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莫比乌斯之环 一发完

Work Text:

这是陈斌第... 不知道几次在这个时间点醒来。

他从沙发上坐起,抬手挠了挠乱成鸡窝的头发,接着才捞过茶几上的烟,抽出一根叼进嘴里后点燃,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让尼古丁和烟草充分的浸透他每一颗肺泡之后,才满足的把烟吐出。

打火机被他随意的扔在了桌上。

陈斌的生活周而复始。

不是现代青年那种无病呻吟般的伤春悲秋,他是真的被困在了一段无限重复的时间里。

因为他的出轨而魂断公路的女友为了报复他,不惜以灵魂做为代价,只为了把他困死在悔恨里。

一开始,他的确对女友的回归感到庆幸。

他天真的认为只要能让他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就算只是一缕幽魂也没有关系。但是渐渐的,陈斌开始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厌烦。毕竟没有人会愿意永远活在一尘不变,没有未来的人生里。

没有人!

他们开始吵架,开始互相谩骂指责,甚至开始把手边的一切砸烂来宣泄心中的不满。然后突然有一天,微信的提示音不再响起,他的女朋友也不再出现了。

陈斌大喜过望。他战战兢兢的过了一天,满心以为所有的苦难都将结束,一切可以重新开始——直到他又再一次在床上睡下却在沙发上醒过来。

然后他变成了一个人重复着这一切。

他甚至试过以自杀来了结这整件事。只是不论是跳楼,割腕,上吊,自焚还是其他什么死法。第二天他都会准时的在同一个时间以同样的姿势在沙发上醒来。

无、一、例、外。

没有什么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让他绝望。

他的生活就像莫比乌斯之环一样,没有尽头,甚至连正反面都没有。

庄森就是在这时候闯进了他的世界。

微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陈斌一度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他不抱希望的捡起了被他丢到沙发下的手机,随意的瞄了一眼。

庄森:我在附近的人上找到你,今晚有空吗?要不要一起玩玩?

陈斌被短信的内容惊得马上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劈里啪啦的按着手机,飞快的给庄森回了短信。

陈斌:好啊,来我家吧。我在家等你,地址是——

庄森:等我半小时。

收到了对方的答复,陈斌才察觉出他竟然紧张得手心都是汗。他随手把手机一抛,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环顾下四周,然后有点嫌弃的皱起了眉头后,才开始着手整理乱糟糟,脏兮兮的房子——虽然很大可能明天过后一切又会恢复原样。

庄森到的时候陈斌刚洗完澡。他急冲冲的套了条短裤就出来开门,发梢上没擦干的水甩得一路上都是。

“你好,我叫庄森。”他笑着打了声招呼,“怎么称呼你?”

陈斌认识他。

庄森,庄大医生,血液科最年轻的庄主任。陈斌曾经最讨厌这种人模狗样的社会精英了。

表面上看起来道貌昂然,其实一肚子坏水,私底下指不定玩得比他们还凶呢。

“陈斌。”不想和他废话,陈斌直接把人拽进屋子里,“做吗?”

庄森被陈斌的直接唬的一愣,不过他转念一想:

也是,不就是约炮嘛。不直接难道还要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吗?

见人沉默不语,陈斌不耐烦的勾出了庄森整整齐齐塞在西装三件套里的领带,然后用力一扯,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他们一路亲吻,跌跌撞撞的往房里走去,同时手也没闲着,边走还边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等到他们气喘吁吁的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庄森身上只剩下件白色的衬衫,而陈斌的短裤早就不知道被他踢到哪里去了。

“怎么那么心急?” 庄森抚摸着陈斌手感一流的肌肉,“你是多久没做了?”

“少废话,” 陈斌呛了回去, “你到底行不行啊?”

庄森从没被人质疑过不行。他眯起了眼睛,暗暗的加重了搓揉陈斌胸前的力道,让陈斌爽得挺起了胸膛,更加把自己往他手上送。只是虽然快爽得找不着北了,他嘴上还是不肯示弱:“要是不行就干脆换我来吧。”

不想再听到对方喋喋不休的说着煞风景的话,庄森俯下身再次吻上了陈斌,把他即将出口的话都堵了回去,吻到人颤抖着把他推开为止。

“怎么样?” 他看着身下闭着眼张大嘴喘息的人,“感觉还不赖吧?”

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陈斌翻过身骑坐在庄森身上,沿着下巴慢慢的向下亲吻。末了,他直接把庄森还软趴趴的肉棒含进了嘴里舔弄,故意发出了啧啧的水声。

庄森被陈斌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他抬手像是抚摸小狗般的揉着对方还湿漉漉的头发,鼻腔里发出了满足的哼唧,肉棒也在陈斌有技巧的挑逗下充血涨大。

“嗯对,就是那里。” 他说,“你好棒...”

庄森按着他的头来了几下深喉,把人插得够呛,喉咙也反射性的干呕。陈斌骂骂咧咧的吐出了嘴里的肉棒,随随便便的给自己扩张了下就压低了腰,缓缓的坐了下去。庄森的尺寸相当可观,陈斌反复停下几次后,才勉强的把整根吞入。

“操你...” 他扶着庄森的肩膀开始上下晃动自己的腰, “啊... 好大... 好涨...”

体内温热的肉棒烫得他想落泪。陈斌已经不记得他上次感受到人体的温度是在什么时候了。

日复一日的生活让他完全失去了对时间流逝的感知。

庄森一手扶着陈斌的腰,另一只手还搓揉着他胸前,两指揉捏拉扯着艳红的乳尖,激得陈斌仰头轻喘,喉结也跟着上下滑动。他用力的向上顶胯,变换着角度的在陈斌体内抽插,直到对方的喘息在他重重擦过一点而变得更加黏腻后,才专注的朝着那里进攻。

陈斌被肏得直接软下了腰。他趴伏在庄森颈间,难耐的呻吟:“啊... 嗯... 你、你慢点啊... 操!”

“怎么样?” 庄森动手拍了一下陈斌浑圆饱满的臀部,“哥肏得你爽不爽?”

“爽... 啊!好爽... 太、太快了... 不行,不行了... 快爽死了...”

他被快感刺激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脚趾头也蜷缩着。陈斌抬起头顺着庄森的下颌线一路舔吻过去,最后直接把舌头伸进对方嘴里,交换了个缠绵的湿吻。

“真欠操!” 庄森被陈斌的后穴吸得头皮发麻, “都快被你榨干了。”

他更加用力的向上顶去,把骑在他身上的人撞得一颠一颠的,只能掐着他的肩膀来稳住自己。陈斌泄愤的一口咬上了庄森的喉结,却只换来了对方的轻笑和更加猛烈的抽插。

“啊哈... 操!你慢、慢点啊... 呜... 要死了... 我、我要射... 哈... 射了。”

陈斌拉过庄森的手摸上自己硬得发疼得肉棒,用眼神示意他帮自己撸出来,后穴同时也规律的收缩着,把庄森夹得差点缴械投降。他不满的托着对方的臀部,更加卖力的肏着身上的人,双手也顺着人的意思上下撸动,把陈斌肏得是直翻白眼,软下腰扑在他身上浪叫。

要真这么快就被搞射了,那他会被陈斌嘲笑到死的吧!

陈斌把头埋在他颈间吸吮,留下了一个个青紫的吻痕。他知道自己快射了,庄森从刚开始就一直朝着他的敏感点肏去,让他无暇分神去做乱。他抱着庄森的头和他接吻,然后在无声的尖叫中射了他一手。

“宝贝,” 庄森把手上的白浊抹在了陈斌的腹肌上, “你好棒啊...”

他翻身把还沉浸在高潮余韵里的人压在了身下,把他的腿拉开到极致,然后就毫无章法的抽插了起来。还在不应期的陈斌哪受得了这样的折腾,他环着庄森的颈项,拿不定主意是要把人推开还是拉近:“哈... 呜... 你慢点... 操!不、不行了... 呜哇... 要... 要死掉了...”

庄森在快射之前想要退出陈斌体内,却没想到会被他制止了。对方奶着小嗓音撒娇求他直接射进去,甚至还夹紧了后穴不让他离开,让他很快就在这双重刺激下射进了他体内。他抱着像只小猫一样窝在他怀里的陈斌,梳理着他汗湿的头发,盘算着等一下要不要再来一次,却突然感到颈间一痛。

陈斌竟然直接咬开了他的颈部大动脉,然后就着伤口处,一口一口的吞咽着喷涌而出的鲜血!

高潮和失血让庄森失去了反抗能力。陈斌压制着他微弱的挣扎,然后抬起头吻上了他的唇。鲜血把他的脸点缀的妖异而艳冶,他伸出舌头舔过下唇,把残留的血都卷进嘴里细细品尝着,然后冷眼看着庄森不甘的睁着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温热的鲜血让他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其实陈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是厌烦了一个人不断重复的生活,想要有个人陪陪他,不管那个人是谁。然后就在那一瞬间,他内心突然响起个声音,一直不断的怂恿他——

杀了他!快杀了他!只要他死在这个时间轮回里,那他明天就会再次出现了。

所以陈斌遵从本心的杀了庄森。

他把自己埋进庄森怀里,抱着他逐渐失温的身体,帮他合上了眼睛,说道:“晚安,庄森。”

明天见。

第二天,陈斌照旧准点的在沙发上醒来。

他忐忑不安的开始收拾起房间,不确定昨天的猜测是否正确,直到微信的提示音响起。

庄森:我在附近的人上找到你,今晚有空吗?要不要一起玩玩?

他勾起了嘴角。

陈斌:好啊,来我家吧。我在家等你,地址是——

庄森:等我半小时。

END