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乱云飞渡

Chapter Text


“宋厂长,不好了!设备厂来催款的跑到车间里去了,说,说我们今天再不给钱,就要把他们厂的设备卸走!”
新毕业的技术员一路从二车间飞跑过来,宋运辉从桌面上堆积如山的外文资料中抬起头,先揿下内线吩咐秘书今天值班的门卫保安一律留厂察看,外加扣罚半年奖金,这才站起来道:“慌什么,我去看看。”
二车间里正大闹天宫,设备厂的销售经理拎着扳手爬上三米多高的反应釜作势要拧下螺丝,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这么大一个化工厂竟然还会赖他们的货款,一赖就是小半年,现在厂里工资发60%,奖金没有,医药费没钱报销,退休金也发不出,眼看着全厂老老少少快要饿死。刚说到慷慨激昂处,宋运辉进来了,那经理也认识他,扯着嗓子大叫一声宋厂长,宋运辉脸上没什么表情,一指他身下的反应釜:“那里头是氢氧化钠浓溶液,一旦泄露,这里起码有一半人要进医院,你到底是来要钱还是来要命的?”他眼神锐利地盯着销售经理,冷冷补充半句,“氢氧化钠喷出来,首当其冲的是你。这么说,你是打算为了你们厂子里的货款搭上自己一条命了?”
哪有人肯为了公家的钱豁出自己的命,销售经理甩开扳手,又老老实实原路爬了下来,陪着笑脸加着小心凑到宋运辉跟前:“宋厂长,我也是没办法,不这么闹一场也见不到你啊。”
“见我也没用。钱,没有,白条财务那里倒是一大堆。要么我把别人欠我们的白条给你,你去别家闹?我看你挺会要账的。”
宋运辉脚下不停往外走,那经理便亦步亦趋地跟着,结果刚走出几步就被气势汹汹的保卫科长带着人按倒在地,又问宋运辉怎么处置,要不要扭送派出所。宋运辉略一忖度,说这事闹大了也不好,在保卫科关一晚上放人就是。
回到办公室,技术资料便再看不进去了,英文字母扭成一串串的小黑蚂蚁在宋运辉眼前爬,到最后都化成一个钱字。这半年来厂子确实资金吃紧,光看账面,销售情况那是花好稻好,可一个个拉走了货却说要过几个月再付钱,他们也只能拖欠设备厂和原料厂的货款。不光是他们一家厂这样,三角债家家都有,少则几万多则上千万,后来三角债干脆变成了罗圈债,可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还钱的人,都在等别人先清了自己的账。
这会子要是再发个几千万的横财该多好。宋运辉自嘲一笑,谁叫他年轻心大,紧靠着现在的厂区又跑马圈地上了条新生产线呢,设备原料还不算,光是厂房基建的钱都快给不起了。
宋运辉那天少见地没怎么加班,回家的时候正赶上新闻联播之后的本地新闻。电视里讲话那人长得人模狗样的,不过他看着眼生,名字也没见过,叫李川奇,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年轻得不像是能在本地头条出现的级别。宋运辉边吃饭边分出一只眼睛盯着屏幕,看着看着恍然大悟,这新来的市长八成是下来镀金的。三十来岁的厅局级——啧啧,要么是有个好爹,要么是有个好岳父,也可能两者皆是。外国人说家里有根底叫“含着银汤匙出生”,在国内大概应该是“含着印把子出生”?宋运辉含着筷子尖儿一笑。
几天之后宋运辉再次见到了这个含着印把子出生的年轻市长,不过不是在新闻里。李川奇新官上任不忙烧火,先要走遍辖区内各大工矿企业摸底。化工厂是纳税大户,视察的次序也很靠前,宋运辉不得不腾出一天的时间来,放下手里的工作专程陪同,又把握着分寸提出三角债的问题,重点强调了化工厂也是为了扩大生产规模,增加生产品种,为国家多做贡献才新上了生产线,为此全厂职工干部连自己的福利都放弃了。要是三角债问题得不到解决,那新生产线买不起原料,只能饿死,进而拖垮整个化工厂,市里又会多出几千个下岗工人。
李川奇听得很认真,太极打得也很熟练,连个官样文章的表态都不肯出口,只笑吟吟地问宋运辉:“宋厂长多大啊?”
宋运辉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参加工作早,过完年二十九。”
自然有人热心向市长介绍,说宋厂长是科大少年班出来的,毕业时还不到二十岁,本来可以留校直接念研究生,为了脚踏实地干出一番事业这才分配到化工厂来,从基层三班倒的工人一步步升到厂长,一干就是十年云云,话里话外的吹捧听得宋运辉自己都膈应。他当时不过是想早点挣工资养活爹妈罢了,哪里有那么高远的志向。
李川奇环顾四周,温文尔雅地笑道:“小宋厂长这么年轻就已经管着这么大一个企业了,而且还管得非常出色,可见有志不在年高。要想进一步深化改革,深挖产业潜力,就不能束缚住年轻同志的手脚,要给他们以更大的舞台,俗话说,不栽梧桐树不见凤凰来嘛。”
这番话表面上是说宋运辉,其实恐怕倒有一多半是在说李川奇自己。宋运辉心想,看来市长也有点施展不开。可是话说回来,当市长的要是年轻力壮雄心勃勃,后面还背靠大树,那市委书记该往哪儿放才合适?
还没等宋运辉拣出句不会出错的话,李川奇已经又把注意力移回他身上,含笑问他:“小宋厂长觉得呢?”
宋运辉满脸感激热切地握住对方的手,又用力摇了两下:“谢谢市长理解我们化工厂的实际困难,以后还请李市长多来指导工作,全厂上下热烈欢迎。”
李川奇摇头正色道:“只怕来多了小宋厂长就不欢迎了。”
周围有眼力见儿的配合地笑出声来,宋运辉也笑:“要是市长能带着贷款来,来得越多我们越欢迎。”
李川奇年纪不比他大多少,官场这套架势倒是摆得很像那么回事,打了个哈哈道:“那我还当这个市长干什么,去当财神爷就是了!”
等把李川奇送走,宋运辉回到厂办揉揉笑僵了的腮帮子,又就着茶水吃了半包苏打饼干。他晚上约了银行领导吃饭,得陪笑陪酒陪说话,银行那帮人太能喝,胃里不打个底扛不住。什么狗屁厂长,不过是个三陪而已。不,大概还比不上三陪,三陪一天晚上挣多少钱?他宋运辉可还拿着每月三百二十七块的死工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