衡只得抓住了浴缸与沈夜的手臂,而前后的共同刺激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原本晃着的灯影已经变成了一片白光,让他不时感觉自己身处云端,又不时觉得彷如坠入熔岩。
沈夜大力挺动腰身,感受到绞紧的穴口不断随着他的进攻而收缩,而内壁却热情的覆盖上来,仿佛那处是为自己贴身打造的一般,而谢衣沉迷的反应与柔顺的接纳更是让他越发沉溺,不住的撞向那令谢衣呻吟连连的敏感之处。
而每一次的抽送挽留又让那处的软肉吮的更加紧密饥渴,谢衣的呻吟声也愈发明晰,液体不断的从他饱胀的性器上渗出,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顶撞之间忽的挣动起来,却被沈夜拉入怀中一举贯穿。
谢衣长呼出声,他原本声音温雅清亮,此刻声音却是不同以往的沙哑低沉,在水中出现浑浊之后仰躺在了沈夜的怀中。
沈夜并未释放,但见谢衣已是疲惫万分,自然不肯再折腾他,从背后展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肩膀,吻在他的颈侧,留下了个不浅的痕迹,扶住他的腰让自己退了出来,换了一缸水准备为他清洗。
谢衣也不知是药物效用未褪还是他自己自然便对沈夜情动,下身之物在手指划过他的谁让你清洗之时又站了起来,他在浴缸内阖了眼睛半坐半卧,有了反应便自暴自弃的抱住了沈夜的肩膀,示意他从前面进来。
也许是沈夜给他服用的镇静类药物此时占了上风,他在浴缸里昏昏沉沉的接受着对方的冲撞,身体本能似的给出甜美的呻吟,沈夜从前面紧紧抱住他,拉起他已经无力的大腿,谢衣因为快感与药物已说不出更多的话,只在被顶弄时不时哼出声音。
放松的身体难免让体内的凶器纳入到更深的位置,他一举一动都被身前人看在眼中,说是不动情欲却是谎话,也不觉掐着腰肢多用了些力气,一次比一次弄到了更深的位置,谢衣不时因为摩擦的痛苦想要逃离,却因为浴缸光滑的内壁而无从逃离,反而进的更深了些,两人先后发出了重重的叹息声。
深夜的浴室内墙壁的声音共鸣效果尤其之好,于是肉体的撞击声,与连绵发出的呻吟喘息声便越发清晰。
沈夜在释放之前已抽出了大半,亦留了些在里面,他们拥抱着沉在浴缸的温热的水中,谢衣的体内有他的体液这件事令他仍是心动,抹了抹谢衣眼睫间的泪水,另一只手的手指则顺着他脊背完美的弧线滑到了腰间,帮他清理了些许。
他将人用浴衣堪堪裹起,让谢衣揽住自己脖颈,从膝弯下抄起,将眉宇放松陷于昏睡的人抱回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