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授權翻譯】迦勒底的記憶碎片

Chapter Text

.

童話

傳說

神話

史詩

.

從古至今的傳奇故事,都以許多方式流傳下來。它們記載一些無論是空想或現實存在的人物的一生中生平事跡,是真相、誇大或虛構也不重要。他們可以在人們遇難時提升其士氣,讓小孩子在幻想世界中做美夢、或是以歷史事蹟來定下人類的身份。其差別之處,就如同魔術與科學一樣多;但是在特別情況中,真實及虛構之間分別在知情的人眼中是會混合一起。

一群英靈爲人理修復而戰這種故事,或許看似不過是多一篇虛構的故事情節,但在無人察覺的雪山脈中,這傳奇正被記載著。

一座巨大建築物在大山中突了出來,它是人類的最後希望,爲了延續文明之光對抗絕對滅亡的奇蹟-迦勒底。

在其雪白的牆的四周圍著了小小的墓園,哀悼那天的悲劇,亦向在生者立下了警惕,一排排被雪花蓋著的墓碑。在平均的石地下,埋下了一開始犧牲的人們的骨灰,彼此的距離十分接近。它身處在設施旁,在設施內卻看不到。可是其存在,令人們心底知道一旦失敗的下場。

在前路茫茫的未來/現在中,除了當中的角色,再沒有額外的觀衆再聽故事。在 設施的防護罩外的外面世界以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人間如煙霧一般是消失無影無蹤,未來是完全被 "他" 燒卻,操縱木偶的"王"第一場戲以經除去了大部分的日后後可能成為英雄的人;可是剩下的人仍然面對眾多難關及限制繼續戰鬥。當然好事壞事是交接地發生,而同伴的數量也增加了不少,文明之光或許已被熄滅,但他們任然爲了希望的火種奮鬥。

在這偏僻之處中,它的人工核心正在為這故事增添新一頁,爲了未來所救贖的人們寫下全新的“童話”。

 

¨·..·¨·..·¨·..·¨(¯ˆ·.¸ ¸.·ˆ¯)¨·..·¨·..·¨·..·¨

序章:迦勒底的Once Upon a Time...(Once Upon a Chaldea)

¨·..·¨·..·¨·..·¨(¯ˆ·.¸ ¸.·ˆ¯)¨·..·¨·..·¨·..·¨ 

「觸媒以經準備好了,但不知道是否這能成功召喚到從者。」

「只要不給我黑鍵就謝天謝地了。」

一些在影子中的人物移動,亦有人是優閒地站在一邊,不同的姿勢看著,一塊塊四尖八角,五顏六色的石頭在四個柱子上,而這些柱子圍著了圓形房間。 其中一人把最後一塊聖晶石放下後,他望向在控制台上的,另一人互相點一點頭后,這人就推下控制杖。

聖晶石以彩虹色般發光,和是發出低震動聲音,之后就被柱子吸收。接收器發出了柔和的白光,然後就慢慢消失,它們的工序完成後,一道道從柱子射出來。沿著下面刻在地上的線脈流動。

一條條的能量也發出微弱光芒,而接著就發生以下事情;

一股力量從中間爆發,和它暴戾的出場方式不同,慢慢地形成了在空中漂浮的淺藍色球,古老的咒文和線條形成了細緻的熒光圖案包覆著整個地板:一枚精致的透明十字架,是屬於某人的重要物件⋯⋯不,只是一個全息仿製品,在環中形成,而完成了這個圖案,加上大大小小的淺色球在其圓周浮出來,在魔力滿溢地上不斷地旋轉。

這一連串的程序形成出一個召喚環,這是由魔術及科技結合的成品,是任何現代魔術師都會拒絕的版本。它是真正的傳統召喚,亦也不是。但是無可否認這種的召喚方法是較快捷的,原本是要魔力高強的魔術師才能做到盛大的儀式,在迦勒底中成為日常的一環,當然這是為了早日完成Grand Order的任務。

房間中鴉雀無聲,所有的悄悄話也立刻靜下來,空氣中散播期待和不安的氣氛。球體慢慢地浮起,比起這樣充滿著矛盾召喚式,所需要的神祕、計畫和運氣以及是機會一合起來也是令人熟悉的,人們看著,而等待結果。

是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球體們發出閃耀和發出了發了低沈的嗡嗡聲,原本藍色的色調很快消失轉成一道彩色光輝,有人悄悄倒抽一口氣,還有一班人作出歡呼。可是嗡嗡聲變得更大,把那些聲音蓋過了,球體開始順時針轉動,愈轉愈快,形成了一個彩色的環,但是仍然是不斷地加速,還可見到核心發出了小閃爍和能量,聲音噪得快令全場人失去聽覺。

轉到一定程度后後,彩虹環慢慢逐步停下來,但擴大至房間四周。在不斷湧出的能量令核心變得不穩定,而它最極端的周界,離四周的觀察者的距離是差少少就接觸到他們,當彩環解體吸進核心時,只有其中一人眨一眨眼。

如雷般巨響震動全房間,可是沒有人因為這樣而害怕;這只是程序中的一部分。有的人暫時以手來保護眼睛,沒有特別原因,只是他們笨到忘記了保護眼鏡的存在(才不是)。可是大部分人就不需要的,他們要不就早已習慣了這過程,或是出於其他原因;這種儀式只是迦勒底日常行程之一。

代替以上的被壓抑著狂亂舞蹈,一柱能量從地上嘖發出來,只是靠在天花板的緩衝罩抵擋其威力,這股力量令整個房間震動,外人看到可能會誤以為是有地震發生,即使房間如何擺盪,它是亳無快倒下的跡象。

在能量柱失去動力之際,嗡嗡聲慢慢地逐漸變弱,破壞不到它困著的垂直監牢之外,對天花板的「攻擊」也消退,這道如河流一般魔力也隨即也消失;取代的是一個照亮整個房間的細小光輝。

有人露出了笑容,有些露了吃驚表情,但眾人的眼睛不約而同向著光芒的源頭,發亮的光芒慢慢調暗,露出了一個身材嬌小的人形。作為顯示的魔力散落在召喚台,有些浮在新參者的金黃色的頭髮。

光芒不斷地變得哀弱,令新從者身上的色彩出現:皇家藍、純白和閃得發光的銀色,人形的輪廓也變明顯:一位膚色白皙的年輕女孩。

大家的反應是各有不同。

儀式完成後,光芒消失讓新從者完全地向大家展現及看得一清二楚,少女慢慢地睜大眼睛,給在場人們打出一個堅定及有決心的眼神。

少女的綠眼睛把房間描了一轉,對自已所召喚的奇怪之處、房間內的黑影也帶出了她的好奇心;她的美麗的雙眼猜疑地瞇起;因她發現自己不是在房間唯一位的從者,當然她一時感到疑惑。

其中一個的人形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走到光明之處中。他的黑頭髮、藍眼睛在有燈光下顯示出來,御主以溫柔的步代靠近少女。他身穿的白色制服和黑色的帶子變得明顯,和黑褲子、黑鞋子做成對比。按他的魔力跡象來看,他一定是魔術師,但頂多祇有平凡級別的能力。

綠色眼睛掃了白皙的手一眼,紅色的圖案,發出了微微的緋紅色光芒。這個熟悉即不同的標誌,使少女的肩膀鬆弛下來,警戒心也隨著下降,兩人雙目交接,少女的眼神仍然留了一絲疑心。

整個房間保持沉默,所有人都確定少年臉浮出細小卻興奮的笑容;觸媒果然是可以百分百確保從者的召喚。

「我為英靈Saber。試問,你可是我的Master?」少女一臉嚴肅問著少年。

少年的笑容綻放起來,點頭回答她說:「我是藤丸弘田夫,是你的Master。」

Saber回應著他一樣點下頭,接著她正想開口問現在的情況時,被她的新御主做了手勢而停止。

「對妳的召喚有關,我是在有時間再談吧,不過⋯⋯」弘田夫伸出手向Saber,她的眼睛露出驚訝,但是仍然回望他。

「歡迎來到迦勒底,我十分期望和妳合作啊!」弘田夫滿懷高興地說。

Saber 露出不明顯但真誠的笑容接著就緊緊握她的御主的手,「我也是啊,Master。」

在他們握手的一刻時,歡呼聲在房間四起響起。弘田夫輕聲笑說:「如果妳想的話,你可以叫我弘田夫或是咕達就好了,在迦勒底中是可以不拘禮節的,加上往往都是這樣的。」

新從者一面疑惑地問:「我不是太明白你在說甚-」

呯的一聲,門被人強行打開,走廊的燈光把昏暗的房間照滿,咕達和Saber放開雙手和大家面向幹擾向新從者介紹的三人組。在喧嘩聲中在眾人看著,這三騎由一位和Saber樣子一樣的紅衣少女帶領,走進召喚室的門口。

「啊!尼祿,召喚以經完-」

「為甚麼沒有人向余通知一聲?Master咕達在昨天可是答應余可讓余出席今天的召喚!為甚麼沒有人向余通知,導致余是現在結束才出現!?」

「冷靜吧,女皇帝小姐。真是的,妳一不高興就-」

「佘沒有問卿,術狐!還有汝!愛德華!不要再笑了,卿騙余說是四點進行召喚,不是二點才開始!」

「Uwhuhuhu!妳不能盡信海盜的所言,傻丫頭!妳信拙者是妳錯之先!」

「喂,黑鬍子你好停-」

「她會做甚麼?繼續哭鬧?繼續把拙者的笑話當真?Master不是說過不能在迦勒底互相攻-」

紅衣少女抽一抽鼻子,令到始作俑者的話停一下,他回頭一看就吐出一句:「等一等,妳不是會-」

一道寒風在眾人背后後吹起,紅衣少女吵鬧的哭聲在房間響起。

「做得好啊,混蛋鬍子。」

「有人快阻止她繼續哭鬧吧!」

「最少好聽過她的歌聲。」一陣笑聲從房間傳出來,即使這句令紅衣少女的哭聲變得更大。

咕達慢慢地轉向Saber,她原本冷淡表情換成了一面困惑,咕達苦笑的樣子更令她更費解。

弘田夫靦腆地苦笑,他看著正在爭吵的從者們,然後深歎一口氣。

「正如我所說,迦勒底的生活是較輕鬆的,我猜是要和妳好好詳細解釋了,希望妳可以習慣吧。」

 

~ 序章完~


 

重要提示:本故事按日版FGO為本,會有不同大小的戲透,同時是因為是日常系列微AU

在本文會有不同的情節和背景:

1:迦勒底的改變

  • 日和夜在迦勒底會和正常時間無疑,而也跟著一個月曆,但因迦勒底位於另一個空間中(和FGO的原著背景一樣)所以可以沒有時間限制地修正特異點,而能夠不擔心時間不足等問題下完成Grand Order/聖杯戰爭。
  • 其在雪山的位置由海拔6000米降於在海拔4000米。
  • 人理和原著一樣在2016年12月滅亡。
  • 但是時間線從原著的6月開始提前到4月開始,會有是提到時間的流逝。

2.對Fate/的世界觀的修改

  • 因原作者是按從英語翻譯的資料來寫FOC及其相關故事,會有大小的出入。
  • 在特異點F至第五章的事情和原著一樣發展,但在第六章開始會有和原文分歧的原創情節,會在外傳交代清楚不同的發展。
  • 活動會以故事情節安排來作出有一定修改,不會像遊戲這樣發生。
  • 主角們為美籍日德混血兒-藤丸弘田夫 "咕達" (Fujimaru Gudao)及他的童年好友來自愛爾蘭的嘉伯莉 "嘉比".盧瑟福 (Gabrielle "Gabby" Rutherford),兩人都從小魔法世家出生的三流魔法師。也在時計塔留了一段時間才來到迦勒底,和原著及動畫版只是普通人御主(藤丸立香)不同。加上在後期戲情中會有最多兩位原創御主,分別為迦勒底靈子轉移部的工作人員-印度籍的安妮舒卡.沙瑪(Anishka Sharma)和另一位未知人物,令這個迦勒底合共有四名御主共同出現。
  • 從者們會有少少OOC的情況,因本系列主要關注在他們的性格發展,以及是在環境、和他人的互動和關係的相關發展。有許多都在冬木後經過長時間的接觸其他人和從者而當中建立了一定的情誼,以及在空閒時嘗試新的興趣和活動。

3.有關從者們

  • 在本作中能夠出擊從者的數目是沒有上限,但是會有限制。而故事會用類似EOR第二章中阿斯托爾福和德翁的情況來把從者帶入特異點(從迦勒底直接地,把一早召喚在這裏的從者直到帶來/靈子轉移到特異點,不是像原版召喚分靈在戰鬥中提供幫助,戰鬥完結後就消失的情況)
  • Alter版/同一位從者的不同版本會在系列中會有不同對待。有關於他們出現的條件是在貫穿整個故事而每騎不同。除了很少例外的,所以請注意:不同版本的從者不會“容易“出現。
  • 所有從者是會一早記得自己之前的聖杯戰爭,也因記憶碎片出現也會回想自己在不同時間線所經歷的事情。
  • 如果一個從者是沒有明確地提及,就可以假定他們不在迦勒底裹。從者總列表在原作者 Blog上找到。
  • 星數不等同出現/“召喚“ 的先後的次數,是以隨機所抽出。
  • 沒有自創/OC英靈會出現。
  • 在FGO還沒有實裝/出現的英靈是會較遲在故事出現,因在沒有任何得知的可召喚原因下御主是不能召喚他們的。在後來的戲情發展會有唯一一次破這個例的事情:(在第六十三塊中:悉多被安妮舒卡以弓兵一職作為從者召喚到迦勒底)

4.有關工作人員

  • 在原著中只有20人在爆炸中幸存,但是在故事中生存者會增至大約超過100人左右,而冬木前原本的全體職員數目是增加至300人。原文中身為人理保障機關的迦勒底的人員數目亦是太小了。
  • 會有新的部門出現包括科學部。在原著中迦勒底在傳送裝置內裝了凍結保存儀器,而這些機器是屬於高科技;沒有專門負責修理的部門,不是一樣奇怪。
  • 機器人會是在日常生活中幫助迦勒底的日常大小事務,像魔法師的使魔,它們是研究員的「使魔」,加上雖然魔法師和科技水火不容,但是它們把日常的粗活辦得好好的,又不會埋怨和偷竊機密文件等等,而有這樣的安排,更完整的解釋在原作者 Blog上找到。
  • 所有47位被凍結保存的原御主候補人是因受雷夫教授的嚴謹周密計畫影響,而是全體定為假定死亡。

謝謝你留意以上的改變 。如果你仍然願意繼續讀下去,特別是知道了科學部和機器人,很酷。 我希望你喜歡這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