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启强】股掌之上(9)

Work Text:

车到站后,中校第一眼就看到了等在车站的刘启。

他有些意外,这算不上远门,所以回来时也没提前通知刘启。

他提着箱子走下来,刘启要接过箱子,中校总觉得刘启身上还有伤,不愿松手,刘启也倔着不放。

车门口短暂的拉扯堵到了后面的乘客,中校只好放手,刘启接过箱子还冲他得意的笑笑。

道森博士也下了车,走到父子俩身边,带着刚睡醒的迷糊问候刘启。刘启只点点头,拎着箱子大步离开车站。

中校向博士道别,很快追了上去。

“刘启,怎么走这么急?”

“你怎么又跟他一趟车啊,走也一起回来也一起。”刘启声音发闷。

“赶巧了,我是提前回来的,博士那边也不顺利,我还以为他得多待几天。”那种被打探的感觉又回来了,刚见到刘启时欣喜的心情有些蒙上阴影。

“你提前回来的?”

“单位还有点事,不过不着急。我怕你多等。”

走在前面的刘启突然慢了下来,中校差点撞上他的背。

“谁说我急了,你可以把事情处理完啊,不然专程跑一趟干嘛。”

刘启那么说,但脚下慢了不少,中校得以和他并肩。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这趟车回来?”

“你不是说两三天回来吗,这都第三天了,我昨天也过来了。”

中校很惊讶。“你……这两天就一直等在这儿?医生没找你?”

“我不会看时刻表啊,半天才来趟车,快到了我才过来看看。我又不傻,谁跟你似的。”

刘启哼了一声,显然心情很好,一点都没注意前后对话的矛盾之处。

跟这样的刘启说话,总是让中校忍不住想笑,觉得儿子特别可爱。片刻之前的心情低落就像错觉一样。

“不过我们还是得快点走。”

“怎么了?”

“我偷跑出来的,一会儿医生该来抓我做检测了。”

 

中校陪他做完检测,又回屋收拾好东西,这才想到道森博士要他带的话。

“那个什么工程。”

“感性映象工程。”

“我看你也没明白啊,让他自己跟我说。”

中校总有种刘启不喜欢博士的感觉。他担心刘启为难博士,但又觉得刘启不是那种孩子,几经考虑之下还是约好第二天面谈。

“行啊。”出乎中校预料的,刘启听完道森博士的话后一口答应下来。“不过等出院后再说吧,不是说设备还在挺远的地方。”

“至于条件……我也没什么条件,到时候再说吧。数据保存就保存吧,不然费那劲儿采集干嘛。”

道森博士非常热切的想握住刘启的手道谢,刘启研究了一下那双伸到他面前的手,伸手击了个掌。

博士有点讪讪的缩回手,刘启一把揽住旁边憋笑的中校往出走。

“没事儿我们就回去了啊,跟我爸几天没见了。”

中校头脑发胀的想推开刘启,又觉得这样好像也没哪里不对,于是有些尴尬的和博士道别,和气定神闲的刘启走出去。

到了走廊,没等中校说什么刘启就把手放开了,还回头看了看办公室。

“刘启,以后别在别人面前那样,总是……”

“哪样?”

“……”中校不知该怎么形容。

“我还没亲你呢,看他那样儿我就烦。”

“博士怎么了?”中校有点疑惑。

“他老缠着你干嘛?”

“就这事,他想让我帮忙跟你说。”

“让我帮忙直接跟我说啊。我就看不上这样,鬼鬼祟祟的。”刘启不屑。

“那你还答应了?”

“一码归一码,这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反正这事儿听着还挺重要,又不会少块肉,能帮就帮呗。”

他真的是个很棒的孩子,中校从心里涌现出身为父母的自豪感,这感觉有些奇怪。他想表达出来,但语言的表达只会显得别扭。中校忍不住伸手使劲摸摸他的头。

刘启乖乖挨摸,然后定定看着他。

“怎么了?”中校笑着问。

“我认真的。”

“什么?”

刘启凑过来,中校忍不住后退一步。

“我还没亲你呢。”

中校现在明白刚才那种父母的自豪感为什么会显得奇怪了。

“看你昨天那么累,我就没烦你。你走前就是这么摸我的啊,然后还亲我了。呐,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

刘启噘着嘴表达他的不满,他眼里的刘培强依然面带微笑。

“爸爸也很想你,等我们回去,好吗?”

 

夜晚的温室只开着低亮控温灯,中校站在角落的通风口下,这里即便在白天的散步时间也是罕有人至。

他已经考察过很多地方,医院内部在夜晚也有巡查人员,再说无论在病房还是走廊,残留气味都很容易引起护士的注意。

但温室面积广大,在这个时间又绝无来人的可能,充足的换风设备也能及时排除气味。

刘培强用烟纸包裹枯叶燃烧粉末,即便有人看到,也只会以为他在吸烟。

头脑意外的冷静,他不知道周围的植物叫什么,但是叶片宽大,他能被密密包围。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他们刚回到刘启的病房,年轻人就缠磨上来,抱着他呜呜咽咽的哼,和刚才的他判若两人。

“我好想你,你都不想我。”

像被大型犬撒娇一样,中校只好回抱住他,感受年轻人高大身躯带来的体温。

好不容易挪到沙发,被年轻人抵在沙发靠背上亲吻拥抱。

没有反感的感觉,甚至也有贴近他的渴望。以前的刘启何曾有过这样向他撒娇的时候?他似乎有意在忽略,只想一味错位的享受。

不知纠缠了多久,刘启终于放开他,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抓着刘启的衣领气息不匀的呼吸。抬眼看到刘启正促狭的观察他,脖子都发起热来。

“今晚去我屋里,好吗。”听到自己小声说,那指的是他原本应该居住的家属区房间,已经很久没住过了。

“怎么,嫌这儿挤?”刘启以为刘培强要回自己屋里睡。

“不是……”这不是害羞,只是羞耻。说话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他还是凑到刘启耳边,用更小的声音说。

“我们做吧。”

心跳的厉害,可没有得到回答。刘培强微微后退,看向刘启。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表情。

但当刘培强很久以后回想起来的时候,想到一个比喻。

如果一个在沙漠中即将饥渴而死的人,看到美食清水突然出现在眼前,脸上浮现出的一定不是惊喜,而是类似恐惧的东西。

那就是刘启此时的表情。

“你不愿意吗。”更加羞耻了,好像连手指都在发烫。

“我、不是……你那什么…怎么…?”刘启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像提问又像怀疑。

刘培强有种奇怪的放松感。如果刘启干脆答应,他倒要踌躇了。

“我想跟你做,”话说出口还是还是控制不住的发颤。“爸爸已经准备好了。”

“行不行啊你,上次在外面蹭蹭都抖成那样了,你……”刘启的话还没说完,刘培强拽住他的衣领将嘴唇贴近,缓缓蹭压几下后放开。

“我想要你。”

“……”刘启思考了一下。“你是不是想上我。”

“说什么呢!”刘培强被刘启的想法吓到了。

“不是就好,不然我真得考虑一下,”刘启半开玩笑的说。“那什么,你说真的?”

“房间我已经收拾过了,这边晚上有护士值班,我怕……不太方便。”

这句话说完,中校已经不敢对上刘启的视线了。

 

距起效还有些时间,中校看着最后一丝残留的烟雾被通风设备吸走,查看周围确保没落下什么东西。

刘启应该还在病房的浴室洗澡,中校往家属区走去。

温室附近区域没有夜间使用的办公室,因此走廊灯光比温室还暗。从较为明亮的温室走出来,走廊就显得漆黑一片,刘培强走进几步后安静的站住,让眼睛习惯黑暗。

一双手突然从背后伸向他脖子的位置。

中校在那双手来得及碰到它想碰的任何地方前,敏捷的用肩膀扛住来人一条胳膊,干脆利落的来了个过肩摔,无视身下人的痛呼,制住手臂的同时用膝盖狠抵锁骨处。

“疼疼疼!”

是刘启。

中校还没反应过来刘启怎么会知道他在这儿,身体依然保持着压制的姿势,一道手电的光迎面划来。

“谁在那儿!?”

他们的动静太大,引来了附近区域的巡查人员。

中校松劲,刘启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拉住他的手,小声喊道。

“愣着干嘛,跑啊!”

刘培强刚开始习惯黑暗的眼睛又被强光手电晃花,明亮的金色残影还留在视网膜上,被刘启拽着有些踉跄的向前跑。

刘启似乎能很好的分辨黑暗,带着刘培强一路左转右转,刚才的巡查人员只有一人,身后追逐的脚步声渐渐听不到了。

强光留下的残影需要闭眼才能快些缓解,但在这样的黑暗中刘培强还是本能的睁着眼睛辨认路径,有两次差点摔倒都被刘启的手牢牢抓住了。

刘培强看着前方,应该是刘启的地方只有一团模糊的光晕。

他们有时跑过明亮的走廊,有时又进入低光照区域,有时一片漆黑,那光始终都在。

不知跑了多远,不知跑到了哪里,刘启带着他停下来,两人靠着墙喘气。

体力的消耗倒是其次,喘气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奔跑和莫名其妙的紧张。

“刘启、你、跑什么啊。”

“哈啊……要被人发现了,为什么不跑?”

“我们又没干什么!”

“咦?也是啊?”

这里也很黑,中校的眼睛缓过劲来,刘启的面庞取而代之出现在残影的位置。

不知谁先笑了,另一个人也开始笑,是那种差点被人发现小秘密的,带着气音的低笑。

“瞎跑,跟人家说清楚就是了,又不是晚上就不能去温室。”

“就是,哪条规定说晚上不能在走廊过肩摔了啊。”

这句话好像碰到什么笑点,两个人又开始止不住的笑。

“你刚才是想从背后掐我脖子吗?”

“我想捂你眼睛来着,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

他们笑的更厉害了,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

刘启先严肃起来:“笑什么,不许笑了。”

刘培强停不住:“明明是你先笑的。”

“那你先不笑。”

“我们都别笑。”

“好。”

可笑容还留在脸上,像视网膜迟迟褪不去的光晕。刘启的手撑在刘培强头边的墙上,俯身仔细看他。

“你还笑。”明明笑容也挂在他自己的脸上。

刘培强不说话,他无声的笑到停不下来。

直到嘴唇被覆盖。

刘启的嘴唇温柔的磨蹭他的,就像过去很多个晚上他做的那样,弄得刘培强发痒,鼻腔嗅到年轻人因为奔跑发出的淡淡汗味。

刘启即便出汗也那么好闻,他刚才冲过澡了,汗液带着沐浴液的香味缠绕在鼻腔,唤起内心温柔的感动。

刘培强攀住比他高大的年轻人的脖子,拉近了这个吻。

口腔也有清新的香味,一定是洗澡的时候也刷了牙,带着热度的香味甜蜜异常,诱人汲取。

刘培强嘴唇微张,舌头描摹着年轻人的唇,接着触到相同的柔软,痴痴缠绕。

有时在自己的嘴里,有时在年轻人的嘴里,更多时候是在空气中互相描摹对方的唇,伴之以对彼此的舔舐,像孩子天真的亲昵,温柔妥帖。

中校感觉他已不再是自己,刚才的奔跑像发生在时光隧道,他回到久远的过去,还没见过其他同类,还没来得及爱上任何人,还没见过所有美的和丑的,像刚刚才啄破蛋壳的小鸡,看世界在他眼前铺展。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温柔,绵长。

“……回房间。”他听到自己在舌吻间隙的声音。

 

刘启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找到那间房的,明明他们都不知道刚才跑到了哪里。

但他的确找到了,路上的记忆是空白,脑海中只剩下那个吻。

进入房间后他总算还记得锁门。门是用后背靠住的,门锁用没有视觉帮助的手指胡乱扣住,因为他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面前的吻上。

他们保持着断续的接吻倒在床上,胡乱爱抚彼此,好不容易才想起要脱衣服。

刘启喘着粗气,毫无章法的摸索他的下面,刘培强又忍不住笑了。

“让我来。”他说。

床头已经准备了润滑剂,中校把它挤在掌心,细心温柔的涂抹在刘启的阴茎上,手掌撸动的时候听到刘启难忍的呼吸。

中校的柔韧性一直很好,在过去锻炼的时候他见过很多一味重视力量扩展导致受伤的例子,因此一直保证柔韧方面的训练。

现在他摸索到枕头垫在腰下,向刘启抬高腰部,张开双腿。

“在这儿。”他温柔的说。

清洁和初步的扩展在去温室前就已经做好了,刘启迟疑着触碰。

“能行吗……我怕你疼。”

“第一次总会有些疼的。”

“要是疼,你就掐我。”

刘启开始推进,但不敢太用力,刘培强用手扶住他的,帮他对准方向。

头部进入了一点,找对方向后剩下的部分就相对容易些,小穴很快吞咽下整个头部。

刘启感觉自己被包裹了,这才只是头部而已,性器一跳一跳的发疼。

“全都进去了吗?”中校看不见下面,只觉得像被塞满了,准备工作很到位,他没觉得疼,只是有些酸胀。

“还没,疼吗?”

“没事,可以的。”刘培强示意他继续。

推进继续,但里面越发拥紧,刘启有时不得不退出一点,再试探着挺进,反复轻轻抽送。

刘培强的感触也异常鲜明,比起生理上的刺激,这种被慢慢扩张占据的感觉更加刺激,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勃起的。

他微微皱眉喘息,竭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以配合刘启的动作。

好像过了很久,刘启感到自己被整个包住了,最细嫩柔软的壁肉裹紧他,却像最富有力量的肌肉那样收缩,神经像暴露在体外似的敏感,感受几近于疼痛。

刘培强不由大口喘气,被撑开的感觉令人恐惧,但不算很疼,只是被涨的很满很满。

我儿子在我里面。他想。

这奇异的感触带给他哭泣的冲动,他分不清是因为痛苦还是感动。

他费力的抬头看向刘启,发现刘启定定的看着他。

“爸,我在你里面。”他说。

刘启开始动了,很缓慢,被抽出的感觉和被插入一样深入骨髓,和静止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刘培强好不容易均匀下来的呼吸又被打乱。

接着这动作成为常态,反反复复的进行,但是很慢,很小心。

“疼吗,爸……你掐掐我,爸。”

在身下进行的动作和这称呼构成了奇妙的对比,刘培强用手捂住了脸。

但手很快被拿开,迎上刘启的眼睛。

“我在这儿,你看着我。”

刘培强像着了魔一样的看着他的年轻人,带点褐色的光滑肌肤绷紧,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细微光芒。

就像在发光的是他。

动作渐渐加快,两人的呼吸节奏渐趋同步。

刘启碰到了什么地方,刘培强小小的低叫一声。

“疼吗?”刘启紧张的说,但动作不停,他已经沉迷其中。

“不、不是……刚才、嗯!”

又碰到了,刘培强的腰不禁弓了起来。

刘启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在寻找那个点。

“别、刘启……别管那儿、哈啊!”

刘启执拗的重复经过那一点,进出更快了,隐隐传来润滑液挤出体外的黏腻声音。

刘培强不知如何对待这从没有过的怪异感觉,性器却勃起的越发厉害。

很快,他感到体内的东西发胀,甚至能感到它颤动的节奏,刘启极力压抑不让自己进出的速度太快,但本能难以抑制。

中校明白到即将发生什么,他无力的推拒着刘启的胸口。

“别、别射在里面……哈啊、嗯!”

但刘启在一个重重的挺入后,抵在最深处,喷发了。

刘培强能感觉到有液体满溢在身体最深处,他用手捂住了脸,夹住年轻人腰部的双腿感受他高潮来临的紧绷。

结束了,刘启不舍的又挺腰抽送几下,液体因这动作从穴口外点滴溢出。

手还没放下来,挺立的性器进入了温暖湿热的地方。

“……?!刘启,你干什么!”

刘培强慌张的想推开刘启含住他性器的头,但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儿子嘴中吞吐。

一张丰厚肉感的唇。

“别、哈啊……别舔、儿子!我自己来……!”

刘启没有答话,大概是因为唇舌被占据。刘培强的也不小,不熟练的他只能吞咽到头部再往下一点的位置,他用手撸动茎身,舔弄的舌头不时伸出唇外碰触手指。

刘培强还是射了出来,无论是身体还是视觉的刺激都太强烈了,他在即将高潮时试图推开刘启,他不想射在儿子嘴里,但刘启把它吸出来了。

 

从高潮中回过神的时候,中校发现两人正拥抱着接吻,他尝到自己精液的味道,看到儿子脸上还有白浊的痕迹。

他不想看到那痕迹留在儿子脸上,于是用舌头舔掉,并躲避刘启舔弄他舌头的意图,但没成功。

空气中弥漫着交欢过后的气息,床单被搅得一团乱。

彻底平复后,中校想到一个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在温室?”

“碰巧看见你出来,我想去温室摘花来着。”

“摘花?”中校疑惑的问。

“是啊,约会不得带点花吗,还是那什么,第一次对吧。”刘启似乎在害羞。

“房间里都有花啊。”

“那不行,都放多久了,我要新鲜的。”刘启把头枕在胳膊上转过来,认真的看他。“刘培强,我想给你最好的。”

“……”刘培强不知说什么好,刚才那种被进入的酸胀感涌上心间。他伸手揽住年轻人递上一个绵密的吻,又在嗅到交欢气息后脸红到耳根。

“爸,刚才真的好舒服。”

刘培强因为这直白不禁瑟缩了一下。

“下次别那么做了。”

下次,他们还有下次。

“怎么做?”

“舔爸爸……太脏了。”

“你都让我进去了,我舔舔你怎么了。”刘启理直气壮的说。“只有我舒服算怎么回事,上床是两个人的事儿。”

“你声音小点。”

“怕什么,这里又没人,隔音还那么好——说到没人,你去温室干嘛?”

“爸爸去抽根烟。”

“你抽烟?”

“……偶尔会。”

刘启没有深究,这让中校放下心来。

“我去洗洗。”

“嗯……我先躺会儿,出来叫我。”刘启没动。

 

中校进入浴室,打开淋浴器,但没有冲洗,卧室只能从这里听到水声。

药效还在。

在发泄过一次的不应期之后,它又兴奋了。

中校坐在合住盖的马桶上,抚慰自己。

虽然这是药效的影响,但可能是刚才刺激太激烈的缘故,苍白的套弄很难弄出来。

回想身体刚才被触及的那一点,他小心的曲起双腿。

没有伸进去,只是大脑描摹出那带点褐色的皮肤上反光的汗珠。

保持着这个姿势用以维持想象,他带上技巧的抚弄,还是射了出来。

随后尽快忘了这事。

 

他不熟练的清除体内的液体,彻底清理完毕花了些时间。

等他出来叫刘启的时候,发现刘启已经熟睡了。

中校坐到床边,发了一会儿呆。

他转向刘启,本来要印上嘴唇的吻,不知因何种思虑,只浅浅落在唇边。

 

中校选择温室还有一个原因。

粉末和照片一起,被仔细的包裹起来,埋在有着宽大叶片的植物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