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W】【PKD】幻觉猎手 ILLUSION HUNTER

Chapter Text

脏兮兮的橘猫一溜烟跑过废弃的坟场,窜上旁边醉汉似的东倒西歪的民居。邋遢的难民像被随手丢弃的垃圾袋或者沾满秽物的酒瓶,倚在散布碎瓷渣的墙角、瘫在楼梯口的旧报纸堆里。上方阳台锈迹斑斑的栏杆处,赫克斯看到了挤在人堆中吃午餐的伦,在灰蒙蒙的一片里,他突兀出来,像只巨型乌鸦。

“你找到猫没有?”他招呼赫克斯,发出低沉却清晰的嗓音。“我看到它跑回来了。吃完去科舍尔大道散步?”伦点了点头,布满血丝的神经质双眼里划过一星愉悦。他从目光呆滞、脸色苍白的低矮人群中挣脱,磕磕绊绊的步伐不合时宜地配上了约翰·道兰的咏叹调。哦,是那拼拼凑凑搞出来的收音机搞的鬼。

头顶那不散的放射云跑的很快,仿佛具有了廉价的生命力、成了某种生活在地底的食腐生物。曾经宽敞的道路被废弃物和战争残余切割的体无完肤。废墟堆砌得像让人费解的抽象雕塑,规模宏大、结构复杂、外表畸形——这是两人让他们的反政府队伍驻扎于此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这里的辐射指数远低于其他地域。两人并排走在扭曲的小径上,手感受着对方冰凉的皮肤。赫克斯想象着他们穿过不断变化的狰狞阴影,在湿润的某处偶遇亮眼的一抹绿;他想和伦讲,但猛地意识到后者在核弹爆炸后后才出生。伦没有见过太阳。

远处,法斯玛和她全副武装的小队正在展开例行的巡逻,活像一群透支了气力的牦牛。一切正常,她向两人打了个手势;伦看着她,仿佛隔了一层梦境,“他们被控制了。”他低声嘟囔,“桦树林区有一个变种人。”高大的女人骤的腾空而起,像个飓风中挣断了线的风筝。惨叫尚未完全发出便死在了气管里。重重的落地声后,牦牛们缓缓把覆盖着防毒面罩的脸对准了两人。“跑,赫克斯。”像捕猎的怪兽般蓄势待发的小队随着伦的手势栽在地上,从他们口中发出的嘶鸣不再属于人类。赫克斯回头时,伦的身影已然远去。

阿米蒂奇沿着公路狂奔,身上遍布着带血的伤痕。周身环绕的酒气来自他发了疯的父亲:一位典型的辐射症患者。雨天,水滚过绽开的皮肉,一开始痛如针扎,之后渐渐麻木。他支撑不住,但是不想停下。跑。沉浸在一条没有起源和尽头的混沌河流中,阿米蒂奇拨开激流中上下的骨头,尽全力扑腾着浮起,脚踝缠绕着灰色的藻海,头顶蜿蜒过灰色的浊流。

赫克斯抑制住杂草般肆虐的绝望,营地不断拉进,魂魄愈加远离。凯洛·伦,他是在对抗梦魇似的海豹儿、还是与他相似的先知?或是圈套后一整支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桦树林发生交战!六个先知去协助伦,其他人快走!”仿佛这呼号声来自地球另一端的某个陌生人,赫克斯浑浑噩噩地呆立在原地,一次次暴烈的争吵和野蛮的性爱以超写实式的精细度在眼前滑过,剥夺了他所有的思考能力。他们只在这个秘密基地藏了三个月,可赫克斯觉得记忆的回放永无止境。曾经的现实被茫然的心无限拉长。

隔离舱里是一群手足无措的孩童,哭闹,一塌糊涂。本·索罗安静地操控着一本旧书,不时看看外头和负责人闲聊的父母,他还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凯洛·伦、“特障人”、先知、恐怖分子或仿生人的救星,会调转矛头反对母亲创立的移民局。

“你暂时不能移民,除非帮助我和你父亲处理完所有逃窜的仿生人。”本木然地凝视着负责人,“我相信你能做好这份工作,外甥。”

“放手吧,本。你笃信的所有、都是错误的。”“骗子。”负责人神色惊慌,人像被可笑地扭曲、缩小,像被吸进了一个奇点——手表式全息投影,戴在一位反超能者手上。“长官,他的能力已经被我屏蔽。您可以从屏蔽罩里出来了。”那人在一阵寂静中现身。看到他,伦惊恐地连连后退,“阿米蒂奇·赫克斯?”

“有趣,你竟然知道我的姓名。不会你还恰巧知道那个替身在哪里吧?”(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