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国的sex日志(JK's sex Journal)

Work Text:

《小国的sex日志——樱桃小嘴(Cherry Lips)》

 

锡果

 

 

站在舞台上面的田柾国,一边拿着麦克风用他那有些尖锐的声带气息沉稳地唱着表演歌曲,一边双眼看似深情地对望着照过来的摄像机。

 

一整套暗蓝色的西装,笔笔顺顺地穿着在他的身上,这让无论是透过屏幕还是坐在舞台下面观赏的观众们,都觉得此刻的田柾国散发着无限迷人的男性魅力。

 

他很满意台下那群有些失控的尖叫女声,这是对他的认可的最好证明。为之疯狂的人们,正在捣鼓着他那颗意欲满满的野心。

 

在本土来说,他算是比较出众与优秀的艺人了,但是他还不能甘心于此,他想要走得更远,想要登上国际舞台,他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存在。

 

虽然内心是这么想着为自己的蓝图,可机会却不是时时都有。

 

表演结束之后,他的顺序就结束了,充满舍不得的目光看着所有在场的观众们,然而一到幕布后面,就立刻换回了毫无表情的脸。

 

他的经纪人在看到他之后,就急急忙忙地跑过来领走了他。

 

休息室里面,田柾国是完全放松的状态,一整个人瘫坐在室内的沙发上面。

 

经纪人照顾好他之后,说是要确认一下接下来的行程,所以暂时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无聊地用吸管吸着瓶子里面的水,藐视着电视里播放的舞台实时画面。

 

虽然田柾国现在是很红的明星,但他却还是不太满意自己不是压轴的那一位。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往后的顺序还有一些老前辈们,虽然实力已经不如从前了,但是想要在圈子里面苟活,还是得有前后辈之分的意识。

 

他可不想像他的公司一位比他早一年出道的艺人,现在就因为姿态过高,连前辈都敢当着面来瞧不起。现在可好了,因为合约还没有到期,公司也只能先雪藏那位艺人一下。这样说来,这也算是变成了一位过气明星了。

 

“咚咚……”

 

就在田柾国陷入沉思不久的时候,忽然就有人来敲门,他在想如果不是经纪人就是那些通过关系来到后台的他的忠实粉丝。

 

所以便换成了舞台上的表情,友好地迎接来人。

 

“您好,田柾国先生。”

 

都还没有说上话,田柾国一听到这种说话的语气,他的笑容瞬间一僵。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现在的状态被人看上去有点僵硬,但也是在舞台上身经百战的人了,特发状况还是能顺利地应付好的。

 

门外的人一听见田柾国的问话,便先深深地鞠躬一下,然后神情看起来很友善也不太会让人反感,但就是说话的语气却有些冰冷。

 

“我们老板想要与先生您见一面,可否现在就出来一趟呢?”

 

好像是感受到了田柾国有些异样的神态,便礼貌地让田柾国留下一个纸条,好让等会儿经纪人回来的时候会看得见,才不会着急田柾国去哪儿了。

 

艺人在工作的时候一般都不能带手机,所以手机在经纪人身上,刚刚又有点疲惫所以就没问经纪人要了。

 

就这样田柾国跟着走在他前面的人,这个人看上去好像也挺年轻的,但估摸着也是大他几岁。

 

走出了大楼的后门,田柾国看到不远处有一辆显眼的黑色豪华轿车。

 

走在他前面的那个人为他打开了车门,好让他进去。

 

田柾国疑惑了一眼,还没有动作便听到了里面的人出声。

 

“玧其哥,你就在外面等着吧。”

 

“知道了,老板。”被叫做‘玧其哥’的那个人,还在用手势示意田柾国进车,“田先生,请进。”

 

一坐进了车子里面,他便看见与他对着坐的戴着一副墨镜的男人。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郑号锡。”

 

男人自顾自地开始介绍着自己,田柾国看见他的嘴角一边扬起,看上去就是一个痞笑。

 

接过了郑号锡递过来的名片,田柾国也认真地盯了几眼看。这个男人是坐娱乐公司的,而且公司总部还在国外,他认得这间公司的英文,算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培养了无数国际明星的娱乐公司。

 

这也是他梦寐以求想要跻身求进的公司。做梦都想不到,现在他居然能有幸见到公司的老板,而且老板真人看上去也很年轻,估计也没大他几岁。

 

大概是接收到了田柾国眼中的信息,郑号锡扶了扶自己的墨镜,告诉了他的疑惑。

 

“这间公司是我爸……不对,应该是我们家族的企业,我是刚接手公司没有多久的新任老板。”

 

田柾国其实看着这个架势,还有郑号锡的举止,别说他没有见过有钱人,这个男人看上去给他的感觉应该是真货来着。

 

“郑老板,您好。”

 

田柾国最会耍小心思去讨好别人了,但是他似乎是搞错了郑号锡的目的,以至于他看不见郑号锡的表情有什么是代表着愉悦的信号。

 

“别叫得这么见外,你我的年纪相差不大,就叫我号锡哥吧。”

 

“行,号锡哥。”

 

田柾国卖乖的时候,声线听着特别地甜,但不会觉得腻。

 

郑号锡在看到田柾国如此乖巧的模样,便摘下了自己的墨镜,这时田柾国终于都见到了郑号锡的真容。狭长的双眼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田柾国没有一秒能够读懂,他暗自感叹这个男人不太简单,居然心思要比他还缜密。

 

郑号锡似乎没料到田柾国到现在还没有说点什么,一般来说圈子里面的人,在见到这种大型娱乐公司的时候,怎么都会上前说上几句讨好的话,也希望能够自己被签走。

 

“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郑号锡换了个姿势,双手交叉并拢,优雅地翘着二郎腿,看着田柾国还脸不改色便缓缓地吐出了话,“我们公司有个艺人想要与你合作一次舞台,在国际大舞台上面,你可以很好地展现自己。”

 

听着对方开出了很好的条件,虽然只是一个合作舞台,但是能够在全世界可以同时观看他,这无疑对他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但,有付出才会有收获,接下来郑号锡所说的话,让他迟疑了下。

 

“简单地说吧,你如果同意合作舞台的话,我会跟你们的公司联系,然后会给你寄来一张房卡。当然了,去不去还是看你自己,选择去的话,还要看你的表现哦。”

 

他进这个圈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不平等的待遇又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事情虽然内心还是有点抗拒,但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之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我期待你的表现。”

 

这是在他下车之前听到的,从郑号锡口中说出来的话。

 

回去休息室里面的时候,经纪人已经回来,手里也拿着他刚才出去之前所留下的纸条。一听到门被打开,经纪人反射性地看向田柾国这边,在看到田柾国的时候似乎是松了口气。

 

“怎么了?这副表情就说明有事?”

 

经纪人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跟他说刚才公司那边打过来电话,说是有一间大公司的艺人要找他做一次合作舞台。田柾国一听,便知道是郑号锡托人联系上了,没有想到速度竟然是这么快。

 

公司因为这件事情而跟他开了一个会议,时间还不短,除了田柾国,其他人都是一脸期待跟大公司合作的样子。还跟他说,这一次一定要合作成功。

 

准备要离开公司的是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叫住了他。

 

“柾国,柾国啊!”

 

听见了小姐姐们的叫喊,田柾国立刻换上了乖巧的模样,微微笑着走过去打招呼。

 

“姐姐,有什么事吗?”

 

小姐姐们捂着嘴巴笑着在一边窃窃私语,田柾国表面上还是那副很乖巧的模样,心里面想着还以为他是看不见吗。

 

“柾国啊,刚才有个年轻的男人过来交了一封信给我们,我们都还没有拆开来看哦!”小姐姐递过来那一白色信封的信、接着又说,“柾国是认识那位年轻的男人嘛?可不可以介绍给我们认识啊?”

 

另外一位小姐姐一直在说,“好帅啊!天啊!”

 

田柾国装作一副苦恼的样子,挠着他的脑袋表示自己不太清楚。

 

“这么多位年轻的男人,我不知道姐姐们在说哪一个。”

 

小姐姐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描述了一下那位年轻男子的外表。

 

“比柾国要矮一点、嗯……还有瘦一点,但是皮肤超级白的,而且他的声音很特别哦!”

 

“不认识呢。”

 

就在小姐姐们觉得很可惜,估计是田柾国的粉丝之类的,田柾国已经暗自笑着步出了公司的大门。

 

他知道那位年轻的男子是谁,应该就是跟在郑号锡身边的那位了。他走上了自己的保姆车,然后便拆开了那封信,其实刚才他就猜到了是什么,果然没错,这东西就是郑号锡说的房卡。

 

“田柾国先生,请上车吧。”

 

田柾国被突然出现的人吓到了,要不是瞄了一眼看见是熟悉的脸庞,他还以为是什么疯狂的粉丝呢。

 

“……哦……”

 

田柾国上了车,因为前面坐着驾驶座的人太安静了,所以他便找了些话题。他了解到,这个男人的全名叫做闵玧其,在郑号锡的身边做助理,田柾国记得这个男人被郑号锡喊哥的,问了一下原来真的是比郑号锡大。但闵玧其解释到,虽然郑号锡年纪比他小,但是郑号锡很懂得守分寸,无论到哪里都会喊他做哥,而且郑号锡也说了他把闵玧其当做是亲人一样看待。

 

瘪了瘪嘴巴,用手指捏揉着自己的下巴肉,虽然不知道闵玧其这么说是不是真的,还是想让他对郑号锡这个人放心才这么说的,但是又感觉没有在骗他。

 

很快便到了所在的地方,闵玧其打了个手势,便说不送他上去了,反正房卡不是有写房号嘛。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乘坐电梯上来,径直地走到了所在的房号门前,他拿着那张房卡正在放空。其实是在想着,自己到底一打开门要做什么呢,莫名有些紧张又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窘迫。

 

心里一横,最终还是刷了下房卡把房间给打开了。

 

“等你很久了。”

 

房间里面有些暗,不过他还是大概能够看到一个人影,听着声音便知道那个人是郑号锡。

 

不知道为什么田柾国现在不害怕,反而有些不屑地笑了下,出口的话还觉得有些胆大。

 

“我才要想说,动作会不会快了点。”

 

郑号锡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听到了郑号锡一步一步地走进自己,没踏近一步,田柾国的心就好像是漏了一拍一样。一直到郑号锡的双手抓上了自己的肩膀,整个人都感觉是飘的。对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闻着很舒服,让他在对方靠近的时候,不自觉地闭起了双眼,不等几秒,便有柔软温热的物体覆盖在他的唇瓣上面。

 

双方都不是对这方面没有经验的人,自然地就顺利让接吻变得更加地深入。田柾国已经自动揽上了郑号锡的颈部,而郑号锡的手也一路隔着衣物直线往下抚摸着田柾国的躯体。

 

“硬了吗?我这样揉着。”

 

郑号锡已经将双手移步到了田柾国的两片臀瓣上面,轻轻地蹂躏着伴有软软的触感。本来就很投入地跟对方接吻,忽然被对方这样一问,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结果真的被对方说中了,他田柾国的前端开始兴奋了起来。

 

“嗯……硬了啊,这里也要帮我揉一下吗?”

 

田柾国抓起了郑号锡的一只手,让郑号锡的手掌覆盖到自己的前面中间突起的地方。

 

郑号锡似乎很满意田柾国这样的举动,上扬了嘴角便开始拉下拉链,里面还隔着一块布料,也不急着拉下,只是很轻柔地触碰着。

 

“用力一点啊……嗯。”

 

这样轻柔的触感,让田柾国觉得那只是用一根羽毛在给他挠痒痒而已,身体向前倾了一下,郑号锡的手掌也被弄开了,刚好两个人的前前都触碰到了一起,田柾国听到了郑号锡轻轻地唤了一声,这是被撞到的自然条件反射。

 

“想不到你的胆子还真大的啊。”

 

说完,田柾国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郑号锡突然出力,双手都绕到了后面,推进着他的臀瓣好让两个人的前面更靠近一些。郑号锡的力道让田柾国现在挺着腰部,一边小灵舌与郑号锡的一起共舞,一边自己扭动着腰肢,好让自己越来越兴奋。

 

田柾国回过神来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把所有的衣物都褪去的,他微微地睁开了双眼,虽然现在只是和郑号锡在接吻,但是全身都已经开始燥热起来了。

 

他这样近距离地看着郑号锡的五官,虽然只是一位商人,但是却拥有着一副姣好面容,说不上是精致但是觉得很好看。眼神有些飘忽不定,本身盯着郑号锡的鼻子看,往上移动的时候瞥到了郑号锡的双眼是张开的,这让田柾国感觉自己好像一直在被窥视一样。

 

他没有要自夸自己,他的长相在圈子里面是上位圈,自然郑号锡会一直盯着他看,他也觉得那是正常的事情,毕竟一件好看的东西,自己都会不自觉地多盯几眼看。

 

可是他没有勇气与郑号锡对望,因为郑号锡的神情,闭上了双眼、双手搂紧了郑号锡的颈部,用自己的身体不断地跟郑号锡的身体摩擦,产生热能。这也让两个人慢慢地进入了状态。

 

郑号锡突然与他分开一点,牵扯出来的银丝断了之后都掉落在双方的嘴角边上。郑号锡的眼神很柔和,用手指捏起了田柾国的下巴,动作过于暧昧令田柾国错以为在他前面的是他的对象。

 

嗯,田柾国是有对象的。

 

“唔……”

 

因为对方突然地嘬他的嘴边,田柾国下意识轻声地叫了一下。郑号锡的小灵舌接触到了他的嘴边,温温热热的很柔软、很舒服。

 

趁着现在的姿势,郑号锡将田柾国整个人向后推,稍微出一点力气,两个人抱着对方双双跌塌在床铺上面。

 

 

“呃……呃嗯……嗯……”

 

不等田柾国反应过来,郑号锡直接开展了攻势,弯起了右手直接按压着田柾国前面的茎根,有些急切而规则地抚慰着,惹得田柾国呼出了声音。田柾国不敢睁开自己的双眼,他感觉得到郑号锡正在直直地盯着他看着他的表情反应。

 

“你刚才不是很大胆的吗?现在怎么紧张起来了?”

 

郑号锡其实没有想过,田柾国的样子看着就是很容易,被乖乖牵着鼻子走的小男孩子。谁会想得到居然胆子大到想要掌控主权,不过他也不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小艺人,想要作为主导的一方,就以为可以守得住自己的小秘洞。

 

虽然小心思已经被郑号锡发现了,不过郑号锡的手法却令他整个人越来越放松,稍微睁开了双眼盯着人看。现在郑号锡的一只手搂住了自己的肩头,另外一只手便游走在他的肌肤上面。手掌的触感有些粗糙的感觉,但却能让他整个人都越来越燥热,甚至眼神还开始有些迷离,他从来都没有试过就这样轻轻地用手触碰他,也能让他有这般的体验。

 

“你下面的小洞应该开始有些感觉了吧?”

 

听着人说的话还是感觉到有些轻浮,但是田柾国却不觉得讨厌。不是因为他已经接受过这样的待遇,可能是因为他觉得郑号锡是一位比较绅士的人吧。可是这样的想法,在接下来之后已经完全消失了。

 

郑号锡突然有些粗鲁地用手指根帮他做了些扩张,也算不上疼就是有点被那样的触觉给吓到了。

 

“放松点,嗯?”

 

那叫人怎么放松啊,郑号锡那几根有力的手指头正贯穿他的小秘洞,顿时还会有些神经紧绷,这哪里顾得上什么放松了。

 

“唔,不行……不行啊,你太、用力……唔……”

 

田柾国好像有些适应不来他的凶猛,小秘洞一直在抗拒他也不是感觉不到,郑号锡只好把力度放小,这下子轻柔的触感让田柾国在慢慢适应起来。

 

过了一会儿,郑号锡看着田柾国的脸色开始有了些变化,他看觉得应该是差不多,但是田柾国的小秘洞还没有怎么湿润。苦恼了一下之后,郑号锡还是决定往自己的手上抹了点润滑啫喱,然后便又开始给做扩张。

 

“唔、唔……进来,你快进来……”

 

郑号锡对于田柾国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他有些失神的笑着。

 

田柾国现在是完全进入了状态,可以说已经把郑号锡当成是自己的对象了,所以才会毫无顾忌地开口说了情话。

 

“好,我这就进来了。”

 

觉得有点可爱,郑号锡还自动回应了田柾国的话。

 

掰开了田柾国的一条腿,郑号锡用自己的茎顶磨蹭了几下洞口处,腰身用力一挺便进去了一部分,因为小秘洞还没有完全放松,所以进入过程也不算是很顺利。看着自己的那根茎根没有完全进去,郑号锡下意识地拍打了下田柾国的臀瓣,惹得田柾国有些妩媚地叫了一声。

 

“啊……”

 

一听这声线,郑号锡便露出了一丝的坏笑,作恶的心理开始有些涌现了出来。他看见田柾国想要伸手去抓他自己的茎根,郑号锡一把将人的手给甩了开来。

 

“没我同意不准动这里。”

 

保持着这个姿势有一会儿了,郑号锡现在算是完全进入了田柾国的身体里面,但郑号锡发现田柾国的眼神好像是在放空,跟之前亲热前戏的时候完全感觉不一样。

 

“怎么了?跟我做不爽吗?是什么事情让你分神了?”

 

郑号锡其实并不想这样说话,但是做这档事的时候,他似乎不能够好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都会喜欢这样跟对方说话。但是田柾国也并没有因为他的语气而生气,只是回过神来看向他。

 

“没有……唔……这样……这样很爽……啊……再用点力……”

 

郑号锡每次进入都没有完全进入,所以自然地田柾国现在便觉得很痒,他想要更多的触感。看着身下的人在扭来扭去的,郑号锡没有回答田柾国的话,只是稍微用了点力,将自己的全部都进入到田柾国的身体里面。每一次挺进都感觉很用力,交合处那拍打的声响也越来越大,田柾国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双眼的焦距已经开始模糊了。

 

他本能地想要抱着郑号锡的身体,而郑号锡也感受到了田柾国的举动,便顺着他的意思让他抱住了自己。两个人的身体已经靠近了对方,双方胸前的那颗小红豆也不自觉地互相磨合了起来,身体的热度就连接吻的时候,都觉得对方的小灵舌是降温的冰块一样,吸吮着不放。

 

“唔嗯……啊……哈啊……哈啊……唔……”

 

下体传来的炽热烫得田柾国快要喘不过气来,他突然就松口想要大口地喘气,但不到几秒便又被郑号锡摆正过来,继续被对方的小灵舌探入到口腔里面,缠着自己的小灵舌在那里面转着圈。

 

郑号锡把人给抱了起来,两个人的姿势发生了改变,相连的地方也都被分开了。两个人都还没有把东西发泄出来,难免都会有些难受地皱了下眉。郑号锡双手固定好田柾国的腰肢和臀部,田柾国也用双手搂住了郑号锡的颈部,好让自己调整好姿势。

 

这样,两个人面对面的距离就近了许多。

 

郑号锡就这样看着田柾国,露出一点点带温柔的微笑,却不语。但田柾国担心郑号锡心里面不知道打些什么算盘,所以也一直这样用双眼看着郑号锡,想要试探他的下一步。

 

“你现在肯定是在想……”郑号锡轻轻地用他的笑眼扫视着田柾国的全身,“我会怎么样摧残你呢?”

 

田柾国心底漏了一拍,自己的小心思不小心被人发现了,现在顿时觉得窘迫。

 

“……”

 

对方没有回答他就表示想法是对的,郑号锡确实是在思考,但并不是要用什么方法来摧残田柾国。他轻轻地拨弄起田柾国额前已经浸湿的碎发,然后又用手掌托着田柾国一边的腮帮子,轻柔地揉着。

 

“真可爱。”

 

郑号锡抱紧田柾国,又开始新一番的情事,一边拥吻着对方,一边不断地由下至上,将茎顶延伸到内里最深处的位置。

 

“啊……啊……啊!!!不要……唔嗯……唔……太……嗯太深……唔唔……嗯!!!”

 

对方甜腻的那几声哭喊,不但没有让郑号锡停止下来,反而越想要听到这些让人心情变好的声调。

 

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十几分钟左右,终于两个人都受不住了,双双释放了自己。田柾国结束之后,瘫软地挨着郑号锡的肩膀,闭着双眼缓缓地叹息。而郑号锡却一直在动来动去,软下来的茎根还是作恶多端地在小秘洞里面肆虐。

 

“嗯嗯……不……哈啊……歇,让我歇一会儿……嗯……”

 

郑号锡失笑地听着田柾国求饶的话语,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小秘洞却一直紧紧吸附着他的茎根。郑号锡很满意这一次的交易,就算过后他还是不断地回味那夜初尝尤物的瞬间。

 

那之后,田柾国便登上了国际舞台和大前辈合作,这都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当然是有人眼红他的幸运,但是田柾国也不介意,因为这些之后郑号锡会帮他摆平掉。

 

报纸上出新闻了,但是并不是关于那次合作舞台的报道。且报道中说到,人气明星田柾国近日与秘密交往已久的男性宣布分手,而同时也让很多人惊讶于田柾国的取向。但就算宣布了,在当今的时代里,谁还在乎这些小细节,明星的八卦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门突然被打开,还在看报纸的郑号锡,因为报纸翻开被挡住了视线,察觉不到是谁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所以并未抬头。

 

“在看什么?”

 

听到了声音,郑号锡这才抬起头来,可是报纸上那几个显眼的字已经被来人看见了。

 

“给我看看。”

 

郑号锡抵挡不住田柾国那副姣好的面容,绽放出来的笑脸,真的是神仙下凡了。郑号锡笑而不语地将报纸递给了田柾国,他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却提前为自己辩论了情况。

 

“这可不是我找人报导的啊,你可别生气了。”

 

“我知道。”

 

田柾国太专心看报纸了,以至于他那真挚的神态,还以为是生气了。

 

“……小国……”

 

郑号锡一边用赔笑的脸望着田柾国,一边用担心的语气怕田柾国介意自己的名气会下滑。

 

“哼,拍得我那么丑。”田柾国翻阅了下报纸,他记得照片拍得时候是他提出分手的那天,“怪不得我说分手的时候,他的表情古古怪怪的,原来是找了人偷拍。”

 

郑号锡似乎是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便询问田柾国。

 

“哦?这话怎么说?”

 

田柾国终于都不看报纸了,把报纸工工整整地放在了台面上,然后他自己便坐在了报纸上面,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将自己的双腿打开,把穿过来的牛仔裤的链子给拉下来,隔着棉质的布料开始抚弄自己的茎根,郑号锡见此幅美景,便将田柾国的双腿搭在自己的双肩上,然后他便拿出了田柾国的茎根,用自己的唇瓣吸附住田柾国的茎头,一边听着田柾国甜腻的声音。

 

“嗯……”田柾国觉得这样很刺激自己的大脑,便前倾自己的身子,他的双臂有些急切地抱住郑号锡的脑袋,双腿也弯曲得更厉害一些,“本来就打算要分手的了……嗯……可能……可能当时不知道……想借此……公开我和他的关系……嗯嗯……大概……是这样……啊、啊……”

 

郑号锡的技术太好了,田柾国忍不住要叹息。

 

“还好……没有让他得逞……嗯……”

 

田柾国微微睁着眼睛,他往下看了眼专心帮他的郑号锡,脸颊上的红晕又明显了几分。没一会儿田柾国便不让郑号锡再继续,他轻手轻脚地下了书台,转而坐到了郑号锡的大腿上面,牛仔裤和里面的三角裤也全都弄掉了,他一手搂着郑号锡的颈部,一手帮郑号锡拉开西裤的链子。因为西裤质感太好,可以说是秒开。

 

“今天表现得怎么样?”

 

郑号锡还没说话,田柾国拿着郑号锡的茎根便一直抚弄着,说的话就好像是求表扬的孩子一样。

 

“很喜欢。”

 

简单地扩张之后,便抓住郑号锡的茎根,自己主动让小秘洞吸附进去。缓了一会儿正好适应了,但是也就只有田柾国在动,他一边动作着、一边跟郑号锡说话。

 

“我拍的广告今天在大屏幕上面出现了,你有看到吗?”

 

郑号锡听到之后觉得田柾国很可爱,那是他公司安排的广告,当然知道,便笑了笑回他。

 

“早上让玧其哥载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看见了。”

 

田柾国听到郑号锡说看见了,便主动吻上了郑号锡的唇瓣,吸吮了几下之后,轻轻地用他的小嘴在郑号锡的耳边说:“我好看吗?”

 

当然好看。郑号锡没有直接说明自己心里的想法,他只是按压着田柾国的腰部,开始猛烈地进攻起来,不一会儿便听到了让他满意的甜腻声线。

 

其实,自合作舞台之后,郑号锡就开始名正言顺地挖走了田柾国,现在已经算是郑号锡自己公司旗下的艺人了。其他艺人和高层虽然看到郑号锡与田柾国走在一起的时候,都笑脸相待,但只有田柾国独自在楼层里面徘徊的时候,那些嫉妒心发作的艺人们,都会在田柾国的耳后议论他与郑号锡的不正当交易。

 

虽然田柾国并非太在意这些事情,因为都是事实,无可辩解。但是时间久了,还是会有点在意这些无畏的揣测和流言蜚语。除了跟郑号锡第一次有过交易之后,后面的,可以说是郑号锡在追求他。

 

先是把人挖到自己的公司,然后安排许多难搞的资源,再加上郑号锡还隔三差五地邀请吃晚餐,吃完之后便到郑号锡的家里过上一宿。名义上还不算是恋人关系,但是其实早在郑号锡第二次来找他的时候,便已经答应了郑号锡的追求了。

 

今天晚上,田柾国又在郑号锡的家里待着,刚刚经过情事之后,田柾国上半身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薄衬衫,纽扣也没有扣上几颗,拿起了高脚杯倒上一点红酒,在杯中搅拌了几下之后便小抿几口。

 

郑号锡还在浴室里面淋浴,唰唰的水声听得田柾国有些不耐烦,便去客厅里看看电视。

 

本身看着欢笑声很大的综艺节目,但田柾国有些疲惫,没有跟着电视机里面的人一起笑,把杯子放在茶几上面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下遥控器,就这样频道转到了刚好在播放娱乐新闻的画面上。

 

“我洗好了,到你了。”

 

郑号锡刚刚洗完出来,上半身是光着的,下半身只用一条浴巾围着。叫了一声没应,他便好奇田柾国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他也就凑过去看。

 

“这种新闻你也相信吗?”

 

电视上面报导的是郑号锡出席一个晚会,除了很多商业的人跟郑号锡打交道,当中也少不了一些知名的艺人来跟郑号锡套近乎。郑号锡不像田柾国,关注度自然就没有那么高,连取向也没有对外公布,媒体拍到了一个郑号锡刚好帮一位女艺人弄衣服,就把这件事情放大,专门剪辑一些与事实不符的画面。就让这两个人牵扯到有关系起来。

 

田柾国自然知道郑号锡是怎么对待他的,他看得那么入神,只不过是想要看看是哪位女艺人这么不自重,想要撬走别人的对象。

 

“我没有相信啊,八卦一下你的新闻也不行啊?”

 

郑号锡似乎没料到田柾国这么地泰然自若,还以为会为了他吃醋一下,他对自己的想法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吗?”

 

田柾国问了他一句,但是还没有等郑号锡回答他,便走去浴室淋浴了。

 

其实田柾国也没太在意这件事情,但是田柾国新戏要面试,就好巧不巧地,那位女艺人要选拔女主角,而田柾国是男主角这事,基本上是内定的了,就不知道那位女艺人是不是也靠一点关系内定了。

 

本来田柾国还想要和这位女艺人切磋一下的,可是郑号锡却来到了现场,还没和他打招呼便向前跟那位女艺人问好,老实说这让田柾国有些不高兴。

 

“郑老板,您好。”

 

看见那位女艺人笑得成花痴似的样子,田柾国看着就觉得有些碍眼。

 

郑号锡问候完之后便开始找田柾国的身影,那位女艺人还想借此跟郑号锡有过多的接触,让她叫来的狗仔偷拍,结果人还没有抓住便已经走远了。郑号锡走过去问导演,被告知原来田柾国去化妆间试妆了。

 

走进化妆间的时候,郑号锡本身还是面带笑容的,结果撞见了田柾国对化妆师姐姐笑得很灿烂,还用他平时也很难听得见的可爱语气对着化妆师姐姐撒娇了。

 

“柾国啊,听姐姐的话,这个色号适合你。”

 

化妆师姐姐对田柾国有点没辙,但是还是想坚持自己的想法。

 

“不要,这个颜色太亮了,我是男主角,不能化得太过精致,对吧,姐姐?”

 

那一声‘姐姐’真的让郑号锡来气了,田柾国透过镜子用余光看见郑号锡的模样,自己刚才不好的心情也都消灭了一大半了。

 

“啊,是郑老板,您好。”

 

“您好。”

 

化妆师姐姐知道田柾国是郑号锡公司的艺人,所以知道郑号锡找田柾国有事,便找借口溜开了。

 

“我先去装点热水喝,柾国你决定好我再帮你化。”

 

“知道了,姐姐。”

 

关上门那一刻,田柾国被郑号锡从后面围着,逼到了在墙壁上面靠着。

 

“姐姐?叫姐姐叫得那么好听,是想要做什么呢?”

 

田柾国扭过头去不看郑号锡,用赌气的话回答郑号锡。

 

“那刚才,怎么先跟那女的打招呼,你们是不是像绯闻那样,有点关系?”

 

郑号锡凑近去闻着田柾国身上的体香,闭着双眼轻轻地在田柾国的耳边回答他。

 

“不是说了吗?我每天晚上都陪你呢,我哪还有机会陪别人,嗯?”

 

本来还在生气田柾国对女人撒娇的,但是听到田柾国有些介意他跟女艺人的接触,便知道这人在吃醋了,现在高兴都来不及。

 

“好好,我知道了。明天登报纸公开我们的关系吧。”

 

听到这话,田柾国回过头来盯着郑号锡看。

 

“嗯。”

 

这才让田柾国主动献吻。

 

第二天果然满街的新闻和报纸都在报导田柾国与郑号锡的关系,而当事人正在办公室里面进行情事。

 

“这下你满意了吧?”

 

田柾国坐在郑号锡的大腿上面,两个人一起翻阅着报纸,郑号锡说完话之后,下意识地亲了一口田柾国的小脸蛋。

 

“我是你的什么?”

 

田柾国突然来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但郑号锡还是微笑着回答他。

 

“你是我的小樱桃啊,甜甜的、又可口。”

 

把人的小脑袋按下来,吻上那就像是樱桃一样可口的小嘴。

 

 

樱桃小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