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时常】【微郝常】窥视

Work Text:

这几天时樾都没有回来过,郝杰已经见怪不怪了。从前阵子开始,每隔一段时间时樾就会消失个几天,再出现后就是一副餍足样子,好心情都挂在脸上了,估计是和他那南乔美人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想到这,郝杰不由叹了口气,想他好歹也是个年轻有为的大帅哥,怎么就没有对象呢?

几口将剩下的饭菜扫光,郝杰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饱嗝。将外卖盒子往垃圾篓里一扔,踢踏着拖鞋往自己屋里走去,打算睡个午觉。

在经过书房的时候,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慢慢停下了脚步。

之前他有事来书房找时樾的时候,远远看到电脑里什么一闪而过——显然是听到他的脚步声才切换了画面。

他当时随口问了一句,得到的只有时樾似笑非笑的凝视,吓得他连忙回到正题。

郝杰盯着书房门,摸着下巴。潜藏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似乎有只小猫在他心里挠呀挠的,痒痒的难受。

啥东西时樾要偷偷摸摸的看啊,该不会是在看啥A片吧?郝杰有点无法想象时樾对着电脑看黄片的样子。

反正时樾现在也不在,悄悄看一眼好了。

他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句,掏出手机在上边按了几下,对着门锁一扫,没有丝毫犹豫的推开了门,而后熟门熟路的径直朝书桌上那台电脑走去。

凭着他的电脑技术,里面的密码和隐藏文件简直无处遁形,很快他就找到了几个视频文件,郝杰搓搓手,有些激动的点开了其中一个。

......

开始便是一片黑暗,隐隐能看到有个人躺在床上熟睡着。郝杰戴着耳机,清楚的听到了画面里传出平稳的呼吸声。

这是啥?郝杰一头雾水的瞪着这黑色的画面,没想到时樾还有听别人睡觉的爱好。

就在他打算拖动进度条的时候,画面突然亮了——有人开了灯,郝杰这才看清里面的事物。一张大床便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画面,而躺在上面的人是……常剑雄?!

郝杰瞪大眼,脑中混杂一团。且不说常剑雄发生了什么事,光这段视频出现在时樾电脑里,就足以让人怀疑了。

不等他惊讶完,有脚步声传来,一道熟悉的身影进入了画面,瘦高的个子,细长的剑眉,嘴角挂着一抹不可捉摸的淡笑,不是时樾是谁?

在看到常剑雄时,郝杰便隐隐有了几分猜想,此时时樾的出现更是证明了他心中所想。

作为时樾多年的好友,他自然知道常剑雄和时樾的水火不容的关系,两人在一块总伴随着种剑拔弩张的氛围。

至于他们俩以前发生过什么,时樾从未说过,那段过去被他深埋在心中,不愿向任何人倾诉。但从一些蛛丝马迹也能或多或少的猜到几分,可他从未想过,时樾竟会恨到绑架了常剑雄!

而画面里常剑雄熟睡安稳的样子在他眼中也变得可疑起来——这也许是某些药物作用的结果。

时樾走到床边坐下,没有做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常剑雄。镜头只能拍摄到他的侧脸,在白炽灯下显得愈发白净,他的脸上无丝毫表情,没有郝杰想象中的愤怒,却更让人捉摸不透。

他想干什么?

郝杰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隐隐觉得再看下去,自己将要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理智在他脑子疯狂的拉响警报,要他关掉视频清理痕迹,然后把这一切通通忘掉。
然而他没有。

伴着如擂鼓的心跳声,他继续看了下去。

时樾看了常剑雄一会,而后又起身朝着镜头方向走来。郝杰只觉得画面抖动了几下,然后又重新恢复稳定。他敏锐的感觉到视野抬高了一些,这样一来,床上的一切都能被清晰的收入画面。

时樾微微歪着头看了会镜头,而后满意的打了个响指。他脸上看似平静无比,但郝杰却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兴奋——那是狩猎者的眼神。

忽然,一声声响惊动了郝杰,同时也惊动了里面的时樾。他一挑眉头,转身走回床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刚清醒过来的常剑雄。

“……时俊青?!”

郝杰清楚的看到,常剑雄原本还带着刚醒时的茫然的眼睛,顿时锐利起来。

他眉头紧皱,显然是对自己这番处境有些担忧。
“这是哪?你想干什么?”

常剑雄沉声问道,颇有种临危不乱的阵势。

时樾却是笑了起来,“我是时樾。”

他没有回答常剑雄的问题,只自顾自的说着,“倒是比我想的醒来的更早,也好……”

他温和的看着常剑雄,好似会见多年的好友。
“我们的游戏可以开始了。”

——————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常剑雄明显心烦气躁起来,他不耐烦的想要挥开时樾抚摸上他脸的手,却发现浑身的力量像是被人抽走似的,使不出劲来。这个认知使得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慌不安起来。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时樾好心情的解释道:“给你用了点东西。”

他不在意的无视了对方怒瞪,继续悠然说道:“毕竟我们都接受过抗药训练,我会很注意剂量。”他特意在很字上加重了音,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时、俊、青!”常剑雄像一头被惹怒的狮子,张牙舞爪的朝他嘶吼,“你特么到底想干什么!”

他还是和从前一样,只会直来直往,横冲直撞的也不懂得转弯变通,脸上从来都藏不住事,和他直率的性格一样。常剑雄没有变,变了的只有他。

时樾摇摇头,将自己从属于时俊青的那段记忆中抽离开来。

他重新对上常剑雄的眼睛,毫不意外的窥视到了里面藏的很深的一丝恐慌。

他笑了,不再继续说话,优雅的卷起了黑色衬衣的袖口,而后像是蛰伏在暗处已久的毒蛇,对准了猎物便迅猛出击,扑上床去撕扯对方的衣服。

郝杰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里的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在床上打斗起来,然而终究是受到了药物的影响,常剑雄很快便败下阵来,强行聚力的后果便是酸疼的肌肉和发软的身体。

“混蛋!”

时樾没有理他,猎物已经没了挣开陷阱的力量,到了他享受战利品的时候了。

衣襟被毫不留情的撕扯开,露出里面锻炼的结实的肌肉。时樾摸着因力竭而微微颤抖的肌肤,低着头在上面咬下一个个印记,当来到对方急促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膛时,他扯开嘴角笑了起来,恶劣的对着胸口上挺立起来的小点吹了口气,而后张嘴含住了那小小的乳头。

“唔!”常剑雄身体猛地弹动了下,像是在岸上挣扎的鱼。

“啧啧,有感觉了?”时樾调笑的轻轻弹了下他微微隆起的下身,享受般的看着对方羞愤的表情。

毫无疑问,常剑雄是个很英俊的男人,浓眉大眼,嘴唇丰厚,本该是刚毅沉稳的相貌,却偏被微微鼓起的腮帮子给打乱了,平添了几分稚气。

他看了会,而后低头对着那唇瓣吻了上去,难得透露出了几丝温柔,然而他忘了,常剑雄可不是什么温驯的兔子,而是实实在在的猛兽。

时樾迅速起身,口腔里一股铁锈味,将嘴里的血水咽下,眼神冰冷。

没有过多的语言,他将手脚无力的常剑雄翻了过去,直接拉下了对方的裤子露出下面结实的臀瓣,潦草的润滑了下便将蓬勃的性器挺入。

“啊!”常剑雄痛呼出声,而后将所有的呻吟都吞回喉间。身后滚烫的硬物一点一点的侵入,缓缓抽插适应了会,便迫不及待的快速捣弄起来,一下比一下剧烈。

常剑雄痛的发抖,他将脸埋入床铺中,咬牙死死忍耐。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画面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

郝杰看着屏幕里发生的一切,喉间干涩异常。

这是一场强奸!

然而激烈而粗暴的交合却带来了最直观的视觉刺激,郝杰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热起来。

……

时樾肆意的在常剑雄身上发泄着欲火,最后一个冲刺将一股股精液都送入对方身体深处。

“够了吧?”常剑雄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不就是想要报复我吗?那就杀了我。”

时樾愣了下,怒极反笑,“杀了你,那不就正合了你的意。想解脱?我告诉你别想了!”

时樾一把抓住常剑雄被汗水浸透的头发往后扯去,常剑雄头皮被扯的生疼,他不得不顺着那股力道往后仰头,也使得他埋在被单下的脸被迫的正对上了镜头。

郝杰可以清楚的看到细密的汗珠在常剑雄脸上流淌,他紧皱着眉表情苦闷,英俊的脸却被迫染上了一层情欲的红,意外的撩人。

视线被对方因仰头的姿势而更加明显的喉结吸引,有颗水珠在那里凝结,然后随着吞咽的动作往下滚落,滑入结实的胸膛……

郝杰的呼吸愈发粗重起来,他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手控制不住的朝身下早已坚硬无比的地方摸去。

时樾紧贴着常剑雄的脸,在他耳畔轻柔的说着话,“看见这个了吗?”身下重新硬挺起来的灼热利刃更用力朝他身体深处推进,常剑雄呜咽一声,咬着唇难耐的闭上了眼。

“这可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在他身上肆虐的恶魔温柔的说,“既然是我们常大公子的开苞夜,自然要录下来留个纪念,对不对?”

常剑雄猛地睁开了眼,黑亮的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

屏幕的郝杰便对上了这么一双眼睛。

痛苦、羞耻、愤怒……各种情绪交换着飞快在他眼中略过,而后他像是一头被惹怒的雄狮,不管不顾的剧烈挣扎起来。

猛兽毕竟是猛兽,即使被拔去利爪,也不可小觑。

时樾很快便为他的大意付出了代价。他轻轻按了下被拳头擦到的嘴角,刺痛便沿着神经传入脑中。

意外的,时樾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反而笑了起来。以郝杰对他的认知来看,他这是更加兴奋了。

“你这家伙,还真是时刻都不能放松啊。”

“滚!”

时樾勾着嘴角,头一歪躲过了常剑雄紧随而来的又一次攻击,“你以为就凭现在的你还能打中我第二次吗?”手同时一把抓住了对方紧握的拳头,扯到唇边,在那有力的指节上轻轻吻了一下。

“瞧,都发抖了。”

此时常剑雄半跪半坐背对着镜头,郝杰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对方颤抖的身躯,太用力而崩着青筋的手臂,也能猜到,他必然是愤怒的、咬牙切齿的、不甘心的……然而他已是强弩之末。

药物在这具结实强悍的身体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盛怒下爆发出的力量烟消云散,像是被投入石块的湖面,只溅起了一朵水花,便又恢复平静。

时樾带着胜利的笑容将人重新压倒在身下,为了以防万一还把常剑雄的双手都束缚在一起。许是为了惩罚,又或许是为了羞辱,他拉高常剑雄的腰部让他双膝跪于床上,一手按住对方的肩膀下压,使得他的臀部对着摄像机高高翘起。

“这个姿势不错。”

强烈的羞耻使得常剑雄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绝望之下的常大公子也不得不低下他高傲的头颅,他喘息着,声音低不可闻,“时俊青,放了我……求你。”

他固执的喊着时俊青,像是在坚持着什么。然而此时站在这里的,是时樾,是带着报复以及对常剑雄的恨意而来的时樾。

因此他毫不留情的,将原本因着打斗而抽离的性物再次插进了常剑雄紧致的内部。

郝杰清楚的看到藏于臀缝中那小小的肉穴被粗大的性物撑满,可怜的承受着激烈的侵犯。

他的脸涨的通红,粗重的喘息压抑的闷哼伴着嚢袋撞击拍打臀瓣的声音从耳机里清晰的传来,就连抽插间细微的淫靡水声也好似放大了好几倍。

他看着那根肉棒重重插入又整根抽出,带出里头混了些许血丝的晶莹黏液,被肏的糜烂的穴口红肿着,一张一合的收缩,还没收拢回小口便又被凶狠的破开……

“呼……”

郝杰喘着粗气,一手握着自己的坚挺上下来回撸动,另一只手不自觉的去碰触屏幕,在那交合处出轻轻摩挲。

他控制不住的幻想着自己的性器插入这红艳的肉穴,粗鲁的动作将会引得常剑雄发出一声痛呼,然而倔强的他很快便会咬紧下唇,不肯再泻出任何示弱的呻吟。

相反的,他的后穴却无比温顺,紧致而又温暖,肠壁蠕动收缩着,紧紧包裹住他的肉棒,带给他一阵阵的绝妙快感。

郝杰闭上了眼,手下的动作更加快了几分。他放纵自己去意淫里面那个英俊的男人,对方强健的身躯在他的操弄下渐渐发软,汗水在麦色的皮肤上流淌,像裹了层蜜似得,他会一点点吻去那些漂亮的汗珠,将他浑身上下都沾染上自己的气息。

“呃!”欲望达到顶峰,手指用力握紧,在常剑雄被逼出的带着几分啜泣的呻吟中释放了出来。

视频中强迫的交合还远没有结束,里面的两人早已换了个姿势。

时樾面对面的抱着常剑雄,让对方坐在他身上,两只手掰开结实挺翘的臀瓣,借着重力挺动下身。

常剑雄双眼蒙上了层水光,不复先前的锐利,剩下了一片茫然。他无力的靠在时樾身上,下面剧烈的顶弄使得他的身体也上下颠簸,像是在波浪里的一叶小舟,只能随着浪潮翻涌。眼一闭,便有水珠从他的眼角滚落下来,混合了汗液被剧烈的动作颠碎。

郝杰刚平复下去的性欲便又立马沸腾起来。

“呜……时樾……” 常剑雄的声音变得破碎而沙哑,他呜咽着含糊不清的喊着,却激不起施虐的人一点同情。“你杀了我吧……”他宁愿被他捅个几刀,也好过现在这样任人侮辱。

时樾眼角发红,他的理智早被欲火烧的一干二净。他又狠狠抽插了十几次,忍耐着抽出自己的性器,把人拽下床,让对方趴跪在床沿,自己从后面拉起一条腿便又重新顶入。

“常剑雄……”下身凶狠的顶弄,时樾像是要把所有的怨,所有的恨通通发泄到身下的人身上,噗嗤噗嗤的水声没有片刻的停歇,穴口处被精液肠液弄得泥泞不堪。

“常剑雄常剑雄常剑雄!!”他咬牙切齿的喊着,所有的情绪都爆发出来,额头青筋迸出,眼睛赤红,此时的他再也不是平日里那个泰然自若从容不迫的时樾了。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他用力掰过常剑雄的头,掐着他的脸凶狠的吻了上去,唇齿撕咬,“我明明那么的、那么……”剩下话语消失在唇间,重新被深深的埋藏。

……

里面的激烈的性事还在继续,郝杰却没有心情再继续看下去,他关闭了视频,坐在椅子上沉默着。

他没想到时樾对常剑雄竟藏了这样的心思,所谓的恨,不过是爱到极致罢了。

年轻俊秀的脸上没了平日里表现出来的蓬勃朝气,阳光的背面也会藏着阴暗……

他平静的掏出手机,将电脑里几个视频都传到手机里。在小心谨慎的清理了所有痕迹之后,他满意的走出了书房。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