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俘虏》立克abo

Chapter Text

赵立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那个男人扯上关系,甚至扯到了床上。

他一度以为自己是无性别者,成年时的性别鉴定并没有他的结果,自那以后,他既没有再去找医生检查,也从未表现出任何特殊性征。

况且,他也对身为alpha的孟少飞散发出的信息素没有一丝感觉。

他这个在拥有甜美信息素的众人面前毫无竞争力的处男,单身了二十多年,连初吻都还在,怎么会跟那个人上了床?
孟少飞每天忙着扮演跟踪狂的角色,全天候盯死行天盟的唐老大,却把烂摊子全都扔给他可怜的学弟赵立安,以至于赵立安与行天盟——或者说是Jack——的接触越来越多,甚至和Jack成了朋友。

那晚是在酒吧执行任务,为了抓捕一个毒贩而乔装成了酒吧醉鬼。

谁能想到他居然真的喝大了。

舞池里喧闹的人群、躁动的音乐、和不同人的擦肩让他愈发融 入进去,难以让自己的大脑清醒起来。在孟少飞注意到之前,他已经被拽进了最喧哗拥挤的看台。恍惚之间,他喝了不知是谁递来的酒,在晕眩的当口被人带去了酒吧三层的包间。
毫无疑问,他被人下药了。

赵立安被压在床上的瞬间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但手脚难以使上力气,奋力的挣扎对对方来说无济于事。

是不认识的人。赵立安心里涌起一阵恐慌,却故作镇定地说道:“你这样算是袭击警察,会判刑的,所以你还是应该放了我。”

对面的人笑了两声,手伸过来抓住赵立安的下巴:“你一个omega做警察,难道是送给黑道做礼物?”

omega……赵立安愣神一下,心里忽然浮现出Jack的影子。

这一刻他想的居然是——如果他真的是omega,他宁肯选择那个总对自己笑得满目阳光的男人,也绝对不想跟面前这个说话一股油腻腔调的男人上床。

现实就是这么魔幻,下一秒踹开了门的,正是Jack。

“jack哥……”赵立安面前的男人看着露出一脸危险笑容的Jack,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Jack打开刀子,轻笑一声走到那人身边,余光瞥到在床上愣愣出神的赵立安,刀口便挪到了那人的喉咙。

“这个警察,你也敢碰?”

“Jack哥……他只是个omega!”男人争辩道,下一秒钟脖颈便开始出血。男人触到Jack眼神中带着玩味的发狠,心下一惊,推后了两步,踉跄着跑出了房间。

Jack收起刀子,换上温和的笑容,向赵立安伸出手来:“小个子,你欠我个人情哦。”

赵立安握住Jack的手,胸口慌了一下,站起来的时候双腿发软竟倒进Jack怀里。Jack稳稳抱住赵立安,下一秒便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Jack记得赵立安曾说过,他可能并没有明确的性征,也从来不会散发信息素。可现在空气中弥漫的分明是omega在发情期时才会散发出的香甜气息。而他怀里的赵立安显然开始意识涣散,双手紧紧抓住Jack的胳膊,脸颊两边泛起潮红。

Jack心口一紧,心脏开始跳动,被信息素干扰的他突然难以抑制爆发出的情愫。

——难道小个子是隐藏的omega?

“Jack,我好难受啊……”赵立安注视着Jack的眼睛,咬着下唇,Jack的alpha味道充斥他的鼻腔,他下意识地靠近Jack,却被Jack抓住了手腕。

“小个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赵立安听言仍没有回神,愣愣地望着Jack,看得Jack心里波澜起伏。

“是你先吸引我的。”Jack说完,再次将赵立安推回床上,欺身压过去。

Jack知道自己对赵立安不一般的感觉,原本想要的循序渐进培 养感情,在这一晚忽然变得不太重要了。他想要占有的心情,覆盖了一切。

解开赵立安的上衣,撩起他里面搭的薄薄的T恤,赵立安细瘦的上身被Jack收入眼中,Jack的理智首次出现了动摇。
“Jack,你干嘛啦……”赵立安扭了扭,“我得打电话给阿飞,还有任务……唔!”

Jack用不容拒绝的吻堵上了赵立安还想要说什么的嘴。是Jack曾想象过几十次的感觉,柔软的唇瓣被Jack含住啃咬,带着赵立安独有的香甜气息,被Jack侵入的口腔带着温度,接纳着Jack凉凉的吐息和霸道的侵略。

赵立安到了这时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支撑着发软的身体,挣扎着想要从这个充满攻击性的吻中抽离。Jack反而摁住赵立安的后脑勺,更加变本加厉地夺取赵立安的呼吸,alpha的信息素味道让赵立安脑袋有些发昏。

在赵立安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Jack终于放过了赵立安,手指触上赵立安开始红肿的嘴唇,缓缓移动擦掉了带出的津液。

“Jack,你……”

“小个子,”Jack与赵立安四目相对,勾起嘴角,“我是在帮你。”

赵立安心里咯噔一声,语气变软:“那你要怎么帮啦……”
“小笨蛋,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吗?”Jack抚上赵立安的肌肤,“你是omega。”

赵立安怔了一下,反驳道:“可是我对阿飞的信息素完全没有感觉诶!”话说出口,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房间里Jack像极了淡麝香的信息素味道分明让他有了强烈的反应,甚至身体会先于大脑做出回应,靠近Jack。

Jack笑了起来:“到底是不是,今晚我帮你鉴定一下就好了。”语毕便不容赵立安拒绝,拽下了他散着淡淡酒香味的T恤。

Jack见过各式各样的男人女人,omega的味道他早就不放在心上,可是在单纯到根本不懂怎么做爱的赵立安面前,他却像个被爱情所困的幼稚鬼。俯身吻上赵立安的脖颈,他起伏的喉结、精致的锁骨、精瘦的胸膛、胸前两颗露出诱人粉色的樱桃都无时无刻不在勾引着Jack。

赵立安清楚现在的状况,但Jack的信息素太过浓烈,身体的本能已经盖过了他大脑的思考。两种信息素似乎十分契合,混合在空气中被彼此捕捉,一丝不漏。Jack的吻细碎绵密,一路向下,停留在赵立安胸前挺立的乳珠,Jack像品尝珍馐一般将其含住,舌尖蹭了蹭乳首的凹陷,时而粗暴啃咬时而温和舔舐,令纯情的赵子有些招架不住,不由自主地哼了几声。

继而,被这一哼扰得心波荡漾起的Jack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又解开了身下人的腰带,接着利落地脱下了赵立安的牛仔裤,勾住了他四处乱动的腿弯将其折起,露出了赵立安普通的平角内裤和被内裤包裹着的性器。

赵立安有些羞怯地想用手遮住下身,却被Jack笑着抓住手腕:“我说了哦,我在帮你。”然后不容他回应地抚上了挺立起来的小赵子。内裤布料在手的动作下摩擦着赵立安的分身,舒服的过电感让这个在发情期的omega彻底缴械,口中发出细碎呜咽,内裤被性器顶端溢出的液体打湿,让Jack的手指感受到一丝湿润与暧昧。眯眼轻笑一声,Jack咬住皮手套将它脱下,盯着赵立安的眼睛里充满了带有攻击性的欲望,被赵立安一丝不落地收进眼中,心底一颤,感觉到Jack的信息素味道在一点点变浓,他的omega本能也在慢慢摧毁他的理智,让交配的欲望占据大脑。

赵立安的内裤终于被扯下,露出完全勃起的小赵子和发情期作用下变得湿润的后穴。赵立安咬紧下唇,撞到Jack像是要将自己吞入腹中的眼神,忍不住咽了口唾沫。Jack耐不住欲望的催发,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床头柜里满满一瓶的润滑剂被Jack倒了大半瓶在手里,伸向赵立安从未被开发过的小穴。

是Jack从未有过的感觉,手指甫一深入,便被内壁紧紧包裹住,虽有润滑却依旧有些困难,但贴近的软肉让Jack有种受到邀请的感觉。赵立安感受到Jack手指的进入,扭了两下,羞于说出内心的想法,只是加重了喘息声。

赵立安心说都怪该死的omega发情期,却在下一秒被Jack手指的按压刺激得发出了声。Jack见状又深入了一根手指,向着方前的部位戳弄摩拭起来。赵立安经不住刺激,手抓住Jack的手腕,求饶道:“Jack……别弄那里了……”

Jack怎会听他的话,反而又加入了一根手指,撑开了紧致的内壁,让赵立安的求饶声带了一丝隐忍难耐:“Jack,好,好难受……”

“乖。”Jack抽出手指,盯着赵立安泛着红的脸颊,终于放出了自己忍耐已久的怪兽,戴上了刚被撕开的避孕套。

赵立安盯着Jack的分身有些惊慌,眼神躲闪了一下,接着被Jack搂住腰,后穴在下一秒被巨物撑开,让赵立安发出一声呻吟。

内壁紧紧围住阴茎,褶皱被慢慢撑开,分身越发没入越感受到温暖,赵立安微微的颤抖让软肉律动几下,紧紧贴合分身。赵立安觉得后穴发胀发酸,但却有种奇妙的感觉,像是契合感,来自本能的欲望让他甚至有点期待后续。

待后穴慢慢适应了Jack分身的存在之后,Jack开始慢慢动了起来,缓慢的进出摩擦着内壁,原本进入艰涩的甬道慢慢吸引着Jack进一步的开拓。

“Jack……”赵立安忽然唤了一声,“不要老是,磨磨蹭蹭的啦……”说完赵立安便捂住了脸。

Jack被他的话撩起了欲火,脑子里的“怕他第一次会受伤”被赵立安的一句话打回了地狱,Jack托起赵立安的腿弯,忽然挺身,分身整根没入了后穴。

“啊,Jack!唔……痛……”赵立安眼里激出一层泪花,口中的话没有连成句子便被Jack的动作顶了回去。

“小个子,你这样引诱我,就要好好给我吃啊。”Jack说着,俯身吻上赵立安,下身没有停止动作,进进出出的性器将密口的褶皱撑开,露出香艳的红色,内壁的嫩肉收缩抽搐,不停的律动让巨物又涨大一分,来回的顶弄也让穴口在进出之间流出些淫靡的液体。

赵立安觉得胀痛之中又有别的东西在啃食他的心智,心里不知怎的有些发痒,在肉体的碰撞之间,赵立安不由自主地搂上Jack的肩,在深深浅浅的顶弄中不自觉地抓下了几道红痕,反而更显暧昧。

Jack的动作一点点加快,每次进入都能开拓到更深一些的地方,不经意间摩擦到的前列腺点让赵立安脑袋发懵,在Jack耳边喘了一声。Jack无声笑起,又一次磨到方才的区域,每次顶进都冲着前列腺的软肉,研磨与蹭弄让赵子开始渐渐被快感的浪潮吞没,不受控制地呻吟出声,引来Jack更快速地再一次的撞击之后,赵立安带着哭腔地呜咽两声,颤抖着射出,粘在Jack的腹肌上面。

“宝贝,”Jack揉了揉赵立安翘起的头发,“舒服吗?”

赵立安虽然不懂感情,但是在这一秒,Jack的手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心安。

接着Jack又补充一句:“可是我还没好诶。”

赵立安这才感受到体内的巨物尺寸丝毫没有变小,瞬间满脸通红,想要将Jack推开一点,却被Jack先行抱住,耳边痒痒的传来Jack压低的声音:“小个子,不要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